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永生与你之男宠 作者:岁玦

字体:[ ]

 
文案
叶蓁只是三少从孤儿院捡回来,却被三少万般宠爱。
其他人都说,不要动真心,不值得。
三少笑着摸了摸叶蓁的脑袋,却默不作声。
 
养成,可能会有一点点的恋童。慎点。
短篇,二十章左右。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世昔(三少),叶蓁 ┃ 配角:颜世安,颜柳,颜世晏,秦羽 ┃ 其它:养成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45870字
第1章 病
永生与你
Chapter1 病
半夜,叶蓁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床头灯发出橘黄色的温暖的光芒,叶蓁坐起来,伸手去拿床边桌子上的水杯。
水是温热的。
他在暧昧的灯光中把杯子里的水都喝完,把杯子放回原处,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还是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转身就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六七岁的女孩身上穿着吊带睡衣,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泰迪熊,几乎把她的脸都遮住了,她歪着头看他,脸上面无表情,眼中是丝丝恐惧。
昏黄色的壁灯一盏一盏地交映着光芒。
叶蓁被小女孩小小地吓了一跳,脸上却也是没什么表情。毕竟虚岁十一了,叶蓁定了定神,淡定地从小女孩身边走过,走向楼梯口,恰好看到专门带小女孩的女佣在楼下,便淡淡开口,“芳姐,四小姐起来了。”
芳姐抬头看他,只看了短短半秒,便垂首应道,“我知道了”。说完便上楼来。
叶蓁在楼梯口看她,仿若高高在上的神灵,语气中不带丝毫感情,“三少呢?”
“陪老爷去医院了”,芳姐一边走一边回答他,“老爷半夜发病,二夫人、二少和三少都陪他一起上医院了。”她脚步匆忙,很快就走过他身边,走向小女孩,“小姐”。
小女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妈妈呢?”然后是脚步声、关门声。
整幢屋子回复安静,只有时钟在走的声音。
滴答滴答。
叶蓁站了很久,直到披着外衣的管家钟伯出现在一楼大厅。
“叶蓁少爷,你怎么起来了?”
叶蓁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我等他”。
“三少嘱咐了,您醒了就让我给他报一声。”钟伯说着,来到电话机前拨通电话,与那边的人说了几句,就对叶蓁说,“叶蓁少爷,三少要和您讲几句。”
从叶蓁下楼到拿起听筒已经去了不少时间,电话那端的男人似乎很好脾气,只是温柔地问“怎么醒了?”,就这么几个字,放佛打通了叶蓁的任督二脉,暖气从四肢涌向心脏,僵硬的表情一点点被打碎,淡然的声音也带上了一点委屈,好像在撒娇般,“你不在。”
男人低笑了几声,还是很年轻的声音,“早上就该回来了,你先去睡。”
叶蓁小小地应了一声,听起来不情不愿。
“蓁儿乖,父亲生病了,家里会有些乱,尽量别出房门,要什么让钟伯送到房间来。我很快就回来了。”
“嗯,你……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
“好。”
刚刚挂电话就看到芳姐抱着小女孩下楼来,小女孩眼睛红红的,抽噎不止,芳姐哄着,“不哭不哭,宝贝不哭,这就给妈妈打电话啊。”
叶蓁让出位置,和她们擦身而过。
他不是颜家正经八百的少爷,只是从小就养在三少身边的一个孤儿,三少对他百般宠爱,他欣然接受,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也尽量不与其他人接触。对于从孤儿院出来的他,三少就是他沉溺前的最后一根浮木,只有紧紧抱住才能免于死亡,其他人一概不重要。
可是……
叶蓁看了一眼对面的小女孩,颜家的四小姐,颜世安。
此刻,他们正面对面盘腿坐在房间的大床上,中间散落着五颜六色的画册,颜世安看得起劲,连泰迪熊都被她扔在一边了。
叶蓁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他们平时连招呼也不多打,连眼神交汇也没有过,今晚这小小姐却赖定了自己似的,说非要跟着自己才不害怕,还要他把他曾经看过的画册翻找出来给她看。
颜世安偷偷看了一眼叶蓁,发生他脸上只有一点无奈但没有不耐,心里才彻底安定下来。她是在睡梦中被惊醒的,耳边还萦绕着救护车的呜呜声,但父母兄长都不在,她连下楼都不敢,只好来找小哥哥。
她知道三哥房间里住着一个比她大几岁的小哥哥,长得很好看,虽然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是她觉得这个小哥哥很好很好,但妈妈不允许她找他玩,还说小哥哥是“狐狸精”,不是好人,她心中不服气,也不敢反驳妈妈的话,现在终于可以和小哥哥一起玩了。
“很好看哦。”颜世安被画册里头的人物故事逗得咯咯笑起来。
“这些画册他也买过给你吧。”叶蓁说道。
“可是都被妈妈扔掉了。”颜世安瘪嘴说。
这个话题让两人安静了一会儿。
“你不困吗?”叶蓁温和地问了一声。现在是凌晨四点多,小孩子的精神会这么足吗?
颜世安摇摇头,又加了一句,“妈妈不回来,我怕。小哥哥你困了吗?”
“没有,你玩吧”。
叶蓁把散落的画册整理了一下,然后下床,坐在茶几旁的藤椅上看书,慢慢地翻动书页,偶尔看一眼颜世安。
“小哥哥,到九月我就上一年级了,会和你同一个学校吗?”颜世安问出了她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一想到自己在小学有一个高年级的哥哥还能和他一起上学回家,颜世安就高兴得想跟全世界分享这个消息。
“应该不会,九月我就上初一了。”叶蓁漫不经心的回答。
“啊,”颜世安亮晶晶的眼睛暗淡下来,“我们不是同一间学校吗?”
“不是的。”
“那小哥哥,以后我们能一起玩吗?”
叶蓁抬头看了她一眼,摇头,“最好不要。”
“哦”。颜世安失望地低下头。她小声地抱怨,“妈妈为什么要讨厌三哥和你呢,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叶蓁不动声色,心里明白是颜世安年少不更事而已,大户人家的嫡庶之争,哪里会没有呢?更何况颜家里嫡子已逝,只剩二房三房所出的庶子,只会争得更难看。
颜永彬有三子一女,长房育的是长子,但十年前左右长子就去世了,大夫人为此移居他处,深居简出,不问世事;二房孔琼珊有两个孩子,分别是二少颜世晏和四小姐颜世安,目前她也是颜家的女主人;三房喻真患有心脏病,久治不愈,早在儿子三少四五岁的时候就病逝了,但她娘家势力强大,三少经常在喻家借住,与喻家的关系比颜家的还要亲密几分。颜永彬还有一个妹妹颜柳,早几年才嫁出去,但她最欣赏的侄子是在颜家无依无靠的三少颜世昔。
叶蓁是被三少从孤儿院带回来养的,彼时叶蓁还不叫叶蓁,三少也才十四五岁的年龄,出乎所有人预料,三少把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带回来养了,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说服了老爷,把小孩留在了颜家,当珍宝似的供奉起来,时时呵护疼爱着,但颜家其他主子都是不拿正眼看待小孩,永远都是视而不见,只有年纪尚小的颜世安心里是希望能亲近他的。
叶蓁也不在乎这些,他唯一在乎的是把他带回来的人。
 
 
 
 
 
 
第2章 斗
永生与你
Chapter2  斗
到底是小孩子,颜世安边看画册边慢慢睡着了,叶蓁把她抱回她自己的房间,又唤了芳姐来守着,才回到自个房间。收拾好东西,没人在身边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叶蓁只好一边看书一边等三少回来。
天蒙蒙亮的时候,颜柳来了,她来时完全不动声色,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叶蓁以为是钟伯,但推门进来的是颜柳。她长得漂亮,一身职场套装凸显玲珑身材,喜欢笑脸迎人的她如今一脸凝重,眉头紧锁,她直接把手中的文件袋扔到叶蓁身上,“老头还在抢救,这个是给老三的,你好好收着。待会公司要开董事会,他不会这么快回来,你不要乱跑。”
叶蓁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
颜柳看他一眼,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转身就走了。
吃早餐的时候,出去的都没回来,颜世安还在睡,空荡荡的大厅,宽大的餐桌,只有叶蓁一个人在用早餐,钟伯在一旁伺候他,恭敬而顺从。吃完早餐就看看书,画一会画,与平时并无什么不同,只是不能外出,把原本的散打课停了。
不管外面的人如何评价他和三少的关系,说当儿子养也好,当娈宠也好,三少对他的要求始终很严格,要看书,要练武,甚至带他接触公司的事务,叶蓁有时候觉得,三少是在培养一个颜家的继承人,一个未来的全能的颜家家主,但是三少对他说,“因为想蓁儿一直留在我身边,蓁儿将来是要当我的助理的。”他想一想,也是,他一个孤儿,又不姓颜,在三少心中多重要,三少也不可能把颜氏交到他手上。
接近正午的时候,孔琼珊和颜世晏回来了,他们神色疲惫,看向叶蓁的目光满是鄙夷,孔琼珊低声骂道:“早晚把你们两个恶心的赶出家门!”说着脸色不知怎的好转起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世晏,一定要把你爸爸那20%的股份拿到手,知道吗?”颜世晏一脸疲倦地点了点头。
早已习以为常的叶蓁沉默地上楼,把自己关进房间。
午后,三少回来了,叶蓁一听到消息就冲下楼,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眉眼如墨,唇角含笑,叶蓁扑进那人怀里,用力地抱紧他,嗅他身上淡淡的茶香,“我想你,昔。”颜世昔拍拍他的背,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我也好想你,来,坐好,有客人。”
“哟,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奔放啊,”叶蓁身后传来揶揄的女声,是颜柳,她背靠在沙发上,一手托着腮,明眸皓齿,笑靥如花,与今早的她判若两人。
叶蓁当作没听到,把脸埋在三少的胸膛上,听着他一下一下的缓慢跳动的心脏声,慢慢地被睡意侵袭,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公司”“股份”“继承”,不过他没放在心上。
他有昔就足够了。
 
叶蓁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床上,对面的睡着的人是三少。三少长得好看,眉是眉,眼是眼,眼睫毛长长的,但是不翘,鼻子直挺,嘴唇不薄不厚,唇角总是翘起来,含着笑意,让人看了就喜欢。叶蓁伸出手去描绘三少的五官,一心一意,放佛要把这些刻在他心里,骨子里,灵魂上。生理上,他还不懂什么是悸动,什么是欲望,但是在心理上,他认定了这个男人,在昔身边,他的心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他相信他们能一直在一起,即使世俗不认可。
他还小,可他是懂爱的。
叶蓁凑上去,吻了一下男人的嘴唇。
唇角翘起,三少搂住叶蓁的腰,慢慢睁开眼,倒映出一双深情的单纯的眼睛,“蓁儿。”
叶蓁顺从地蜷缩进三少的怀里,一手探到男人的□□,问,“要吗?”
三少拿开他的手,说“不用”,一面将他搂得更紧些,声音带着一丝慵懒,“不睡了?”
“不要,”叶蓁把玩着三少睡衣的纽扣,“你今天去做什么了?”
三少一一道来。颜永彬才五十来岁,也许是平时操劳过度,也许是平时吃的药物太多,昨夜突发心脏病,算是抢救及时,但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呆在医院里静养,医生说这种病要小心为上,即便出院了也最好是静养,不适宜再工作。
那他在公司的权利就势必让出来,让给谁呢?颜柳能力强,手里股份也有,可是她嫁给了陆氏的总裁,早就是人家的贤内助了,大夫人多年隐居,不可能出面掌权,既然大夫人不出面,二夫人就更不可能垂帘听政了。二少大学毕业才几个月,给一个经理当副手,工作经验不足,三少倒是在基层待了两三年了,可他太年轻,怕是不能服众。这时候颜柳就站出来了,暂时她来掌管颜氏公司。颜永彬在病床上颤颤巍巍地说,他会把他手中三分之二的股份转给其中一个儿子,让这个儿子当家,自己退休在家养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