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缠爱 作者:筱肆

字体:[ ]

 
    
风格:原创  男男  现代  中H  搞笑  H有  美攻强受
 
简介:
    先天宇喜欢上了从小照顾自己的管家大人,可被狠心拒绝,伤心的他开始一系列扑倒计划……
 
    
    第一章:为什幺下面不行?
    
    当第一缕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房间,躺在床上的人只是动了动,并未醒过来。
    这时厚重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位身材高挑,西服贴身的男人走了过来。成熟深邃的脸上毫无表情,一双墨黑的眼睛看着床上被裹成一团的被子,薄唇轻抿。
    他走到窗前将窗帘拉开,阳光奋不顾身涌进房间,一室温暖。床上的人不得不翻身躲避强烈的光线,不满地呢喃一句,最后干脆拉过被子盖过头顶,继续睡觉。
    男人却径直上前,一把掀开被子扔下床,面色不悦,“少爷,起床。”
    低沉磁性却冷若冰霜的嗓音令床上的人十分不满,尽管一丝不挂,但还是不管不顾大喇喇地躺在床上,将自己的身躯展示在男人面前。
    男人已经转身走向墙边衣柜,锃亮的皮鞋摩擦在厚厚的地毯上,听不见一点声音,却让床上的人再也睡不着。
    “程为忆,今天周末我不去公司,我要睡觉。”
    被唤作程为忆的男人好似没听到他的话,依然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然后折返回来,将衣服放在床上,“少爷,换好衣服下来吃饭,司机已经在等了。”说完就要走。
    先天宇怎幺可能让男人走,在床上一跃就挂到了男人的身上,同时嘴巴凑上去,“早安吻。”
    男人被他撞得一个趔趄,站稳脚步的同时还伸手抱住他,以免他摔在地上。虽然动作关心,可男人的脸色却难看了几分,还偏头躲过了先天宇的双唇,“少爷,不要开玩笑了。上午的签约会议不能迟到,请你穿衣服。”
    说话间先天宇已经被送到了床边,只要男人的手一松,他就得回到床上了。
    先天宇眯眼,顺势往后倒,并抓着男人的胳膊向下一拽,再来一个翻身,男人就从高高在上的姿势被他压在了身下。
    先天宇得意地笑,“程管家,你忘了一件事。”
    处于劣势的男人丝毫不见惧色,面色平稳,任由浑身赤裸的先天宇坐在身上,双唇紧抿,不说话。
    见男人沉默,先天宇开始解他衬衣的扣子,口中念念有词,“尹都不动产只是想攀关系才会开出低于别家公司的价格,程秘书,你太重视他们。”
    男人的衬衣敞开,露出结实的胸膛,两颗殷红的果实点缀其上,被阳光一照,诱人非常。先天宇低头咬上去,身下的人发出一声闷哼,身体也瞬间僵硬,却没有推开他。
    先天宇眸光一沉,惩罚般地重重咬了一口,松开嘴,又在男人的胸膛上舔舐几个来回,印上无数痕迹。先天宇察觉自己已经硬了,而整个过程男人竟没发出一丝声音,就像木偶娃娃般没有反应。
    先天宇皱眉,伸手握住男人的下身,眼神立刻暗了下来。果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抬眼看着男人,“程为忆,你还真是柳下惠,我都这样了你居然毫无反应。”顿了顿,他狡黠地一笑,问:“你该不会阳痿吧?”
    说完他兀自笑起来,手里却动作迅速地开始解男人的皮带,眼看就要拉开男人的裤子,一双手突然止住他的动作。抬头,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坐起了身,双手紧紧地控制着他,眼神坚定,不容置疑。
    先天宇咧嘴笑,语气却透着委屈,“上面可以,为什幺下面不行?”
    两人的距离是如此的近,呼吸融合。男人看着眼前比自己仅大了一天的男子,白发黑眸,五官俊美,不禁略一怔愣,但随即推开他,迅速起身走到一旁。
    先天宇赤条条地坐在床上,四肢修长,俊朗的脸上挂着不明的笑意,看着男人动作迅速地整理好服装离开。沉默半晌,他才慢腾腾地穿戴整齐,下楼吃饭。
    
    第二章: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决心
    
    先氏投资集团是蓉市最大的投资公司,几乎垄断了蓉市的投资市场。先天宇作为新上任的副总裁,未来的总裁,青年才俊,单身一人,凡是身边有未婚女性的公司都想攀关系,三天两头有人在他出现的地方制造各种不期而遇,或明或暗地说要给他介绍对象。
    毕竟已过二十五,身边从未出现过任何女人,甚至连一点绯闻都没有,如此洁身自好,更重要的是他外表俊朗不凡,犹如童话中的王子,还有钱有势,更令众多女人前赴后继,趋之若鹜。
    即使这样先天宇都觉得没什幺。他不常出门,就算出去身边也跟着保镖,一般人是接近不了他的,那些动机不纯的女人就不用说了。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深知他心意的程为忆居然亲自带了一个女人来见他。
    尹雅怡是尹都不动产总裁的千金,刚满十八岁,长得很漂亮,又深谙人情世故,跟先天宇很般配,可以试着接触。
    当程为忆说这番话的时候,先天宇气得摔了手中的咖啡杯。奈何没有一点用,程为忆还是把尹雅怡叫进了办公室。
    尹雅怡身着白色连衣裙,长发挽成公主头,面容姣好,皮肤白皙,正是花样年华,似仙子一般。
    她一进门就看到一位白发男子坐在沙发里,身姿纤长,五官精致。一双细长的眼睛微眯着,淡薄的唇紧抿,满脸怒意。
    尹雅怡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程为忆,微笑着走过去,“先副总,你好,我是尹都不动产的尹雅怡,很高兴见到你。”
    先天宇微微蹙眉,睁开眼看着对面的女生,唇角一扬,露出浅笑,“你好,请坐。”
    尹雅怡道了谢,面对先天宇坐下。程为忆端上咖啡,退了出去。办公室便只剩下两人,一时沉默,气氛凝结。
    秘书室仅一门之隔。程为忆坐在椅子上,脸色沉静,双手敲击着键盘,发出声声轻响。尹雅怡很快从办公室出来,面带微笑,看到程为忆还挥手道别,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去。
    程为忆望着女生离开的背影,回头看了眼紧闭的办公室,无端松了口气。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起,先天宇叫他进去把咖啡杯收走。
    先天宇还是坐在刚才的位置,但面前的咖啡杯上却有一个口红印,与尹雅怡唇上的口红颜色一致。而尹雅怡的咖啡一口没动。
    先天宇看着程为忆面无表情地把咖啡杯收走,开口说道:“程秘书,我决定和尹小姐交往,以后这样的见面就给我推了。”
    程为忆脚步一顿,缓缓开口,“我知道了。”
    他又说道:“正好今天周末,合同也签了。尹小姐约了我去看电影,你下午没什幺事吧?”
    “没有。”
    “那好,你送我去。”
    先天宇强势地命令,看见程为忆听话地点头,然后开门出去,他冷哼一声,起身走到窗前,眺望着蓉市的上空,高楼林立,蓝天白云。
    程为忆,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决心。
    
    第三章:程为忆,我喜欢你
    
    先天宇很早就结束了工作在办公室等尹雅怡来。
    程为忆在外面的秘书室里忙碌,先天宇面对着大门而坐,能看到外间的人来来回回地走动,似乎有做不完的事,就是不进来。
    他拿起手边的座机拨了电话,让程为忆送杯咖啡进来,然后靠在沙发上,望着门口。
    程为忆很快就送咖啡进来了。个子高挑的男人迎面走来,棱角分明的脸上神情淡漠,眉眼深邃且清冷,削薄的双唇紧抿着,端咖啡的手指骨节分明,衬衣袖口挽起,露出蜜色的手臂,结实有力。
    先天宇自己都想不明白,他是什幺时候喜欢上这位浑身散发着浓浓雄性荷尔蒙的男人的?
    五岁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都不记得他们见面的情形了。
    八岁程为忆瞒着父母带他出去玩?拜托,那次回去被罚禁闭他可是恨死了程为忆。
    还是十三岁的时候,程为忆和他一起打跑了来找麻烦的同学?嗯,那次的确很惊险,程为忆替他挨了一刀,差点进ICU。
    他们从五岁认识到现在,整整二十年了,真的是一同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程为忆怎幺就对他没感觉呢?先天宇终究想不通。
    他望着面前的男人,眸光湛湛,脱口而出,“程为忆,我喜欢你。”
    男人手中动作一顿,咖啡撒出杯沿,弄脏了茶几。先天宇目光不移,定定地看着他。
    只是一瞬间的停滞,程为忆放下咖啡,又拿出纸巾擦干净茶几,动作迅速毫不含糊。
    做完这一切,他才站在先天宇的对面,郑重且严肃地说道:“少爷,你已经答应和尹小姐交往,类似于刚才那样的玩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我会当没听过。你的咖啡已经好了,我先出去忙了。”
    “站住。”先天宇特看不惯程为忆这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故意摆出的疏远和冷漠,让他很不爽。
    他起身走到程为忆跟前,俊美的脸上洋溢着浅浅的微笑,狭长的双眼微眯着,语气温柔地问道:“程秘书,我刚才可是跟你表白了,你好像还没回答我。”
    程为忆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敞开,修长的脖颈与漂亮的锁骨暴露在外,还能看到一截肌肉结实的胸膛,真是秀色可餐,令人食指大动。先天宇不负所想,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在缓缓地解他的衬衣扣子。
    即使速度慢,几颗扣子很快就解完了。程为忆脊背挺直地站着,目光幽深,却不阻止先天宇的行为。
    先天宇一只手从衣摆下钻进去,在紧实的腰身摸了两圈,然后顺着光滑的背部来到胸前,不时流连,一路往上。男人的表情毫无变化,视线在门口,心在别处,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坏心地捏住男人胸前的两点,轻轻揉搓,偶尔加重力道。同时在男人脖子上落下一个接一个的吻,轻如羽毛拂过,让人心尖都在颤抖。徘徊在锁骨处时,他却突然张口咬上去,听得男人一声闷哼,一股腥甜的液体在口中弥漫,他松开嘴,凝视片刻,竟呵呵地笑起来。
    程为忆皱眉,却见先天宇如孩童般天真的笑脸,心里一怔,抬起的手停在半空中,忘记了要推开对方的初衷,久久不能动弹。而先天宇就在这空挡推了他一把。
    一阵天旋地转,他竟被先天宇压倒在沙发上,四肢被钳制,动弹不得。
    可即使处于这样的境地,他还是保持着沉默,不怒不恼,静静地仰望着先天宇,眸光暗沉。
    先天宇知道,程为忆现在看似顺从,其实是在酝酿最后的反抗。
    比如……当他亲吻着程为忆的双唇,松开钳制对方的手去解对方的皮带的时候,他的双手立刻就被抓住了。
    程为忆的力气相当大,握得他的手腕生疼。他冷冷地笑,也不抽回手,只问:“这就是你的底线?”
    程为忆无话可说。
    先天宇也静静地凝望着对方,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些画面,目光渐渐地变了,上下打量着男人。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问道:“程为忆,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