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学屌入豪门 作者:猫咪叫狗蛋

字体:[ ]

 
 
 
废材文案
 
《爱丽丝梦游仙境》现实基版。脑洞清奇,直白勇敢受,恋爱小白,嘴贱流氓攻
这是一个关于假戏真做,天作之合的故事。
来来来,看文就图个开心,自觉往里走,记得留评论。萌物出没哦。
张若沂:假如有一天你有钱有势了要干嘛?我想养一只熊猫!
另有各路狐朋狗友英雄豪杰参演。
来吧,各位读者大大,一起徜徉在真实又玄幻的豪门世界吧!
 
内容标签:甜文 豪门世家 现代架空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若沂,牛总 ┃ 配角:柳曼,郭伟,尚大书,牛家人 ┃ 其它:假戏真做,欢喜冤家,宠
 
 
 
    第1章 开学
    
    九月一号,烈阳如火,徐州市偏远县城某高中,如往年一样,开学。
    “张若沂,你给我站住,放下那个盆!啊呀呀呀!!!”柳曼大声叫嚷着,脚下生风,放佛她骑着的不是自行车,而是踩着风火轮。无奈不管她怎么努力,都赶不上前面踏着筋斗云牌自行车的牲口,只能看着自己辛苦在学校门口小卖铺抢购到的洗脸盆离自己远去。
    除了新入学的新鲜血液们驻足观望,有幸目睹这一幕的观众们中的老生则是见怪不怪。
    每次开学,不管是暑假还是寒假结束之后,这一幕都会如期上演,也许是你抢了我的盆,也许是我抢了你的毛巾,没办法,谁让学校从来不给学生准备这些。开学之后只有校门开的九点,到晚上自习开始前的时间,准备自己的生活用品。大到凉席被子,小到牙膏牙刷,通通自给自足。偏偏学校门口只有一个小卖铺会在开学的当天卖这些东西,而且良莠不齐。为了抢购到满意的东西,就要拿出在超市抢购特价蔬菜的架势!柳曼和张若沂这对活宝从认识开始,就立志于从对方手里抢到自己的东西,然后在被抢者的声嘶力竭中扬长而去,并以此为彩头,来预测自己这个学期的运势走向。
    “啊呀,曼曼,这次竟然是若沂赢了呀?”江雪同样骑着后座上装满东西的自行车,从后面赶上来,看到气喘吁吁的柳曼,脸上难掩惊讶的问道。
    柳曼没好气的回头看她一眼,道“别跟我提那个臭小子,气死我了,一点绅士风度都不懂,不知道让着点女孩子吗?”
    张雪翻了个白眼,这大小姐这时候想起自己是女孩子了,“行了你,别说了,赶紧进宿舍,找个风水俱佳的床铺,好多东西要收拾呢。”
    “哼”柳曼哼了声,点点头。张若沂那牲口进了男生宿舍了,她也没什么办法好想,即便不甘心只能先放弃。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往宿舍楼过去。
    高中三年终于赢了一次,张若沂撒欢的策马狂奔。
    虽然暑假的假过去了,暑却在依依不舍,脸晒的通红,还顶着一脑门的汗,他却毫不在意。抢赢了柳曼,他张若沂这个学期是要转运了!一手抱着淡蓝色小脸盆,一手握着车把,感觉未来的幸福生活在冲自己招手,脸上矜持的笑着,其实都快要乐出鼻涕泡了。
    可不,还真有在招手的,不过不是幸福生活,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这个学校里张若沂认为的跟他活在平行世界里的同班同学:牛总。
    牛总姓牛,名总。
    在张若沂眼里,此人是装逼的一把好手。会打篮球,会弹吉他,长着一张人摸狗样的脸。出手阔绰,有点痞气,教养礼貌却很好。从不见认真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一个词形容:人生赢家。
    为什么张若沂那么清楚?因为他——小张爷,喜欢人家。O(╯□╰)o他小张爷是个名副其实的学屌,有一颗还算聪明的脑子,自诩不努力成绩也不至于吊车尾。成绩不好不坏不下苦功夫,喜欢看小说,喜欢做家务,自认乐观向上好相处,其实有点孤僻。
    他们完全找不到交集点,可偏偏,小张爷就是喜欢人家。
    他喜欢人家三年,却只有他自己知道,连最亲近的柳曼都不晓得。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很怂。喜欢牛总,没什么丢脸的。他长这么大,没喜欢过谁,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的脸心跳加速,只不过那货是个男的。他不敢告诉任何人的原因也很简单:一,他是个男的。二,对方也是,而且喜欢女的。据坊间传闻,有好几个女友。哼,稀罕!因爱生恨的小张爷将牛姓某男划入渣滓系列,决定坚决讨厌之。
    无奈总是那么天意弄人。他在高一入学时对人家情愫暗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斩断尘缘,一心为冲过三年后的独木桥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谁知决定还没下两天,这货就到了他们班级,还是他们班主任舔着脸借来当班长的。
    怎么描述他的高一生活?
    典型的暗恋苦逼求生。
    彼此说话不超过三句,内容如下:1、张若沂同学不要说话影响别人。2、张若沂同学小说露出来了,收一收不要影响别的同学的学习积极性。3、张若沂同学,班费交一下。
    眼神如果发生交汇的一刹那,觉得对方对你有意思。只是一个礼貌的微笑,也让你刷牙吐着满嘴泡泡傻笑。
    有的人和你没有任何交集,却能在你回忆里占据很大的篇幅。他的笑容,他说的话,他无意中给的眼神,他喜欢穿着的衣服,他跟人说话的神态,悉数入眼,系数如新。
    好不容易痛并快乐着的熬过高一。赶上期末考试,按成绩分班。小张爷昧着良心也得承认,他和人家的成绩,差着一条黄河和一条长江的距离。也不知是哪位神仙照顾他,他和他成了唯二进入尖子班的学生。小张爷顶着一张不知该喜该悲的脸,扭曲着表情一脚踹开了高二的大门。
    高二下学期,文理分科,他们这回终于不在一个班了,小张爷松了口气。总算不用每天因为“后面座位里有个人可能在看着自己”这么蠢的想法心跳狂飙了,也不用一边装着没事人似的一个学期说不上两句话熟人都算不上,一边内心狂刷“牛牛我爱你” 了,再这么下去,他不是心悸而亡就是精神分裂。他心中有点不舍得又有点小窃喜,只是在隔壁,上个厕所都要路过的地方。唯一的后遗症就是,此后的半个学期,总有同学贼眉鼠眼的问他是不是尿频。你大爷!
    没想到高三一开学,就看到对方在往这边招手,小张爷想象着自己很有骨气的无视他,抬头挺胸像个将军一样,飞驰过去。让被卷起又旋转着落下的树叶陪他看自己远去的背影,落寞他一脸,也算给自己注定无缘的暗恋奉上祭奠。
    车子越骑越近,看着那人牵起的嘴角,笑意盈盈的挥手,很有骨气的小张爷觉得自己被太阳晒晕了头,觉得对方一个暑假不见更帅了。小爷果然很有眼光,看上的人就是帅,那笑容那嘴那鼻子那脸那耳朵那身材,啧啧。
    那,靠过去?万一他不是找小爷,我岂不是丢脸丢大了?那,那不靠过去,万一是真找自己有事儿呢?
    四周左右看了看,张若沂一狠心一咬牙,狠蹬了一脚车蹬子,奔着人过去了。大不了丢脸,给青春留点疼痛,别一回头被青春这小妖精抱怨,老子没跟它相遇过似的。
    牛总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张若沂,笑的一派斯文。
    张若沂面无表情的停下车,看了一眼正站在面前牛总,“同学,有事?”笑你麻痹笑,有什么好笑的,有事快说,没事滚蛋,笑那么好看,小心小爷对你图谋不轨!
    “同学,没事就不能叫你吗?我们可是有着一年半同班,半年隔壁班的情谊啊。”牛总看着他不停流汗的脸,调笑道。一个暑假不见,更白了一点,本来就看着秀气,现在更顺眼了。扬手把冰镇矿泉水递给他,“给,先喝口水凉快凉快。我们分到一个宿舍了,待会我的床铺就要麻烦你帮忙整理了。”
    张若沂看似正常的接过人递过来的水,其实满脑子都是“他记得,他记得,他竟然记得我”在刷屏,完全没反应过来牛总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他喝着水,咽下的间隙,说:“哦”。
    牛总就看着他,慢慢的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决定好好地更一下。希望有个完整的作品。
    抠鼻,如果有人看的话支持下新人,欢迎督促
    2016.1.9号,第一次修错别字
    
    第2章 泥煤的同居
    
    302室更像一个套房。靠门的这边,是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个下面书桌上面书架的组合柜,门对面的窗下也是同样的一套摆设,而不是和别的宿舍一样是上下铺。
    张若沂推推下滑的眼镜,在牛总的示意下走了进去,挑了靠窗的床,放了东西在上面。
    随后进门的牛总往旁边宿舍去了一趟,就有人把他的东西送过来,打了声招呼离开。
    “早上司机帮我把东西送过来了,你还没过来,我就把东西都放在隔壁宿舍了。”牛总见他狐疑的望着自己,解释了一句。
    张若沂点点头,把自己的东西放下,拿了盆想要出去接水,擦洗桌椅。
    早就听说学校里有这么一间特别的宿舍,以前是老师宿舍,后来有了专门的教职工宿舍楼这间就没人住了。今年怎么自己和牛总住这里?难道宿舍不够用了?先遇到暗恋对象主动搭讪,然后就要开始同居,而且是在两人独住的情况下。这,是转运?
    怀揣着小兴奋的小张爷麻利的打水准备毛巾,将房间里所有的桌椅板凳擦了一遍,除了牛总屁股下面的那张。
    铺好褥子被单,拿出被子枕头,开始套上被罩枕套。
    牛总坐着,一手靠在椅背上撑着头,歪着头看着忙碌的少年。正在抽条长高的少年很瘦,身高170多,皮肤白皙,留着短发。五官清秀,干干净净的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鬓角见汗,汗水划过的皮肤闪着光泽,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时而因弯腰露出精瘦的腰身,牛总眯着眼,霸道总裁样的人,露出一副农民欣赏丰收庄稼的表情。
    调整了下枕头的位置,确定一切弄完的张若沂轻轻的吐了口气,很好,忙完收工。不过坐在椅子上的那个大爷怎么不动?如果和你暗恋的人独处一室,该说些什么才会不尴尬?
    “在楼下你答应帮我铺床的哦,不会是不想帮忙了吧?”还没等张若沂想出个结果来,牛总站起来到他身边说道。
    “什么?”张若沂下意识抠着被单,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刚才,楼下。”牛总欺身过来,凑的近近的,张若沂就觉得毛孔都炸了一下。
    “我那是没听清,而且我凭什么帮你铺床叠被?”要小爷帮你铺床叠被,小爷又不是你的通房丫环,有本身你娶了小爷啊,给你铺一辈子床,再说,你那些女朋友不用,倒是来使唤小爷,美的呢,惯得你。小张爷面上一脸正气反驳,心里咕嘟咕嘟的冒着醋泡泡。
    “我不管,你都答应了,就得给铺床,而且我也不会铺,不然就跟你睡一起也行啊。”牛总说着就坐在了张若沂的床上,往后一躺,就不动地方了。
    “大少,能要点脸吗?”张若沂看着躺在他床上的家伙,手指推下滑的眼镜,脸上带着不赞同。
    “如果不要的话就给铺床吗?那不要了吧。”躺着的人一脸坦然,十足一副“我不在意你看着办吧”的意思。
    凸(艹皿艹)
    张若沂绷着脸,内心的小草原被数千只驴蹄狂刨,一片狼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