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饕餮盛宴+番外 作者:糖泥苏打

字体:[ ]

 
    【文案】
    换个时代在一起
    等荆棘满途全枯死
    这盼望很悠长足够撑到尾
    就算贫病或失忆
    都争口气从旁保护你
    顽强地等再过廿个十年
    等整个世界换风气
    ——《命硬》
    痴情受被攻酱酿吃干抹净再一脚踹掉的故事(雾)
    攻简直行走X药,嗯,对受自己来说
    被踹之后,快点虐回去!
    可是,我只想再和他在一起?
    ……你脑子坏了吧?
    因为,在他之后,我再没见过那样的夜,
    也再没有会爱的人。
    他不受控制的想起他们彼此的初次,十九岁少年们仿佛突然开了窍,又似乎是爱到刻骨了,疯魔般的想结为一体,一个想索取,一个想将自己全副身心交付。
    他的心怦怦乱跳。
    顾淮琛,你到底,喂我吃了什么怪东西?
    为什么直到现在,我想到你,胸口还是会热得发烫呢?
    顾淮琛X何宴!!
    勿站错!!
    
    第一章
    
    “你这样没关系吗?现在是庆功宴,你不在场下面不得找你找翻天。”说话的青年身体紧贴着门,裤子被褪下一半,露出一截蜜色的腰和浑圆的臀部。
    “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他身后站着一个男人,细瘦高挑,嘴里叼着一根抽了一半的烟,“我可没有在这个地方搞过。”
    “搞得像我经常在厕所打炮似的,操!你大爷的,你烟灰掉我屁股上了!”青年愤愤的扭头,恰巧看见身后人低头轻笑着,帮他把掉落的烟灰拂掉,感觉到青年注视的视线,他抬起眼,冲青年勾了勾嘴角。那人本来就眉清目秀,但在平时总是一张安静无表情的脸,所以他一有表情就显得整张脸生动到迷人。
    他身后那人,就是ZQ的首席设计师,何宴。
    “Vince,我能吻你吗?”青年扭头看着他,闷闷地问。
    何宴将脸颊贴近青年,青年的吻轻轻落下,在堪堪接近嘴唇的时候,何宴就将脸撤走,他指着自己的嘴角,温声说道:“抱歉,Ash,我有唇环,不方便接吻。”
    那个叫Ash的青年低下头,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一根冰凉的手指轻轻围绕着他的后方打转,后面的人轻声说,“我要进了。”可正在这时,却有一串手机铃声响起。
    “能不接吗?”Ash问,他记得这串铃声,只有一人打来时,是这个声音,而只要是这个人的电话,就算是在秀场他也一定会接的。何宴轻轻用手安慰的抚摸他的后腰,另一只手则接起了电话。
    “何宴,你来我家一趟,现在,我有急事要你帮忙。”
    “……”
    “听到了吗?”
    “…好吧,等我30分钟。”
    不会吧,前面的青年抬头看着他,何宴抱歉的笑笑,“Ash,我现在有事,不好意思。”他伸手握住自己的欲望,快速的撸了几把,扯下几张纸巾擦干净手,将衬衫塞进裤子,拿起旁边的风衣,又腾出手摸摸Ash的头,“这次实在抱歉,下次再约。”
    Ash看着一向从容不迫的何宴急匆匆的离开,他知道电话那头是谁,在一个夜露深重的晚上,他惊觉身边人坐起来,靠在床头一根根的抽烟,直到烟雾充斥了整个房间,何宴起身去开窗,却蹲在地上久久不起身。
    “Vince?”Ash等了许久,还是下床走近他。发现他双手紧握成拳,一手紧紧抵在胸口,“你怎么了?”那张脸在浅淡的月光下显得苍白又痛苦,他伸手用力松开他紧握的拳头,一遍一遍对他说,“Vince,你有什么事都可以给我说,我是你的朋友,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他不知道自己说了几遍,直到听见耳边传来何宴沙哑的声音,“Ash,我这里,痛到不行了。”
    何宴所说的那故事及其简单,不过是年少时的爱情和一个“敢不敢”的角力。
    
    第二章
    
    何宴走到那扇熟悉的门前,拿出钥匙开了门,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像刚被打劫过一样,转眼一看,就见顾淮琛将身子埋进大半在床下,听见他脚步声,抬起头对他说:“何宴,我前几天的设计稿找不到了,你知道我放哪里了吗?”
    “我哪知道。”何宴心里想,却还是帮他找了起来,直到在干洗机里拿出几张褶皱的纸张,顾淮琛欢天喜地的拿过这几张纸,伸手揽了他一下,嘴里还在念叨着“你干嘛突然去打了唇环?”
    何宴小心翼翼的问,“要我拿下来吗?”却看对方已经坐在桌子前,低下头拿着笔唰唰的画着,额发松松垂下来。
    何宴看他已经进入工作状态,便不再说话,把折腾了一地东西一件件归置好,待所有都整理完,他坐在桌子前,随手点了一支烟,认真盯着顾淮琛看。
    顾淮琛不抬头,只是轻轻皱眉,说道,“少抽点吧,你现在烟瘾越来越大了。”
    何宴挑挑眉,正要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却叮铃铃的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看,是国内一线时装杂志的总编,刚一按下接听键,那边就传来及其豪爽的女声。“Vince,你在哪呢?”
    “Lily姐,怎么了,我现在正在朋友家里。”顾淮琛头没有动,眼睛却轻轻向上瞟了他一眼。
    “Vince,我今天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何宴又和电话那头寒暄了几句,最后说道:“好,你们等我一下,我马上到。”
    顾淮琛停下笔,看他已经站起身穿外套,衬衫松松扎进黑色休闲裤中,灰色呢子风衣长到小腿,他摸摸鼻子,问道,“你这么晚了,还不直接回家吗?”
    “没办法啊,有圈里的大姐头找我,大师你怎么会懂这些生意上的寒暄,早点睡吧。”说完,何宴转身正准备开门,却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凑近顾淮琛,仰起头去吻他。
    顾淮琛习惯性的一偏头,便挣脱了,何宴的眼中闪过一丝伤痛,却只是笑笑,故作轻松的说,“你现在真是圣女的很啊了。”
    说完,便逃避似的开门出去。
    门刚合上,他们二人却不约而同的一个倚在门外,低头猛抽烟,一个倚在门内,额头抵在冰凉的门板上,到现在,他还有什么立场去阻拦?
    他现在,连一个轻轻的吻都不敢承受,又何况是那么深重的一份爱。
    
    第三章
    
    市中心Libra酒吧内,一间VIP包间内坐着七八个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这间包房的特制玻璃可以从里面看见外面,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时不时的向外看去。
    “他说了他还得10分钟,别急,还有啊,你别显得太急躁了,稍微矜持点。”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人做到她身边,在她耳边说。
    “谁着急了,我……”她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人群中走来一个挺拔高挑的男人,酒吧的彩色灯打在他身上,白衬衫被染上大片大片的色块,像是沾染了世间所有美好的颜色。
    她连忙拿出小镜子,就着昏暗的灯光草草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妆容,身边的短发女人十分无语的看了看她。而何宴,也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Vince。”那个短发女人冲他招了招手。
    “Lily姐。”何宴取下架在鼻梁上的小圆墨镜,露出一口白牙冲她笑着走来,“这位,没看错的话,是才为Mary Karlie走了今年开场和闭场的安堇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墨黑的瞳仁里反射了头顶五色吊灯的光泽,让安堇又不自觉的心漏跳了一拍。
    “Vince,Annie超喜欢你的。
    “的设计。”安堇用手轻轻拐了一下Lily,补充道,“何先生,我很喜欢你的设计。”她伸出手,与何宴的手交握在一起,那双手干燥细腻,温度比常人都低。
    “Vince,你看Annie能走你们明年2月的秀吗?”Lily问道。
    何宴听了这话,有些吃惊的扭头,问道,“安小姐,你确定吗,ZQ在影响力上是比不过Mary Karlie的,但如果你明年2月能来我们ZQ,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来来,你们俩坐下慢慢聊,Vince,Annie如果能来对你们ZQ可也是一种宣传,人家对你可是情有独钟,你可得好好把握,别又让Mary那个老妖婆子抢走了。”Lily招呼着二人坐下,正准备离开让他们两个单独相处,衣袖就被何宴拽住了,他用眼神示意她,你搞什么!这是在干嘛,牵线吗?!
    Lily轻轻把他的手撸下来,她哪不知道何宴性向,可是安堇也是个难缠的角色,她拗不过她,今天才会带她过来。她又用眼神示意何宴,忍忍吧,牺牲一下色相,你就能得到安堇这个超大牌了。
    身为设计师,何宴欣赏喜欢一切美的东西,当然也包括女人,他是做女装的,最爱女性的身体线条,可是如果这份欣赏上升到爱欲的层面,他就受不住了,只觉得头皮都发麻。
    但是安堇的确主动大胆,一直若有若无的用身体轻轻蹭他,让何宴哭笑不得,拜托,基佬完全不会因为女性的身体接触而开心好吗。正在他焦头烂额时,同席的一个人突然坐到了他旁边。
    “Vince哥,你进来这么久,都没看我一眼。”坐在他旁边的人说,何宴扭头一看,这也是个熟人,是这几年窜的极快的男模LK。
    
    第四章
    
    何宴也和大多设计师一样,有自己的缪斯,这些年,也有了几个惯用的关系好的模特。
    他平时生活比较单调节制,对社交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追求,可是每次时装周前后,他都会格外烦躁,而他真正想找的人,十有八九都会拒绝他。这时,各色各样的派对就成了他暂时的安慰剂。
    这个LK,就是他曾经在夜场纵情时认识的好友。
    “Vince哥,要不要去舞池?”LK紧紧贴着他的身体,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何宴扭头看看安堇 ,说道“不好意思安小姐,我陪这孩子出去疯一下。”说完,就跟着LK离开了包间。
    何宴出来之后深深呼出一口气,伸手拍拍LK的头,“好孩子,你今天难得机灵一次。”
    “Vince哥,怎么除了男人还有女人抢你啊,你说,我们要不要找个时间吃个饭啊。”少年贴在他耳边轻声说。
    “我们今年男装模特面试我不直接管理。”何宴淡淡说。
    “哎哟,真是无情。”他扭头,看见Lily过来,吐吐舌头,说道“完蛋,Vince哥你要挨骂了。”
    “Vince,你真是够可以的,居然直接溜走。”果然,Lily一走近就皱着眉头数落他,“今年你们的台柱生孩子去了,你不是一直在为了开场模特的事焦头烂额吗?安堇条件这么好,你犹豫什么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