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出发吧!兄弟+番外 作者:远樵(下)

字体:[ ]

 
☆、买房
 
  云舟打量着房大来,如果云舟没记错的话,他有七十几岁了,比自己的父亲大七八岁的样子。
  穿着一身洗的看不出本色的老式对襟立领的衣裳,这个云舟要是没看错,那是他父亲的衣服。他脸上皱纹眯布,腰板倒还算直,跟云舟说话虽然是带着小心,但也不是谄媚,看得出,还是很硬气的人。
  云舟皱了下眉,听说这人是个顺毛驴,占了他们家房子这么多年,他实在是不愿意给他钱。
  以前他老子是云舟姥爷家的长工。按他说的意思,那字条是云舟姥爷给他父亲写的,云舟一点也不怀疑,在那个年代,要一个忠心的长工给家里顶点事,也无可厚非。
  只是他老子过世之后,他就住在里头不搬,因为云舟家的地方大,也就没怎么跟他闹。云舟爸爸常常会骂一句:“泼皮无赖。”
  云舟看着他淡淡的问:“你也别说这个那个的了,你来找我,就是要钱,你说,要多少?”
  房大来没想到云舟这么痛快,他搓着满是干枯的大手,脸上带着讪讪的笑说:“本来是你家的房子,我不当要钱。”
  云舟冷哼:“不当要钱你还要?”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房大来的老脸上起了一丝红晕,他心里一直当云舟是个不一样的存在,在他面前很难耍那些泼皮手段,不是不能,是不想、不敢。
  云舟笑了,说:“这就对了,你也知道那房子是我家的,我要是不给你钱,等你死了,那还是我家的,我为啥要在你手里买过来呢?”
  房大来使劲搓着手,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他笑呵呵地说:“不瞒你说,那房子别人也不敢买,也就你家能要回去,可是你忘了,你家里哥四个,就是老三不要,老大老二也想要啊!”
  云舟一听,眉头皱了起来。
  他要那三分地就是为了和老院连起来,别人要了也就是盖个门面房子。可是自己十分想要把这一亩三分地收回来。要是老大和老二要……
  他凝眉沉思起来。
  房大来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他听了房震的话,直接找云舟,房震说了,不管云舟给他多少,他都能得着一千块。可要是找老二和老三,五百块他能拿到手就不错了。他也想哥三个中间折腾着多要点钱,但他怕云舟真的甩手不要。
  一千块,他省着点花就是吃个零药啥的,也能花上一年多,过了一年,他是不是还活着也不一定。
  “你要多少钱?”云舟问道。
  这院子不能让老大和老二得去,以后跟他们做邻居,他得憋屈死。
  房大来伸出一根手指,:“一千块!”他答的很痛快
  云舟怒极而笑:“这村里三间卧砖到顶的好房子也不过才三千多。再说这宅基地是我家,房子是我家的,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我这也不是卖你的房子,”房大来笑眯眯的说“我就是要一个养老的钱,还有你姥爷这张字据,咋的还不值个千八的?这也是个念想不是?”
  “养老钱?我也不是你的孝子贤孙,凭什么给你养老!”云舟嗤之以鼻,目光落在那张纸条上说“看在我姥爷这张纸条上,给你八百,你赶紧搬走。”
  房大来笑呵呵的答应:“中!”反正有房震的二百块,他也不吃亏。兜里已经有房震给的一百了,等再找他要一百,加上云舟的钱,他就搬去养老院。侄子那边,他从来都没指望过。
  房大来一把把字条拿到手里,笑呵呵的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云舟冷笑着:“还少了你的钱是咋滴?”他转身去拿了八百块钱揣在兜里,对房大来说:“咱们去村委会做证明,以后这房子就是我家的,跟你无关了。”
  虽然这房子大伙都知道是云家的,但是房大来住了这么多年,他又没儿女,他的子侄们早就把那房子当做是房大来的了,就想着等他死了继承了去。
  云舟就怕以后出麻烦,直接找人做个见证,证明这房子是他云家的。
  因为现在新批的房基地只有三分地,老房院按原来的算,不往外拿多出的。可是新批的房基地都是在边边角角的,好地方都让老房子占了。
  云舟家的房子虽然不是村中心,但是门前新修了大道,所以这个小跨院也让很多人眼热起来。
  只不过那房子是云家的,又有房大来住着,没人愿意去闹。可要是等房大来死了那就不一样了。虽然云家说是他们家的,可是房大来却是住了那么多年。
  云舟和房大来出来,房震正好进门,他见云舟和房大来出来就知道那事成了,笑着跟房大来点头:“大来叔啊,这是干啥去?”
  “去村委会,把那房子给老四了,我要搬去敬老院。”
  房震点头:“好事啊,敬老院可比你住着那破房子的条件好多了,你早就该去。”
  三人一起去了村委会,村委会主任是西房的一个叔叔辈的,他看着三人过来,笑着问:“老四这几年干大发啦?这又是买车又是建房的,你盖房子那么忙,咋有空来我这坐坐?”
  “七叔开玩笑呢,我就是胡闹,比不得你家建朝哥,现在坐办公室。”云舟笑着说
  村委会主任七叔的儿子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现在在县委坐办公室,这是七叔最骄傲的事。听了云舟的话,他咧嘴笑了起来:“你建朝哥就会读死书,不会挣钱。”
  九七年,坐办公室那是很值得炫耀的事,他这样说就是变相的夸自己儿子,云舟怎么能听不出来?他笑呵呵的说:“比不得建朝哥,我是既不会赚钱,也不会读书,盖房子还得借贷款。”
  “呵呵,你这孩子就会说笑,没有点本事,谁敢借贷款盖那么多的房子?”
  “七叔说笑了,呵呵呵。”
  “说吧,你来找我啥事?我知道你盖房子忙,没事不来我这儿。”
  “呵呵,来这就是麻烦七叔来了,”他指着房大来说“大来叔住的房子一直是我家的,有我姥爷的字据为证,七叔你看看。”
  七叔接过字据远远的端详着,发黄的纸上龙飞凤舞的字,他在小时候见过云舟姥爷写字的,所以还算是熟悉。
  他点点头说:“这上面的章是没错的,你姥爷常用,我小时候见过。这是一张赠与的条子,那房子是你姥爷给他们家的。”他看向云舟说“这上面写的明白,是赠给房大来的父亲,房俊海的。”
  云舟点头,说“七叔,这张条子确实是赠与的,但我父亲也说过,这房子就是给大来叔家住的,二爷爷去世之前也说过要把房子还回来这事,可是后来,大来叔家里没房住,我父亲就说让他们现住着,可是房基地还是我云家的。”云舟口中的二爷爷是房大来的老子。
  房大来点点头说:“当年我家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就说过,这房子要还给云家,可我这人不争气,一辈子连个鸡窝也没盖上,就一直赖着不走。这不,我也老了,那房子实在不能住人了,我打算住到敬老院去,老四答应给我养老钱,我也不能辜负了人家的好意,住了这么多年,还拿人家的钱,我的老脸上也不好看,可谁叫我没能耐来着。”
  七叔瞪他一眼:“有能耐你就打老婆,我嫂子要是不走,你该是多好的日子?”
  “那不是年轻嘛,喝点酒就闹事,管不住自己个,嘿嘿,嘿嘿。”房大来腆着脸说
  “行啦!我也不翻你的老底,说吧,你们要我干啥?”
  “是这样,老四想让七叔给盖个证明,说明那房子是云家的了。”房震说
  “嗯,这个好办,这几天正量房基地,我先给你们家量,老院和那小跨院都量在一起,写到房基地证上。你看这样行不?”
  云舟和房震对视一眼,房震斟酌着说:“七叔,要不这样,你先给老四写个证明,盖个大章,证明这房子现在就是云家的了。那房基地证要是办下来,咋也得个月八成的,我们怕这中间有络烂。”
  七叔想了想说:“这好办,只要你们说好了,签个字按上手印就行了。”
  云舟拿着村委会开具的证明,看了看手指上的留下的红色印泥说道:“这回老院只算是弄回来了,要不是修路占道,我家现在就有一亩三分地的院子。”
  房震看着那证明说:“这个暂时先对付,等房基地证下来,那就妥妥的了。”
  房大来拿了钱很快搬走了,云妈妈看着破烂的院子叹了口气,这小院终于又回来了。
  “拆了吧,拆了省心,我也就不惦记了。”她抹了把眼睛,这是祖业,虽然不得已送了人,但那只是权益之计,过了三十年才终于要了回来,她心情很复杂。既想留下,又觉得被人住过,被玷污了。
  小跨院被拆了,拆房子那天,房大来的侄子们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住手,住手,谁让你们拆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一章,四号的,还有两章,五号和六号的,哎呀老天,要疯啦……
终于赶在九点前码完了,啦啦啦。我是拖延症患者,平时就是一天一章还觉得很困难,今天整整码了近一万字,为自己点赞!耶,远远真棒!
么么各位,在我不在的时候请帮我照看我的小窝,谢谢!!!!!!!!!
 
☆、拆房
 
  在风雨中伫立了六十多年的房子被推倒了,“轰”的一声响,烟尘四起,看热闹的人哄嚷着向四周散去。
  烟尘过后,气势汹汹的来了一群人。这些人,云舟是认得的。他们都跟房大来是近支,其中领头的就是他兄弟的儿子,也就是他的侄子,房建雄。他长的不高,但是黑胖,村里人都叫他大熊。
  大熊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过来,指着那些拆房子的人说:“住手,都住手,谁让你们拆的。”
  工人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四处望望都停了下来。
  云舟一直都在,就知道拆房子得有事,他和房震早等在那里了。他以为第一个来的应该是他的哥哥们,可是没想到却是房大来的侄子。
  他看向大熊,呲着虎牙笑呵呵的说:“大熊哥,我家拆房子,你来帮忙呀?”
  大熊看见是云舟说话,微微一愣,他比云舟大好几岁,一向没什么交集,对他不大了解。在他印象里,云舟就是个脸色苍白的孩子。
  可看着眼前这个人,高高的个子,白净的一张脸,留着郭富城的发型,温温和和的说话,怎么看都是一帅小伙儿,和他印象里那个病孩子合不到一处。
  他疑惑的问:“你是……云家那个病秧子?你还活着?”
  云舟呵呵笑着:“我就是那个病秧子,还活着。你看,我活的好好的。”展开手臂,给大熊看
  房震的脸黑了下来,冷冷的看了一眼大熊,对干活的人说:“你们干你们的,这边跟你们没关系。”
  大熊脸色一变,想起他是干什么来的了,也不跟云舟扯闲话了,看着那倒了的房子大声说:“我看谁还敢拆!”
  “怎么,大熊哥不是来帮我忙的?”云舟呲着虎牙,笑盈盈的问
  大熊瞪着眼睛看他:“谁特么是帮忙的,老子是来打架的,这是我叔叔的房子,我看谁敢拆!”
  房震哼了一声,抖出了一张盖着大红戳子的纸说:“这房子是云家的,跟你没关系。就是你叔叔,也是在这借住,如今云家翻盖房子,你算老几,敢来挡横儿?”
  大熊伸手就要抓那张纸,房震“嗖”的把手缩了回去,说:“远远的看着就行啦!拿什么拿,就你那熊样,认字吗?看看戳子,村委会盖的,认识这个就行。”
  大熊恼怒,他跟房震的年龄差不多,上学的时候笨的跟熊有一比,这才得了大熊的外号。听了房震叫他外号,他黑黝黝的脸膛上泛起红色,更显的脸黑。他瞪圆了眼睛说:“五哥我不跟你说,这房子是谁拆的我找谁,跟你没关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