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来,把手伸进来 作者:羽林郎

字体:[ ]

 
    文案
    每个人都会,因为一次不经意的悸动,心生细浪,动辄蔓延,如果可以,何不让那一份美好继续呢?本文取材于现实,讲诉一个因年少的一次心动直到后来的再次重逢后的故事。
    葛晨:“小荣,来,把手伸进来!”
    聂小荣被葛晨握住手伸到葛晨的胸口,感受他强有力的心跳。
    葛晨:“你感受到我的心了,现在该让我感受你了吧!” 
    ……
 
    优秀腹黑攻&软濡可爱受(☆_☆)副cp:忠犬攻&买买买炸毛受(^_^)
 
    轻松甜文向,好好谈恋爱的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小荣,葛晨 ┃ 配角:张松,林子良 ┃ 其它:腹黑攻,阳光攻,可爱受,炸毛受
 
  夜中遇见
 
  房间里,聂小荣趴在床上,搂着被子蹭来蹭去地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啊,啊﹉啊,怎么办,他有没有注意到我,为什么我没去上前打声招呼呢!”小荣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平日里说的头头是道,怎么真到自己上阵了怎么就这么怂呢!
  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路灯的照射下,夜色显得并没有那么凝重,聂小荣刚从停车场出来就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修长的男人,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好像在看些什么。月光顺着夹带着一丝冰冷的空气撒落下来,罩住了男人的身影,也流淌过小荣心里那一方田地。
  聂小荣心里雀跃起来:要知道这个常年大多只有大爷大妈出没的小区,他还不曾见过有这等人物出没。
  “看那一双大长腿,看那挺直的背,再配上一身剪裁合体的深棕色西装……
  “我靠,这不会是什么国际名模什么的吧!”
  聂小荣突然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但又很快被自己否决了:“人家模特怎么可能到这种普通的民居区里来呢?”
  正胡乱猜测着,聂小荣发现那个男人看了看左右好像要问路的样子。
  “哈哈,我要是现在过去帮他指路那我不就可以认识他了吗?可是这样会不会目的性太强了些,再说万一他是丑男或者什么不好的人怎么办?”
  可还没等聂小荣再犹豫个几秒,再抬头看时,那个刚才他一直犹豫不决想要到达的地方,一位大妈正在那边热热闹闹给人指路呢。
  聂小荣发觉这个时候的大妈竟然比她们早上跳广场舞的时候更可恨,但同时更讨厌却是自己。
  但最让他感到懊悔的还远不止这些。
  在男人转弯的那一瞬间,当聂小荣看到男人脸的那一瞬间,“葛晨……”余下的话通通吞入肚中,因为那一刻已经忘记了去咀嚼。
  聂小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反应会是这样,心里面好像是生出了一团燥热的雾,这雾让他有些看不清了,但同时又有点膨胀的感觉,可捏又捏不实,所以你只能去等,等什么呢?也许是一个答案,也许是一阵风,抑或就只是这深夜里滴答滴答的摆动,聂小荣失眠了。
  他回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下午,花坛里虞美人的娇艳完全夺去了太阳花的朴实,已经是快要六月的天了,好像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炎热,反而时不时有微风吹过,吹散了女生们耳边的发丝,吹动了男孩们宽大的衣衫,日光撒落在这个午后,慵懒的人在午睡,当然还有人不午睡,聂小荣是没有睡午觉的习惯的,于是就在校园里闲荡时,他第一次见到葛晨。
  聂小荣是初三上学期才转学到他爸爸的这所学校的,之前他是实验中学的学生,所谓全市最好的中学,却因为“送礼”事件,让聂小荣这个一向不会忤逆的孩子,选择了离开。
  刚开始他的父亲聂敬是不理解为什么儿子会从一个重点中学转到自己这个小学校来,但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后,聂父也就一声不吭只当默认了,但心里却有九分在怨恨那个老师的,剩下一分也是无奈了。不是送不起那点礼,是因为他最不想做的就是把让“上学”变成一件不单纯的事,这一点他和儿子是一致的。
  转学后的日子真的是比以前轻松了很多,小荣妈是在学校开小卖部的,耐于妈妈的威逼利诱下只要有空他就会在母亲小卖部帮忙。
  这样一来就少了许多与班里其他男生一起玩闹的机会,但由于聂小荣人长得秀气,尤其是两只眼睛,圆的实在可爱,再加上为人和善,他的人缘还是不错的,但这种平静也是在那个午后被打破的。
  和往常一样,吃过午饭准备去妈妈的小卖部帮忙,路上被数学老师王凯叫住了:“来,小荣,这是葛晨,你们认识一下,”对面的少年闻言转过身,笑了一下对聂小荣说:“你好”。
  那一瞬间聂小荣脸红了,这个五官甚是俊朗的少年霎时间勾起了小荣对美的崇拜,只觉得一股热流忽的直冲头顶。
  他感觉到了不妙,他对自己这个脸红的习惯太熟悉了,脸一发热,那红必定半个小时都散不去,怎么办,他心里是很想与对面的少年再多说几句话的,但却又为自己脸红而自卑,最终还是自卑与害羞占了上峰,就说:“王叔叔,我先去我妈小卖部帮忙了,说完就飞快的跑走了”,到了小卖部小荣妈妈问他怎么了,怎么脸那么红?小荣只好支支吾吾说自己跑太快热的了,妈妈看了他一眼,没再多问。
  可聂小荣没想到的是,他脸上的红晕还没来得及完全消散,新的热浪就又来了。只听门口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好,请给我拿本笔记本……”
 
  继续回忆
 
  小荣回头一看,声音的主人正是葛晨。聂小荣看他的脸上已不似刚才那般的正经颜色,反倒是好像一直维持着一丝笑意,这笑没有浮现在嘴边,却是全写进了那一双深邃的眸中,聂小荣看的清楚,可内心愈是挣扎,双腿就会陷得越深。
  此刻的小荣内心是激动又慌乱的,他心想:“我该怎么向他解释脸红这件事呢?他会不会因此而看不起我呢?”边想着边去帮葛晨去拿笔记本。
  他强装镇定,边注视着少年的眼睛,边把笔记本递给他,谁知对面的少年竟一下笑了出来,这下轮到聂小荣傻楞住了,一下就不知所措了。
  这时小荣妈开口了:“让你去拿笔记本,谁让你去拿信纸了,”小荣妈苦笑不得,自己的这个儿子有时候傻得可爱。聂小荣低头一看,自己拿的还真是信纸,封面上还画着糖果屋那种……
  之后的日子没有太大变化,因为聂小荣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去解释自己那天的反常,更不要提上前搭讪了。可愈是这般说不出口,往往就愈是想百般引起对方的注意。
  终于,一天晚上晚自习结束后,聂小荣看到离葛晨不远的座位一群女生围在一起在说些什么,边说还边偷偷看走道那边的葛晨,聂小荣就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就从那几个女生口中得知原来葛晨是他们数学老师王凯的外甥,而且他竟然是从一高退学过来,打算重新考高中的。现在这个消息比起之前的解释更能让聂小荣想去搭讪了,可是看他都来班里好几天了,看似对人客客气气,但这客气中却挟带了太多疏离感,让人欲言而止。
  可能是出于好玩抑或是其他,聂小荣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晚上他在纸上写了四个字,然后一脸坏笑着对着旁边的女生说:“你们猜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只是几个人的窃窃私语,谁知其中有个神经大条的女生一下子就大声念了出来:“内阁大臣”,“什么意思啊?”聂小荣发誓当时他立马就感受到了他右手边的视线,但还好他反应比较快,马上就说:“你们忘了今天历史课老师刚讲过的吗?你们不觉得我们就像内阁大臣一样在一起讨论吗?”
  说完连聂小荣自己都觉得很牵强,但女生的话题总是跳转的很快,不一会大家都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聂小荣突然觉得很没劲,就悄悄离开了。他没注意到的是在他离开后,葛晨也随后离开了教室。
  回家的路上聂小荣莫名油然而生出一种孤独感,他想如果自己搬到男生寝室去住,会不会好点,虽然男生寝室与家属楼只隔了一栋楼,但这距离足以拉开人与人的交集。
  “小荣”,忽然身后有一只手搭在他的左肩上,随后又放下,聂小荣半侧了下身子一看竟然是葛晨,月光下,同样的白衬衫,他好像却能让清冷与温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他身上同时显现。
  望着葛晨此刻满是柔和的表情,聂小荣反倒觉得自己的心里从未如此平静过,他在想:“我这是在做什么呢?只是想和别人交个朋友,为什么却要像个女生似的搞些小动作还给自己找那么多难堪呢?”
  “明天我带你去吃饭吧!”聂小荣冷不丁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让葛晨有些吃惊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几乎没带任何犹豫的回答说:“好~”
  只这一个字,葛晨看到,黑暗中好似有什么光亮一闪而过,就像是忽然擦亮了那把尘封已久的镜子,照亮了这世间最生动的表情,也照进了少年的心。
  聂小荣说:“那明天上午放学我等你啊”,葛晨心想:怎么这个聂小荣这么会勾人!
 
  副cp上线啊~
 
  第二天聂小荣就把葛晨领到自己家去了,这是他昨天晚上想了一个晚上的结果,他觉得食堂里的饭并没有他爸做的好吃,再者还可以趁机向老爸显摆一下自己刚交的这个朋友。
  聂父一早知道中午葛晨会来,就多做了两个菜,一桌三人显得却还融洽。
  还没等聂小荣开口夸赞自己这个英俊优秀的新朋友,他的父亲倒先开了口:“聂小荣,这以后可有的人做你的榜样了,跟人家晨晨好好学学,人家可不仅仅是成绩好啊,你知道人家已经获了多少奖吗?再看看你,一有空就知道看那个动画片、听歌”!
  “说了多少遍,那叫动漫,不是动画片”,聂小荣小声嘀咕着。
  葛晨看这对父子斗嘴的样子不由得也心里一暖,笑了笑说:“我看小荣也很不错啊,学习成绩不错,性格好,又懂事。”这话是对着聂父说,眼睛却注视着聂小荣,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对面的聂小荣边摇着头边对自己的父亲说:“看看,看看,怎么样,怎么样……”
  聂父埋头扒饭,许久抬头说了一句:“蠢”。
  想来距离他们最初相识,已经是十多年的事情了,自己与葛晨也有6年多不曾见面,不知道现在的他还会是自己记忆中的那样吗?肯定不是了,过了这么长时间,连我自己都变了,怎么还去奢求别人不作改变呢?聂小荣又自嘲了一番,方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聂小荣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不情愿的下床去开门,刚一开门一个穿着还挺时尚的男人走了进来,边走边一脸怒气的说:“聂小荣!这可都快下午了好吗,你要是真有事忙放我鸽子就算了,我理解!可你他妈在家里睡懒觉都不带知会一声的,你说你还有点良心吗?”
  随后突然又话锋一转作善解人意状说:“不过见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一会儿给你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赶快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吧,刚才怎么都联系不上你,就给叔叔阿姨打了电话”,说完还故作娇媚地向聂小荣眨了眨眼。
  “林子良!你他……”来不及去跟林子良这个罪魁祸首去理论,聂小荣赶快去卧室拿出手机来看。
  “靠”,刚开机聂小荣就被那133条未接来电给吓住了,看来自己还真是个有人爱的孩子啊!
  拨通了老爸的电话,意料之中的听爸妈开始着急询问有没有事?安不安全?之类的话,当听到聂小荣只是睡过头而已时,意外没有听到聂父的唠叨,只是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继续说:“那你一会给葛晨打个电话说一声吧,听你张伯伯说他现在跟你在一个城市就拜托人家了,行了,你自己处理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去,这明明我什么也没干啊?怎么到最后都要我去揽这瓷器活啊?”聂小荣咬牙切齿道,你们可真倒会添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