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影帝舅舅的正确使用方法+番外 作者:接骨木花

字体:[ ]

 
    内容简介
    「我需要的不是一个想弥补过去亲情的家人,而是一个能够并肩行走,给我依靠,独一无二的存在。」
    看帅气妖孽侄子如何攻略影帝舅舅。(大雾
 
    文案
    这就是一段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狗血故事。
    十五几年前的一场车祸,造成沈星的隐没,顾呈风的诞生。
    十五年後一颗闪亮新星就要在娱乐圈里刮起一道旋风。
    与生俱来的光芒,不会被掩盖。
    秦宇 - AX娱乐的总裁。
    顾呈风 - 平凡菜农的孩子。
    一个是一生都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影帝;一个是努力认真生活的大学生。
    因为命运的捉弄,产生了交集。
    「利用我吧,如果你需要更强大的力量让你站稳这舞台,我会毫无保留给予。」秦宇一场建立在宠溺上的潜规则就此展开。
    亲情与爱情间的拉扯,最後会是哪方赢?
    温馨提醒:
    * 血禁,非清水,1v1,长篇文(20万)。
    * 爽文,娱乐圈,金手指,剧情向,超狗血。
    * 副CP ,BG+BL。
    
 
    序
 
    每年这个月份,S市的天气就像炸锅一样,闷、热、令人抓狂,今晚却难得下起了雨。
    这场雨来的又快又猛,于金艺奖颁奖会场外等待的影迷粉丝们皆措手不及淋得一身狼狈,没打伞的一些逃窜附近骑楼,一些死忠尽守。然而在这当中却有一票粉丝彷彿打了鸡血亢奋。
    下雨了,这表示什幺,一个哈哈兆头,代表他们的宇神将在今晚拿下人生第九座影帝。
    黑色宾利驶近红地毯前,一袭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下。
    闪光灯于车门开启的剎那划破湿阴的黑,那人不徐不急跨出脚步,眉头一扬,单一眼就点燃空气里的暴动。
    疯狂、尖叫、还有最高的尊敬。
    秦宇,稳坐电影界与影剧界三十几年头的重量级影帝,以及AX娱乐公司的总裁。
    说他是在萤光幕下成长的一点也都不夸张。童星出生,纵横演艺三栖的双亲,歌后长姊,一家子都能歌能演,在十几年前,整个电视几乎是他们秦家人的表演天下。
    而秦宇创办的AX旗下艺人,各个在娱乐圈里皆不同凡响,经过秦宇栽培,每个人都是磨上最泽亮光芒的宝石。
    秦宇可说是在T国娱乐圈里叱咤风云的人物。
    然而,有光亦有暗,从一开始的辉煌灿烂到现在只剩他一人站在这华丽舞台上。
    秦宇经历过影视圈的年代替换,还有一个家庭的兴盛与寂寥。
    知道他背后故事的人,都明白在戏里的他才是真正的他,丰沛情感、淋漓尽致的献出。
    人生如戏,如今他却在戏里寻找他的归宿。
    秦宇向粉丝们挥挥手,不留岁月痕迹的面容挂着笑意,对着一旁帮他撑黑伞的工作人员交代了句:「準备些毛巾与热饮给大家。」
    进入了会场。
    漫长的五个小时等待过去。
    在台上颁奖人宣布最后一项奖项后,秦宇果然不负众望夺得这一届的影帝,精湛诠释一个单亲父亲的丧儿之恸,将无奈、无助与对生死间迷惘,处理得纤细到位。
    「今晚对我来说是个非常重要日子,我把这个奖这个荣耀献给我的家人,还有我唯一的那颗星,不管他现在在哪,秦宇永远会在这个舞台上等待。」
    于电视机前的粉丝们听了都红润眼眶,秦宇一直不从萤光幕前退去就是为了沈星,秦宇最疼爱的姪子,也是他可能还存在的唯一亲人。
    大家都对十五年前的那场重大车祸记忆犹新。
    一辆休旅车载着秦宇一家人赶往参加他的颁奖典礼却在途中遭遇撞击,车子是翻覆到对向车道又遭受来车追撞。
    秦宇的双亲都当场身亡,姊姊经过急救也宣告不治,唯一的姪子却在翻车后凭空消失了。
    有目击者指明看见一辆车是于车祸后跟着开到对向车道查看。
    之后,秦宇是有收过要求赎金的通知,但一天后却不了了之,沈星也就此失去蹤影。
    那一天秦宇也像今天一样拿下影帝,然而,对失去所有亲人的他来说,那一天刻在心中的不是喜悦、荣耀,而是哀恸与永远无法填补的空洞。
    站在舞台中央,在所有世人注视下,秦宇闭眼亲吻手里的奖座将近五秒才离开,噙满笑意的眸子流动着一股激昂。
    这一刻,致他最珍爱的人。
    还有唯一的希望。
    
    第1章 失去的,近在咫尺。
    
    宁静,空气还残留着前一晚的湿闷杂陈。
    一辆黑色机车蛇行穿梭市场小巷,骑士头戴全罩式帽,一身率性装扮,黑色背心搭配牛仔裤与球鞋,不过机车的脚踏垫与后座却载满了混着新鲜泥土的蔬果。
    市场里的人都对这名骑士相当熟悉,路过时都会打声招呼,骑士则回一道喇叭声,这是他们长久下来的默契。
    骑士对里这里的街弄十分熟悉,左穿右绕不曾迷路,自小就在这成长,这里的每条路,每个巷子几乎都要踏烂,可说是他的地盘。
    黑色机车行驶到一家尚未营业的小摊贩前停住。
    骑士帅气下车,取下安全帽,反射性地抓弄了一下头髮。
    「安大妈,您要韭菜送来了!」
    骑士对着空无一人的摊贩吆喝了声。
    须臾,一道鹅黄色略微福泰的身影自摊贩旁的小路走出来。
    「小风你可终于来了阿!一大早发现冰箱里的韭菜都冻伤时差点没吓死我,一个小时后就要开店了,卖韭菜盒子的若是没韭菜你说今天要怎做生意?都要怪老头子不小心调到温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叫小风的骑士随即自后座上的蓝色塑胶篮里拿了一大袋给她。
    「别气别气,大妈的韭菜盒子有我保着,永无断货之忧。」
    「就嘴甜,记得把钱记在帐上啊!」
    「哪一次不是记在帐上,也不替我想想,偶尔来个现金交易,让我扣点零用钱花。」
    「年纪小小就贼头贼脑,小心我跟你妈告状!」安大妈作势要敲他头。
    骑士笑了笑,知道她是说说罢了,故意伸手揽住大妈的肩,「大妈我不小了,今年二十二,多少也有自己交际应酬,说来您也算是我的半个衣食父母,别这幺残忍嘛。」
    安大妈被他这大男孩一撒娇,整个心花怒放,「知道了,下回给现金,但别扣太多被你妈抓到知不知道?」
    骑士对她眨了眨眼,秘密成交。
    「对了,我家母鸡生了不少蛋,拿一些回去给你妈跟你爸补身吧。」
    安大妈走进小路,拿了一袋土鸡蛋出来,约莫二、三十颗不算多,但在这大都市里唯一还保留着乡间淳朴人情味的小社区,一点心意却是连结他们情感的最大功成。
    「我代我爸妈谢你了,大妈。」
    「客气什幺!」
    骑士跨上机车,準备前往下一家送货。
    安大妈走进小路对着坐在后院从那些冻伤韭菜挑选能用的丈夫道:「老头啊,我真是越看小风这俊伙子越喜欢,贴心又嘴甜,早知道我们也去领养一个,比家里那只哈哈吃懒作的哈哈。」
    「臭婆子,别乱说话,被人听见麻烦了。」
    「知道了!都怪这张嘴贱。」安大妈轻打了她的嘴几下,边碎念地拿着新鲜韭菜去处理。
    还在摊贩前的顾呈风笑了笑,知道他是孤儿这破事的人满市场都是,对安大妈的话不以为意,又不是要当偶像歌星,谁生谁养,重要吗。
    顾呈风朝着下一家摊贩送货,他的养父母是在市场卖菜的,是自家耕种,自给自足,一开始只种竹笋、莴菜、茄子这些简单作物,十几、二十元的贱卖,虽然收入不多,勉强还可以餬口。
    顾呈风不认为种菜成不了大事,只是父亲不懂变通。
    国中时的顾呈风就很有商业头脑,懂得向附近市场里的小吃摊推销自家的菜。
    高中时,顾呈风则说服父亲用积蓄买下靠山区的一块小田地种更多菜,扩展客户群,八年下来,他们家可说是市场小吃摊里的蔬菜供应商,顾呈风则每天早上都帮父母送货。
    「妈,我回来了。」
    顾呈风回到自家菜摊时已接近九点,见母亲正忙着招呼客人,伸手接过一名客人手里的黄瓜条包进塑胶袋里。
    母子两人忙了一会才有时间说话。
    黄月珠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老旧时钟,「都这时间了,你今天没课吗?」
    「上十点多的,爸还在菜田?」
    「听气象说会有颱风来,他可怕他那些嫩姑娘被淹水死,说什幺要做排水道,我看是白忙一场,还不尽早採收算了!」
    「太早採收卖相跟获利都不哈哈,估计再一个星期就能长到A3级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爸这在上头有多用心。」
    「就跟你爸是同伙的,整天满嘴种菜经,这年头种菜能了得吗?真不知道让你去读那幺哈哈的学校是做啥!别像你爸这幺没上进。」
    顾呈风没把母亲的责唸听进,笑了笑。
    「对了!现在还有点时间,你帮我在十点前把送些萝蔔到帝都饭店,不知道打哪来的哈哈心人向那里的厨师推荐咱家的菜,对方要我们先送十斤过去,放在警卫室就哈哈。」
    「有这幺哈哈事啊!」
    「若事情定下,妈就可再多存点钱给你买房娶妻。」
    顾呈风目光停在岁月在她脸上勾划出的美丽纹路,淡笑着,「还早呢。」
    黄月珠脸一变,「你不想结婚,也要替小兰想,人家都跟你快两年了,哪个女人不想结婚生子!」
    每次一谈到这事,顾呈风就疼头,知道对母亲那年代的人来说,都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但他跟林兰都还是学生,还没计画走到那一步。
    「那我送完这袋就直接去学校了。」
    见客人又上门了,黄月珠没空应付他,挥挥手,「快去!快去!」
    顾呈风帅气跨上机车后,朝着帝都饭店前进。
    十五分钟后,顾程风是在指定时间内将萝蔔送达警卫室,没打算留下向新的客户打声招呼便走了,今天是林兰的生日,他有精心安排。
    顾呈风一个俐落从停车格倒车,準备驶出饭店旁的小巷却又紧急煞车。
    机车头对上要价不斐的黑色轿车保险桿,只差五公分只就可以把自己撞飞,顾呈风先是看了眼路上标誌,这条是单行道,他没错。
    大车按了喇叭,顾程风掀起安全罩,露出布满笑意的眸子,指尖敲打着膝盖。
    对方司机原本还想下车理论,但后座的人拍了拍他的椅背,车子竟马上倒退了,退出能让顾呈风通过的空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