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誓寒执珞+番外 作者:陵狸(上)

字体:[ ]

 
文案
 
历经丧亲之痛,流离之苦的他只想在了愿后带着他弟弟隐居山林,过着平淡的小日子,可惜天不遂人愿,那人以一种居高狂妄的姿态闯进了他的生活,不容拒绝,不容反抗,乱了他的计划更乱了他的心。 
简单来说就是盟主小受想要复仇,阴差阳错招来了一枚教主小攻,在兜兜转转中把自己搭了进去的故事
本文副cp较多,各种类型各种宠各种爱
小剧场:
叶梓珞:听说要顺着时代潮流去卖萌才有肉吃,你看隔壁那两人卖得多凶,几乎章章来,要不我们也来个吧。
慕清寒(抱住叶梓珞):不想,像本尊这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叶梓珞:可是我们在戏中的气氛感觉有点沉重,真的不来一段轻松的小短剧吗?
慕清寒(乱摸):不觉得有多沉重,戏里戏外的你都是那么的百依百顺,本尊心里乐得很。
叶梓珞(推开他):你不乐意就算了,我去找别人。
小剧场2:
叶梓珞:阿莲,来,卖个萌。
阿莲(歪着脑袋):哥哥,怎么卖萌啊,好玩吗?
叶梓珞:嗯,比你的那些珠宝玉器还好玩。
阿莲(鼓起脸包子):哥哥,逍尘还欠我好多宝石没还给我。
叶梓珞:阿莲,别扯开话题,对大家笑一个。
阿莲(撇嘴):我想去找逍尘要回来。
紫瑶:行啦,都已经过站了,还卖什么萌呢?赶紧回去洗洗睡吧。
内容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前世今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梓珞,慕清寒 ┃ 配角:叶梓莲,路逍尘,冷夕桦 ┃ 其它:毕莘,逸溪
 
 
复仇反被愁缚
    
    第1章 深仇难解
    
    桃临城是一座雅致温朴的古城,以桃花著称,时下流传着一句古语:花尽十年缘,尘世一轮回。在城中,每家每户的庭院里都会种上桃树,不仅仅是为了观赏,承载着这一份桃花情,更是为了祭奠一位风华绝代的人物,首位桃临城的武林盟主杜榕临。
    武林盟主是桃临城的最大掌权者,那里没有王朝,没有军队,只有江湖,腥风血雨,杀人偿命的江湖。虽说恣意放纵,无拘无束,但也并非无秩序可言。
    既然有正义的一方,当然会有代表反派的邪教。经了岁月的积淀,邪教大肆扩张,势力渐趋雄厚,如今已占了桃临城的半壁江山。
    邪教也好,正派也罢,只是世人俗称而已,而武之精深博大,无法估量,因此桃临城成了武学的创始地,是天下学武之人所向往的圣地。
    而凤忻楼则是桃临城最著名的茶楼,那里的无忧茶堪称一绝,喝过的人赞不绝口。茶叶的种植和加工不是很难,而难的是选择泡茶的水,水源取自流山的千年温泉,泉水终年雾气氤氲,似凝聚天地之灵气,万物之精魄,澄净明澈,清朗醒透。
    茶具也格外讲究,外观精致不说,用珍贵的瓷石和高岭瓷土混合制作,烧制的过程相对于普通陶瓷要困难得多,工序看似简单却玄着其中奥妙,打造出的瓷器俗称璃色瓷,成色白润隐带着淡淡的青色。
    在二楼雅座上,一名黑袍男子斜倚窗边,手里把玩着一个璃色瓷杯,脸上带着面具,浑身散发着一股冷然的气息。
    忽然,楼下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被踢了出来,捂着屁股哎呦哎呦的喊疼,眉眼鼻挤成一团,像个被捏皱的包子。街上的行人纷纷凑过来看热闹。
    不一会儿,一位身穿红袍的妖艳男子气汹汹的走来,一手叉腰,另一手指着地上少年,柳眉倒竖,捏着嗓子道:“小鬼,没钱便不要跨进凤忻楼门槛,白吃白喝就算了,居然敢说小爷我是女子,你是活不耐烦了吧。”说完又扭着身姿上去拳打脚踢,俨然一副泼妇样。
    “别打,别打,呜呜呜,我知道错了,饶了我吧。”少年痛苦地抱着头在地上打滚。
    红衣人许是打累了,站起来,挥了挥手,后面几个大汉立马会意走了上来,“给我接着打,最好打断他的手脚。”红衣人把散在颊边的鬓发挽到耳朵后面,哼声道。
    “住手!”一道温和圆润的声音传来,接着从人群后走来一位蓝衣人,靛蓝色斜襟锦袍,长袍领口处镶绣着银丝流云纹的滚边,衣袖下摆处染上朵朵桃花瓣,一朵朵,簇拥着,浅浅淡淡的颜色。
    乌黑亮丽的发丝被一根素簪随意挽起,俊秀的脸庞,五官柔和,唇边那一抹淡笑让人如沐春风,端的是丰神俊朗的模样。叶梓珞手里握着一把剑,温和笑道:“小弟自小顽劣,总爱惹是生非,是叶某管教不周,还望紫瑶掌柜见谅。”
    “哪里,哪里,叶盟主说笑了,小事一桩,不足挂齿。”紫瑶摆摆手,冲着那些手下道:“还愣在那干嘛,快向叶盟主赔罪去。”唉,自己怎就这么倒霉,好歹不歹的得罪了盟主的弟弟,到时楼主那怎么交代。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呀,叶梓珞是最近才当上武林盟主,不说他弟弟长啥样,连他有个弟弟也是现在才知道。
    那几个大汉一听便傻眼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紫瑶急了,欲再呵斥,却见叶梓珞轻声道:“不必了,本是家弟之错,受些惩罚也是应该的,好让他长长记性。”
    躺在地上的少年爬起来,揉着手控诉道:“哥哥,他们欺负我,你居然还帮着他们说话。”漂亮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表情甚是委屈。
    叶梓珞皱了皱眉,温声道:“阿莲,别闹了,我们回去!”
    少年抽泣道:“我不!我要去找娘亲。”于是撞开人群想要逃脱,结果不知从哪跃出一道青色身影抓住了那名少年,少年使劲挣扎却不能移动分毫。
    阿莲的话无疑让他想起了那些伤心的往事。娘亲在他五岁的时候就杳无音讯,每当他问爹爹娘亲去了哪里的时候,爹爹脸色突变,背过身不再言语。叶梓珞心里也很难受,并暗下决心,一定要勤练武功,只有这样才有能力去寻到他的娘亲。
    可惜天不如人意,在他八岁那年,十几个黑衣杀手找上门,武功快如魅影,手段残忍,爹爹与之缠斗,杨伯父带着他们两兄弟连夜逃走。一夜间,大火弥漫,整个叶家,上上下下两百多口人全都葬身火海。杨伯父带着他们东躲西藏,过着穷苦潦倒的日子。
    每当弟弟哭着喊饿的时候,他也只能紧紧抱着弟弟,安慰道:“不哭,不哭,乖,睡着就不饿了。”少年缩在哥哥温暖的怀抱里,渐渐的沉入梦乡,鼻子红彤彤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看着弟弟恬静的睡颜,叶梓珞心里生出些许暖意,爹爹死了,杨伯父也遇害了,如今便只剩下他们俩相依为命。他用脸颊贴着弟弟的额头,眼神遂冷了几分。
    后来在走投无路之下被迫跳下悬崖,也许命不该绝,被一位绝世高人所救,并传授毕生绝学,才有了今日的地位。
    叶梓珞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歉声道:“家弟太顽劣,让诸位见笑了,如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只见蓝影一动,劲风袭来,眨眼间,连同他弟弟和那名青衣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紫瑶媚眼扫了一下众人,尖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人啊,去去去!”边说边驱赶着,众人知道这也是不能惹的主儿,遂纷纷散去。二楼上那名黑衣男子看着叶梓珞离去的方向,嘴角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叶府,厅堂内,少年被绳索绑着跪在地上,青衣者恭敬地立在一旁,叶梓珞手持长鞭,冷道:“知道错了吗?”少年倔强的抿着唇,撇开了头。
    “好,好,让你逞强!”一鞭狠狠的甩下来,顿时少年的衣服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依稀可见白皙的肌肤上有道红色鞭痕。
    “让你不知悔改!”说话间又落下几鞭,少年紧咬住唇,唇中似有血丝,苍白着脸,与之前被打时大声求饶不同,此时却一声不吭,即使咬破唇也不肯屈服。叶梓珞看着他这副神情,更加的气愤,为什么他能对任何人屈从,唯独除了自己?
    “让你惹事生非!”说着又是重重的一鞭落下,此鞭带着内力席卷下来,“啪”的一声,少年手臂上裂开一道深痕,血流如注。少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平时哥哥打他时都不用内力的,如今却……
    叶梓珞握着鞭子的手紧了再紧,指甲几乎陷进掌心里。他闭上了眼睛,手中的鞭子无声而落,青衣者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蹲下去把叶梓莲抱起来走出门外。
    过了不久,青衣者踏进厅堂,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瘦削的背影。
    “他……还好吗?”声音带着嘶哑,各种情绪夹杂着透过背影幽幽传来。
    “属下已经帮他上了药,现下他已然入睡。”青衣者拱手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叶梓珞喃喃道:“阿莲跟着我受了好多苦,我不该再伤害他。”此时,满腔的心事被压抑在心底无从释放。青岚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他们兄弟俩的事情多多少少也能猜到些,他一直遵守本分,叶梓珞不说,他倒也不会过问。
    青岚犹豫了下才道:“公子,属下知道您打了小公子心里也不好受。等小公子好了,又会对公子您嬉皮笑脸的。”
    青岚说完后久久等不到公子的回话,他悄悄擦了一把冷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颤声道:“属下逾越,请公子恕罪!”
    听到响声后,叶梓珞缓过神来,转身惊道:“青岚,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伸出的手停在半空,又缓缓垂下,叶梓珞自嘲的笑了笑:“我真的有这么可怕?”自从经历那场劫难后,他不再是那个天真无忧的孩子,几乎是在那一夜间就让他长大了,褪去了童真,一副深沉稳重的模样,这不该是一个年仅八岁的小孩所拥有的神态。
    青岚站起来本想松一口气,乍听这问话,舌头打结道:“属下……属下不……不敢。”话音刚落似乎觉得不对,又欲解释。
    叶梓珞拂袖道:“你下去吧!”
    
    第2章 初时相遇
    
    入夜,万籁俱寂。叶梓珞站在庭院中,望着对面紧闭的门扉,从窗棂中可以依稀看到明晃晃的烛火。他踯躅了下,最后还是走到门前,手抬起来顿了顿,才推开房门。
    叶梓珞一眼便瞧见床上的人儿,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投下了半圈光影,小嘴嘟着,气鼓鼓的脸颊,眉毛紧皱,似乎在做噩梦,绣着大簇花瓣的锦被被踢到床边。
    叶梓珞无奈的笑了笑,轻手轻脚的来到他身边把被子拉上去。然后坐到床边,看着案几上的蜡烛。阿莲怕黑,晚上一定要把屋子照得明亮才敢安心睡觉。
    是从什么时候便养成了这个习惯?也许是在那个爹爹被杀,他们仓皇逃命的夜晚,也许是杨伯父躺在地上,睁圆着眼睛,张大嘴巴,似在说些什么,尸体上有许多毒虫爬进爬出的夜晚。直到现在,当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如同镌刻在脑海般,再清晰不过了。
    正思索间,一道黑影瞬间闪过,曾经在死亡漩涡中挣扎着求存的人对听觉视觉甚为灵敏,“谁!”叶梓珞厉声道。
    身影移动,追上那名黑衣者。淡淡的月华,微冷的夜风,吹拂着黑衣人的发丝,他负手立在房顶上,身形高大,脸上带着面具。
    “不知贵客深夜到访,所为何事?”疏离淡漠的语气,似乎很不欢迎这个不速之客。
    “打扰叶盟主安寝,是在下莽撞了,不过有件事实在需要盟主您的相助。”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嗓音低沉却不沙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