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除却巫山不是云 作者:maggot

字体:[ ]

 
文案
第一眼相见,一个是冷淡老成的少年,一个是过早品尝生活的孩童。明明可以就这样不冷不淡地走下去,维持着第一天的尴尬和不适。但是两个想要从对方身上汲取温暖的人渐渐越靠越近,再也分不开。虽然依偎着的温度已经高于舒适,已经散发烧灼的危险,两个人也愿意飞蛾扑火。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也没有谁会毁了谁。因为现在的我是你的杰作,没有你,我也不是现在模样。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朗;高乐 ┃ 配角:韩东;万茹;贺七
 
 
 
    第1章 可怜的小孩
    
    高朗从车上下来后,刚踏进院子,就看到一个7,8岁的小男孩蹲在花园里无所事事的样子。因为是完全陌生的背影,就多看了两眼才进了房子。管家原本在门口冷漠地注视着男孩,看见高朗,连忙迎上来,小声说:“他是那个女人的孩子。”高朗瞬间明白,在这个家里,那个女人是人人心照不宣的秘密。一进大厅,就看到父亲高鹏和母亲王芬对峙的画面。
    扭头看到儿子,王芬瞬间眼圈就红了。立马拉住儿子,质问高鹏:“我没给你生儿子吗?你就非要把他领进门吗?你把我们娘俩放在什么位置?”
    “他母亲去世了,那么小的孩子,他怎么一个人生活。”
    “你自己的种你自己管。我只关心我儿子。你真是够不要脸的,你看看外面有人的哪个不是藏着捻着,哪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你现在是不需要我们王家了是吧?”
    “那我就是吃软饭的吗?别忘了我们是合作,没有我,你们一大家子能有现在的风光吗?”
    都是些老生常谈,高朗经历了无数次类似的争吵。他很想劝父母离婚,但是悲剧的政治联姻反而是最坚固的婚姻。只要利大于弊,他们还是会选择在人前装三好夫妻的样子。但是这次不一样,高鹏结结实实地踢到了王芬的痛处。先不提把高鹏真爱的儿子迎进门,是对自己多大的打脸。再说,又迎进一个继承人,对儿子是多大的威胁。
    其实高朗对这一切并无所谓。这世界上能乱他心绪的东西几乎还未出现。而高鹏很不满大儿子这冷心冷面的样子,有时候高朗的眼神让他都觉得心悸。
    高朗建议:“不如把外公家和爷爷家的长辈都叫出来一起协商吧。”豪门之内的丑事牵扯到各方利益,其实这件事最后一定会交给掌实权的长辈。但是高鹏和王芬总是吵着吵着就只顾着发脾气了。高朗也只是实话实说,但是在高鹏看来就是要赶走高乐。
    王芬立即同意,高鹏则是嫌恶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因为天色已晚,这件事只能拖到明天了。餐桌上,王芬依旧有些余怒,不停地对高朗抱怨。高朗无奈地看了她几眼。这时父亲带着高乐下楼梯出来了。高朗打量着高乐,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看着白白嫩嫩的,很是可爱,但是眼圈红红的。他看见高朗和王芬就很有礼貌的喊了哥哥和阿姨。高朗应了一声,王芬则是嫌恶地皱眉。高朗并不这么讨厌高乐,反而他觉得对面的高乐小口吃青菜,鼻尖红红的样子,还有点像兔子。
    “怎么只吃素菜,来吃点肉。”高鹏夹了一筷子给高乐,高乐很礼貌地道谢。但是高朗觉得高乐道谢的样子与高鹏很是疏远。事实证明,高乐只是把那筷子东坡肉拨在碗的最边上,到最后也没有碰。高鹏显然也注意到了,脸色并不很好看。但是王芬已经被高鹏的举动气疯了,完全没注意到。她想起自己的儿子从小到大就没有被父亲抱过,想起高朗冷冷淡淡的样子,她一直觉得但凡高鹏有多一点点关注高朗,高朗就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但到底不屑于为难一个孩子,就也不讲话。饭桌上一片尴尬,每个人都心事重重。
    高乐躺在陌生的大床上,回想今天一天。不待见自己的继母,冷漠的哥哥,势利的仆人,和虚伪的爸爸。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
    他也并不觉得这一切有多委屈。他自暴自弃地想,或许还应该感谢妈妈的冷面教育,他现在根本就不怕一切洪水猛兽。
    高乐深吸一口气,把头埋进被子里。他想,没关系,我反正一直都是一个人的。
    第二天,餐桌上摆满了食物。
    “一定要去上学吗?再休息几天也好。”高鹏夹了个小笼包放到高乐的碗里。
    “爸爸,我落下了很多功课,而且我也想同学了。”高乐小心地咬着并不喜欢的小笼□□。“我想让你转到明睿小学。之前的那个教学质量也一般。”
    王芬轻轻哼了一声。明睿小学是谁都能进的吗?明睿小学是高朗读书的高中的小学部。进去先要有背景,然后还要考试。明睿出来的大多都是优秀的高干子弟,在里面不仅是学习还要人际交流。可以说今天你的同学以后就是你的得力助手。高朗不置一词。
    “爸爸,我怕突然转学会不适应,还是算了吧。而且妈妈也说读书是靠自己的。”正如高乐所料。高鹏看着眼前这张与韩芹七八分相似的脸,说着韩芹的样子,他一贯霸道,此刻竟也妥协了。“那算了。”
    高朗一到学校,万如歌就凑上来:“听说你有了个弟弟,什么心情,什么心情?”
    高朗推开他,继续往前走,淡淡说:“就那样。”
    “是啊,你这家伙,亲弟弟都不一定会开心点,更不要说一个同父异母的了。真是冷心冷血啊”万家与王芬母家是世交,万如歌听说这个惊天消息后,就很好奇自己的面瘫好友会不会变一下脸色。结果还是失望了。
    高朗边走,边在心里肯定了好友对他的评价。走进教室时,喧闹的教室几乎瞬间安静了一下。高朗不停顿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没过几秒,就见黎莫走了进来。教室里的男生除了高朗,几乎就把视线黏在黎莫的那两条大长腿上了。黎莫却目不斜视地来到高朗面前,万如歌赶紧让出前面的位置。黎莫坐下就,凑过来小声问:“你还好吗?”
    高朗真是搞不明白了,他看着有那么脆弱吗?但人家毕竟是好意。“没事”
    “需要我帮忙就说。”黎莫认真地看着他。
    “帮什么,我总不至于要去对付一个8岁的孩子吧。”说着,高朗就想到高乐蹲在花园里的那个背影,瘦瘦小小的,完全没有小孩子的圆润。觉得对付他真是很不要脸。面瘫脸上竟显示出一丝笑意。
    黎莫看着高朗清俊的面庞,薄唇微微牵起的样子,有点失神。高朗又立刻收了笑意,专心看着面前的经济学导论。
    黎莫知道高朗其实并不需要什么帮助,他自己有能力,而且王家,老牌的官阀世家是决不会允许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来对高朗搞出什么威胁。但是态度还是要表明的。黎莫自作主张地把高朗的略带调侃的笑容认为是对自己的好感。于是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自己位置。
    “小子,艳福不浅啊。还敢吊着大美女。”万如歌看着黎莫的背影羡慕地说。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高朗在和黎大美人搞暧昧。但是高朗其实只是觉得有个黎莫在身边,就不会有太多纠缠不清的花花草草。而黎莫心性高,是绝不会先提出交往的。他就可以顺水推舟地避开烂桃花。这边高乐却并不舒心。徐苏担心地站在高乐面前:“新家怎么样?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高乐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回答道:“一点都不好。”
    徐苏连忙凑下来说:“哪里不好?”
    “伙食不好。”高乐揉揉肚子,没吃饱的样子。
    “不会吧,他们家这么有钱,还不让你吃饱。”徐苏一脸愤愤,连忙又翻开高乐的T恤,认真查看,看的快把头钻高乐肚子里去了。高乐一把打开他,“你干嘛?”徐苏着急地说:“他们没打你吧!”高乐真是服了他了,没好气的说:“打了,打在下面,你要我把裤子也脱了吗?”
    看见徐苏真的扑过来解他的裤子,他不敢再逗他,“没有,他们对我还好。”
    徐苏虽然大咧咧的,但是这个粗神经却对高乐有着近乎于敏锐的感觉神经。还好?那一定也就是一般。徐苏心里很难过,他跟高乐从幼儿园就是好朋友。高乐的妈妈是个温柔的女人,徐苏很喜欢她。徐苏无数次想拿自己家的膀大腰圆的妈妈交换高乐妈妈,于是自然地觉得高乐现在悲痛欲绝,食不下咽。
    “要不你去我家住吧。我会对你很好的。”徐苏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高乐白了他一眼,真是个单纯的小子。“算了吧。”
    “别呀,我一直就想有个像你一样的弟弟。”徐苏已经陷入了幻想。
    “哼,我不想要你这样的哥哥。”高乐推开他像大型犬一样挤过来的脑袋,“要上课了,回你位置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办,我有点后悔我的笔名了。
    
    第2章 小可怜
    
    高乐放学回来时,王家和高家的长辈早已结束了第一轮商议。
    高家是商人世家,而王家是官僚世家。王家显然是不高兴留下高乐的。官商相护,所以王家还是很重要的盟友。此刻高鹏几乎是一个人在对抗两个家族。
    “你跟那个女人纠缠了这么久。我们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竟然要把那个私生子领进门,我们王家是不会不管的。除非现在你就把遗嘱立下,以后你的财产都是高朗的。”王芬的母亲十分严厉,可以说王芬的任性刻薄都遗自母亲。
    “这个有点过分了吧。我儿子还活的好好的,说什么遗嘱。”高鹏的母亲显然不高兴。高鹏的父亲高明瞪了他妻子一眼,示意她闭嘴。“放心,亲家母,我一定会你们一个交代的。”
    高鹏陪在一边,脸色很差。
    喀拉,门开的声音。
    看见高乐进门,高鹏就把他拉到身边。只是在表明一种态度。高乐迎接着围着自己的不善目光。韩芹若是看到高乐不叫长辈,她一定会说高乐又丢了她的脸。但是此刻此景,若是他敢叫一声爷爷奶奶,想必是更尴尬了。高乐只好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我已经对不起他妈妈了,绝对不会再让他失去爸爸的。”高鹏看着在沙发上哭哭啼啼的王芬,愈加厌恶。转向高乐的视线却是带温度的。高乐面上乖巧,在心里冷笑,他何时拥有过父亲?说失去,未免可笑。
    他对韩芹几乎是一见钟情,韩芹温柔善良,是他心目中完美的贤妻,但是在家族的压迫下,他娶了王芬。而一个没有爱的女人变得越来越自怨自艾,甚至到处发泄她的愤怒。他为韩芹准备的住处一变再变,就是因为她一直雇人去散播恶言,甚至上门威胁。高鹏自认自己对韩芹还是有几分真心的,虽然韩芹在听闻他结婚的消息后,就对他十分冷淡。他也一直认为是王芬无理取闹的缘由。
    其实王芬的愤怒也可以理解,进门前,她对这个高大英俊的丈夫其实一直是心怀期待的。但是高鹏却是一个“痴情种”。他和韩芹是苦命鸳鸯,那她是什么?棒打鸳鸯的恶人吗?其实大部分联姻的家庭都是不幸福的。但是高鹏即使就是在外面花天酒地,王芬也不会那么恨他。但是偏偏他的爱,有,且只给了一个女人。当然高乐要是听到这番想法,一定嗤之以鼻。强制拘留也是爱的话,犯人和警察早在一起了。
    “咳咳。”高明打断了这个尴尬的气氛。其实他是很讨厌韩芹的。一个跟他儿子纠缠了近乎20年的女人,总是让他冷静的儿子一次次地反抗他。他才不相信这样一个女人会养出什么好儿子。但是高乐的确出乎他意料。也许是出于血缘,比起从小就很冷漠的高朗,此刻在高鹏旁边窘迫的孩子更让他有爷爷的温情。但是大户人家的温情也是建立在没有利益冲突的基础上的。“高乐,你是怎么想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