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若菊洁,便是晴天+番外 作者:邢之初

字体:[ ]

 
 
文案
一个有严重处子情节的洁癖攻,
有天,他爱上了一个MB
 
BE文(对林鸿),第一人称主攻。里面某些象征比喻之类的没有只是为了塑造人物和推动剧情,没有任何人身侮辱成分,不喜勿喷。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鼎 ┃ 配角:degenerate(林鸿),傅若川 ┃ 其它:主攻,BE
 
 
 
    第1章 第一章
    
    我是个极度讨厌Gay吧的gay。
    但是我总是去那里。
    大概,因为我是个gay。
    知道我是gay的不多,原谅我是gay的更少。在这里我才会觉得我是个正常人,没有人会因为我对女人硬不起来而嘲笑我,也没有男人会用奇怪的眼光看我,好像我随时都会丢块肥皂给他然后爆了他的菊花。其实事实是,作为一个纯一号,我还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
    我14岁看片,对里面身材火辣的女人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是看着旁边穿着背心的哥们口干舌燥。19岁终于爆了他的菊花,从此一路弯到底,再也没有掰回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中途谈过几个男朋友,但是他们都热衷于419,不习惯我近乎禁1欲的生活,不到一个月就一拍两散。天知道每次跟他们做了之后,我都要在厕所洗自己的兄弟,洗到自己兄弟皮都破了,哪里还有心情跟他们来第二次。
    是的,我有精神洁癖。或者说,处子情节。
    那些所谓的“男朋友”,几乎都是隔几天就需要满足的零号,在跟我之前,也不知道在多少地方翻滚过,上面下面又是什么长相的男人。插他们,对于我来说,就像在插自己家的垃圾桶。
    而MB,对于我来说,那就是茅坑。
    有哥们说我嘴毒,我很诚挚的告诉他,这是大实话。有一次见过一个MB,在我们包厢里直接跟我一个哥们滚在了一块,另一个哥们加入玩了3p,我在不太远也不太近的地方坐着,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他们连接的地方,不知为何胃里一阵翻滚,跑到厕所吐了半个小时。
    不多不少,我看了时间,正好半个小时。然后第二天一整天都没有吃饭。
    我并不歧视这个职业,但是对于我来说,和他们做,简直是不可饶恕的事情。
    遇见degenerate是26岁的时候,我修完了研究生的课程正式摆脱公司实习生,一跃成为经理。几个一直玩的不错性向相同的哥们包了半个GAY吧为我庆祝,虽然是以庆祝的名义,最终不过是个幌子,喝酒喝了一个小时,大半人都醉眼朦胧意兴阑珊,开始唤老板招MB进来。进来了好几个,老板特意把看起来最清纯的一个塞到了我的旁边,一边谄笑一边说,“哟,今天可是梁少的好日子,咱们Jone可就交给梁少□□啦!哈哈哈,第一次,梁少可得温柔点!”
    我算大客户,但是对这方面的性质不高,而且我找伴,也都是为了能交往,不是单纯的419。这样的想法的确太天真,但是也是我最实际的想法。所以MB的第一次,老板推荐过一两次被拒绝后,也就再也没有继续推给我。
    但是今天情况特殊,而且我也不好拂了在场哥们的面子,手一捞把那个Jone抱在怀里,笑了笑说,“老板美意,今晚当然要好好享受。”
    不太好笑,但是哥们和老板都很给面子的哈哈笑了。我闻着Jone身上的香水味,一边催眠自己,虽然是被调1教过,但是至少还干净。
    Jone有点羞涩,不像是别的身经百战的老手故意装出来的所谓纯净,黑色的眼珠里是真的有恐惧。给我倒酒的时候小心翼翼,手轻微的颤抖,面上却还要继续笑着。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想说点什么转移他的注意力,却见包厢门被推开了。
    进来一个男人。
    周围的人开始起哄,“ohhhhh~degenerate可算来了!祝少你可等了一个月啊哈哈哈!”
    祝少也哈哈笑的很开心的样子,把那个男人拉近怀里“啵”的亲了一大口,手不受控制的开始往衣服里钻,旁边的人起哄的声音更大了,这个香1艳的吻持续了一分钟,祝少才放开那个男人,我也才终于看清那个男人的脸。
    很漂亮,却也不是那种像女人一样的漂亮,男性气息依然很明显,却顶着红艳的嘴唇斜靠在祝少的身上笑着微微喘着气。
    我不太相信一见钟情,但是我的兄弟告诉我,他硬了。
    我坐在沙发上,没有了和Jone继续搭话的想法,只是和他一杯又一杯的喝酒。透过透明玻璃杯,我看到他在祝少的怀里,祝少的嘴里大概说着情话,手在他的身上流连,他用嘴喂祝少喝酒,笑的很媚,微微的喘气一直没有停。
    我的眼睛一直黏在他的身上,明明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但是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似乎总能在一片嘈杂声中听到他似有似无的喘息声。我不知道是谁的,但是我觉得是他的。
    我抓过Jone的手伸进我的裤1裆里,眼睛微咪着,像是他在我怀里。他的手抚过我渴1望被触碰的区域,那张远远望着的脸也似乎拉近了,红艳的唇落在我的脸上……
    那天晚上,是我除了第一次以外,最痛快最持久的一场。
    我包下了Jone,给他在外面买了一套房子。那段时间我第一次有了“在交往”的感觉。做了之后不用再搓破我的兄弟,亲下去的时候也不会再有障碍。我几乎不再去GAY吧,直到三个月后,哥们打电话给我说,他在另一个小一点的GAY吧看到Jone还在做MB。
    接到电话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该摆出一个什么表情。对于Jone,说爱算不上,说不爱,毕竟三个月是我目前所持续的最长“感情”。晚上去Jone那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他先说对不起,又开始哭诉他有多需要钱,最后开始骂我,说我做的时候还叫着别人的名字。
    我问是谁,Jone说没听清,反正不是他。
    我把房子送给了他,然后再也没有去过那里。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又在浴室里泡了三个小时,搓红了我的兄弟。
    我沉寂了三四天,在哥们的劝说下又去了GAY吧。
    “诶!老板!把degenerate叫来!”
    听起来很耳熟,抬头才发现是那天那个男人。
    “嘿,梁少,degenerate现在是这的红牌哈哈,我跟你说,他可跟别的不一样啊哈哈,你要是能试试就试试,不能试你就让他陪你喝酒!这小子嘴可甜啦哈哈!”
    Degenerate笑了,“哟,秦少上次是尝出味道了!”
    “哈哈,你这小子给别勾引我,今儿个是让你陪梁少的,你要是能把梁少拿下,你这辈子就有福了哈哈!”
    “那可得好好伺候了,不知道梁少看不看得上我?”degenerate转身望着我,大概是错觉,我总觉得他的眼睛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我举了举杯,“你叫什么?”
    “degenerate。”
    “怎么拼?”
    “d,e,g,e,n,e,r,a,t,e”
    “degenerate……“我把名字含在口里念了一遍,有点绕口。我第一次在GAY吧的MB里,听见这么绕口,这么长,含义这么明确的名字。
    Degenerate勾了勾唇角,大概是知道我的脾气,没有躺在我怀里,只是靠在我的身边,肩膀间隔了一个手指的距离,纯情的像是青1涩的高中生。
    我说,“我记得你。”
    他笑了,说,“我知道。”
    我挑了挑眉毛,有些意外。我觉得他会说,他现在在GAY吧这么红,很少有人会不记得他。
    但是他说,“三个月前,你的庆祝宴。”他停顿了一下,又吃吃的笑了,“你可是看了我一晚上呢。”
    我有些意外他的敏感,也对于被人发现的事情有些尴尬。
    他说,“我挺喜欢你的。”
    他笑的很……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我觉得,那时候,他的名字送给我比较合适。
    Degenerate,甘愿堕落的人。
    喜欢果然是世界上最毫无理由的事情。至少,对于我来说。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大概不会有人看吧( ̄_ ̄|||)
    
    第2章 第二章
    
    后来,大概每隔几天我都会去找他一次。Degenerate说我是他的福星,以前每晚七点到十二点是他陪酒陪的最累的时候,但是现在老板为了讨好我,一般这个时间不会再逼他陪客人。他在GAY吧呆了两年,据他说之前一年一直是做侍应生,最后却还是没挡住诱惑做了MB。我天真的近乎白痴的问他是什么诱惑,他笑了笑,说,“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那些东西。”我说,“我觉得我应该懂了,实质上我也的确算是懂了,但是我还是不懂。”
    他明明都笑的肚子痛了,但是他哭了。
    他说,“懂和知道是两回事。我知道你不懂,你怎么可能会懂。”
    Degenerate越来越红。
    大概这就是人的劣根性,得不到的东西就是最好的。他的名字看起来很有意思,人长得漂亮,几个客人好几次要点他,因为degenerate要等我,所以都会回绝掉,久而久之不知怎么得出了一个“冷美人”的称号,又听以前玩过他的几个哥们说有多棒多棒,现在点他都要预约,据说接不接还得看心情。
    但是,这些都只是听说而已。
    我一向是比较专一的人,说了喜欢degenerate,就算只能看不能碰,我也只喜欢他一个。进GAY吧只是为了他,朋友的颜色应酬能推就推,我活的就像是生命里只有工作和degenerate两种东西。
    但是我想,其实就够了。我不是多么遵从本能的人,我就是想,等degenerate什么时候想开了,我带他离开GAY吧,给他买个房子,然后我们两个就这么互相望着过完余生。
    可是degenerate从来都不答应。
    我不知道MB是不是可以被称之为男人“事业”的东西,degenerate很少反驳我的话,他只会很聪明的适当的表示他对我的某些观点的不认同。但是只有这件事情,在我问了他五六遍后,他很烦躁的,破天荒的抽了根烟,跟我说不可能。
    我说,“我可以等。”
    他说,“那你就等吧。”
    我透过烟圈看到他被模糊的精致眉眼,不知为何脑中突然浮现出某天,不,确切时间是十月三号,在这个所有人都休假的日期,他还在兢兢业业的干活。我推开那扇因为主人心急而忘记反锁的门,在狭小的门缝中,看到他漂亮的眉眼,露出我从未见过的表情。
    我一辈子都没法完整看见的表情。
    胃里一阵翻腾,我冲进包间的厕所,胃里叫嚣的不适让我全身都紧绷了起来。我趴在洗漱台上,吐不出来,压不下去。
    我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恨意,不知对他,还是对我自己。
    我不止一次的问我自己,我究竟喜欢他什么,但是我找不到理由。也许是他的精致眉眼,也许是他弯腰时露出的光滑曲线,也许是他若即若离的态度,也许是那种离他那么近却永远碰不到他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