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秦不知所起+番外 作者:薄荷凉了

字体:[ ]

 
 
 
文案
小短文一篇,就是一只霸道温柔攻和一只深情妻管严受受的故事啦^_^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澜 ┃ 配角:秦濯言 ┃ 其它:
 
 
 
 
  楼梯事件
 
  安澜是名律师,大学毕业后直接被本市出名的律师事务所聘用,在那里矜矜业业做了几后就辞职单干,成立了自己的安濯律师事务所。创业不易,曲曲折折几年,律所才终于小有名气,这天,律所接的第一桩大案子圆满完成后,所有的员工都很高兴,大家都提议一定要聚餐庆祝,狠狠地宰老板一笔。律所成立至今取得的成就和所有员工密不可分,安澜为人谦和,平时在律所里除了公事,没有一点上司架子,和大家就相当于朋友关系,所以听了大伙儿的话也乐意被宰,笑着答应了。
  晚上理所当然被律所里的人轮流灌酒,安澜身为律师,能说会道,善于交际,平时应酬还不至于被劝酒着道,但没办法,律所里个个律师,个个精英,劝起酒来他安澜再会推辞也说不过一群巧舌如簧的人啊。聚会结束后就醉得不行了,车也没法儿开,这时候所里唯一没被一群大老爷们儿灌酒的女士顾瑾顾大美女主动提出要送老板回去,大家问清楚确定顾美人有车而且会开车便都相视嘿嘿一笑,一副明了成全的表情,把老板扶进车里就甩手走了。
  顾瑾坐上驾驶座,克制住内心翻涌的心情,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看着半躺在后座上的人,平时那双清澈动人的桃花眼此刻轻轻的闭着,长长的睫毛时不时微微地扑棱几下,本来白皙的脸在酒精的熏染下由里及外地泛着红,鼻尖却是白白的圆圆的一点,他的嘴唇不似其他长相俊郎的人那样薄,反而比较丰满,唇线却很美,此刻上下翕合不知在呓语什么,这幅模样,透着几分平时不为人知的可爱。
  顾瑾的心砰砰直跳,不忍去打扰那人如此沉静的样子却又不得不开口问:“老板,你家住哪儿?"一出口顾瑾就被自己如此温柔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的性格符合她的职业,不论工作还是生活中都比较直率,大有女汉子风格,还没这么娇羞过呢。
  果然顾美人声音太过温和,倒在后座那人完全没反应,顾瑾欣喜地想,这就不怪我了对你动手了,于是她趴在座椅上,伸手搭在那人肩上稍用力地摇了几下。安澜睁开了眼,差点被正前方披着一头长发的脸吓到,认清了是律所的顾美人后又听到对方问自己家里的地址,便说:“抚顺路的海景蓝天小区知道吗?10栋301”
  "知道,”顾美人转过身坐好开始发动车子,“老板,你家离咱们律所还挺近的嘛。”
  “恩,方便工作。”安澜应到。
  那房子是他自己买的,用自己工作了几年的钱付了首付,后来赚了钱又补齐了剩下的。房子不大,典型的两室一厅套房,一间做了卧室,一间做了书房,厨房浴室够大,整个房子的内部装修都是凭个人喜好设计的,有了他自己的感情,所以当秦濯言提出要他搬去秦宅时他撒娇撒泼地使尽招数,就是不肯走
  。
  他勾着秦濯言的脖子,整个身子都往对方身上蹭,小嘴儿挂在对方耳朵上:“老公,我不走嘛不走嘛,我住这里离律所近,上班多方便啊。人家在这里都已经住惯了也有感情了,我舍不得走啊,再说了,你家那么大,多空虚寂寞冷啊,在这里,我们随便在哪个角落都可以知道对方的动静,这里像家一样温暖。而且不用什么佣人,我们每天都过二人世界”
  平时听话乖巧的小宝贝儿在这件事上固执的不行,秦濯言也舍不得勉强他,更何况安澜说的二人世界让他也心动不已,于是依他还是住在这里。
  顾瑾见老板醉酒的状态也不再多言,专心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小区,停好车后去后门把老板扶出来。
  安澜没什么力气,觉得浑身都软软的,出了车门迎面吹来的晚风令他被酒精烧烫的脸舒服了不少,他轻轻地将自己的身体与扶着他的顾瑾分开,礼貌地说:谢谢你啊,顾瑾。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还找的着家门呢。”
  他笑的那样好看,顾瑾的心被一种微妙的情愫挠得痒痒的。又去扶住他,道 :“行了老板,你的腿都差不多站不稳了,送佛送到西,你就让我把你送进家门口吧。还是你怕我上去多喝你一口水。"安澜被顾瑾的打趣逗乐了,没再推开她。
  顾瑾扶着安澜进入大楼,刚走到电梯门前,就看到电梯在维修的告示,心里窃喜可以多陪老板走一段了,对安澜说:“老板,楼梯居然在维修唉,我们只能走楼梯了。”
  “没事,我平时也是走楼梯的。”安澜不以为意,又道,“麻烦你了哦……”
  “没事啦……”我丝毫不介意。
  终于到了3楼,安澜腿软的不行,倚靠在墙上向顾瑾摆摆手,指着门说:“你看,这就是我家了,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你快回去早些休息吧。”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醉酒让人一姑娘送回来,安澜心里又感激又有些过意不去,不想再浪费人家时间。
  顾瑾被这客气的话弄得有点儿小失落,正想着该怎样回话好赖进老板家里顺便观赏观赏他的居住环境时,门“嘭”的一声开了。
  顾瑾以为老板是一个人住的,开门声吓了她一跳,转头去看,门口突然站了一个男人,一米八几的个子,长相英俊,却透着冷冷的气息,他眼神只扫过顾瑾一眼,就直盯着安澜。
  安澜本来一晚上都是昏昏沉沉的脑子,此刻见了秦濯言,直邃的眼光望着他,脑子里突然一个激灵,那目光有点危险
  好像,好像他有点生气……
  不对,没有好像,是生气……
  脑回路再转,为什么生气呢……
 
  为你温柔唱歌
 
  哎呀,糟了,忘了他家这只是个醋坛子呀,当初事务所招新的时候,秦濯言就明令,不准招女的。
  安澜笑他,我对女的又没兴趣。
  秦濯言瞪他:“你敢对其他男的有兴趣?”
  安澜立马竖起四指发誓:“我只对你有兴趣。”
  秦濯言满意地点点头,一把搂过安澜才解释,“目前中国同性恋比例还是比较小的,除非是同志酒吧集中的都是对男人感兴趣的男人,你们律所不会那么碰巧就招到同类,所以普通男人不会对你动歪心思,女人嘛就说不好了,所以我最大的敌人还是女人。”
  安澜明里没敢反驳,默默在心里嘀咕,你当我是万人迷吗,是个姑娘都能给我迷住。
  顾瑾是后来律所里其他人招进来的,她工作能力出色,安澜也不可能无故辞退人家,所以这事儿也没跟秦濯言提,反正他工作忙也认定安澜不敢瞒着他什么,不会真的来律所查岗。
  而此刻,顾瑾自动将秦濯言想成是老板的亲人,也许是哥哥什么的,虽然他不理自己,但也想留下好印象,于是开口向秦濯言介绍道:“那个你好,我是顾瑾,老板的同事,他喝醉酒了我送他回来。”
  安澜虽然醉酒,脑子却“轰”地炸开了,完了完了,不仅骗了秦濯言在律所招女同事还喝醉酒让人扶回来,秦濯言的偏执和占有欲他又不是没领教过。
  果然,听了这话的秦濯言依然冷冷地盯着他,但口中却是在回顾瑾的话:“谢谢,顾小姐可以回去了,这里有我。”
  是在想要怎样把我拆卸入腹吗?
  安澜内心升出一股子恐惧来,秦濯言的冷暴力让他本能地想逃避,抬腿就往后退,结果突然就在楼梯里踩空了,虚软的双腿让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顾瑾甚至尖叫了一声,秦濯言也慌了,伸手去拉他却只有对方的衣角从掌心滑过。
  嘭咚……
  安澜顺着楼梯翻滚了下去,最后撞在楼梯的下一个平层的墙上才停了下来,秦濯言赶紧跑下楼梯到他跟前,把他扶起来。又着急又心疼地问:“摔到哪儿了?”
  安澜酒也醒了大半,刚刚踩空时他就崴了脚,翻滚了一圈儿就侧着身子从楼梯滑了下去也没撞到头,这会儿就是被崴到的脚和挨着楼梯滑的那一侧屁股,手臂火辣辣的疼,也没有什么大碍,此刻看到秦濯言不似先前的冷漠而是担心地询问,便委屈得不得了,嘴里嚷嚷喊道:“疼,我疼,屁股疼,手臂疼,脚也疼……”
  秦濯言见他还会嚷嚷,松了一口气,没好气地说,“谁让你往后退的?心虚什么,恩?”
  跟着下来的顾瑾只觉得老板现在的样子和自己印象中不大一样,平时在律所里于公他是干练的,于私,虽说和大家相处温文有礼,但还是给人一种克制收敛的距离感,此刻却活像一个撒娇的小媳妇儿,内心深处最本真的任性无理取闹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那人面前,不知怎么就想确认一些什么,于是对着秦濯言问:“您是老板的哥哥吧?老板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秦濯言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安澜的身体,确定他没伤筋动骨只是擦伤才用公主抱将他抱起往楼上走,顺便对顾瑾吐了几个字:“我是他男人。”
  安澜被秦濯言抱进了家还不肯下来,双手紧紧的环着秦濯言的脖子不肯撒手,嘴里撒着娇卖着萌:“老公我疼,我想听你唱歌好不好,”
  安澜最爱秦濯言唱歌哄他。他大学时死缠烂打地追着秦濯言,偏偏对方就是不表态,但时不时又给安澜颗糖吃不疼不痒地吊着他。有天他去找秦濯言,却看到秦濯言和一个男人很是亲密地拥抱,两人有说有笑的。
  那人戴着一副细丝边框的眼镜,和秦濯言差不多高,温文尔雅的样子竟然和秦濯言说不出的般配。安澜妒从心生,鼻尖泛酸,眼泪就包在眼眶里打转转,他还以为自己在秦濯言那里有点希望呢,原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自欺欺人罢了。
  安澜再也忍受不了,默默转身跑了。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起一本厚厚的法学书籍遮住脸就开始不停地掉眼泪。秦濯言,你不要喜欢别人好不好,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你不喜欢我什么我都改……
  孟萧打完篮球满头大汗地站在寝室门口是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安澜一只手撑在一本厚厚的书上,另一只手从纸筒里抽出一张纸往两只眼睛上乱抹一通随后扔进桌上的纸堆里。他穿着一件纯黑色的体恤衫,背影显得很单薄,在偶尔克制的抽泣下显得格外落寞。
  原来哭泣的安澜是这样的,仿佛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将伤感的滋味细细的品味着,连他进门都没有察觉。
  他走到安澜身边,拍拍他的肩
  膀,“嘿,哥们儿,怎么了?
  安澜没有被突然出现的人吓到,他在伤心失落这一情感的操控下其他感觉都慢了几拍。他嗓音有着不受控制的沙哑,道:“也许算是失恋吧……”
  孟萧听了这话有心安慰他,他用特别护短的语气说:“哎,这谁家菇凉眼光这么高呢,咱哥们儿这英俊潇洒才貌双全的都看不上那世上可没后悔药啊!”
  安澜摇摇头,“是我配不上他。”他很好。
  孟萧见他这么一个这么优秀的男孩也这样妄自菲薄,爱情啊,果然让人卑微到尘埃里去。
  “不是,我说安澜,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
  秦濯言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主动缠着他骚扰他的小可爱竟然好几天没找他了,就算这个小笨蛋追人的花招儿已经因为不怎么高的情商山穷水尽,不知道要怎样跟他进一步发展,也不至于没有半点联系吧,他忍不住主动打电话过去。对方却貌似刻意忽略拒绝接听。难道是自己的欲擒故纵起了反效果?秦濯言于是推了晚上的工作,发了短信给安澜要去找他。至于安澜会不会看了短信也不理他,秦濯言不是很担心。对方一个住校大学生,安澜的宿舍寝室在哪儿,寝室里又住了些什么人秦濯言早就摸清楚了。
  安澜早就被秦濯言的电话撩拨的心乱如麻,要不是孟萧把他电话收了起来,他早就接了。安澜把他和秦濯言的事都告诉了孟萧,只不过孟萧不知道秦濯言是个男人,而且安澜手机上给秦濯言的备注是A love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