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将军待朕归 作者:林不欢

字体:[ ]

 
 
文案
 
覃牧秋战死了,苏醒后发觉自己成了当朝的天子,
只是……这皇帝的样貌与自己为何这般相似?
身世之谜尚未解开,
却又发觉自己爱慕之人竟和这幅身体的主人有着隐秘的情愫。
此文又可名曰《老天你是在逗我么?》或《愿天下竹马皆成眷属》
大写的HE,大写的有多虐就有多甜。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覃牧秋 ┃ 配角:李谨,赵清明 ┃ 其它:he,主受,重生,穿越
 
 
 
 
    卷一:与君生别离
    
    第1章 魂归
    
    沽州·十一月二十日
    大余的北方已经进入冬季,尤其是一落雪,一片肃寒。
    在沽州城北不足十里远的旷野里,驻扎着大余最骁勇的一支军队,常宁军。这支军队的主帅是大余当朝皇帝李逾的叔叔,十一王爷,宁安王李谨。
    不过这支昔日让皇帝李逾倍感骄傲的军队,此刻或许已经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利刺,想拔拔不出,不拔又疼。因为,宁安王李谨造反了,说是因为看不过自己的侄子那股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
    常宁军在李谨的率领下,自宁安王封地北郡一路朝南,眼看已经打到了沽州,破了沽州城,往后便会直入皇城中都,大余已无险可守。
    此刻,整个常宁军大营笼罩在一片沉闷的寂静之中,主帅李谨率精锐出战,却将自己最得力的副将覃牧秋留在了军营中。
    一声马嘶打破寂静,一个人从马上滚落,身上的血迹很快将地上的雪染红了一小片。有士兵上前来扶,那人挥了挥手,提气一路猛跑冲进了覃牧秋的帐中。
    “出什么事了?”帐中一个一身道袍的青年问道。
    “大帅与主力冲散了,下落不明,于将军受了伤。”那人气喘吁吁的道。
    李谨失踪,于允受伤,那战场上岂不是失了指挥?那一身道袍的青年侧头看了一眼榻上沉睡之人,沉吟了片刻,却不做声,似是极为犹豫。那人见他不言语,催促道:“先生,请您快下决断。”
    青年眉头一皱,刚要开口,便闻榻上之人开口道:“慌什么,天又塌不下来。”
    “覃将军。”那人见覃牧秋起身,面上的慌张登时减了两分,仿佛只要覃牧秋出马,便是天塌了也能再补回去。
    “传令下去,红枫营所有将士两柱香后随我出发,去支援大帅和于将军。”覃牧秋一边说着,一边取了自己的盔甲穿戴。
    那人领命而去,一身道袍的青年忍不住开口道:“王爷说过,今日要你留守大营,你现在出战,等于是违令。”
    “你去告状,让王爷打我军棍呀,本将军又不是没挨过。”覃牧秋挑眉道。
    青年也不动怒,兀自沉声好言相劝:“此战,王爷筹谋已久,定然不会轻易落败,你莫要一时冲动,扰了王爷的战局。”
    “王爷、王爷、王爷,你便只知道拿他来压我,你要是逮的住我,我便不去,不然你还是等我将王爷救回来,你再告状吧。”覃牧秋显是不太喜欢这位,说话间连看都不愿看对方一眼。
    这位倒是不以为意,“你就听我一句,莫要冲动行事。”
    覃牧秋的盔甲已经穿戴完毕,他取过自己的长戟,径自走出营帐,随口答了那青年一句:“你躲在营帐里当你的好好先生吧,外面风雪大,出来的时候仔细冻坏了。”
    青年叹了口气,跟着对方走出营帐,只觉寒气扑面,整个天空似乎都笼罩在风雪之中,灰蒙蒙的,好像真要塌了。
    覃牧秋率领着红枫营直奔沽州城北防。红枫营是常宁军中的特例,直属主帅覃牧秋指挥,旁人无权调配,即使李谨也不例外。
    七年前,覃牧秋从自己的父亲手中,接管红枫营,自此,这支在大余有着赫赫威名的常胜之师,便成了他的羽翼。
    如今,这支有着以一当百之勇的军队,像一支利箭,直刺沽州城北防,瞬间便扭转了胶着的战局。此前因主帅失踪而有些涣散的常宁军将士,渐渐燃起了斗志。
    漫天风雪中,金属的撞击声,和血肉被刺破的声音占据着覃牧秋的耳朵,由于天气寒冷,血腥味倒是不太浓重,可是鲜红的血迹洒在雪地上,一眼望去却是触目惊心。
    “轰!”一声闷响传来。
    覃牧秋还没来得及去看响声的出处,便听见了接二连三的响声。
    “火雷,是火雷……”不知道是谁叫破嗓子喊了这么一句,随后战局便开始混乱不已。
    这一变故来的太快,众人都有些措手不及。敌军的士兵预先都知道火雷埋的位置,因此没什么伤亡,常宁军将士就被动的多,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被此起彼伏的火雷炸伤了不少人。
    覃牧秋暗道中计了,怪不得李谨说天塌下来也不许自己出大营,说不定对方早料到这一步了。
    “撤退……”覃牧秋大喊,喊声很快便被士兵的叫声和不时爆炸的火雷声淹没。好在红枫营训练有素,慌张过后便迅速恢复冷静,开始有序撤离战场。
    覃牧秋骑在马上,忽然觉得后脖颈子发凉,仿佛远处有一双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他心口一滞,下意识的勒了马,猛然回身,一支利箭划破风雪和烟雾,直刺他的左胸。他努力想看清那箭矢出自何人之手,却只模模糊糊看到城楼上的一个身影,一身玄衣迎风而立。
    “牧秋……”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他的名字。覃牧秋突然回过神,提起缰绳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策马飞奔,片刻功夫自己的身后便传来一声闷响,不过他来不及多想,甚至来不及回头看一眼。他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固执的念头,他要回大营。
    他的马和他的红枫营有着相同的名字,红枫。红枫是他十岁那年,父亲送的生辰礼物,当时的红枫还是头小马驹,如今已是一匹成年的战马。
    红枫载着覃牧秋奔回常宁军的大营,一路上不断的超过同行的将士,最后竟是第一个回到大营。覃牧秋记挂李谨的安危,不知对方是否已安全回营,于是策马直接奔向李谨的营帐门口才纵身跃下马。
    士兵见是红枫,具不敢拦。
    他径直闯进李谨的营帐,一股子血腥味扑面而来。地上扔着染血的衣衫,帐中立着两个军医和先前那穿着道袍的青年。
    他尚未开口,躺在床上昏迷的李谨便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到来,不顾军医的拦阻突然起身道:“牧秋回来了,我听到了红枫的马蹄声。”
    覃牧秋见李谨只是受了伤,不由松了一口气,上前伸手想要搀扶对方,可对方却看也不看他,径直出了营帐,一眼便望见了立在帐前的红枫。
    “红枫……你的主人呢?”李谨道。
    红枫抬头看了一眼李谨身后的覃牧秋,扬声长嘶。覃牧秋刚想提醒李谨自己就在这里,好好的呢。随后便见一身血污的于允,捧着半副带血的盔甲单膝跪在了李谨身前。
    “禀大帅,允无能,拼死只带回了牧秋的半副盔甲。”于允双目通红,抱着冰冷的盔甲跪在雪地里,自己身上的伤口还冒着血。
    周围死一般的静寂,良久没有人敢出声。
    覃牧秋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胸,那里并没有伤口,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穿的盔甲还完好无损,他又看了一眼于允手里捧着的盔甲,虽然染了血,可他一眼便认出来了,那确确实实是自己的。
    他一时愣怔,下意识的看向李谨,只见对方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发抖,他抬手想去抓对方的手,却抓了个空。覃牧秋的手直接穿过了李谨的手。
    “人呢?”李谨的声音异常平静,仿佛只是在问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
    “牧秋……心口中箭,摔下了马……我还没赶过去,火雷便炸了……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于允虽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但回忆起覃牧秋的尸体在自己眼前被炸得七零八落的场面,情绪依旧有些失控。
    “不可能。”李谨双目略微有些失神,喃喃道:“总该……总该……”总该剩下一些什么,那火雷威力并不大,不可能将活生生一个人炸的什么都不剩,怎么可能只剩半副盔甲?
    于允眼中终于落下泪来,无声无息的落到手中带血的盔甲上,“我赶过去的时候,牧秋的……已经被他们带走了,只剩下这半副盔甲。”想来这残碎的盔甲是因着状况混乱,对方未来得及捡走,才落到了于允的手里。他虽然身受重伤,但依旧不愿假手他人,坚持要亲手将覃牧秋的残甲带回来。
    李谨握紧了拳头,抬了抬手,似乎想要去接那半副盔甲,却突然收手转过了身。
    覃牧秋见对方一个趔趄,险些站立不稳,忙上前去扶,没想到李谨身体一倾,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尽数落到了覃牧秋身上。覃牧秋愣怔的片刻,李谨已经被人抬进了帅帐。
    覃牧秋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那口血明明尽数落到了自己身上,此刻却一滴不落的尽数都在自己脚下的雪地里,一点一点,宛若红梅。
    本已渐停的风雪忽又扬起,覃牧秋的意识渐渐涣散,他终于在最后一刻意识到,自己死了,在胸口中箭的那一刻他就死了,红枫载回来的不过是他的魂魄。
    
    第2章 重生
    
    覃牧秋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感觉到痛苦了,可惜他错了。胸口传来的一阵痉挛,痛的他险些又失去意识。他心道,人死了还能感觉到疼?又或者自己根本没死,只是做了个梦。
    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没有伤口,不由有些庆幸。然后他睁开眼睛,被满眼明黄色的床帐晃得有些愣怔。
    “……您到了那边千万别找阎王爷告奴才的状……奴才的命虽贱,可一命抵一命,也算是两清了……”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到覃牧秋的耳朵里。
    胸口的痛楚已经消失,覃牧秋渐渐清醒过来,他茫然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明黄色寝衣,一脸疑惑的侧耳去听那个声音,没想到对方半晌都没再说话,只是小声的啜泣,似是极为害怕。
    覃牧秋伸手将合住的床帐挑开,随即便见到地上跪着一个人,手里正捏着一枚药丸往嘴里送。那人见覃牧秋突然醒了,显然吓了一跳,冷不丁的便将那药丸吞了下去,随后一脸惨白的看着覃牧秋。
    覃牧秋眼珠一转,想到刚才那人口中生啊死啊的言语,又是一命抵一命之类的话,随即便模模糊糊的意识到了什么,上前扣住那人的肩膀,将人向下一拉,出掌抵在对方背上一拍,那人“哇”的一声便吐了。
    覃牧秋捏着鼻子看了看那人的呕吐物,一眼便望见了那粒药丸,于是松了口气找了张椅子坐下,语重心长的道:“这是毒药么?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那人哆哆嗦嗦显然被方才的变故吓得不轻,想哭又不敢哭,低着头跪在自己的呕吐物旁边,也不敢抬头看覃牧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