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绀蓝夜+番外 作者:淡瑾

字体:[ ]

 
 
文案
一场雨下过,潮湿的晚风拂过路人的面颊。你趴在窗台,望着远处雾水弥漫的山顶,万家灯火在其中闪烁,像是落入凡间的星光。绀蓝色的夜空如同冰凉丝滑的绸缎,楼下暗黄的路灯,湿漉漉的石板街道仿佛倒映出另一个斑斓绚丽的世界。你看见他从黑暗深处走来,发丝沾了些许雾水,深邃的轮廓带着一丝微凉的气息,而他的眼睛却温柔如同这夜色。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绀、蓝晔 ┃ 配角:陆言之、柯绫、林昕、苏茉 ┃ 其它:
 
 
1
带上耳机的那一刻,蓝晔有片刻的失神。眼前的画面像是忽然飘远了,模糊成大片的色块在视线里微微晃动。耳机里传来的声音熟悉又陌生,真切又遥远。过了这么多年,那个人的说话的语调、气息仿佛是已经流淌进他的血液里,只需一颗小小的石子就可以荡开一大片涟漪。蓝晔眨眨湿润的双眼,忽然垂下头来,双手遮挡在额前,嘴角紧抿,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对于蓝晔来说,萧绀就是他前十几年人生里的信仰,他虔诚地追随着他每一个脚印,却没想到自己会被抛弃,即使他从心底里就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到。
蓝晔抿着嘴唇,微微皱眉,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将注意力拉回这场谈判中,毕竟他们已经快有五年未见了,蓝晔一时也无法理清自己的情绪,而目前这场谈判却关系到公司所有员工的生存。他必须强迫自己不要再去胡思乱想。
整个谈判因为双方的互不相让而有些剑拔弩张的火药味,蓝晔第一次看见陆总全程没有任何表情,但似乎下一秒就会愤然离席。即使耳机那头的那个人已经用最平静客观的词汇表达了对方的意思。
蓝晔完全没想到,德国人一丝不苟地态度会这么让人头疼,一点让步的余地都没有。
谈判进行了三个小时,但是却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又因为快到下午五点,双方都有些疲倦了。陆总合上文件,直接用德语表达,希望再约时间详谈,对方欣然同意。蓝晔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看来这是场持久战。
陆总面带微笑上前握手闲谈了几句,对方的代表人也和颜悦色地夸赞陆总德语流利。蓝晔站在陆总身旁,有些心不在焉地看了看前方的侧室的木门,却有些失望地没有看见想看的人。
这时,陆总低头在他耳边说:“先回公司,让那位翻译一起,我要和他谈谈。”
蓝晔也微微倾身回了一句:“好的。”抬起头时却突然碰上不远处萧绀的目光。心脏猛地漏了一拍,蓝晔慌张的避开视线,却又立刻后悔。
他为什么要这么心虚?
蓝晔跟随着陆总走出会议室,从始自终都感觉被他注视着。即使他下意识里想要躲避,却又不得不转身迎向那道视线。
此时,会议室门口只剩他和另外两位翻译,其中一位便是让他无法不在意的萧绀。
蓝晔有些紧张,像是高中时第一次登台表演,明明将台词和动作背得滚瓜烂熟,却在灯光打在自己身上那一刻,大脑一片空白。
蓝晔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直接喊出他的名字,还是先自我介绍。
好在还没等他纠结,男人就先开口了,他说:“好久不见。”声带摩擦发出略带磁性的低沉嗓音像是午后森里里弥漫的辛辣香味。这与蓝晔记忆中的声音有些区别,但不管是怎样的区别,蓝晔都觉得无比想念。
尴尬被化解,蓝晔在心里松了口气,面上浮现出笑容,但还未开口,男人身边的年轻女孩却先诧异地说:“你们认识?”
蓝晔看了一眼女孩,年轻而朝气的面庞,眼神清澈,难掩惊讶。
蓝晔笑了笑表示默认,转而对男人说:“是好久不见了。”
“嗯。”男人回答,平淡的目光对上蓝晔的笑脸。
这反而让蓝晔有些紧张,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无措,他转头对女孩说:“忘了自我介绍,我姓蓝,单名晔,是陆总的助理。你们接下来的行程都由我来安排。”
“柯凌,实习生。”男人言简意赅道。
“你好,刚才有点唐突了。”柯凌吐吐舌头,抱歉道。
蓝晔温和地笑着说:“没关系,我也很意外。”
男人沉默地看着蓝晔,没有说话。蓝晔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决定还是先公事公办,叙旧就放在后面再说。
“因为这次谈判的结果不尽如人意,陆总希望萧先生能先去公司一趟,稍后我会再送你回酒店。柯小姐可以先回酒店休息,停车场有专车接送。”蓝晔说道。
萧绀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冷淡地说了一句:“走吧。”
蓝晔自然注意到了他这细微的情绪变化,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掩饰内心的尴尬。
 
三人一起乘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一路上蓝晔没有说话,男人也沉默着。柯凌夹在两人中间,明显感觉到空气里的异样的气氛。她有些困惑,但还是决定不要多嘴的好。
蓝晔先将柯凌送上车,然后领着萧绀坐上旁边一辆车。他正担心萧绀会坐副驾驶,下一秒就应验了。
蓝晔心里七上八下的,面上却一直挂着微笑:“请系好安全带。”
男人便系上了安全带。
蓝晔看着后视镜,小心倒车,虽然他车龄已有好些年,但他开车的状态还像新手上路一样,小心谨慎。
男人在此刻突然开口问:“什么时候拿的驾照?”
蓝晔下意识“啊”了一声,很轻。但他很快回答道:“有三年了吧。”
“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开车。”男人说,视线落在蓝晔的左手无名指上,虽然车内光线比较暗,但是也可以看见一圈皮肤较白的戒痕。
蓝晔笑笑说:“如果不是这份工作话,我也不会学吧。”
“嗯。”萧绀回应了一声,但没有再说话。两人沉默了一阵,蓝晔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心里起起落落想了很多,他想问萧绀这几年过得好不好,但是心里又知道,他从不在意外人的目光,好与不好对他来说都只是暂时的状态,一旦他想做什么,就一定会做到,而且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萧绀把什么都看得清楚明白,因此蓝晔觉得自己不论问什么都显得多余。
大概也就开了十几分钟,蓝晔正在脑内模拟要以何种姿态对待这位五年未见的老友时,属于萧绀的温热气息突然吹过了他的耳朵,引起他的颤栗:“下个路口左转。”蓝晔忍不住绷紧身体:“你有事要办吗?”
“不,吃饭。”
蓝晔沉默了几秒,声音低了一度说:“但是我必须先送你去公司。”
“吃完饭再去。”萧绀说,声音没有起伏。
蓝晔无法拒绝,从很多年前开始,他就无法拒绝萧绀的任何要求,这已经成了他性格里的一部分。
“好吧,你要去哪?”
“左转后我会告诉你。”
十五分钟后,两人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直达楼顶,萧绀依旧沉默,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引起他一点关注。而蓝晔正在给陆总打电话,解释他们会晚到的原因。
陆总听到吃饭二字的时候沉默了两秒,几年的工作默契让蓝晔瞬间就明白了陆总沉默背后的不悦,但蓝晔面上带着微笑,语气轻松地应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他完全是条件反射的不想萧绀为难。哎,祈祷他回去后不会被扣这个月的奖金吧。蓝晔在内心无奈地叹口气。
挂掉电话后,蓝晔对萧绀说:“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么?”
但还未得到回复,电梯门就开了,萧绀径直走出电梯。
蓝晔连忙跟上去,只听到萧绀回头说了一句:“一个小时够了。”
 
楼顶是一家日本料理店,蓝晔跟着萧绀走进去的时候,稍稍有些意外。他以为萧绀想去的会是一家高档的西餐厅,这样会符合他今天正式的着装。但蓝晔转而就接受了,因为这个人是萧绀,即使他们现在坐在路边的大排档吃着烤肉也无需奇怪。
入座后,服务送来两份菜单,萧绀将菜饭推到蓝晔面前说:“随便点吧。”
蓝晔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吃什么,半天下不了决定。
“招牌拉面不错。”萧绀说。
蓝晔犹豫了一下,接受了萧绀的推荐。
服务员离开后,蓝晔假装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有点准备后才开口问萧绀:“你什么时候开始做翻译了?”
“四年前。”萧绀看着蓝晔道。
蓝晔与他对视了几秒,觉得有些心慌,仿佛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无所遁形一般,于是他低头喝了一口茶说:“我都不知道你会德语呢。”
“五年前自学的。”
蓝晔萧绀的听到“五年前”,忽然心一沉。他几乎快忘了,五年前萧绀的不告而别,致使他们再未联系。那个时候他以为萧绀只是想要去做自己的事情,所以才不告而别。这的确像萧绀的作风,他并不觉得奇怪,只是他未想到这一别就是五年。
蓝晔有一瞬间的失落,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笑着说:“真像你的风格,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总能做到最好。”
萧绀听完蓝晔的话,表情依旧是平淡的,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呢?”
“我?”蓝晔反问,他不知道萧绀想知道他的事情。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本以为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生活里的时候,他却又再次出现,但他不知道这是短暂的擦肩还是再次重逢。
蓝晔低头看着桌上的木纹说:“我挺好的,虽然没做什么大事业,不过现在这份工作很安稳。”说完后,蓝晔抬头看了一眼萧绀,萧绀也看着他,眼眉平淡,似乎对两人五年后的重逢没有一点情绪的波澜。
蓝晔不知道自己心里忽然涌起来的失落是为什么,但他再次让自己笑起来:“没想到一下子就五年了。”
萧绀微微垂下眼帘,蓝晔猜不到他在想什么,自己刚才故意感叹一下时间,无非是想提醒萧绀当初的不告而别,但看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内心便愈发觉得失望了。于是他收起笑容,再次喝了一口茶。
很快食物就被端上来了,蓝晔在内心松了口气,至少他现在有事可做。
蓝晔感叹了一句:“看起来挺美味呢。”
萧绀只是将调料醋推到了他的面前,仍旧没有说话,蓝晔说了一声“谢谢。”内心忽然复杂起来,没想到萧绀还记得他吃面爱加醋的习惯啊。
蓝晔吃了一口,忍不住“嗯~”地点头。
萧绀一直冷淡的表情却在这时松动了一分,嘴角微微上翘,似笑非笑地看着表情夸张的蓝晔。
蓝晔抿嘴笑了笑掩饰心里的窘迫,恨恨地腹诽自己在萧绀面前改不掉的习惯。
“你和她还好么?”萧绀忽然开口问道。
蓝晔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无名指处,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已经离婚了。”
萧绀的声音忽然低沉了许多:“抱歉。”
蓝晔诧异地摆手:“你不用道歉,你跟这又没关系,你都——”蓝晔立刻住嘴,尴尬地笑了笑,他差点把“你都走了五年了,对我的事情一无所知嘛。”这句听起来有些怨气的话说出来了。
但萧绀显然不需要听完,就明白了他后面的意思,他皱了皱眉头。
“一年前就协议离婚了,我现在过得很好,至于她,不久前我听说似乎去了欧洲旅游,我猜也过得不错吧。”蓝晔补充道,试图用一种全然不在意地口吻陈述出来。
萧绀听后没再说话,于是这顿午餐在一种怪异的沉默中结束了。
 
蓝晔领着萧绀进入总裁的办公楼层。才进入正门,就感觉到一股沉重压抑的气氛。明明已经下班了,还有不少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埋头做事,不发一语,蓝晔心下了然,转头对萧绀说:“这边走。”
靠近总裁办公室时,坐在门外的小蔡——另一位总裁助理,见他来了,像是见到救星一样扑上去抓住蓝晔的手臂激动地说:“你终于回来了!谈判结果不好吗?陆总一直都黑着脸,我送资料进去都战战兢兢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