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前任死缠烂打怎么破 作者:古莘

字体:[ ]

 
文案
小狐狸在懵懂无知的时候,依赖晏钺;
在被抛弃的时候,思念晏钺;
在最后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陆云。
 
食用手册
 
①主受,妖精美人受
②CP 晏晏X陆云
③第二部分情节回忆杀
④基调甜中小虐,基本不虐
⑤结局BE(开放式),番外HE,结局不是真结尾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晏 ┃ 配角:晏钺,陆云 ┃ 其它:
 
 
  第一章
 
  晏晏抬头朝喧哗处望去,来的是晏梓,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头发整齐的往后梳,穿着一身运动装,洋溢着青春活力,是一个热情过头的年轻人。
  助理陆云推了推晏晏,暧昧的笑道:“晏少可真是有心,都一个多月了还不放弃。”
  晏梓是华城上层圈子里有名的大少,继他叔叔之后又一个传奇人物,玩得开,也玩得起,从学生到嫩模,没有他下不了手的。
  晏晏是在一个gay吧认识他的,一个正常的男人,单身久了自然会有需要解决的生理问题。晏梓一眼相中了他,他看对面这个笑得一脸爽朗的大男生长得英俊,鼻子够挺,性功能应该不错,就去开了房。
  到晏梓第二次找到他的时候,晏晏才知道这个大男孩是圈子里大名鼎鼎的晏大少。
  晏大少有意和他发展多夜情,晏晏却没什么想法。
  要说传奇这两个字,一般都是用在早已作古的人身上的,但晏晏绝对称得上是娱乐圈的传奇。
  无声无息的出现,没有后台,凭的是一张任谁也无法挑出瑕疵的脸。娱乐周记是这么说的--一见晏晏误终生。
  他有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淡淡瞥你一眼,你就毫无抵抗的沦陷。评选全球最美脸蛋时,他永远排在第一,毫无争议,没有人可以否认他的美。
  但他最传奇的在于他的性格,俊美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客气而疏离。他是公开的同性恋,他本人毫不在乎,他的粉丝也毫不在意,她们对他爱的热烈。
  晏晏身边的伴换了又换,前一刻还在和这个人相拥接吻,下一刻就能对着八卦记者冷冷地笑:“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他的绯闻不断,却从来没有听他对谁说过一句我爱你,众人都说晏晏没有心。
  在这种没有后台又足够高调的情况下,晏晏的仇家很多,再加上他向来随心所欲,再有地位的老板想要包养他都不为所动,看的上眼的直接上床,看不顺眼的一脚踹开。
  想要看晏晏倒台的人再多不过,他似乎就是那种天生该站在云巅上的人,可惜偏偏不断有人想把他拉下来。
  然而就在一干看客翘首以待之时,晏晏正式宣布退出娱乐圈,由台前转为幕后,转型当一个编剧。
  如同他一贯的作风,没有任何理由,不给任何解释。
  任由他的粉丝流干眼泪,跪地磕头。
  记者采访的时候,询问他有没有考虑过这样的行为会让粉丝寒心?他只是淡淡地抬了抬下巴,一脸冷清:“他们的喜欢,对我而言,一文不值。”
  记者甚至能听见千万粉丝心碎的声音,然而先前是影帝级人物,如今是金牌编剧的晏晏全然不在意。
  他的助理常常感慨:“晏晏啊,你这个名字取错了。晏晏是轻柔温顺的意思,你就该叫冷冷才好。”
  晏晏不置一词。
  晏梓过来的时候,他正在指导男主某个情节变化脸上该有的表情。男主是晏晏的终极粉丝,能和偶像这么近距离接触,激动地小心肝不停地窜窜,好几次表情该冷下来的时候都憋不出兴奋。
  晏晏将剧本甩他脸上,清了清嗓子,讽刺道:“作为一个演员,该有的职业素质都没有,还拍什么电影?”
  男主的脸更红了,这下是羞愧的。他也想好好演,但实在是看到偶像控制不住情绪。
  导演忙跑过来圆场,讷讷的也不敢说太多,实在是眼前这位脾气太差,腕儿太大,圈子里不能得罪的、能得罪的都得罪了一圈,也没见出什么事情,他实在不敢呛声。
  站在旁边不敢打扰晏晏工作的晏梓一见这情形,心知自己的机会来了,赶忙捧着一大束玫瑰跑过去,将花塞进晏晏怀里,温声道:“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晏晏掂了掂手里的花,丢给男主一句:“明天重拍,再拍不好就换人。”直接大跨步离开,经过垃圾桶的时候随手将花扔了。
  晏梓瞧了一眼在垃圾桶里可怜巴巴躺着的花,也仅仅是瞧了一眼,这种情形已经重复一个月,他早就强迫自己习惯了,谁叫自己稀罕人家呢?
  晏梓三步并作两步的小跑追上去,恰好赶上晏晏站定在车旁,他殷勤的替他拉开车门,侧身让他坐进去。
  晏晏没有进车,反而是停下来眄了一眼晏梓,将西装的袖口扭开,“你要干什么?”
  晏梓笑的温文尔雅:“想请美人吃顿饭,不知美人赏脸吗?”
  晏晏扯了扯嘴角:“不赏。”
  晏梓忙扯住他,脸上的笑也绷不住了,急道:“别介,你不是想要清河那本小说的授权吗?我帮你把人约出来了,一起去见见吗?”
  晏晏这才正眼瞧他,脸色说不上好看,“难道你认为我自己要不到?”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晏梓忙赔笑,“我这不是正巧遇到嘛!方便就帮你一起解决了。”
  晏晏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幽幽的看他一眼,不再言语,坐进车内。
  晏梓激动地替他关上车门,转身进了驾驶座。
  他想起在gay吧看到晏晏的第一眼,男子半靠在沙发上,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指间夹住一支烟,另一只手搁在沙发靠背上,轻轻地吐出一个烟圈。
  烟雾在他周围弥漫,霎那间晏梓如同吸食了鸦片一般,看了一眼又一眼,双腿不受控制的走过去。
  他原本也是饱经情场的人,甜言蜜语、山盟海誓随口拈来。谁承想那天呆愣愣地站在那边,憋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最后只好怂包的说了句:你好。
  正陷入沉思的晏晏没想到对方会来这么质朴的一句话,愣了片刻,才抬头上下打量了他几眼。
  说起来晏梓还要感谢自己那一天的怂包,后来他才知道那时间晏晏已经不知打发了多少上来搭讪的男人。要不是自己那一句质朴的问好,估计他也不会搭理自己。
  现在想起来他仍旧觉得兴奋,忍不住悄悄打量着身旁的人。
  晶莹玉润没有一丝瑕疵的皮肤,高挺的鼻梁,微微垂下给人感觉温和的,却是抬眸时能刺穿人心的眸光,这一样一样,都令晏梓心动,让他欲罢不能。
  晏晏原本正在闭目养神,被旁边炙热的眼神打量着,不满地斜乜了一眼,凉声说道:“看路,想死吗?”
  晏梓冷不丁被骂了一句,若是换了别的人,指不定就停车把人扔下去了。但这个人是晏晏,他便只是傻呵呵的笑了笑,果然就认真看路了。
  晏梓约的地点是自己小叔开的高级会所,整个华城有权限拥有会员卡的不会超过五百人。
  把车开到门口,就有泊车小弟来代驾停车。门口的侍者也立马迎上来,躬身欢迎:“大少,包厢已经准备好了。”
  晏梓冷淡地应了一声,将外套脱下递给侍者。才扭头冲着晏晏温和的笑:“这边环境怎么样?满意吗?不满意就换一个地方?”
  晏晏当真就四顾打量一番,最后点点头。
  旁边的侍者看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还是他认识的大少吗?
  虽说晏家现在是晏董掌权,但晏梓身为他的亲侄子,地位是何其的高?
  晏董是出了名的难伺候,但晏梓也不是好伺候的人物,怎么现在竟能对人这么小心翼翼的赔笑?
  侍者偷偷瞄了晏晏一眼,最后不得不感慨,这当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侍者领着两人走向包厢,推开门之后,里面一片漆黑,晏晏跨出第一步,突然荧光一闪,刺眼的光芒照得他下意识伸手挡住眼睛。
  “生日快乐!”
  沙发后面蓦地窜出来一大帮子人,手里举着蛋糕、蜡烛、荧光棒。
  晏晏皱着眉头,看向晏梓,询问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晏梓尴尬的笑笑,才看向那帮子发小,发声问道:“你们搞什么?”
  “嘿!”为首的那个衬衫男冲他做了一个大你懂得的手势,“你不是说媳妇儿今天生日吗?大伙儿给你准备个惊喜!”
  晏梓看他开口就察觉到不妙,还没来得及阻止,一切就已经结束了。他站在晏晏身后冲他们挤眉弄眼,让他们闭嘴,赶紧滚。
  可惜衬衫男不了解他的心愿,还以为是在夸他做的好,还自以为和晏晏很熟的上前打招呼,拍拍他的肩道:“晏晏是吧?以前常在电视上看到你,现在跟了咱们燕子,可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哈哈!”
  晏梓欲哭无泪,上前一大跨步,猛地将衬衫男推到一边,喝道:“宋霖,你给我闭嘴!”
  宋霖还摸不清头脑,傻愣愣地问:“哎,这怎么了是?哥们儿帮你呢不是?”
  晏梓一把把他推到门外,“滚滚滚!”扭头看向缩在沙发边的一群发小,气不打一出来,“还有你们,都滚!”
  宋霖还以为发小是想过一个独处时光,一边往外跳一边乐呵呵地大笑:“唉唉唉,你这小子不够意思,自己吃肉还不许我们喝……”
  晏梓“砰”地一声,将他未说完的尾音关在门外。
 
  第二章
 
  晏梓的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他原本是想给晏晏过一个生日,于是谎称请了清河。
  他都想要了,要是晏晏生气的话,直接打电话把清河喊来,他早就约好了以备不时之需。要是晏晏不生气,那就更好,可以过一个浪漫的夜晚。
  谁承想,他不过就是随口说了一句几天媳妇儿生日,这帮蠢猪就埋伏在这儿了?
  他小心翼翼地观察晏晏的神情,确定没有什么生气的迹象,才送了一口气,殷勤地拉开座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晏晏,你先坐。”
  晏晏也不跟他客气,从容坐下,指了指桌上的蛋糕,淡淡地问:“谁生日?”
  咦?
  咦咦!!
  明明看到资料上显示今天是晏晏的生日,他特意去和陆云证实的,难道记错了?
  “千度上说今天是你生日……”
  “哦,忘记了。”
  晏梓:……
  晏晏当然不记得了,当初进娱乐圈的时候经纪人要求填资料,他的所有一切身份都是那个人弄来的,是假的。
  那个人都不在乎了,他又怎么可能记住这些根本就是编造的日子。
  晏梓又给他倒酒布菜,举起酒杯敬道:“晏晏,我们喝一杯,为了我们的相遇。我敬你!”
  说完,一饮而尽。
  晏晏很给面子的喝了一小口,也不说话,就听着晏梓自言自语。
  “你说我们多有缘啊,都姓晏,要是我们以后真能在一起,想要领养小孩的话都不用烦恼要随谁的姓,哈哈。”
  他笑得欢快,还不忘给晏晏夹一筷子菜。
  晏晏又陪着他喝了几杯,晏梓已经有些迷糊了。说来也奇怪,他以前酒量好的很,从小就锻炼出来的技能,怎么今天碰到晏晏,还没喝几杯就觉得晕了?
  他晃晃脑袋,脸颊涨的通红,眨巴几下眼睛,胡言乱语道:“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现在我总算是知道了,美人当前,哪还能不醉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