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说习惯就是爱 作者:肥企鹅

字体:[ ]

 
 
一边是共同生活十年却被其频频出轨的渣男恋人; 
  一边是偶然醉酒后误将其当作司机的体贴上司; 
  习惯与爱的比拼就此展开, 
  亦或者,习惯也许就是爱? 
 
 
    一、只是喝醉了
 
    嗝……
 
    华言打着酒嗝,晃晃悠悠地在马路上走着。
 
    大学同学聚会,喝多了。但是华言却不承认。没醉,就算身体醉了,心也没醉。
 
    拒绝同学们的好心相送,华言一步一晃地向前走着。没有目的。
 
    胃里一阵酸水翻滚着,华言忍不住停了下来坐在地上,歇一会儿。
 
    一只流浪狗冲着华言狂叫,华言烦了,随意捡起地上的石头向狗丢去。
 
    汪汪汪。狗叫得愈发厉害,却一直不敢上前对华言发动直接的攻击。
 
    汪汪汪。华言也冲狗这样叫着,比比谁更厉害。
 
    不过半分钟,流浪狗就夹着尾巴逃跑了。
 
    华言冷笑,没用的东西,比我还懦弱。
 
    从地上爬起来,华言才发现自己身后的地面上撒落着些许面包片。这是那只流浪狗的食物,怪不得它会冲着自己叫,华言顿时心生歉意。
 
    可惜,流浪狗已经跑远了。也许它还会回来,但是谁知道呢。
 
    华言拍了拍屁股,继续向前走。
 
    突然想给寒泽打一个电话,于是华言拿出手机,拨号。
 
    一分钟后,无人接听。再拨,响了数声后被挂断。再拨,瞬间被挂断。不服气,于是再拨,对方已经关机了。
 
    呵呵,华言笑。寒泽在闹脾气,他懂。
 
    于是拦了一辆出租车,想要快速回到家。
 
    上了车,报了地址,华言就忍不住开始睡觉。
 
    司机小哥闻到了华言身上浓烈的酒味,却什么都没说。他在祈祷华言不要吐在自己的车里。
 
    将近凌晨,一路顺畅。半个小时后,司机小哥推了推华言,“先生,到了。”
 
    华言不出所望,被司机小哥这一推就直接吐了。
 
    ……
 
    司机小哥无奈地推了推鼻上的眼镜,然后伸出手,“一千块洗车费,谢谢。”
 
    酒劲上来,华言难受得厉害,整个脑袋晕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给你。”华言拿出自己的钱包放在司机小哥的手上,“不用找了。”
 
    立即打开车门,下车,华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不理身后司机小哥的喊叫,径直向眼前的那栋楼晃去。
 
    司机小哥看了看手上的钱包,又闻到了车里难闻的味道,愈加无奈。
 
    爬到三楼,华言定眼看了看门牌号302,没错,到家了。翻遍了所有的衣兜,找到了一把钥匙,却怎么都打不开眼前的门。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醉汉可以轻松地打开自家的门,所以华言收起了钥匙。
 
    “阿泽,开门。”华言无力地拍打着门。
 
    十分钟后,门依然紧闭着。
 
    “阿泽,开门!”华言想要睡觉,想要躺在寒泽的怀里睡觉,他不想一直对着冷冰冰的门。
 
    终于,门在华言坚持不懈的拍击下被打开了。
 
    “你这是在做什么?”寒泽的神情很是冰冷,满是被人从睡眠里吵醒的不悦。
 
    华言冲着寒泽傻笑,“抱歉,阿泽,我回来晚了。”
 
    寒泽看着华言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厌恶,什么都没说,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华言揉了揉被撞疼了的鼻子,大度地笑了笑,然后接着拍门,“阿泽,不要生气了。下次我会回来早一些的。”
 
    门再次被打开,但是开门的人却不再是寒泽,而是一个清纯模样的少年。
 
    “你是谁?”华言大惊,阴沉着脸色,“你为什么穿着我的睡衣?”
 
    少年抿着嘴不说话,一脸的委屈。
 
    寒泽心疼地把少年抱进怀里,安慰着他,对华言却很是冷淡,“滚。”
 
    华言是喝醉了,但是他的耳朵没醉,“阿泽,你竟然让我滚?”
 
    寒泽不说话,一脸的冷漠。
 
    少年则扯了扯寒泽的衣服,“他也怪可怜的,让他在这里睡一晚吧。”
 
    可怜?华言笑了,然后越过两个人走进家里,扑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不管发生了什么,等天亮了再说吧。好累。
 
    但是天不遂人愿,华言很快就被寒泽从床上扯了下来,“想要发酒疯就滚出去,不要弄脏我的屋子。”
 
    “我没醉!我现在还可以游泳给你看!”华言趴在地上开始甩着自己的手臂和腿。
 
    “华言,别闹了。”寒泽的语气愈加的不耐烦。
 
    华言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抱着腿可怜兮兮地坐在床脚,“你背着我和别人上床,还不让我闹?”
 
    卧室里还未消散的味道,华言闻得出来。少年脖子和胸口上的痕迹,华言也不是没看到。
 
    寒泽蹲在华言的面前,脸上看不到一丝的动容,“我们已经分手半年了,你还这样有意思吗?我以为你早就应该习惯了。”
 
    分手?华言不记得了,所以是不是可以不算数?
 
    华言把头埋在双腿间,“今天早上阿泽还为我做了早餐,难道阿泽已经不记得了吗?”
 
    “你喝醉了。”寒泽搂着身边的少年,“今天早上我的确是做了早餐,但不是为了你。”
 
    真的是这样吗?
 
    华言从地上站起来,“打扰了,我这就离开。”
 
    寒泽没有挽留,而是在华言还未走出卧室的时候就向怀里的少年解释,“宝贝,不要和醉鬼一般见识。”
 
    宝贝……
 
    醉鬼……
 
    华言笑了,曾几何时,寒泽是用“老婆”这两个字来称呼自己的。
 
    脑袋清醒了,于是心就开始疼了。
 
    华言很想再醉一会儿,也许还可以趁着酒醉做出以前都不敢做的事。比如说,给那个少年几个耳光。
 
    可是,那个少年的目光如此纯净,华言甚至没有勇气与他对视。有时候,灵魂的肮脏比身体的肮脏更难得到救赎。
 
    华言想起了那条夹着尾巴逃跑的流浪狗,自己现在又比它强到哪里去?
 
    几乎是落荒而逃。
 
    门被无情关上的一瞬间,华言彻底清醒了。
 
    所以,回家吧。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
 
    总会习惯的,不是吗?
 
    【虽然刚开了一篇文《江湖无意了沧桑》,还有一个坑《上下有别》还没填,但是突然有了一个灵感,于是今天就码了这一章。所谓的债多不愁,坑多不怕,大概就是我现在的心态。(*^__^*)
 
    不要鲜花,不要贵宾,不用盖章,收藏随便,不定时更新。】
 
 
二、不是冤家不聚头
 
    二、不是冤家不聚头
 
    走出这栋楼,华言看到司机小哥居然还没走。
 
    “不介意的话,再送我一程吧。”华言坐上车,发现之前被自己吐脏了的车毯已经被扔掉了。
 
    司机小哥刚刚处理完华言的呕吐物,心里正在咒骂华言,所以此时幸灾乐祸地笑着,“怎么,喝醉酒被老婆赶出来了?”
 
    “老婆?”华言摇头,“我怎么可能拥有那种奇特的生物?”
 
    司机小哥问道,“去哪个宾馆?”
 
    “回家。”华言说出了一个地址。
 
    “那这里……”
 
    “这里不是家,从来都不是。”
 
    司机小哥不再说话,专心开车。
 
    摇下车窗,似刀的风打在脸上,把华言的眼睛吹酸了。
 
    司机小哥不经意地咳嗽了一声,华言立即关了车窗。
 
    华言想,这个世界大概都是这样吧,没有人能够随心所欲地做什么事,就算只是开一扇窗也要顾及到身边的人,没劲。
 
    司机小哥把华言的钱包扔给他,“我一分钱都没动。”
 
    华言笑了,这个司机根本就没打开自己的钱包,否则他就会发现钱包里面除了名片还是名片。
 
    华言突然觉得这个开车的小哥挺有意思的,想要和他交个朋友。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