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桑嵘 作者:相幼晴

字体:[ ]

 
 
文案
 
原名:《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再次相遇,他是法医,他是死者家属。
菠萝里含有一种酶,可以分解肉类,所以吃菠萝有时候会嘴唇流血,你以为是你在吃它,其实它也在吃你。
“就好比我亲你的嘴,我认为是我在亲你,而其实你也在亲我。”
 
 
①当伪高冷法医大大遇上卖萌耍无赖网络小说家。
②本文HE ,1V1.
③谢绝考据党。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徒嵘乔桑尼 ┃ 其它:《你想和我纠缠不清?》姐妹篇
 
    
    第一章
    
    司徒嵘接到齐队电话时,还在回程的大巴上。
    山路难行,不旧不新的大巴车一颠一恍,量是司徒嵘一个人高马大的健康成年男人也开始觉得阵阵反胃。
    齐队的话不多,三言两语把事情交代清楚:市里发生连环恶意杀人案,队里的实习法医束手无策,就等着他回乔南市帮忙!
    车内的乘客大多带着耳机闭目养神,车厢里静悄悄一片。
    司徒嵘挂断电话,理了理有些凌乱的上衣,歪着头靠在车窗上,闭目养神。
    脸色微微泛白,略白的唇抿成一条线。
    阖上眼,脑海里想到的就是这一趟旅程来的情景。
    他是替人办事。
    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办事,只身一人来到青海省地带,寻找她的生身父亲。
    ——
    乔南市上空笼罩着一阵恐慌的云团。
    司徒嵘从大巴站里出来,打车回警局,的士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奔跑,车音响里放着新闻广播。
    男女主播的声音此起彼伏,是在报道近期的那起恐怖杀人案:“……警方正在严厉调查中,请各位市民加强防范,夜间尽量不要单独外出……”
    “这个世道啊,不太平哦!”司机把车开得平平稳稳的后,开始对广播里的内容指指点点起来。
    司机是名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
    司徒嵘动了动眼角,往前头一看,司机正常操作着方向盘。
    “这个世道,什么时候太平过了?”司徒嵘静了几秒,回道。
    轻轻冷冷的低沉嗓音,饶是让司机打了个寒颤。
    车子开至距离警局不远的路段时,司徒嵘让司机停了车,付钱下车前司徒嵘又开了口,再对那司机道了句:“您出门在外,也要小心。”
    司徒嵘很明显看到那司机数钱的手一怔。
    ——
    被肢解得四分五裂的尸块已经在解剖台上摆放整齐了。实习法医刘露乖乖站在一旁,是个娇娇小小的女学生。
    ——半个月前刚带这个实习生时他还纳闷:好端端一姑娘家家的,学这门血腥专业干什么?
    ——可他记得,这个娇娇小小的女学生当时是怎么回答他问题的:“虽然大家都说检察官是最后能帮死者说话的人,但我坚信,法医是同等性质,一样可以帮死者喊冤!”
    ——那是个天真又满腔正义的少女啊。
    尸体是残缺不全的,甚至连头颅都没有。
    “尸体两个手掌断腕处是一道干净利落的切口,从伤口乌黑干结的血迹情况来看,死者是在活着的时候被生生砍断手掌的。”刘露把她的结论简要告诉司徒嵘。
    司徒嵘无声点了个头,穿戴整齐,带着塑胶手套,手拿镊子,翻看了遍尸体大致情况,尸体表面聚集了很多蛆虫。
    刑警传来的结论也没有什么可用价值,并未找到能够证明尸体身份的证件和物品,要求司徒嵘这边配合提取些尸体的组织样本,进行DNA辨别。
    除此以外,正处炎夏季节,天气燥热,尸体被发现得晚,腐烂程度也已经进入第三期了,很多表面伤口司徒嵘也无法用肉眼辨别出来。
    “尽可能提取所有证物,等下用‘高温水煮’检查骨架情况。”司徒嵘用镊子夹下死者几处组织样本后,回头对还处在一边的刘露吩咐。
    刘露一双大眼儿转溜了一圈,触碰到司徒嵘冷冽目光后,立马点头,上前帮忙。
    高温水煮,杀死表面细菌的同时,更能骨肉分离。
    这是对一具体无完肤的尸体检验最好的办法。
    ——
    高温水煮显然是有效的。
    洁白的骨架整齐摆放在解剖台上。
    死者,女性,年龄在30到35岁之间,生育过。
    队里检验科的人动作也麻利迅速,DNA与失踪人口资料比对,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死者乔淑萍,顺鑫百货公司采购部总监。
    “把资料拿去给齐队他们。”司徒嵘洗了两遍手后才把资料拿给同样卸装洗干净手的刘露。
    刘露手脚麻利,揣好文件,立马送往对楼刑侦小组办公室去。
    外头已是日落黄昏,司徒嵘静静望着刘露消失不见的身影后,才抬手揉着太阳穴,一阵苦恼。
    乔淑萍的头颅和双手,丢哪儿去了……
    凶手是谁,为何采取如此残忍手法?她这些年得罪了什么人?
    乔淑萍……
    司徒嵘是认识的,乔桑尼的大姐。
    她出事了这么大的事情,那……
    乔桑尼,知道这件事了吗?
    ——
    第二天上午,当司徒嵘匆匆忙忙赶到局里来时,大厅里出现的景象让他一阵揪心。
    局里大概是今早才通知死者家属过来的,看厅上行色匆匆的一群乔家人,司徒嵘突感一阵无力。
    目光扫视了一圈,果不其然,坐在最角落上掩面垂头的那抹身影,在那里。
    几位年轻的警察在那里安慰家属,陪同家属准备往审讯室里去。
    司徒嵘漠然着一脸,双唇紧抿,望着人群,里头情绪波动最大的莫过于乔淑萍的丈夫,抹着眼泪,呆呆地看着地板,一副不知所措又伤心至极的模样。
    其中一名年轻警察转过身时瞥见了提着公文包站在不远处的司徒嵘,束手无策的模样立即转为激动高兴,像是见了救星一般,往司徒嵘方向喊了一句:“司徒法医,您终于来了!齐队他们都不在,这些都是昨天那名受害者的家属,您快过来帮帮忙。”
    司徒嵘歪了下头对上那年轻警察的目光,眉头皱着,薄唇抿得更紧了。
    余光里,司徒嵘并未放过角落里那人的身影。
    年轻警察的叫唤声足以引来大伙的注意力,齐刷刷往司徒嵘这里看过来,角落里的那个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司徒嵘。
    那人缓缓抬头,眉目间隐隐透着伤感,神情惊骇,望向司徒嵘时,凝眸。
    那是一张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俊美,乌黑深邃的眼眸里,当下只剩下了哀伤,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
    那人身上,淡蓝色的细格衬衫,手腕处松松挽起。
    司徒嵘眼眸跟着一缩。
    却是没想到,两年了,他的模样依旧。
    依旧能和他脑海中的那抹身影重合。
    乔桑尼。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耽美~
    &gt3&lt
    
    第二章
    
    “来多久了?”司徒嵘走到那位年轻民警身边,泛指了下在场的人群。
    年轻警察脸色凝重,低声说道:“我上班时他们就在外头等过一段时间了,情绪都有些激动。”
    司徒嵘再往乔淑萍的丈夫郭宇和弟弟乔桑尼那看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在场剩下几个人里,郭宇主动要跟着司徒嵘进招待室,刚走几步,身后一阵脚步声跟上了。
    “姐夫,我跟你进去。”一声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司徒嵘与郭宇具停下脚步,回头。
    那原本安静坐在角落的乔桑尼缓步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意味不明,好看的唇先是抿成一条线,浓黑的双眸对上司徒嵘时,才一顿,轻启唇,嘴角微微一扬,扯出一抹笑容,对面无表情的司徒嵘点头一笑:“司徒。”
    同是两年前的那股语调,乔桑尼叫了司徒嵘一声,算是再次见面后的主动打招呼。
    只是少了当年的那股情意。
    司徒嵘一怔。
    随即,同样一扯微笑,点头:“许久不见。”
    两人客套疏远的打招呼,郭宇往后推了一小步,摸摸鼻梁,在两人之间打量了一圈,不打算开口说什么。
    ——
    三人进了招待室,坐下后,司徒嵘拿出一厚厚的卷宗来,神情略温和下来,开口对面前的两位故人道:“我们从尸体提取的DNA进行比对,死者确为乔淑萍女士,死亡时间初步推测在一周前……”
    司徒嵘尽量让自己说得轻柔委婉一些,说完这些消息,目光静看对坐两人。
    郭宇掩面,眼眶红红的。
    乔桑尼垂着眼,双手合十,搭载膝盖上,身体上.身前倾。
    良久,郭宇放下掩面的双手,突然地,从位置上站起来,朝着一时愣住的司徒嵘深深举了个躬,九十度,诚恳。
    乔桑尼也抬头往姐夫那看,同被姐夫的举动怔了一下。
    “司徒,请答应我一定要抓住凶手!拜托了!”郭宇神情严肃地连着鞠了三个躬。
    司徒嵘连忙起身,乔桑尼跟着也站起来,伸手想去扶姐夫,却被姐夫轻易避开。
    “您别这样,遇到这种事,我们警方定会全力以赴抓住凶手。”司徒嵘也准备伸手去扶起弯着九十度腰板的郭宇。
    ——他受不起。
    郭宇执拗,避开司徒嵘和乔桑尼准备过来搀扶的手,再鞠了三次躬后才直起身,泪流满面。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时此刻的郭宇,却在意不来这句话。
    亲爱的人离奇被害。
    谁承受得起?
    司徒嵘点了头,同样神情眼神模样,同郭宇保证:“无论如何,我们会尽全力找出凶手。”这是他唯一能对死者家属担保的事情。
    稳住了郭宇的情绪,三人开始断断续续描述回忆起这一周时间乔淑萍被害后的前后经过。
    乔淑萍司徒嵘是认识的,不但认识,司徒家和他们乔家,关系匪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