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季言和秦未的日常两三事 作者:梦裳宛

字体:[ ]

 
 
文案 
《我已经死了》主角两枚:季言,秦未
#大学日常#
#秀恩爱日常#
#总是虐一脸日常#
#想知后续去看正文日常#
 
可以当做正文番外,也可以当做甜文短篇来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言,秦未 ┃ 配角:蒋帆,季泽 ┃ 其它:
 
 
  ☆、01-10
 
  一
  “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蒋帆手下的英雄联盟还在如火如荼地推塔,他抽了些心思看了眼跑到自己这里来的季言,“又跟秦未吵了?”
  这口气听起来就跟见着家常便饭了。
  想当初季言第一次来投靠蒋帆的时候,蒋帆吓得跟个什么似的,焦虑地忙前跑后地帮这俩人忙活着,就为了维护这俩人的和谐夫夫关系。现在想来,当初的自己实在是太大惊小怪,以至于现在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日子太平淡了,需要情侣间小吵小闹一下来调味一下。
  调味的同时还要顺带捎一只单身狗虐一下,蒋帆已然懂得了这个道理。
  汪!
  二
  季言嗯了声,从一旁推了张椅子坐在蒋帆边上看他打撸啊撸。
  “这次又是什么事?”蒋帆瞥了眼,象征性地关心一下季言和秦未的感情生活。
  “昨天系里聚会。”季言托着下巴看着屏幕上蒋帆的英雄是索拉卡,虽然是辅助不过打得还真凶。
  “在那家寿司店?”蒋帆突然有了点印象,好像之前也有人跟自己提过。
  季言点头。
  “那不是联谊会吗?”蒋帆说完后便看到了季言略微无奈的神色,估摸着又是系里的人故意窜说着季言去系里聚会,结果把季言给故意引到了联谊会去玩。
  蒋帆:“……秦未可能觉得头上有点绿。”
  季言:“绿个头!”
  三
  蒋帆这下子也可以理解下秦未的心情了,那家伙把季言完全当自个儿个宝贝。
  让季言去联谊会,简直就是有人偷了秦未保险箱里私藏的珍宝送去拍卖会似的,还要让人围观瞻仰一番。啧啧,这家伙得肉疼成什么样。
  “秦未他病得不轻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多照顾点重病患者呗。”蒋帆手里的鼠标一直哒哒点着,他的视线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倒不是他故意说秦未坏话,蒋帆觉得在遇到季言的事情上时,秦未总跟个巨型智障儿童似的。
  奈何,秦未智障多年,季言不离不弃。
  四
  其实昨晚当季言意识到是联谊会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有点虚的。不过有几个熟识的学姐学长和同学都拖着,他实在不好意思先离开。
  不过他也和秦未发短信报备过了,结果自然是秦未一通电话立刻火急火燎地打了过来。
  秦未脾气急,季言知道,特别是在对季言的事情特别上心后急得愈发超脱常理。季言一开始还能好声好气地和秦未说,但秦未在某些事情上真的不讲理,后来不知怎的又是话不投机吵起来了。
  当气得挂断电话回桌的时候,桌上的人似乎早已意料到秦未的反应。毕竟平日里秦未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个钥匙扣随时揣在季言身上似的,季言系里的人还有谁不认识秦未,此时都故意挤眉弄眼地调侃季言,纷纷起哄。
  “季言,我跟你赌一百块,秦未肯定过会就来捉你回去了。”一个学姐笑着掏出一张红色毛爷爷。
  “……”就这点我能跟你赌一百万。
  五
  昨晚还有个惹秦未生气的地方是,季言喝了点啤酒。
  自从季言的妈妈死后,秦未就跟个第二家长似的,总是想当然地觉得自己要全方面无死角照顾季言。如若可以的话,秦未估计就连家长会都想去帮季言开。但是季言真的觉得一直在照顾秦未的人是他,这倒腾着出来租房子之后,打理家里烧菜做饭什么的哪一样不是季言在喂养秦未。
  偏偏秦未还要定什么家规。
  像是什么晚上的门禁时间,绝对不能喝酒抽烟,不能去酒吧夜店场所等等。要做这些事情也可以,只能在秦未眼皮底下做,还得和他一起。所以昨晚秦未生气的重点之一不是季言喝酒了,而是季言喝酒的时候秦未没在身边看着。
  “你喝酒了?”秦未一脸阴沉地将季言拖上车后便吻得季言喘不过气来,酒气从唇舌交缠间蔓延开来。而秦未却是更加黑脸了,一看就是要好好哄的模样。
  这种时候,是该据理力争,还是低头认错?
  季言选择,装醉。
  六
  季言和秦未都是有课业的大学生,在床上季言自然不会让秦未太猖狂,也只有周末的时候季言才会喂秦未个半饱。这一次,季言装了个半醉,好好陪秦未滚了个床单让他难得尽兴了一次。
  “季言,我觉得我们要开个家庭会议。”
  哪知道等今早季言一身酸痛起来的时候,秦未居然一本正经地坐在餐桌上,手中还拿着一支笔和笔记本。严肃认真地声称说要和他开家庭会议,实则继续秋后算账。
  呵,昨晚陪床的时候怎么没想着开家庭会议?睡得爽了,早上还要起来翻账?
  根本就是得寸进尺!
  季言简直要被秦未给气笑了。
  七
  “F**k!我要去举报他们,一个个打得跟狗屎一样!”蒋帆挑眉看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defeat不禁吼了出来,他嘴里又爆了几句粗口骂了下猪一般的神队友。蒋帆的余光瞥见季言,突然捂了捂嘴,“糟了,我答应过秦未不能在你面前骂脏话的。”
  “你当我小孩子吗?”季言不由得挑眉冷笑了声,心下还是有些郁闷。
  “对了,昨天不是你们甜蜜蜜的五周年恩爱纪念日吗?”打完一盘游戏之后蒋帆看着季言来也没了兴致,转头定睛看着季言的时候倒是突然记起来好像秦未之前提过这档子事。
  季言微微缓过神来,却是一脸迷茫,“那是什么鬼?”
  八
  甜蜜蜜?五周年恩爱纪念日?
  季言根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日子,而且,光是听起来就觉得浑身不禁寒颤。
  但倒是有几分像是会从秦未口中说出来的东西。
  “你不是有一副画是你十五岁画给秦未的吗?那张画后面有写日期好像就昨天吧,你们现在也二十了,秦未估摸着就脑洞开了下说要庆祝个五周年恩爱纪念日。”蒋帆回忆起了秦未之前对自己提过的事,不过也有些日子了,蒋帆也没怎么特别记在脑子里。
  毕竟,秦未和季言这么光明正大秀恩爱,他这只狗干嘛还要记得这么清楚自虐。
  季言:“……”秦未脑洞有毒。
  九
  好了,季言这下子又无缘无故地多了一项罪状。
  在他和秦未的甜蜜蜜五周年恩爱纪念日里,他不仅抛下了秦未还去了联谊会。
  怪不得季言总觉得昨晚的秦未好像格外得不讲理。
  但是,季言觉得自己有点冤。
  手机里秦未才发来了一条短信,季言心里想着,如果是秦未道歉的话季言就回去给秦未做午饭去。如果秦未还是坚持要开什么家庭会议的话,滚他的,秦未哪凉快哪呆着去。
  [秦季快递,亲,您的货已送到楼下,过来取一下呗!_(:зゝ∠)_]
  季言看着手机不禁乐呵一笑。
  “秦未发来的?”蒋帆一看季言表情就知道了。
  “不,是快递。”季言抿嘴摇头,而后抬腿向宿舍门走去,“我下楼取个快递。”
  “你买东西还写我宿舍地址?”蒋帆哼哼了一声,自然是不信的,随手又开了盘撸啊撸。
  季言笑而不语,走下楼只见楼梯口一个穿着花衬衫的青年冲着他一脸傻笑。
  这快递长脚,老是自己送货上门,我也没法子。
  十
  到暑假的时候,蒋帆拖着秦未和季言一起到海边城市旅游。
  到海滨浴场的时候,男人自然不用去什么换衣室,直接穿着游泳裤来把衣服裤子脱了就能下水了。
  秦未目不转睛地看着季言。
  只见这人伸手拉开了灰色外套的拉链,外套滑下两边肩头露出了清瘦的手臂。外衣里还有一件无袖的黑色背心,衬得季言皮肤格外得白。季言两手捏住单衣下摆,衣摆被缓缓地拈起翻过,匀速慢慢撩起。
  秦未咽了口唾沫。
  怎么这人就连游个泳脱衣服都这么勾人,秦未只觉得季言时时刻刻都跟在诱惑自己似的。
  他不禁心底一片燥热,他妈的,真的是着了魔了。            
 
  ☆、11-20
 
  十一
  季言的举动就像是自行慢动作般地展现在秦未眼前。
  撩起背心,先是露出骨棱鲜明、线条微绷的小腹,继而是白皙的胸口,然后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衣服细碎的声音暧昧不清,清瘦而又白净的上半身一点点暴露在炙热的空气中。
  秦未的内心火热,但望着沙滩上大群的人心里又不是滋味,只觉得所有人都在觊觎他的季言似的,随即伸手一把将季言的背心又给套了回去。
  季言蹙眉,不解地看着秦未,“秦未,你干什么呢?”
  “这里人太多,水不干净,沙子又糙,有什么好下海的,别去了。”秦未一脸义正言辞。
  穿着一条游泳裤的蒋帆挑了挑眉,叹了口气,坐在租的帐篷里开了一盘手机三国杀。
  唉,我当初到底怎么会这么想不开地约这对傻瓜夫夫一起旅游的?
  十二
  “推荐这个浴场的人可是你,暑假人当然多。再说这是海边,你还指望海水干净?”季言不知道秦未在挑剔什么,这海滨浴场季言觉得挺好的。再说平日里秦未在生活上就是个马大哈,哪会在意沙子糙不糙这种问题,“平时也没见你活得这么精细。”
  秦未很固执,“那就别脱衣服。”
  季言终于知道,秦未这家伙又犯病了,“你游泳不脱衣服,难不成还穿着潜水服去游吗?”季言实在是懒得去理会秦未那点小心思,好不容易来了趟海边,不下海就回去简直就跟白来了趟似的。
  蒋帆就默不吭声地等着秦未和季言的日常虐狗。
  真的是,逮着任何机会都要在自己面前秀一脸,汪!
  十三
  秦未和季言说着说着又要吵起来了,秦未怒瞪着坐在帐篷里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打三国杀的蒋帆,“蒋帆,你出来!”
  蒋帆震惊地抬头,我就一旁默默坐着打游戏也惹到你们了吗。
  等蒋帆从帐篷里出来,只看见秦未一把就将季言拽进了帐篷里,然后一手将帘子猛地拉上。
  “秦未,你做什么!”
  “别闹了!好不容易来次海边就游个泳而已,你闹什么!”
  “你属狗的吗!别咬!”
  属单身狗的明明在这里。
  不仅属狗,蒋帆的内心简直是日狗的,心理阴影面积已经铺天盖地了。
  蒋帆麻木地坐在了帐篷前挡住,然后默默地在用手机大声外放了一首庞麦郎的打吊针,完全遮掩住了季言在帐篷里的暗骂声和压抑的支吾声。
  兄弟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十四
  也没有多长时间季言就从帐篷里扑出来了。
  蒋帆不禁松一口气,还好这俩人还没胆大到闹出一场帐篷震出来,否则蒋帆真的要吓绝交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