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出发吧!兄弟+番外 作者:远樵(上)

字体:[ ]

 
文案
五妞妞,上面有一二三四个姐姐,独他一个带把的,他爹怕不好养活,起了个丫头的小名:妞妞。排行老五,叫五妞妞。他最恨别人叫这个名字,但唯有一人可以,那人就是四蛋蛋。
 
四蛋蛋,排行老四,上面有一二三个哥哥,他娘在四十五岁上又养了他这个带把的,因为从小体弱,起名叫铁蛋,昵称蛋蛋儿。四蛋蛋这个名字,是五妞妞的专用。
 
五妞妞自己有货车,四蛋蛋是澡堂小学徒。
五妞妞最大梦想是开车的时候身旁坐着四蛋蛋,四蛋蛋想的却是蛋要放在窝里孵。于是五妞妞不屈不挠的诱拐四蛋蛋上车,四蛋蛋坚如磐石的坐在窝里。
这是一个大货司机拐带澡堂小学徒一起在路上行走的故事。
 
内容标签:种田文 情有独钟 乡村爱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舟房震 ┃ 配角:云舟房震 ┃ 其它: 
==================
 
☆、五妞妞和四蛋蛋
 
  清晨的澡堂子不是最忙的时候,但活儿绝对不少。
  云舟拎着饭盒打开后门的大锁,进了院子。
  院子不大,巴掌大的地儿,有五六个人就转不开屁股了,墙角还堆了一大堆煤,地面上落了一层灰。
  他开了澡堂的门,把饭盒放下,拿起个盆,接了半盆水,随手一轮,水就均匀的洒在了地上,抄起旁边立着的扫帚,刷刷的扫了起来。
  烧锅炉的老牛听见动静,从锅炉房钻了出来,咧着一口白牙:“蛋子来啦!”
  云舟听见他说话,呲牙一笑,抬头看他:“牛叔早啊,今儿是你夜班?”
  “嗯呐!你又这么早,吃了没?”
  “还没,昨晚上我娘闹了,后来睡不着,直接过来了。”
  老牛叹口气:“你这孩子也不容易。”他使劲抹了一把脸,本来就一脸的黑灰,这下子更黑了。
  云舟好像习惯听这样的话了,也没接茬,嘿嘿笑着:“牛叔,一会儿洗个澡吧!”
  老牛跟着憨笑,更显眼大牙白。
  老牛看着云舟进了澡堂,站着看了一会儿,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家里拖累了。
  云舟收拾完院子,在更衣室脱了衣裳,只穿了个大裤衩进了澡堂,开始擦洗起来。
  这是有两个池子的大澡堂,在他们县城,这是最大的澡堂了。有池子有淋浴,地面漫的是青砖。外头还有间小屋是搓澡用的,并排放了两张床。
  把大小两个池子清洗一遍,放上水,开始擦洗地面,这时候也开始上人了。
  三三两两的老人进来,云舟跟着打招呼:“张大爷来啦,吃过早饭没,没吃过我可不敢让您下池子,吃的太多我也不让您下去。”
  “你这小子,我就喝了碗羊汤,吃了半拉烧饼,让不让下去?”
  “那成,刚放的水,干净着呐,您呀,先去冲冲,也好适应适应。”
  老人一边笑,一边去冲了,云舟肩上搭着毛巾还在跟来人打招呼,赵大爷李大叔的叫的可亲热。
  池子里的人渐渐多了,进来个胖乎乎的中年人招呼云舟:“蛋子,昨儿让你拿的白醋拿了没,等会儿要用,没拿赶紧给我拿去啊。”
  “师傅,您来啦!白醋昨儿就拿回来啦。都放在搓澡间的老地方,顺手就能拿到。”云舟呲着小虎牙笑嘻嘻的说
  “吃了吗,没吃过来吃点,你师母早起包的馄饨。”中年人一手里提着个罐头瓶子,瓶子里是褐色的茶水,另一手里提着网兜,网兜里是个大号饭盒。
  “要知道师母包混沌,我刚才就不吃了,只等着师傅来。”云舟小脸垮着,十分懊悔的样子。
  “你小子,吃过了再吃点怕啥,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吃饱了夹也夹下去一碗饭,快点过来吧,今儿我带的多。”
  “好嘞!”云舟高兴的跟着去了。
  “这个老李,照顾这孩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还真是不易。”池子里的一位老人见俩人走了,跟旁边的人说
  “是啊,这小子也不容易,摊上那样的兄弟……唉,老李这也是看他不易。”
  “嗯,谁说不是呀,一个半大小子,干活少吃的多,兄弟也不行啊。”
  几个人议论起云舟的家事,池子里头一个男人眯着眼睛半躺着,好像是睡着了,可是在听到云舟名字的时候,耳朵动了动。
  云舟只吃了一个混沌就出来了,他要是不吃,师傅肯定不高兴,可是总吃师傅的东西,他心里也不落忍。师傅家里有三个孩子,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师母没工作,平时就在街道接点活,挣几个钱,他们家的日子也不宽裕。
  看见云舟出来,那眯着眼睛的男人猛的睁开眼,“哗”的一声在水里站了起来,喊着他:“四蛋蛋给我搓澡。”
  云舟的小脸瞬间就黑了。四蛋蛋这个名字,是五哥给他起的,也就是五哥在叫。
  云舟是他娘在四十五上生的他,听说开始怀孕的时候以为是生病了,天天念叨得了气鼓症。家里困难,也没吃药,更没上医院检查。一朝瓜熟蒂落,是个带把的小子,他娘傻眼了,这都多大岁数还生孩子,她有些臊得慌。
  他爹倒是挺高兴,也算是老来子了,当个宝似的。就是他娘年岁大了,孩子生下来体格就不好,哭起来跟小猫叫似的。他爹怕养不活,起名叫铁蛋。
  云舟上面三个哥哥,他行四,五哥就叫他四蛋。这个孩子的脾气好,你叫什么他也不吭气,只呲着一对小虎牙呵呵笑。五哥就想让他恼,后来在四蛋后面又加了个蛋,四蛋蛋,四蛋蛋的叫,果然就那孩子黑了脸。
  那男人看见他黑了脸,笑了起来,抬腿就迈出了池子,浑身湿哒哒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云舟低头看了他的鸟一眼,眼皮跳了一下,抬眼笑了起来:“五哥,你出车回来啦!”
  被称作五哥的人点点头,伸出湿淋淋的手使劲揉了揉云舟的头:“好像长个了。”
  云舟被他的动作弄的好像很享受,头还使劲的在他手心蹭了蹭,笑嘻嘻的说道:“自打进了澡堂子,吃的饱睡的好还给钱,当然长个啦。”
  五哥跟他一边说话,一边进了搓澡室。
  云舟舀了一盆热水,“哗”的倒在搓澡床上,拿下肩上的毛巾仔细的擦了一遍。
  “你早晨不是擦过了,还擦啥,不嫌累得慌啊。”五哥使劲撸了一把往下淌水的头发,皱眉道。
  “那不一样,不倒热水凉,躺上去不舒坦。”他擦完最后一把,笑咪咪的看着五哥:“好了,上去吧。”说完,还挤挤眼睛。
  五哥瞪了他一眼,躺了上去,摊平身体,却不闭眼,只是瞪着眼睛看云舟。
  云舟拿起一块毛巾,拧干了水,在五哥的身体上轻轻的抹了一遍,这才又换了澡巾,便要开始了。
  他套着澡巾的手在五哥身上用力搓了过去,每过一下都赞一声:“五哥,你这身肌肉是咋练出来的,可真硬。”
  手下的感觉硬邦邦的,搓起来分外带感,云舟的心痒痒的,他天生体弱,就想让自己长的高大些,像个男人,免得人看见就说他像丫头。
  “都哪里硬?”五哥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云舟,这小孩今年十六,皮肤白白,眼睛大大,鼻梁高高,长的分外好看。因为身体不壮,秀气的跟个丫头似的。每次看见,他都想逗上几句。
  身上被捏了几下,胳膊,大腿,小腹,捏的劲不大,痒痒的,耳边听着小孩说:“这里,这里,都是硬的,怎么就长的这么硬……啊”
  小孩的手被拉到了一个毛多的地方,只听五哥带着笑低低的问:“这里,硬不硬?”
  如愿的看到小孩脸红了,手下也失了方寸,东一下西一下的搓着,小孩委屈的道:“五哥总是这样欺负人。”
  “咋是欺负你啦?你可是摸了我的,你在占哥的便宜好不好?”五哥翻了白眼
  “……你,五哥你不能这样说,是你拉着我摸的,不是我……”小孩争辩
  “总之你是摸了我,你要负责。”五哥在小孩手的示意下翻个身,侧着身子,一手支起头斜眼瞟着他。
  小孩拿着澡巾呆了。
  县城的人都知道五哥长的好。
  五哥长的高高大大,走路都带着风。长方脸,大眼睛双眼皮,眼尾上挑,却又藏在了眉下。鼻子高高挺起,大小薄厚适中的方口。这样的面相,单拿出来,都不是最好看的,偏组合在一起,看着就很帅气。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深陷在高高的额头下,盯着人看的时候就像是深潭。
  五哥抛了个媚眼给云舟,见他那傻样,笑着伸出食指勾了他裤衩的松紧带说:“傻小子,你五哥知道自己好看,可也没见你这样没见识的,快点吧,我一会儿还出车。”说着,他松了拉的长长的松紧带。
  “啪”的松紧带弹在四蛋蛋的肚子上,疼的他一机灵,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看呆了。他讪讪的笑着:“五哥,你说你咋长的这样好看?”
  五哥伸腿踹他:“五哥这是帅,不是好看,话也不会说。”
  云舟嘻嘻笑着:“五哥帅,是帅哥!”
  五哥翻身趴下,让云舟给他搓背,问他:“你娘又犯病啦?”
  云舟的手一顿,继续搓着,闷闷的道:“嗯,昨儿闹了大半宿。”
  “你哥他们没过来?”
  “他们都忙。”
  “屁,再忙那也是他们的妈,就是欺负你老实。”
  云舟闭嘴不说话了。
  他那三个哥年纪都不小了,最小的三哥比他大十二岁,大哥则比他大二十五岁,他侄子都比他大三岁,都早就分家另过去了。他爹去年得了绞肠痧,没到医院就死了。他爹死了以后,没人供他上学,刚上高一的他就辍学了。
  他老娘今年六十一,体格不好,天天病病歪歪的。生他的时候心里添了事,神经不太好,他爹的死又让她受了刺激,神经更不好了,天一黑就说他爹回来了,闹腾起来没完没了。他三个哥哥谁也不管,都是他在跟前伺候。
  他娘有病,三个哥哥不拿钱,家里穷的叮当响,他师傅是他娘舅舅的姥姥家一个转弯抹角的亲戚,托了他进澡堂当学徒。工资一个月才十五块钱,就这样,云舟也很高兴了,毕竟他这年纪找个工作不容易。
  云舟认真的给五哥搓了澡,又让他站起来弄水给他冲,五哥高大,云舟只到他的下巴,翘着脚倒水。
  五哥也不猫腰,就那么站着,他伸手拉住云舟的裤衩下边,眼见云舟翘了脚,就势拉了下来。
  云舟一惊一盆水就扣在了五哥的脸上。
  炸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四蛋蛋,你找死吧!”
  “五妞妞,你先拉的我裤衩!”云舟不甘示弱
  五哥的小名叫五妞妞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了,求收藏
 
☆、谁家的亲戚
 
  五妞妞,大名房震,家里有一二三四个姐姐,他是第五个孩子。生下来就是带把的,把他那盼儿子盼红眼的老子高兴坏了,又怕养不活,就取了女娃的名儿,叫妞妞,那是告诉人家,我家都是女娃,就别带走了。
  房震打小被他老子惯着,养的霸王性子,自记事起,就没人敢叫他五妞妞了。直到那个叫四蛋蛋的小子会说话了,第一句话叫他居然就是:五妞妞。
  看着那脸白的几乎透明,能清晰看到蓝色血管的娃娃笑呵呵的叫着五妞妞,房震扬起的小拳头就怎么也落不下去。打哪好呐?打肚子,肚子太小了,都没吃出小肚腩。打肩膀,他的肩看着太窄了,容不下一个拳头。打头?那大眼睛眨啊眨的,怎么下的去手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