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承诺的男人 作者:六月空城

字体:[ ]

 
文案
两个人想要在一起难免磕磕绊绊。
从相识到相爱,从相爱到相知总有无数的未知。
长发美男子秦朗,以及突然露出霸道真面目肖小,且看他们后来的故事。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年下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朗肖小唐袭礼 ┃ 配角:周承孙艺 ┃ 其它:大程
 
 
 
    第1章 回家
    
    坐上清晨的头一班大巴,我的一双眼皮还在不停的打架。望了望已经被塞满的车箱,什么人都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爱干净与不爱干净的。我将墨镜扣在脸上,正准备补眠。这时一个叫卖早餐的大妈上来了。
    我从包里掏出零钱,买了两个鸡蛋一瓶矿泉水。边吃的同时我边摸出手机看,突然回想起我已经把它关机了,这一路上不玩手机也不知道还能干个啥。
    重新回想起我偷偷从家里出来,并且到公司的时候,天都还没亮开来。等了许久才等到另一个部门小主管来开门,他发现拎了一个包可怜兮兮半蹲在墙脚的我,吃惊的简直都没边儿。
    “秦老师?今儿周末你是?”
    当时我揉着已经发麻的腿站起身说:“我要去外地采风,准备过来拿器材。”
    “哎哟”他快步过来帮我拎起地上的包,推着门让我进去说:“是有多赶啊,您一向知道公司的开门时间,再不济给我打个电话也行啊。”
    我一边给他道过谢一边说:“就是不清楚这周是你开门嘛。”
    等我收拾了公司的东西后,很古老的给鲍总留了张请假条,上面意思就是,我将进山区采风,预计电话的信号不是太好。又因这灵感来得急,所以没有当面请示领导我表示很抱歉。
    大巴要开走的震动声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将蛋壳全都扔到车上的垃圾桶里后,很认真的思考着,以前看电视时,两个主角在很突然的情况下滚了床单,然后一个主角醒来后偷偷爬起来就跑。虽然我是不理解那个被留下的主角醒来发现身旁温存了一晚上的人跑后到底是个啥心情,我此刻却能体会那偷跑的人是啥心情了。
    尼玛,就觉得无颜面见那个人呗。
    我将一只手蒙在脸上,光一想想昨晚那个场面就觉得自已还有啥脸活在这世上。一个男孩儿,一个毛都没长齐比我小了五岁并且还是大学生的男孩儿,我居然把人家给睡了,且还是被啊!我去!
    最最重要,他还是秦齐的同学,我能想到这件事情被秦齐知道后,我这辈子就甭想有安生日子过了。
    车已经开走,在出客站的时候,车身狠狠的拐了个弯,把没注意的我的头甩开来咚的撞到玻璃窗上。我龇牙咧嘴的想,果然,报应就是来得如此的快!
    一路上胡思乱想,又不太踏实的睡了几个不大安稳的觉,历经四个半小时,大巴终于停在了我最熟悉的一个乡镇上。下了车,取出我那少得可怜的行李,漫步在这个处处是乡音的地方。
    走过两个街口,穿过一条小巷子再翻过一块油菜花田,我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在门口晾晒着还在滴水的衣服。
    “妈!”我走过去激动的叫了声。
    一位发鬓半百且慈祥的农村妇人,身上围了根极难看的蓝色围裙转过身来看着我,吃惊道:“朗?你怎么回来了?”她小碎步似的跑过来关切的说。
    “妈”我扔下手里的包,半搂着她老人家说:“我想你了回来看看。”
    “你不是才走一个月?”
    “那一个月也有三十天呢。”
    听见我撒娇,老妈显得很开心,只是看我的眼神里多多少少带点儿探究,就好似我这回来是否有什么不顺心那种担忧似的。虽然知儿莫若母,但其实只要回到这个有她老人家的地方,我就什么心都安下来了。
    “你一个人回来的吧?吃中饭没?”
    我也将头摇的很气派的说:“没吃!”
    “走!”老妈弯下腰,似乎准备帮我重新拾起地上的包,被我手快的抢过。 老妈没拎到包,便换成拉我的手继续说:“妈给你做吃的去。”
    “嗯。”一边应声的同时,我突然觉得对于老妈,我觉得很愧疚,各种酸楚。我怕在老妈面前又红了眼睛,便只有回答她之前的问题说:“小齐儿要上课,说是放假了回来陪您。”
    老妈在我身前儿点点头:“我晓得的。”
    进了院子,我没看见那个被我称之为爸的男人,便问我妈说:“爸呢?”
    老妈进门的身子没有半分的停顿说:“出门子去了。”
    我望着比我矮了近三十cm的这个女人,这么小的身板儿,她苦撑了这个家近三十年到底是怎样的概念。一想到这,我上前重新搂住妈妈的肩膀,问她说:“我给你买的洗衣机你咋不用呢?那么多的衣服你洗着不累啊?再说土里的活儿,我是不给你吃还是不给你穿了你非得要做。”
    老妈用那张我已经看了二十多年的坚强表情望着我说:“都做习惯了,你不让我做天天搁这家里看山头啊?”
    我内心一动,说:“那这次您跟我一起去算了。”
    “你又不是不晓得,我去个三五天还成,一直在那住我也还是不习惯呐。”
    我说:“您就倔吧!”
    她长长的伸着胳膊想拍我的头,我看见了,就蹲下身去给她拍,突然,老妈就乐了。那种想哭又想笑的乐。我按捺住早已翻滚的泪意打趣她说:“瞧您这丑样儿。”
    突然我又想起了肖小,曾几何时,打在他身上,他也是这么开心的受着的。只是我心里再清楚不过,我和他之间根本连一丁点的可能都不会有,何必再去惹得一个高振二号呢?
    后来老妈给我做了一碗,家里的土面条儿,用猪油滚的水,被我妈放了好些作料进去,香得异常。我吃了大盆的面,老妈就在桌子跟前望着我。
    我说:“你给我弄这么多,就打算不给我晚饭吃了呗。”
    老妈笑得很满足的道:“晚饭咱吃好的。”
    “你看你这么大个盆,像是喂猪似的,晚上分明不想给我吃了。”
    老妈晚上确实也做了好吃的,她杀了只鸡清炖的汤。闻着很香,可我真是吃不下了。老人家硬是给我塞了一碗汤,她揪着我的胳膊说:“你瞅这瘦的皮包骨的样儿,在外没少吃苦吧?”
    我笑着回看她:“在外我还真就没怎么吃过苦。”她老人家不相信,其实我这话说的是真的,除了感情,我真的生活的挺好,之前有高振的时候我曾相当的满足。我觉着,工作是我热爱的,人也是我……不讨厌的吧,老妈现在我也还能孝顺她。怎么能不满足呢?
    晚上,我和老妈坐在围墙旁的洗衣桥上数星星时,我跟她说:“妈,如果我这辈子都不想结婚了,您会着急吗?”
    借着堂屋里洒出来的大半个敞坝的灯光,我瞅见老妈先是一副特别吃惊的表情望向我,然后慢慢的变得有些悲凉又有些理解的说:“我不催你,包括小齐儿,你们两兄弟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我不催你们的。”
    我依稀记得,老妈曾说,她和我爸就是当年外公为她挑的人儿。
    “妈,那如果,我是打个比方哦。”
    “嗯。”
    “如果小齐儿给我找了个比他大了五岁的弟媳妇。我真的只是假设啊,您甭激动。”
    老妈很少见的不耐烦的催我说:“你继续假设。”
    “那你想啊,我那弟媳妇30小齐儿才25,他会不会突然有天把人家给甩了啊?”我又喃喃道:“30的时候估计还不会,若是弟媳妇40小齐儿才35?啧啧啧……”我打了个寒颤说:“那绝对的啦!”
    一回神,发现老妈双眼特别有神的盯着我,我有些心虚的道:“你甭瞎想。”其实在内心里我是深深的鄙视自已的,这瞎想的到底谁啊?
    我拍着额头迷迷瞪瞪的进了屋。
    
    第2章 口是心非
    
    回来的两天时间,我真的就在体会猪一样的人生,吃了睡,睡了吃,脑袋里什么事都不想。偶尔和老妈一起去田地里走走,帮她除除草,摘摘菜叶儿。如果真能这么过一辈子可能还不错,只是,谁养活我还有这一大家子人啊。
    这几日的太阳都出来的特别的早,暖暖的铺洒在人身上让你懂得这是春天姐姐的恩赐。
    在我家右边的山坡上有棵很大的桉树,树干长得笔直。当初老妈认为山坡的土壤不够厚,担心它长太高在大风的时候容易被吹翻,因此让秦齐把它最高处的主枝干给砍了,如今它真的就变得越来越大。
    躺在它的下面,虽不至于为我遮挡太阳吧,但到底有种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错觉。“唉”我突然烦闷的蹬了蹬腿,做为一个现代电器控来讲,两天不用手机,真挺度日如年的,我用手摸着衣袋里手里机的弧度,猜想打开它会不会有许多的未接来电?谁打的?若是短信息又是怎样的内容。下意识里,我将手指像弹钢琴样在它身上来回弹跳,突然觉得这种动作怎么这么熟悉。
    仔细一想,某一个同样阳光灿烂的下午,我和……肖小一前一后坐在石阶子上,我就是看他的手指在脸上那样弹跳的。当时还想说这人的手指可真好看。
    若要算日子话,我和他还算才认识,只是这回想起来就像隔了几年一样的漫长。
    在我晒着太阳想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觉脸上的太阳被什么挡了。我极不情愿的张开双眼,立马看见一张倒着的脸,在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直直逼视下,我心想说这人好像有点面熟……
    “啊!”我轻呼一声吃惊的眨眨眼。
    像是不满意于我才将他认出,他将一个嘴巴瘪的老长,其实从我这位置看过去,真觉得特别的怪异。
    见我在偏头躲他的脸,他冷哼一声从我脸前挪开,我也趁势从地上一跃坐起,“你……?”
    他面带得色的点头,“我!”
    我无语的重新问说:“你为什么会在这?”
    “你为什么在这我就为什么在这。”
    “……”我此刻是真的觉得这个肖小和我才认识的绵羊肖小有质的区别,我将脸扭向一旁闷闷说:“你怎么找来的?”
    “很简单。”
    随着他的说话声,我又瞟向他,但见他将右手的大拇指与小拇指伸长放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直直望着我说,‘秦齐,我在网吧,身份证没带,把你的借给我下呗’完了后他将手垂下去放在他盘着的腿上说:“就这样!”
    他那欲笑又欲发怒的表情是怎样?难道还想我夸他两句机智?
    两个人一停下来不说话,他就那怪模怪样的表情盯着我,让我混身难受。突然想到这都已经周二了,我急切的望向他说:“不是,你现在跟这坐着,那不上课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