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哥,你想吃小饼干吗? 作者:液液液液液

字体:[ ]

 
 
文案
 
不想吃也强喂!
李瀛毅觉得自己要疯,因为那个跟屁虫又回来了。
什么?竟然还带回来个孩子,都结婚了还来找他干嘛啊。
“宝贝儿,我是怎么教你跟李大大问好的?”周海洋蹲下来耐心的跟儿子谈话。
只见大眼睛的小混血从他的小书包里拿出一袋饼干,打开之后,递给他一块,然后奶声奶气的问他:“你(李)大大,你想吃小饼干吗?”
 
 
 
    第一章
    
    李瀛毅从薛平榛家里出来就一直沉着个脸,周遭的低气压能把车里的空气给冻住,坐在他旁边的钟季却在那儿坏笑,而前面开车的多嘴小弟一声不敢吭,因为他没这个胆子。
    “你总笑什么笑?”他没好气的问钟季。
    “感觉你这醋坛子都要被打翻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人家梁晋从小就在薛平榛身边长大的,又对薛平榛一心一意的,所以你根本没戏。”钟季不留痕迹的打击他。
    “放屁!不是因为这个事儿。”李瀛毅立刻否认道。
    “那还能有别的事儿吗?”钟季反问。
    薛平榛是以前这个城市黑道老大,李瀛毅见过一次便惊为天人,将其视为偶像,举手投足间都将他模仿得极为相似。李瀛毅的弟弟李湉,找了个男朋友叫做钟季,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被李父反对,钟季听说李瀛毅崇拜薛平榛,于是便提出给李瀛毅引荐一下薛平榛以作为拉拢,希望李瀛毅可以劝解李父同意他们的关系。钟季知道,薛平榛身边一直是有人的,钟季之前虽有所隐瞒,可终究还是在来之前告诉了李瀛毅,希望他别受太大的打击。可今天见完了,这人依然不高兴。
    “当然有!就不许我也有心事吗?”李瀛毅别过头看着窗外,手插在衣服口袋里,手指不住的摩挲着手机的边角。
    “那你和我说说吧?除了薛平榛这事儿受打击之外,你还能有什么别的事儿。”
    李瀛毅考虑了一下,看见街角有个小餐馆,便叫开车的小弟把车停在路边,指指那家店,说:“下去喝一杯?”
    钟季看看外面,说:“行啊。”他也好奇李瀛毅心里在想些什么。
    正是中午时分,小餐馆人满为患,李瀛毅凭借自己穿着一身黑又戴着个墨镜的冷酷形象,连句话都没说,就被老板恭恭敬敬地请到小包间里。点完了菜,也不问钟季的意见就要了瓶二锅头,李瀛毅把两个杯子满上,推了一杯到钟季面前,说:“咱们也不多喝,这瓶酒一人一半。”
    钟季的酒量实在是太一般了,过个年就已经被这李家父子三人灌得不知东南西北,所以现在看见这杯白的就眼晕,可李瀛毅兴致好,他决定舍命陪君子。
    菜很快就上齐了,老板还给赠送了一盘干炸小河虾,估计也是碍于李瀛毅的- yín -威,生怕这家伙在他这小店里闹事儿。
    李瀛毅往嘴里夹了一口菜,嚼了嚼,干了半口杯白酒,然后拉开了话匣子。“这事儿啊,我谁都没说过,憋心里好几年了,也怪难受的。”
    钟季猜李瀛毅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八成是跟感情有关,举起杯子轻轻碰了碰李瀛毅的那个杯子,浅浅抿了一口酒,被辣的直眯眼。
    李瀛毅看钟季喝酒的怂样,忍不住说他:“跟你喝酒啊,真没劲,但也没别的办法,我周围啊,就你看起来像是个忠诚的听众,要不我这一肚子话也没地儿说去。”
    “你说吧,我听着。”钟季说着话,夹了一口菜。
    “刚才在薛平榛家,我收到个信息,他跟我说他回来了,想和我见一面。”
    “他?他是谁?”钟季问。
    李瀛毅也坦诚,直接把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把收到的那条短信打开给钟季看。
    发信人叫周海洋,这个名字有些眼熟,钟季一时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而信息内容和李瀛毅跟他说的差不多:“大哥,我回国了,很久没见到你了,很想和你见一面。”
    “他也管你叫大哥?”
    “小时候的习惯了,我们是同学。”李瀛毅又喝了一口酒,夹了点儿菜吃了。“几年前,他把我惹到了,就滚了。”
    聪明如钟季,从李瀛毅今天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表明,他觉得这个周海洋和李瀛毅关系并不一般,而且还想起以前李湉给他讲过的一段往事,便试探性问:“你和这个周海洋是什么关系?”
    李瀛毅看了一眼钟季,觉得这家伙狡猾得跟狐狸似的,八成是猜出来了,便也没打算隐瞒,说:“三年前吧,我们曾经处过一段时间,后来他骗我,我们就黄了,我们挺长时间没见了,他这是又回来了,就来找我。”
    这是在意料之中,钟季点点头,问:“周海洋,这个名字听起来挺大众的,但是我感觉好像很熟悉。”
    “呵,能不熟悉吗?”李瀛毅冷笑一声,随手指了指窗外对街的大广告牌,“还真是巧了,就这货。”
    钟季的目光顺着李瀛毅的手指看过去,只见是一张演唱会的宣传海报,海报上的男人只有一个侧面,像是低头沉思着什么,下面的广告语是:“4月15日,王者降临,周海洋个人演唱会,奥体中心与您不见不散。”
    “本来每天看见这张海报我就够烦了,他又来烦我,你说我能开心?”
    “不开心的话,就把事情跟我说说,或许我能给你点建议?”钟季小心地问他。
    “找你来喝酒就是这个意思。来,我干了,你随意。”李瀛毅说完话,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或许因为酒精的关系,李瀛毅开了话匣子便收不住了。
    “湉湉大概跟你说过我的身世。我小时候特别淘,被我亲爸送去武校了,但是没多长时间,他和我妈就因为交通事故去世了。我爷爷奶奶没得早,我唯一的一个叔叔又不肯养我,把我丢在武校里自生自灭。校长那人特别善良,和我爸关系也好,我爸听说我的事儿动了恻隐之心就给我领家里来了,供我吃住还让我念书,后来我把姓都跟他了。我上学晚,成绩又不好,小学五年级的课程也就勉强及格的程度,我爸最开始还不满意,后来也不强求,说有点知识能懂道理就行。因为我在班里年纪最大,又会些功夫,那些小逼崽子们都服我,天天跟我屁股后面绕。有一天,班里来了个小屁孩儿,个头才到我胸口,说话奶声奶气的,眼睛特别大,像个小姑娘似的,这家伙就是周海洋,他是个跳级生,特聪明,从三年级直接跳上来的,即使这样,他刚来的那个期中考试就考了全班第一,现在想想,他简直是天才。可正是因为这样,他在班里还挺受欺负的。”
    
    第二章
    
    小屁孩儿周海洋刚到这个班里,着实引起了李瀛毅的注意。
    别看李瀛毅平时吊儿郎当的,可一到看热闹的时候还是挺认真的。因为常年练武,他个子比班的孩子高出许多来,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稍微直楞一点儿腰板儿就能看见还没有讲桌高的周海洋站在那里做自我介绍。
    “同学们大家好,我叫周海洋,今年八岁了,很高兴来到这个班里,希望大家多多关照。”说完话深深的鞠了一躬,显得不卑不亢的。
    八岁的小男孩儿,在这群五年级的混小子里显得是那么不起眼儿,班里的同学一下子议论开了,都在说八岁为什么能上五年级。
    这时候老师开口说:“这是咱们学校今年唯一批准的一个跳级生,从三年三班跳级到咱们班,海洋同学虽然小,但是学习成绩特别优秀,希望大家能多多照顾他。”
    十多岁的孩子一般来说也很单纯,并没有什么复杂心思,听见老师做完详细的介绍后,班里还是响起了欢迎他的掌声。
    因为周海洋个子小,老师把他安排在了第一排,正是因为这个举动,惹恼了这个班里的学习委员张延生。
    张延生个子也不高,平时稳居班里第一名,老师让张延生坐到第三排,而周海洋则坐在了张延生原来的位置上。
    周海洋平时不太说话,他似乎也不太会和比他大三、四岁的孩子接触,除了必须要出去活动的体育课以及课间操外,他很少走出教学楼,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的几天时间里,并没有结交到什么朋友。
    李瀛毅这种大大咧咧的人,很快便把那个小不点儿给忘了,他跟好学生本就不对路,尤其还是个天资卓越的跳级生。如果不是期中考试结束后的某一天,周海洋被张延生等班里原来所谓的好学生堵在厕所,正好被他碰上,李瀛毅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和周海洋有什么交集。可偏偏就被他碰上了,他还好管闲事,原本又瞧不上张延生,就在张延生要动手的时候,李瀛毅挡在周海洋身前。
    “哟,好学生干什么呢?欺负小孩儿啊?”李瀛毅吊儿郎当的把双手揣在校服口袋里,斜着眼睛问张延生。
    张延生一直是这个班里第一名的角色,却被这个刚来了两个月的小破孩儿给夺去了,回家被父母好一顿说,一股邪火散不出去,便纠集了平时玩得好的几个同学,趁周海洋上厕所给他堵到那儿了,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还是他们平时最惧怕的主儿,于是便收了手,梗着脖子回嘴道:“李瀛毅,你在这儿多管什么闲事儿?”
    李瀛毅笑了,“我还真就多管这个闲事儿了,我就看不上你们这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哥今天就给他撑腰了,有能耐咱俩单挑。”
    张延生哪是李瀛毅的对手,识时务者为俊杰,临走前指着周海洋的脑门儿说:“小矮子,今天就先放过你,以后别惹着我,我饶不了你。”
    张延生的手还没等放下,就被李瀛毅拍了一下,李瀛毅力气大,给张延生的手都拍红了,张延生揉着手走了,临走前还骂骂咧咧的。
    李瀛毅管完闲事儿就找坑放水,刚尿完,正抖着鸡鸡呢,回头一看,个头还没到他胸口的周海洋正在他屁股后面盯着他看呢,可把他吓了一跳。
    “臭小子,你看什么看!”
    “大哥,谢谢你。”小孩儿的声音有点小,但是还能听出哆哆嗦嗦的。
    “谁是你大哥啊。”李瀛毅把裤子提上,径直走出厕所,这里面味道可真够呛。
    周海洋跟在他身后,不离不弃,“你比我大,当然是我大哥。”
    李瀛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回头盯着周海洋,“我可不是你大哥,别瞎喊。”
    李瀛毅拿着他那刚及格的成绩单回到家,他爸正在大厅里对着一群手下训话。没错,他爸是混黑道的,做人最讲究“仗义”二字,但是混得挺一般的,因为上头有人压着他,总也出不了头。
    站在一旁听完了他爸的训话,李瀛毅把成绩单往他跟前一递,丢下书包就准备去后院教大弟弟李湉打拳去了,谁知被他爸薅住了脖领子,接着屁股上就挨了一脚,“你说你考得是什么破成绩啊?小学五年级,语文61分,数学62分,英语60分,你这倒还不偏科呢!”
    李瀛毅面对他爸,最会的一招就是傻笑,平时他爸一生气,他就露出几颗大白牙,笑上一阵儿,一切就都过去了。可能今天他爸气儿不顺,说完了见他不忏悔还在那儿一个劲儿的就知道笑,扒了他裤子就在他屁股蛋子上赏了几巴掌,给他打得嗷嗷叫,然后才把他给放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