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基友总误认为自己是直男 作者:店主十三

字体:[ ]

 
文案
硬汉话唠反差攻X扮猪吃老虎受 傻白甜甜甜甜文
楚直男从小被“人贩子”一句[我观此子与我有缘]拐进了深山老林。
多年后,楚直男终于摆脱庙里一群二货和蠢比,决定要出师。
师父叮嘱道: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
走过了一村又一寨,小直男暗思揣:
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样还挺可爱?
陆老虎:我家基友一直误认为自己是直男还总想回庙里怎么破?
在庙门口急,挺等的!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歌,陆海空 ┃ 配角:赵大,卢冲,颜生 ┃ 其它:1V1,HE
 
 
  ☆、第一章
 
楚歌脸上不知为何蹭蹭蹭地冒了一脸小疙瘩,密密麻麻的跟鱼籽一般,每次早上洗脸一抬头,都冷不丁地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一跳。
    室友赵大每天都要嘲笑他一番,“十七八岁的时候不长痘,还成天跟我显摆,现在快奔三了倒是抓住了青春的尾巴肘,老黄瓜涂嫩漆,你也不嫌臊得慌。”
    楚歌没好气地把毛巾一摔,脸上的水珠也不管了,随手一抹,垂头丧气地把自己摔进沙发里,“你当我乐意?最近老板明着暗着就差没手把手教我如何祛痘了,我现在有这么影响公司形象?”
    楚歌大学毕业就在一家小公司做个翻译,工资不多不少没缺着楚歌吃喝。
    自从楚歌开始重返十七岁,老板来公司巡视时,都语重心长地对楚歌说,“小楚啊,年轻人不要总熬夜熬个半宿,早睡早起,多多锻炼,生活饮食都要调理好嘛,你看看你现在,毛头小子一样。”
    楚歌面上恭恭敬敬地谢谢老板关心,说自己一定注意生活习惯。
    老板顶着啤酒肚满意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知道锻炼,我看你也不用赶着去办个健身卡,净浪费钱,下了班不用走电梯可不就行,还环保。”
    楚歌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公司在十三楼,我要是天天两条腿下楼,就他那身板还能活到三十岁?
    一下班楚歌就跟赵大抱怨,“资本主义侵害国民心灵,简直杀人不眨眼。两条腿跑十三楼我还不如去给你送钱呢,办健身卡你还能给我打个折,当然了健身教练不是你最好了,有点不靠谱。”
    赵大当时正喝着水,想也没想喷了楚歌一脸,这人蔫坏!但盯着楚歌脸看了看,想着也不是那么个事儿,就安慰道,“你这张脸还真是能退敌三里的地步了,我看你还是去瞧瞧吧。其实不是丑,你底子还在的,就是这一层层的痘吧,太渗人。”
    楚歌瞧着自己一脸口水,扑到赵大身上拿t恤擦了把脸,又摸摸肚子觉得有些饿,打开冰箱拿出一个苹果洗了洗就啃,“我一大老爷们关心脸做什么,我一向拿实力服人。”
    “你再不关心你那张脸,可真娶不着媳妇儿了。”赵大也不介意楚歌把他当毛巾使,躺在沙发上取笑他,“你前女友们的结婚请帖发到你手上几张了?人家一和你分手,回头立马就能找到真爱。楚歌你这真是为人民服务啊。”
    楚歌气的拿了苹果核往他脸上扔,这事儿还真不好说,跟特异功能似的,楚歌总共加上相亲也就半交往地谈了三个女朋友,全部分手没两个月之内结婚了。
    从此楚歌荣获“妇女解放君”的称号。
    虽说楚歌一个大写的直男,洗脸都用硫磺皂,这下也没办法了,担心周末医院太堵,正好下午没多大事儿,请了假直奔医院。
    周二下午皮肤科人还不是很多,楚歌挂的专家诊,刚进门凳子还没做热乎呢。
    老专家开口了,“年轻人,肠胃不好吧?”
    楚歌愣了愣,点了点头。现在年轻人谁还没有个肠胃毛病,覆盖率太大了。尤其楚歌还是个老胃病患者。
    楚歌刚想说自己这痘是忽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之前也闹胃病可没闹在脸上啊。
    老专家理都没理他,刷刷刷龙飞凤舞地写好了病历,“行了,下去交钱拿药去吧。回来我跟你说服用方法。”
    楚歌道了声谢拿着病历出门了,付钱的时候还想这医院可都是人才,书法都是同一家机构专业培训的吧。几盒药又坑去楚歌几百块钱,虽然心里有点疼,但能让娶媳妇也值了。
    皮肤科在五楼,楚歌懒得双腿上楼,瞄了眼电梯就上去了。
    电梯小姐是个大妈,看着上来的人口气凉凉道,“啧啧现在的人真是不环保,三楼都要坐电梯,给空气都造成什么影响。”
    楚歌觉得最近真是绝了,国民环保意识上升的特别快,就差没住在神农架了。
    过了会电梯又开了,进来一个满脸血的男人,男人个头高出楚歌将近一个头,目测一米九,衣架子身形,宽肩窄腰的。楚歌本来还想再看看对方的长相,结果一抬头差点没被这脸血吓的后仰。
    “去五楼。”男人声线磁厚。
    楚歌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就这样了您还去皮肤科?是不是应该去外科看看?
    “你这得缝针吧?皮肤科管这个吗?”楚歌好心提醒了下,摸了摸兜,掏出来一个皱巴巴的创可贴,“要不要贴一个试试?云南白药的,挺管用。”
    男人被这个创可贴逗笑了,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说,“谢谢了,我这个没多大事儿,不碍事。”
    楚歌心想你真坚强,别摸了,这一抹糊的一脸没个白净的地方,简直惨不忍睹跟女性生理期似的。
    大妈也看不下去了,“小伙子我说你还是去外科吧,现在可不能只爱美啊,命要紧!”
    男人说,“真没事,这不是我的血。别人的。”
    这下楚歌和大妈都不吱声了,老老实实各站各的,一副根本和对方没说过话的样子各站在角落里。
    出电梯的时候,男人忽然回头对楚歌说,“那创可贴还有吗?我手划伤了。”
    楚歌赶紧掏出来给他,男人没接,只伸了手直愣愣地摆在楚歌面前。
    楚歌虽说是个绷直的直男,但却是个实打实的手控。见对面忽然伸出来一双修长却透着硬朗的手,做了半天心里建设才忍着没跪舔。
    算了,送佛送到西天,他也算是个英俊的白马王子。楚歌心想着,捏着对方的手把皱巴巴的创可贴撕开,贴到划伤处。手挺硬,一摸就知道对方是个硬汉子,虎口处有些粗茧,却衬的手更加男人味儿。
    创可贴贴好了,楚歌一脸恋恋不舍道,“这位兄台,可要好好照顾自己的手啊,等会去皮肤科好好问问专家有祛疤的药不?”
    男人轻笑了几声,“男儿有疤才好,不过你说的对,我得问问有没有去痘印的药。”
    你一陌生人烦不烦?老拿痘戳人伤疤还是男人吗?楚歌没好气地把对反过得手甩回去了,一想又觉得自己行为太过小气,便招呼了一下,“走吧,不是皮肤科吗,一起去吧。”
    男人点点头,大长腿迈的快,几步就走到了楚歌前面,还停了一下等着他。
    啧啧,楚歌看着对方的腿,这是从胸下面开的叉吧?
    “你这痘痘是怎么回事?”男人问他,声音略磁性,挠的楚歌心痒痒酥酥的。
    “专家说肠胃不好造成的。”楚歌答道,看对方一脸血又忍不住问,“你真不去外科看看?我看你这脸…真还不如长痘呢。”
    “肠胃可不是小事儿,得注意。”男人略有所思的说,“肠胃病是个慢功夫的病,西医治标不治本,不如我介绍你位老中医吧?”
    楚歌直怀疑对方是那位中医的拖儿,正好到皮肤科门口了,两人一块进去。楚歌也就没接那句老中医的腔。
 
  ☆、第二章
 
“小伙子来了?”老专家推了推眼镜看向楚歌,又见旁边站了一位,查了查电脑问出一串问号,“陆海空?你什么毛病啊?让人给开瓢了?不去外科来皮肤科干嘛?”开瓢开傻了吧,老专家盯着陆海空。
    陆海空略微有些无奈,他出来的时候比较紧急,完全忘记脸上带血这件事。怪不得来到本来拥堵的医院,却走的畅通无阻,病患都自动给他开出一条绿色通道,“不是我,我来拿些药,朋友这个季节皮肤对菊花过敏。”
    专家没三分钟开好了病历,递给陆海空,“行了下去交钱拿药去吧,平时别往菊花堆里凑,出门带个口罩。”
    楚歌觉得陆海空接过病历时,嘴角有些抽。
    “我先出去了,”陆海空对楚歌道。
    楚歌点点头,小声说了句,“慢走啊,平时别往菊花堆里凑。”
    陆海空挺拔的背影硬生生地顿了一下。
    “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出门怎么也不洗把脸呢,”老专家翻出来楚歌的药,在上面写着数字,“这药口服,一日三次一次六粒。外抹的这管,你晚上睡前用,用完别再用护肤品了知道不?”
    楚歌点头,“医生,我平常什么护肤品都不用。”
    老专家略微低着头正往药盒上写字呢,听到这话眼睛从老花镜里往上瞄了楚歌几眼,“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男的个个比女人爱美。我家孙子跟你一样,脸上长了一颗痘痘整个人屁股就跟点了火箭炮似的,刚才那位海陆空是你男朋友吧?小伙人不错,感情得珍惜啊。”
    楚歌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医生啊,我有女朋友。”
    老专家没理他,继续自言自语道,“平常别吃海鲜羊肉,忌辣生凉,饮食注意些,平时多锻炼。”
    楚歌赶紧站起来接过药,道了声谢正准备走人的时候,老专家在后面补充了句,“那外抹的药用了可能刺疼,有可能出现发红发痒发痛蜕皮的现象,这都正常。”
    楚歌被吓的背有些发凉,发红蜕皮他忍了,又痛又痒是什么情况?
    “医生,这药涂了之后……不留印儿吧?”
    “不留不留”老专家摆摆手,一脸果然如此,“还说不是男朋友呢,现在的年轻人,可骗不了我这火眼金睛哼哼。”
    楚歌忍了忍,走出皮肤科,刚出门就碰见站在门外的陆海空。可能趁着工夫洗了把脸,水珠还没全干,从俊朗英气的脸上划下一滴。
    楚歌慢吞吞地回头往皮肤科瞧了一眼,正巧对上老专家‘姜还是老的辣你跟我玩这个?’的笑容。
    楚歌:“你立这儿干嘛呢?还我创可贴啊?”
    陆海空笑了笑,嘴角上扬将脸上几分肃穆打破,显出些许柔情,“答谢你给我创可贴啊,我给你介绍个老中医吧,肠胃得好好养,不然老了难受的慌。你总不能让你老伴儿一天到晚揪心你的胃吧?”
    楚歌白了陆海空几眼,心想有你嘛事儿?心疼的那也是我老伴儿,这叫老年人的情趣懂不懂,“我吃这药一会儿就好。”
    陆海空问,“有笔吗?”
    楚歌记性不好,而且对一切电子产品具有毁灭性的能力,手机两个月丢三回掉两次马桶都是家常便饭,为了补齐记性上的余缺,只能天天带着小本子和碳素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