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暗恋成真的充要条件+番外 作者:墨千榕

字体:[ ]

 
 
文案:
六年不见,老同学宗靖出场的金光闪闪
五分钟把柳家的债主都解决掉了
柳遇唐死里逃生,暂喘一口气,新难题立马出现了
怎么赚到五百万?
宗靖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啊,没理由替他还钱好么
什么主意都想了,脑洞就没往以身相许上头开
一朝宿醉醒来,问题仍旧没解决
宗靖说了,事情做了你得负责,什么?要养我?行呀,小爷身价不贵的,五亿。
所以,问题升级了,怎么赚到五个亿?
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木有钱怎么推倒宗同学呢~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遇唐,宗靖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破产
  
  三九天,大雪,北风四到六级,气温零下九到零下三度。
  宗靖难得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睡到中午才起床。
  拉开窗帘,外层玻璃上的冰花还没化,窗边的气温低,宗靖打了个寒颤,拽过睡袍裹上。
  厨房里的冰箱是家政阿姨昨天刚填满的,但是他懒得自己做,拿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灌了一半,接着打开手机叫好外卖,洗漱一下就坐进书房里。
  企鹅自动登录,宗靖看都没看,径直打开邮箱开始处理邮件。
  等到他回复了四封邮件,外卖终于送到,摸到手里只剩些微热气,宗靖看看外送员帽檐上的积雪,把温度最高的热饮递过去,“实在不好意思,天气太差,辛苦了。”
  外送员本来有些忐忑,闻言连连摆手,“应当的应当的,您在微波炉里加热一下再吃吧,不好意思。”
  宗靖硬塞给他,“暖暖手也好,辛苦。”
  外送员推不过,接过去反复道了几声谢,退了两步才转过身去按电梯。
  宗靖沉浸在日行一善的满足里,吹着口哨去热了饭,坐回书房吃了几口才发现右下角那个拼命闪烁的企鹅群图标。
  有人提到了他特别关注的那个名字。
  这个群,好几年没有声息了吧,不对,是加了之后从来没有人提起过那个名字。
  宗靖咬着糖醋小排,点开那个群,呼啦一下子闪过一片密集的文字,几分钟时间,好像大家已经聊了许多行,好些终年灰暗的名字不断跳出来。
  大山 13:35:09
  最近有人听说小王子的新闻吗
  此去经年 13:35:40
  小王子?who?
  大山 13:35:49
  我滴神,咱们班小王子啊,柳遇唐
  灰兔子 13:35:52
  柳遇唐?
  他怎么了?
  大山 13:35:56
  呃,果然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吗?
  此去经年 13:36:09
  啥大新闻快说,这么卖关子找抽呢是不?
  灰兔子 13:37:10
  就是就是
  吊人胃口欠收拾,不厚道
  冰奇 13:39:58
  咦,你们说柳遇唐?他怎么了?
  大山 13:46:10
  果然大家还是关注小王子,一提他,万年潜水都炸出来了……
  宗靖不耐烦看他各种卖关子就是不说正经事儿,丢开筷子敲了一句话。
  宗靖 13:58:27
  柳遇唐到底怎么了?
  他一出现,大家登时又热闹起来,各种打听听说他成了老板的传言是不是真的。
  宗靖懒得一一应付这么多人,毕竟高中同学,算算七八年没见了,当时念书他就不是爱玩儿的人,跟谁也不太亲,这会儿那些ID背后的人长相样子和名字都不太对的起来了。
  宗靖 14:08:17
  并没有,普通上班族而已。
  然后就关了群,单敲大山。
  宗靖 14:09:28
  柳遇唐怎么了?
  大山本名王峰,大个子一个,跟宗靖在高中时代都在校篮球队,算个比较熟悉的人,被宗靖单独一敲,简直有点受宠若惊。
  大山 14:10:02
  靖哥,咱可好些年没见了,你现在做什么呢?没想到你也对八卦感兴趣啊。
  宗靖 14:10:35
  没做什么,小公司普通职员。难得听到同学消息,你语气又那么夸张,好奇。
  耐着性子跟王峰聊了几句,宗靖想起来这个同学对柳遇唐特别关注的原因,当年王峰高中三年里喜欢的姑娘,无一例外拒绝他的原因是喜欢柳遇唐。
  少年时代积累起来的郁气,谈不上仇恨,听到宿敌倒了大霉,幸灾乐祸是一定的。
  据王峰说,他元旦休假回家,听母亲讲的八卦。
  总结一下,高中时代全年级最有钱的柳遇唐家破产了,他父亲在筹集资金还了大半欠款之后车祸丧命。
  现在柳遇唐和母亲在被债主堵门中。
  宗靖眉毛皱起来,显然王峰听到的八卦也是七转八拐得来的,信息一点儿都不具体。
  又寒暄了几句,他就找个借口关了企鹅,合上本子。
  在屋子里转了三圈,宗靖支着下巴站在飘窗前面看了好一会儿雪,最后自暴自弃地重新打开电脑,在校内网、豆瓣、微博几个地方搜索了下,锁定了一个人,发了个私信过去。
  一小时后他就拿到了柳遇唐的手机号,跟手机里存着的那个完全一致,仍旧是这个城市的号码。
  网上有句话说,如果一个人5年以上不换手机号码,只有一个号码,二十四小时开机者,是个相当值得信赖和可交之人。
  如果这个手机号仍旧有效,柳遇唐跟自己在同一个城市七年了,一直都用着刚进大学时候换的手机号。
  宗靖拿到了号码,困兽一样又在屋子里转了三圈,工作邮箱里还有六封邮件没处理,勉强工作了一会儿毫无效率,再去跃层露台改装的健身室里跑了一小时,最后满头大汗地站到浴室里冲水。
  顶着个毛巾从浴室出来,宗靖终于抓住手机倒在床上,沉默地看了那个号码一会儿,按了下去。
  电话只滴——等待了一声就被接起来,对面的声音略有些焦虑,“您好,我是柳遇唐,哪位?”
  宗靖骤然从床上坐直,因为没预料到对方的接电话竟然这么快,一时间竟然想不出说什么好,干巴巴自报家门,“我是宗靖。”
  柳遇唐被自己的二姨和小姑盯了一整天,此时口干舌燥,哪想得起宗靖是谁?想想这些天打电话过来的无非是债主,懒得应付,干脆地自报家门。
  “抱歉,我父亲生前的一些关系我不太了解,如果您有有效借款证明,请拿好文件到Q城新阳区锦绣大道山水居16栋,我会想办法给您结算清楚。”
  宗靖愣住,马上反应过来,柳遇唐把他当做柳家的债主了,看起来情况确实很严重。
  他试图解释一下,“我是宗靖,当年……”听筒对面响起尖锐的中年大妈吵闹声。
  柳遇唐躲避着小姑伸过来的手,“抱歉,我现在不方便跟您详谈,具体情况您上门来找我吧,我们柳家是不会赖账的。”
  更尖锐的妇女吵闹声响起来,“……什么不会赖账,先把……”
  电话挂断,只余机械的电子音。
  宗靖举着电话发了一会儿呆,直到发梢上的水珠从额头上滑到了眼睫毛上,他才站起来到浴室吹头发。
  ********
  柳遇唐躲开小姑挠上来的指甲,厉声喝道:“您要是再不坐回去,我就报警了。”
  柳娴尖声吵闹,“你还敢报警?你报啊!你不报警,我都要先打110,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帮你想办法,你有什么不愿意?”
  唐舒也跟在她身后叫,“让你妈妈下来讲话,你个小孩子懂什么?大人的事儿你掺和个屁。”
  柳遇唐深吸一口气,扫视眼前这两个中年女人,以前觉得拿自己当亲生儿子的小姑二姨,逢年过节总会记着给自己礼物的长辈,这会儿看看,比个外人还不如。
  早半个月他经常被气得发抖,现在已经不会为这样的事情难过了,“您要是非要逼死自己亲妹妹吗?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也说了好多遍,这个家,目前是我做主,有什么事儿找我谈,否则说什么都没用!”
  唐舒坐回去,毕竟对面是个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大男人,真发起火来,她也占不到便宜。
  “我跟你讲了许多遍了,家里就这个房子还值点钱,二姨给你找的买主有什么不好?你早些卖了,结算清楚,带着妈妈好好过日子,有什么不好?非要这样死撑着,天天债主登门,你妈妈都要吓出神经衰弱了。”
  我妈妈神经衰弱到底是谁闹得?!
  柳遇唐冷笑一声,“卖房子,好啊,六百七十万拿来,我现在就签字搬走,否则免谈。”
  柳娴打扮的一幅贵妇样子,唾沫星子喷满地,“你个小孩子,不知人间疾苦,你家里刚出了事儿,房子晦气,哪有那么高的价格?中介哄你的,一年半载卖不出去,债务利息要多少你想过吗?”
  柳遇唐抱臂,“那是我柳家的事情,小姑操心操心自己家吧。”说完闭上眼睛往沙发上一靠,打算就这么耗着了。
  一个月前,他还在筹划出国继续深造设计。
  爸爸在电话里还鼓励自己,好好学习,成了大设计师,家里刚好也可以转型做服装生意,房地产市场不行了,他很看好女装。
  转天接了一个电话,父亲车祸重伤住院,他回到家,才知道柳家已经风雨飘摇。柳昂抢救无效死亡,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施工方偷工减料,家里投资的度假山庄建了一半在阶段验收时候就停工了,柳昂不能让这样工程继续建设进而投入使用,要求拆除重来。
  随即工头捐款潜逃,年关将近,工人堵在公司大楼门口要工资。
  柳昂多方筹集资金结清了工资,接着设计公司、材料供货商也找上门来,银行贷款也到了结算期……
  柳昂殚精竭虑,好不容易解决了大半,又出了车祸。
  柳遇唐买不到机票,沿着高速开了七个小时车,赶回家见了父亲最后一面。
  他承诺了,要照顾好母亲,就一定会撑下去。
  办完了父亲的后事,在父亲老朋友和公司下属的帮助下,开始想办法把公司值钱的东西拆分卖出,公司做不下去了,债务总要清偿结算完毕,再有员工清退安置问题。
  忙到焦头烂额,没想到自家亲人先上门打劫了。
  把价值七八百万的别墅卖出四百万去,还讲什么都是为了我好!呵呵~
 
  第2章 为你好
  
  柳娴被他无视,唠叨了几句先忍不住,“柳遇唐,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你的教养呢?我跟你讲、”
  “我儿子有没有教养,不劳你费心。”唐璐裹着大衣站在楼梯上高声打断她。
  柳遇唐急忙站起来上去扶她,“妈,你怎么出来了?”
  现在家里几乎已经没有现金,别墅一天取暖电费就要四百多块,完全用不起,他关了所有房间的暖气,只开了妈妈的主卧室,这时候楼下客厅里大概只有两三度。
  唐璐握着楼梯扶手的手背青筋暴起,眩晕的几乎站不住,还是努力撑住,几乎声嘶力竭第喊,“你们给我滚出去!”
  “大嫂,我们是来关心你,帮你想办法解决问题,你这是什么态度?!”柳娴把手揣在袖子里,小崽子是想冻死她。
  唐舒跟在她屁股后面,看亲姐憔悴成这样,担心也有几分真,“姐,你千万别生气,快帮我们劝劝遇唐,反正这屋子你们以后也不住了,卖了刚好解决一部分债务,有什么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