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被双修道侣抽走魂魄怎么破 作者:月光船(下)

字体:[ ]

 
 
    
    第73章 金丹真人余之归的
    
    江若澜及金姓三长老,眼睁睁看着从巨蛇傀儡口中,接二连三滚出的东西,便觉不妙。
    先出来的一团黄,嘟嘟囔囔:“怎么是这么个出法……”
    仔细看去,那团橙黄约莫巴掌大,鸡爪子乱蹬,鸡翅膀扑扇,仿佛是还没有落尽胎毛的一只小公鸡。
    ——且慢,公鸡会说话?
    几人还来不及怀疑,只见随后又滚出来两个银蓝条纹的团子,形如家猫,还是花狸猫。
    家猫在地上滚了几滚,站定,前爪捉地,腰肢往后一伸——舒了个懒腰,背上也有一对小翅膀扑扇扑扇。
    最后滚出来的,是个大家伙——人。
    还是个衣冠不整的人。所谓衣冠不整,并不是说他衣着狼狈,而是那人跟个野人似的,头发胡乱扎着,身上裹着什么,赤着一双脚就出现了。
    由于身上随便裹着东西,他胳膊腿到有一大半露在外面,肌肤莹白温润。
    野人抬起头来,清秀的一张面孔,然而神色沉稳,双目一瞥之间将情况尽收眼底,最后对上江若澜深不见底的眼眸,脸上不见任何意外与警惕。
    手上却不住变化,运指如风,带出一道道残影。
    江若澜自从“家猫”一出现,看着那两个打滚伸懒腰的猫,心下不由大骇。
    那俨然是两头小雪虎!
    算算时间,这名野人的身份也昭然若揭。
    ——竟然真的有芥子傀儡能穿越禁制!
    ——竟然真的有人在里面活下来,甚至渡了两次劫,成为金丹真人!
    ——此子,绝不能留!
    “灵石大盗!”金三长老大喝,“看你往哪里跑!”
    天际冲来一道白光,将一人四兽笼罩其中。
    只听白光内骂了句:“刚出来就有麻烦。”
    随即,万千金芒陡然炸起,平地生出一枚太阳!
    周身气流炙热无比,气浪翻卷,身上法衣都有燃烧之势。
    不过最为严重的,还是光芒刺眼。
    四位老祖就算元婴又怎样,不得不掩面扭头避其锋芒。
    “诸位放心,他们敌不过守山大阵!”江若澜喝道。
    蛇王一出现,也觉情形不妙。
    头一次出来的时候,他留意过地形,这里是个小库房,被他用作退路。现在出来正好能补充灵石。
    谁知道明明感觉到大量灵石,然而面前威压也不是假的。
    两次转移之间需要一个缓冲,只要短短几息——问题是对方肯不肯给他几息时间?
    自然没有。
    余之归落地见势不好,手决连打。
    他周身被白光笼罩,耳听江若澜的大喝,心底一沉。
    四个元婴,对上天品灵兽加地品灵兽,虽然对方实力稍占上风,但是加上自己的调度,颇能周旋一阵。这四人绝对讨不了好去。
    然而守山大阵……之前并未听任何人提起过,是杀手锏无疑!
    与谷彧签订契约后,金朱雀浑身光芒不会伤主人半分毫,便是啸风踏雪两头虎也安然无恙。此刻知道情况危急,雪虎怒吼,恢复原身,两道水龙大口喷出,在高热下化为蒸汽,直扑那四人。
    凡是在厨房做过帮手的人都知道,蒸馒头时,不小心碰一下锅沿或许无事,被蒸汽烫到可痛得多。
    又有好事者做过尝试,将自己放入鼎炉之内,足下踩着隔绝热量的高玄玉,鼎炉之外点起熊熊烈火。在干燥的空气中,呆上一两个时辰,身体除了缺水,并无其他烧烫伤。
    干热只能通过空气蒸腾水分,一旦附着了水汽,那么带来的伤害,无疑是双倍的。
    活在世上,人类最缺不了的是水与火。
    最可怕的,也是水与火。
    “这是什么傀儡!”金二长老怒斥。
    “你才傀儡!你全家傀儡!爷爷是灵兽!”谷彧得意洋洋。
    忽然声音变了调:“呀,火!”
    余之归也一惊。
    足下,火起。
    金朱雀最不怕的便是火。
    然而这火不是凡间火,谷彧灭不掉。
    契约灵兽与主人心灵传音,比言语解释迅速了不知千百倍,余之归也明白大事不妙。
    尤其谷彧提醒,这感觉与朱雀林禁制十分相似。
    触之必死的禁制?!
    余之归大惊失色。
    “大阵不能硬抗!快走!”
    ——谈、何、容、易。
    能让之归慌乱之事,非同小可。
    蛇王情急之下,蛇心处一阵令人牙酸的尖锐声响,蛇身在空中扭了几扭,形状已变。
    撕裂的嘴巴大张,将余之归一口吞下。
    甩尾,冲破库房屋顶,凌空逃窜。
    逃到哪里,身下就烧到哪里,火焰熊熊,离着蛇身最险处只有两三寸。
    “对呀,可以飞!”谷彧亦腾空而起,带着跗骨之蛆般的火焰。
    两头雪虎也都是能飞的,冒着黑烟的身影冲上天空。小朱峰处处不毛之地,此刻被四条粗大无比的火蛇蚕食出一条火路!
    江若澜一阵心悸,暗道不好。
    他这符阵威力巨大,然而消耗也颇为巨大。之前只想着巨蛇傀儡,现在突然多出三头灵兽,无疑分薄了攻击力。
    其中怎么会有一只天品灵兽!
    而且都会飞!
    一旦飞离小朱峰,符阵便无能为力!
    ……余之归,究竟是什么人!
    值得江若澜欣慰的,便是这火无法熄灭,不烧完不罢休。
    要知道,朱雀林禁制本无形,只是他的祖师爷以阵法手段,相借而来,是以仅仅具有火焰姿态而已。
    禁制之力,祖师爷说过,不到分神期休想撼动。
    天品灵兽,怎么也不会是分神期的实力罢。
    “分头追!”元婴老祖正好有四位,各个驾起傀儡,追了下去。
    江若澜硬着头皮,瞄准巨蛇傀儡——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必须亲手做掉余之归。
    谷彧在空中飞,火焰烧灼脚爪,彻骨疼痛。
    “爷爷一出来就这么丢命,太窝囊了。”它往地上呸了一口。
    天品灵兽,本身便有与元婴硬抗的实力。
    ——不是一搏,是硬抗。
    尤其火焰属性的朱雀神鸟,要知火焰攻击最为激烈,谷彧比寻常元婴要厉害得多。
    要不是余之归占了老谋深算的便宜,驱使万千朱雀鸟以多博少,他在朱雀林早成飞灰了。
    换言之,聚光成束,其实谷彧是被自己的力量集中后打败的,输得一点也不冤。
    此刻找上它的,恰恰是金大长老。
    在这几人当中,金大长老的功力无疑最为高深,从炫目金光中恢复得也最快。
    憋着一股火的谷彧见身后只有一个人追,哼了一声。
    它于烈火中涅槃,性如烈火,宁死不屈的性子又冒上来了。
    ——要不是余之归以“离开禁地报仇”为理由,它宁愿一死。
    现在刚出来就这么狼狈,怎么对得起朱雀神鸟的属性!
    谷彧在空中一个急停,打了个滚。
    金大长老见它诡异动作,不由一愣。
    朱雀鲜血落下,空中化成一片火雨。
    金光大绽。
    “在元婴修士眼前,你以为这一招还能用第二次?”金大长老冷笑。
    这一招当然能使第二次。
    不过不为伤人。
    藏在光里,随之而来的,是一只脚爪。
    “打掩护吗?我知道你藏在哪儿。”金大长老窥准方向,傀儡往前一冲,却冲了个空。
    攻击尽数不中。
    因为过来的只是一只脚爪。
    谷彧的脚爪。
    谷彧断掉的脚爪。
    脚爪上,是那团跗骨之蛆一般不息的火焰!
    火焰沾到金大长老的傀儡,傀儡起火。
    火焰沾到金大长老的法衣,法衣起火。
    而火焰熄灭的唯一条件便是——燃烧中的对象失去灵力。
    谷彧再次拍打双翅,卷起一阵风,漫天火雨连人带傀儡一并包围。
    本命傀儡的灵力与修士息息相关,傀儡受创,金大长老胸口一窒,一声闷哼,唇边挂了丝丝鲜血。
    两头雪虎并肩而逃,金二长老与金三长老紧紧相随。
    两头地品灵兽对上两个元婴后期,情况却是不妙。
    更何况它俩冰雪属性,年纪又小,没有余之归相助,危机频频。
    “二哥,我们抓了这虎,将皮毛做一领斗篷可好?”金三长老见胜券在握,不由笑问。
    “妹妹喜欢这虎皮,哥哥自然给你弄了来。只是这火难以熄灭,烧焦了不完整。”
    “两头虎呢,可以炼化为一。只是不能再这么烧下去。”
    “妹妹言之有理……”
    情况更加危急的,却是余之归。
    余之归脚上也烧起火焰,灵力流过,火焰却似尝到美味,愈发壮大起来。
    他不假思索,做出与谷彧相同的选择。
    两条小腿齐膝而断。
    他被蛇王吞着,蛇身不知往何处去,火焰却是不灭,眼看蛇王身体内部也在燃烧,余之归大骇。
    “蛇兄!”
    蛇身内部容纳他的并不是嘴巴或者胃,而是另一处空间。
    就在除了他,空无一物的空间内,忽然竖起几道高玄玉的板子,将他围起,犹如蛇宝塔一般。
    余之归看着这一方空间在眼前渐渐扭曲,继而变形,最后碎裂。
    眼前豁然开朗。
    此身,已至大海之上。一片夕阳,金光闪烁。
    身下,一条不知生死的小蛇,全身燃烧着,落进茫茫大海。火焰在金光粼粼的海波里,似乎起伏了两下,再也不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