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誓寒执珞+番外 作者:陵狸(下)

字体:[ ]

 
   
    第54章 师徒离去
    
    慕清寒所住的宫殿叫做乾坤殿,意思是脚踏坤,头顶乾,翻掌为云,覆手成风,傲视群雄,天下为吾。
    叶梓珞本是一直挣扎个不停的,可是进到乾坤殿后便好奇的四下张望起来,还没等到他看个够,便被慕清寒扔到雕龙画柱的大床上。那锦被及其柔软舒滑,叶梓珞躺上去仿佛要陷进去般,如同置身于云海,绵软得找不着东西南北。
    当意识到眼前还有个危险人物时,叶梓珞忙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地盯着慕清寒,防止他有什么不轨的图谋。
    可是慕清寒并未有任何动作,而是靠在床沿边细细打量着他,从上到下,从外到里。那般赤-裸裸的目光,叶梓珞脸上泛红,手脚不知该往哪放,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带我来这里想干什么?”
    “嗯?难不成珞儿迫不及待的想要干点什么?”慕清寒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上去:“难得珞儿如此盛情相邀,本尊甚感荣幸。”
    “你,唔唔,你的手放哪里,快拿开,我……我还没沐浴……”叶梓珞被慕清寒吻得面红耳热,喘息连连,整个身子都酥软下来,软绵绵,而他的双手则软软的垂在身侧。
    慕清寒心里偷乐,这次叶梓珞居然不反抗了,是不是就代表他今天就能把他的亲亲珞儿吃干抹净呢?嗯,貌似鸳鸯浴也不错。于是又把他横抱起来,正欲往后院的天然温泉走去。
    忽然,背后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慕清寒紧蹙眉宇,并未转头,可也不再向前跨步。而在叶梓珞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一个月白身影,发丝凌乱,手里拿起去了剑鞘泛着冷光的长剑。那少年眼下青黑,神色疲惫,抬眸看到叶梓珞时,神情有些惊讶。而叶梓珞也在那一瞬间认出是那名少年,一时五味杂陈。
    他挣扎着想要从慕清寒怀抱中下来,但慕清寒却不让,递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慕清寒,你快放开他,否则……否则,我就……”少年气得满脸通红,握着剑的手微微颤抖。
    慕清寒转过身,眼带笑意的看着他:“哦?不知是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还是要抹剑自刎。”眸光停留在他手中的那把长剑上,眼带冷意。
    少年被看穿了心思,很是恼怒:“我今天要和你决个输赢,不分出胜负,誓不罢休。”然后举剑就刺了过来,慕清寒一个侧身闪躲,而那名少年却还是直直的往前冲去。眼见就要撞在木框上,慕清寒赶紧松开叶梓珞,瞬移到木框前,给他当了个结实的肉盾而那把剑也被慕清寒震到十里开外。
    少年本是闭着眼睛往前冲的,却预料中没有多少疼痛感,于是俏皮的睁开一只眼,首先看到的是某人袖子上熟悉的花纹,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然后就睁开另一只眼,抬起头对慕清寒傻笑:“我赢了。”
    慕清寒宠溺的抱住他,无奈道:“逸溪,下次要比什么的话记得提前告知本尊,本尊也好做个万全的准备。”
    少年不满的撇撇嘴:“才不告诉你,我要一直赢下去。”
    叶梓珞定定的看着他们两人,突然感觉自己是多余的,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可是脚像生了根般,怎么也没办法移开。
    这时慕清寒才注意到那边的叶梓珞,面无表情的道:“你先回去,到时本尊再去找你。”
    叶梓珞深吸一口气,回以他一个淡淡的笑容,抬起沉重的脚步,略有些踉跄的走出去,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
    本来想着离别之际,能送个礼物给他,为此他下了好大决心才说服自己愿意做下面的那个,所以在方才的亲吻中并没有推开他,想不到他根本不稀罕。
    逸溪叹了口气,嗔怒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梓珞?”
    “还不是因为你,现在反而责备起本尊来,这可不全是本尊的错。”慕清寒搂着他笑道。
    深浮苑中,楚冥域见到他徒儿这副深受情伤打击的样子,有点小小的惊讶,片刻后转为怒火滔天:“笨徒儿,你说,是不是那个慕小子欺负你了?为师帮你报仇去。”
    叶梓珞忙拉住气势汹汹的师父,摇了摇头:“我们等会就离开吧。”然后落寞的走到床边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楚冥域为了让徒儿能开心点,于是开始绞尽脑汁,将些奇闻异事试图转移叶梓珞的注意力。可叶梓珞却是头也不抬,任他师父讲到舌干口燥也不予以回应。
    最后,楚冥域脑中灵光一现,于是嘿嘿笑了几声,神秘道:“好徒儿,为师给你透露一个劲爆的消息,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
    见叶梓珞不回应,他便自顾自的说起来:“适才,为师与慕清寒过招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内力已被消得七七八八了,若是为师探测无误的话,他最多只剩下一层功力不到。”
    果然,叶梓珞的手顿了下,也只是顿了下,然后才拿起那些不知名的小瓶子悉数装了进去,正当楚冥域感到挫败的时候,叶梓珞才回头淡道:“师父为何要帮慕清寒说话?”
    啊,做师父的哪有不向着徒儿的道理,他何时帮慕小子说过什么好话。咦?莫不是因了那句话不成,于是笑了笑:“为师知道徒儿你不想与那慕小子有正面的冲突,想缓和一下气氛。为师便只好顺水推舟,让你们两人好好调解。”
    叶梓珞淡淡的点头,转过头把包袱打了两个结,背在肩上:“走吧。”然后楚冥域一头雾水的跟着他走下暗道。从进去到出来,一切都很顺利,没人阻止,这让楚冥域很是奇怪。那之前挡他挖洞的几个黑小子哪去了,也不过来欢迎欢迎他们。
    暗处,四双贼亮贼亮的眼睛齐刷刷目送他们两人渐行渐远。矮个子的那人道:“要不要去阻挡他们的去路。”话音刚落,便同时吃了三个爆栗。
    “要想送死的话就直说,别拖我们下水。”不约而同的三种声音响起。
    “可是主子那边不好交代。”矮个子不甘心的又道。
    “笨,主子都已经默许他们进去,当然也会默许他们出来,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亏你当了那么多年的暗影。”其中一个敛手讥讽道。
    “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立刻去复命?”矮个子点点头,试图征求他们的意见。
    “要想送死的话就直说,别拖我们下水。”又是不约而同的三种声音。
    他们徒步跋涉,行程确实慢了很多。不是因为没银子买马车,而是楚冥域喜欢走山路。平坦的康庄大道不走,非要走那些九转十八弯的崎岖小路。叶梓珞虽然有些好奇,不过还是顺着他的意。
    走山路的话肯定少不了要风餐露宿。傍晚时,生了一堆篝火,不仅能取暖,还能防止野兽。叶梓珞怕睡着后会有什么毒蛇毒虫,于是拿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一些粉在他们睡觉的四周。然后才放心睡下,但睡得并不安稳。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些咀嚼东西的声音,不像是昆虫动物发出来的声音,然后感觉到身旁师父窸窸窣窣起来的细微声响。他睡得不是很沉,在外露宿更要提高警惕,以防有变。这样想着的时候,沉重的眼皮也睁开了。叶梓珞侧过头去,发现师父早已不在身边。
    叶梓珞以手肘撑地,挣扎的坐起来,篝火的火光越来越弱,烧出一大堆余烬。他忙添了一些薪柴上去,重新燃旺。
    不一会儿,从右边不远的茂林处传来像是重物衰落的笨重声响,叶梓珞站起身,好奇的循声而去,似乎听到师父的声音,拨开一小撮草丛偷眼看去。
    月华如轻纱,轻柔的笼罩一个凌空在地面上的身影,碧绿色的眼眸,长至脚踝的绿发,如一滩浓得化不开的绿漆,从朦胧的轮廓中可以依稀看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不过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而师父则干脆坐在地上与那人对望,口中喃喃着小师弟这三个字。
    难道眼前这人便是师父口中的莫倾延?之前曾听师父描述过他小师弟的样子,那时他还在心中勾勒出一个淘气可爱的少年模样,可是当他真正见到以后,才发现和心目中所想的相差万里。
    眼前的人寒气逼人,甚至带着些不似于人间的阴郁气息,仿若到处飘荡的孤魂野鬼。
    
    第55章 绿发少年
    
    莫倾延迷茫的望了楚冥域片刻后,便轻轻飘落到他面前,俯下身凑近他的脖颈嗅了嗅,逐渐往上移,直到鼻尖对着鼻尖的时候,莫倾延像受到什么刺激般猛地弹开,眼中绿光涌动。默了片刻,似乎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抓住楚冥域肩后的雪发,细细探究起来。
    楚冥域目光中泛起柔和的波光,温热的掌心贴上莫倾延的后脑勺:“小师弟,终于找到你了。”低沉饱含思念的嗓音在寂静的山林中荡开,犹如尘封百年的佳酿,醇厚甘甜,让人哪怕品上一滴便已觉心醉。
    莫倾延碧眸中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遂瞳孔收缩,杀意铺天盖地而来。手上那束雪发用力向左下侧一扯,楚冥域吃痛被迫往那方向转,莫倾延张口便朝右侧脖颈处狠狠地咬上去。
    “啊——”一声压抑痛苦的低呼,楚冥域咬紧牙关忍耐,并未推开眼前的人,反而把手放在他背上安抚他焦躁的情绪。目光却落在叶梓珞藏身的草丛中,有点意味深长。
    叶梓珞手紧握成拳头,冷汗直冒,他读懂师父向他投来的那道目光的涵义。当看到师父受到危险时,本能的想冲上去,可又生生止了步。原来师父早就知道他躲在后面,只是不言明而已。既然师父让他不要插手,应该是有足够的把握去应付,那他只好静观其变。
    莫倾延咬破血管后并没有吮吸温热的血液,而是皱皱眉毛,嫌弃地推开他,站起来。楚冥域迅速点了内关和神门两大穴,然后捂住脖子,另外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用牙齿咬开瓶塞,倒一些粉在脖子的伤口处,然后又掏出一个斗形瓷瓶,直接往嘴里塞了几颗药丸,把空瓶随手扔到草丛中。然后盘腿屏息凝神,让真气护住心脉在身上行走了三十六周天。幸好他咬的伤口不是很深,血流也慢慢止住,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莫倾延疑惑的看完楚冥域一系列的动作后,又蹲下来凑近那伤口处嗅了嗅,才舒展眉头,碧绿的眸子俏皮的眨了眨。
    “别闻了,是你最喜欢的栀子花
    香,”楚冥域掰过他的头,与他直视:“告诉大师兄,你的眼睛和头发是怎么回事?”
    莫倾延似乎对楚冥域那饱含关切的眼神很是反感,伸出两指就要往他那双眼睛戳去。说时迟那时快,楚冥域本能地抓住那只手,并向后仰去,而这一仰头,牵扯到脖子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此时让楚冥域觉得的不是流血的疼痛,而是心寒。他把那只手包裹在掌心里,勉强笑道:“小师弟,为什么不说话,是在跟大师兄怄气吗?”
    莫倾延不悦地抽出自己的手,嫌恶的用袖子擦了擦,瞪了他一眼,再次站起来凌空而起,许是觉得无趣,甩了甩衣袖消失在夜色中。
    叶梓珞这才走过去扶起师父,担忧道:“师父,你脖子上的伤……”
    “不碍事,为师累了,歇息一下便好。”楚冥域摆摆手,拒绝叶梓珞的搀扶,脚步有些不稳的向篝火那边走去。
    叶梓珞坐在火堆旁没多久,便困意来袭,眼皮打合,也顾不得师父反常的状态,把披风往身上一盖,沉沉睡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叶梓珞是被萦绕在鼻间,挥之不去的香气给弄醒的,沉重的眼皮耸拉了几下后,才彻底睁开眼,正看到师父两手各拿一根棍子,棍子的上端各插了一只黄橙橙油渍渍的野鸡,香味四溢,叶梓珞的肚子像是应景般咕噜噜的叫起来。楚冥域递了一根棍子到他的手里:“拿稳了,再烤一下就可以吃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