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解你之痒+番外 作者:喜欢吃你下的面

字体:[ ]

 
风格:男男  近代  高 H  搞笑  腹黑攻  高 H
 
简介:
岳阳和王嘉硕从大学就在一起了,岳阳一直把王嘉硕当瓷娃娃养着,在两个人快到七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岳阳发现了王嘉硕的一篇文章。文章里竟是岳阳有贼心没贼胆的场景和梦里解锁的无数把王嘉硕操哭的却还没舍得施行的体位。在别人都得痒痒的第七年,岳阳发现王嘉硕也痒了,菊花痒!从此瓷娃娃变成- yín -娃娃,披着羊皮的狼也终于变成了大色狼,开始两个人性福的生活。
 
    
    第一章 我的小受居然在写种马文
    
    “身边人似有若无的呼吸声勾得阿硕愈发清醒,身边人经历了两场激烈的*爱已经昏睡过去了。可是渐渐挺起来的欲望使得阿硕再也不能让两个人就这幺相安无事的躺在床上。
    阿硕翻身撑在小阳身上,盯着她瓷娃娃般的面容身下更是肿胀的厉害,将硕大的欲望埋进小阳双腿间轻轻摩擦着,前两次留下的花液经过大*棒的摩擦蹭得整个大腿根都是。
    阿硕俯身吻住小阳微张的小嘴,也不深入,只是像品尝般反复吮吸着她柔软的唇瓣,看着她偏淡的唇色变得艳红,阿硕又情不自禁的吮咬了小阳的下唇一口,可能是下口重了,小阳被磨得有些清醒,微微皱着眉,意识不清间,加紧了了两条细长白嫩的大腿。
    阿硕被他蹭得一个激灵,双手抚上小阳的双*,中指和拇指揉捏着逐渐肿胀的*头,小阳双腿摩擦的越来越厉害,阿硕手下的逗弄也越来越用力,揪起已经硬挺的*头,阿硕用食指搓着乳尖,指甲不断搔刮着乳尖上的小孔。
    这下小阳是彻底清醒了,逐渐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将艳红的小舌头伸进了阿硕的口腔中,放任着对方大力的吮吸,小阳双手揽上阿硕的肩膀,大腿主动缠上对方的腰身,用花*磨蹭着那人的硕大,意乱情迷之间不断挺动自己的腰身,趁着阿硕轻咬她下巴的时候,用满是津液的双唇抿住了对方的耳垂,往对方耳中送了一口气后,难耐的娇呻了一声‘恩啊~老公,我要,快进啊~~~~好啊,哼嗯,不……’带着哭腔的*床声不断落入阿硕的耳中,一夜春色,在此不再赘述。”
    岳阳看着下面一堆“妈的这时候拉灯你他妈来写什幺种马文”的留言默默提上了裤子。
    这篇文是岳阳前段时间借用王嘉硕电脑时发现的,经过多天来的观测,这居然是王嘉硕在种马文网站日更的文章。
    岳阳和王嘉硕是情侣关系,同性情侣关系,岳阳操王嘉硕的同性情侣关系。
    岳阳是王嘉硕的大学学长,两个人在王嘉硕入学的第一年就搞上了,可惜一直没有性生活,考研又一不小心异地了,两个人的性生活更是贫瘠的连一起生活都没了。终于在一年前两个人打响了二人生活的第一炮。可能是得来的不易,两个人又都是第一次,岳阳在床上是极尽温柔,一改前期的流氓作风,从原本设想的粗长直大稳准狠变成了轻拢慢捻抹复挑。就这样,王嘉硕还是顶着一张娃娃脸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岳阳喊疼,逼得如狼似虎的岳阳硬是变成了辛勤耕耘的老牛,咱每天不能多来几次,我一个星期多来几天总是可以的吧?
    结果就在两个人快到七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岳阳发现了王嘉硕的这篇文章。文章里竟是岳阳有贼心没贼胆的场景和梦里解锁的无数把王嘉硕操哭的却还没舍得施行的体位。不知道王嘉硕的动机是想要操岳阳啊还是操别的女人啊,反正在别人都得痒痒的第七年,岳阳发现王嘉硕也痒了,菊花痒!
    岳阳暗搓搓的计算着一天几章才能趁着王嘉硕休假的这几天,把他文章中出现的场景和姿势全部来一遍。这几天过年,岳阳正好找着借口一直没有和王嘉硕进行和谐运动,就等着情人节这天,也就是两人第七年的第一天干个爽。
    岳阳的公司初五就上班了,这公司是他和朋友一起合资开的,上不上班自己说了算。管涛看着好友为了三个小时就能处理完的公事天天加班,一到休息时间就对着电脑- yín -笑,隐约觉得王嘉硕是要倒大霉了。岳阳早就和管涛说了初七那天不来公司上班了,管涛也能理解,谁让初七是情人节呢,也幸亏王嘉硕是教师初八不用上班。
    
    第二章 我得装醉操哭我的小受
    
    岳阳在2.13这天赶着23:55回家的,回家前像喷香水一样在身上喷了一瓶啤酒。
    王嘉硕看着门口满身酒味的岳阳皱了皱眉,岳阳知道他不喜欢酒味所以很少醉醺醺的回家,当然,对岳阳来说王嘉硕不喜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他不知道自己喝醉了之后会不会不受控制的伤了王嘉硕,毕竟媳妇只有一个,真给操坏了也没有人来给自己换一个。
    王嘉硕显然已经上床了,出来开门的时候只穿了夫夫俩放在床头的白衬衫。平常两个人习惯只穿着裤衩睡觉,因为岳阳比王嘉硕高了一个头,床头就只放着岳阳的一件白衬衫,谁要是起夜的话谁就穿着。
    王嘉硕是娃娃脸,不过跟了岳阳这种肌肉武装到丁丁的健身男之后,也只有脸上还有点肉,身上倒是精瘦。开门之后一阵冷风跟着岳阳进了门,王嘉硕的衬衣只系了第三颗扣子,衣角被吹起来,露出窄腰嫩白的一角,看到岳阳之后惦着小碎步的两条光溜溜的大腿也不自觉并拢了。王嘉硕没有戴眼镜,他有点散光,不戴眼镜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睁大眼睛,眼睛一瞪就水汪汪的。岳阳看到王嘉硕,特别是闻到从他身上飘来的奶香味的沐浴液味道后,酒后的迷蒙样也装不下去了,一双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王嘉硕的大腿,王嘉硕被岳阳盯得身上鸡皮疙瘩一阵又一阵。
    外面没有月亮,可是岳阳觉得自己要狼变了,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压倒面前这个小可爱。
    看着对面的时钟指向了十二点,岳阳低头抿嘴一笑,食指轻刮过王嘉硕喉咙慢慢游走下去,挑着第三颗扣子狠狠一拽,王嘉硕不设防一下子倒进了岳阳的怀里。岳阳抱着他一个转身将人压在了墙上。身后是冰冷的墙面身前却是岳阳温暖的胸膛,闻着围绕两人之间的啤酒香气,王嘉硕觉得自己也醉了,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内某一处燃起一股浴火,刚刚被岳阳碰过的地方更是灼热的厉害。
    岳阳两只手撑在墙上,看着一脸呆滞的王嘉硕,轻笑了一下,随后他以一种既色情又缓慢的方式舔湿了自己的双唇。一直盯着他舌头看的王嘉硕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之后他眼前一黑,岳阳的唇舌已经覆上。王嘉硕能感觉到岳阳的舌尖在不断的描绘着他的下唇,直到下唇涂满了岳阳的津液之后他的双唇才配合着舌头的搜刮紧抿住王嘉硕的下唇,被口水湿润的下唇没一会就滑出了岳阳的吮吸范围,岳阳也不留恋,舌头轻轻一探,便又咬上了王嘉硕的上唇,与对待下唇的温柔不同,上唇被岳阳啃咬的厉害,舔舐吮吸,没一会便发出“啾”的一声,静谧的夜里,这突兀的一声羞得王嘉硕脸都红了。
    岳阳看着王嘉硕的羞赧姿态觉得可爱的紧,伸手用食指刮了一下王嘉硕的鼻尖。随即闭上眼睛舌尖一点点探入王嘉硕的口腔,却也不急着深入,只是用舌尖一颗一颗扫着对方的贝齿。
    王嘉硕冷不丁被岳阳掐了一下屁股,迷茫的睁开眼睛,对方的嘴唇已经贴到自己的脸颊上,唇齿一张一合间,所有热气都喷在了自己的脸上。
    “又不好好刷牙,上床前又吃奶糖了吧,恩?”岳阳的声音低哑,最后一个鼻音听得王嘉硕觉得身上一股又一股的热浪在涌出“今天要好好惩罚惩罚你,让你这个小东西好好长长记性”
    嘴上说着惩罚,手上却安抚性的拍了拍王嘉硕的屁股。趁着王嘉硕怔愣之际,岳阳探入了王嘉硕的口腔,里面流淌的奶香味引得岳阳不断深入,像是越靠里味道就越浓厚似的。王嘉硕被岳阳顶的有些招架不住,舌尖轻轻舔舐着岳阳的舌头背面的舌*头,岳阳感觉到对方的回应,两个人便调情般的舌尖顶着舌尖,等到王嘉硕呼吸平稳了岳阳的舌便在他的口腔内用力翻搅,从王嘉硕的上颚到他的舌头两侧,不容拒绝的力度使得王嘉硕的嘴唇微张,两个人混合的津液慢慢从他的嘴角溢出。
    岳阳感觉到身下被硬物顶住之后便后退一步,俯身,隔着衬衣亲吻王嘉硕胸前那已经硬起的淡茶色一点,岳阳的手还带着外面的凉气,指尖沿着王嘉硕的内裤边缘左右滑动,勾起内裤边缘,小嘉硕像是和岳阳打招呼般抖动了一下,*棒没着没落的感觉使王嘉硕难耐的挺动身体尽量使自己靠近岳阳,岳阳却不想让他得逞,另一只手摸上了刚才反复舔弄的地方。冰冷的触感使得王嘉硕一个颤栗,胸前那一点更是硬挺。
    岳阳双手齐上阵,指尖在王嘉硕乳晕处打转,拇指和食指捏住那一个小球来回的搓弄,岳阳适度的揉捏让王嘉硕舒爽的伸展开了颈部线条,岳阳趁机咬住了他的喉结用舌尖来回舔弄,舌尖沿着喉咙一路向下,双唇慢慢吮吸着锁骨的每一处皮肤。岳阳的双手沿着王嘉硕腰侧的肋骨向下抚摸,就在王嘉硕以为岳阳会有下一步动作时,岳阳却停下来了。
    “岳阳?”
    岳阳埋头在王嘉硕的肩膀上闷笑,还不等王嘉硕问便开口道“我们去床上吧?”
    不等王嘉硕回答,岳阳便脱下大衣挂在门口,牵着王嘉硕的手往卧室走。王嘉硕看着自己被拽到内裤外挺立的欲望跟着自己前进的步伐一左一右的甩动恨不得将自己快要烧起来的脸埋进被子里。
    到了卧室不等岳阳发话王嘉硕便脱了内裤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岳阳看的好笑,一把掀开被子,上床两腿分开跪在王嘉硕腰侧把王嘉硕夹在了自己的胯下。岳阳捏住王嘉硕的下巴迫使对方看着自己,戏谑的说“就这幺想要?”王嘉硕也不说话,就紧抿着嘴唇盯着天花板,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岳阳双手与王嘉硕放在腰侧的手十指紧握,温热的舌尖游走在王嘉硕的每一寸皮肤,所到之处便燃起星星之火,王嘉硕难耐的挺动着身体,唇齿间溢出了零碎的呻吟。
    岳阳起身跪到王嘉硕俩腿之间,大腿内部娇嫩的皮肤被岳阳留下星星点点的吻痕。只是吮吸还不够,岳阳会狠狠咬住一块肉,留下齿痕之后再用舌尖舔湿刚才的痕迹,湿润的舌尖和温热的呼吸极大的安抚了刚才又疼又痒的皮肤,随之而来的是叫嚣着被更凶猛地对待的欲望。岳阳的唇齿每靠近那欲望的源头一寸,王嘉硕的身子便抖动一下,就连那紧致的*口都有规律的一下下收缩着。直到大腿两侧对称出现咬痕后岳阳才满足的抬起头。
    看着王嘉硕已经飘忽的眼神,岳阳俯身撑在他的身上“想要幺?恩?”
    王嘉硕难耐的挺动身体,马眼流出的液体都蹭在了岳阳的牛仔裤上,粗粝的布料磨过敏感的柱身,激得王嘉硕又是一个激灵。
    “乖,告诉我,你想要什幺?”岳阳已经硬起的欲望被牛仔裤磨得生疼,可是为了让这个小东现原形,还是生生忍住了立马操哭这个小东西的欲望。
    看着王嘉硕还是不回话,岳阳将他的双手举过头顶用一只手按着两个手腕,另一只粗暴的解下自己的领带,在王嘉硕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用领带绑住他的双手给他系了个活死扣。
    岳阳亲了亲王嘉硕的面颊“既然你不说那我就去洗澡了,你不能自己提前爽哦”
    王嘉硕看着岳阳的脸恨不得咬他一口。
    岳阳在卧室里的厕所洗澡,特意没有关浴室门,王嘉硕一转头就能将岳阳的裸体看得一91danme㈱i.ne·t清二楚。岳阳背对着他,王嘉硕看着他宽肩阔背,双腿修长,岳阳像是感受到了王嘉硕的目光,转过身来,挺立的欲望直戳入王嘉硕的视线里。
    王嘉硕转过头,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希望自己的小兄弟可以冷静点,可是哗啦啦的水声传入耳中,一想到那些水打湿了岳阳肌肉纹理分明的身体,王嘉硕的呼吸就不自觉地加重了。“呃嗯……”听到岳阳情动时才会发出的低吟,王嘉硕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岳阳的方向。岳阳居然在用手套弄自己的欲望,眼睛紧闭双唇微张,轰得一声,王嘉硕觉得体内的欲望炸裂了,身体留下岳阳津液的部位燃起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就连后方羞于出口的部位好像都分泌出了液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