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鱼食用法则 作者:三七开的虫子

字体:[ ]

 
 
 
 
文案
如果要说后悔,没有什么比他现在还要后悔,那条人鱼!对,就是那条死人鱼,让他掏心掏肺的都爱理不理的!
不就是当初欺负他欺负狠了么,他自己又不说他是人鱼,哪有人知道嘛!
就算知道了,虽然免不了被欺负的命运,但至少下手轻点嘛……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条隐藏身份的人鱼在军中被富二代欺负欺负再欺负,最后富二代追悔莫及悔不当初的故事。
 
 
诺凡:小天天~我错了,给我生一条,不,好几条小鱼鱼吧(?﹃?)口水
郝天:哼,不生!
诺凡:(就地打滚)我要嘛我要嘛!
郝天:我要考虑考虑......(唔,别咬我尾巴!)
 
 
文章属性:小白?虐渣?生子,1V1,HE,过程小虐,强强
CP属性:自恋纨绔富家子弟攻VS隐忍坚定人鱼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郝天,诺凡 ┃ 配角:张野,樊迪 ┃ 其它:人鱼,生子 
 
 
 
  第 1 章
 
  “借我钱。”
  一头黑发的男人目光恳求的看着眼前抽着烟装酷的富二代男子,喉头咽了咽,终于开口说出了这辈子不想再说的三个字。
  阳光下,他麦色的肌肤像暗黄的牛皮纸一样,充满了被生活磨砺的粗糙质感,两片不薄不厚的唇因为犹豫而上下翕张,两三根胡子戳在下巴上,显得有几分狼狈。
  “钱钱钱!我脸上写了钱字吗?看到我就要钱,□□都没你这么荡!成天在我眼前晃,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长成这样子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富二代好看的眸子微眯,腮帮子用力,狠狠吸了口烟,把烟头戳在郝天的肩膀上。烟头烧化了郝天的校服,惊人的烫度让郝天的肩膀狠狠缩了一下。
  “滚开啦!我要去见我朋友!你最好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关系,不然我弄死你!丑八怪!”
  “可是!”郝天猛地上前了两步,一个大男人就这样揪着他的衣角低声哀求:“我会还给你啊,我一定会还给你!除了你我真的别的没办法了……”
  “我管你!”怒意席卷上诺凡的两道黑黑的剑眉,他脸色变了变,突然一巴掌甩向郝天的脸,将他整个人掀翻在马路上。
  狠狠薅住郝天粗短的黑发,“你不是要钱么!”诺凡忽然变得邪恶而且狰狞起来:“你给我跪下我就给你!”
  本来要去朋友家里聚会,结果半路杀出这么个扫把星,他没叫警察来抓走就是仁慈了。隔三差五的来借钱,真当自己是根葱啊。
  听到这话,郝天咬肌收缩了一下,拳头紧捏骨节发白。终于“噗通”一声,跪在了比他小一岁的男人跟前。
  谁都不会相信,两个人是同一所军校的学生。来自全国最好的军校——希尔顿军校。
  郝天是因为学习好,但诺凡呢,显然是买的。包括他现在的少将军衔,买的时候还附带赠送了一众的跟班。在他眼里,没有什么不是金钱买不来的。包括这个一直沉默寡言但是心高气傲的郝天。
  看吧,好学生也有今天!
  正当他满意的享受着男人忍耐性子,连尊严都不要的跪在他面前时,眼角瞥到不远处来了几个人。
  他心虚的扯住了郝天的胳膊,表情有些局促:“行了快起来!被我朋友看到你就死定了!”
  郝天久久没有出声,跪在地上的身形显得有几分脆弱。
  这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没有钱,维持他父亲的氧气管随时都可能拔掉,而那么多医药费,他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筹齐。
  “叫你起来你听到没有!”诺凡不耐烦的揪起他衣领,咬紧腮帮子在他耳边威胁,“我朋友他们快来了,你最好给我……”
  “诺凡你在这里干嘛?他是谁?”不远处的几个人很快围到了诺凡的身侧,一脸玩味的看着他和郝天。
  诺凡用余光扫了郝天一眼,目光中的警告再明显不过。
  “他是我的仆人,现在向我借钱,可是我身上也没那么多钱啊。”诺凡躲闪着朋友追究的目光,不停的岔开话题。
  手脚并用的推搡郝天离开:“行了,你先回去吧,等我把钱准备好了给你。”
  “你想否认我的未婚夫身份?”一直沉默的郝天忽然攥紧拳头直视诺凡,那一瞬间什么想法都没了。
  忍耐、坚持,在那一瞬间都顷刻崩塌。
  “未婚夫?”朋友之一“噗嗤”一声笑了,搂着诺凡气得发抖的身笑得前仰后合:“他是你未婚妻?想不到你这眼光够独到啊!哎呀我都不知道现在开始流行这种类型了……”
  其余的几个人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呼也要换个口味试试。
  藏了许久的秘密被赫然曝光于他最在乎的朋友面前,诺凡觉得面子都丢到姥姥家门口了!
  他瞳孔骤然紧锁,反手拧住郝天的脖子,从口袋里抓了一大把钞票丢到他脸上:“不要脸的东西!”
  似乎是不解恨,他干脆手脚并用将郝天揍趴在地上,末了吐了一口唾沫在他身上,直到朋友都看不过去了将他拉开,他才气呼呼的作罢。
  “既然是你未婚妻就不要下手这么狠了。”
  有朋友这么劝着。
  “操他妈的!你们不知道这人有多贱!”诺凡脸都气得扭曲了,被朋友架着走还三步一回头,扬言要弄死郝天。
  郝天躺在地上,刚硬的侧脸线条终于崩溃,嘴巴一动,发现嘴角似乎是淌了些血。他用衣袖揩了揩,目光冷漠的看着诺凡离去的方向,慢慢把钱全部聚拢到一起,小心翼翼用包装好。
  这下似乎是做过了,他恐怕以后都不会借给自己钱了。也许脑袋是累糊涂了,竟然会当着他朋友的面摊开两人的关系。他知道这是诺凡的禁忌,虽然说一直注意不去触碰,可是谁能保证一定不会有忍不住的一天?
  呵呵,他苦笑,这下爽了吧,钱都没了着落,他的父亲该怎么办?
  一个月前的今天,当他敲响诺凡家的大门,就意味着他必须为选择付出责任——
  “卧槽他大爷的这哪个沟子里的跑出来的难民来我家要饭了?”
  他清楚的记得开门的是诺凡。
  嘴里插着根牙刷,开门瞅到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吓得脚跟子一崴,牙刷掉地上了。
  嘿,多少年了,这种中下贫农的角色他还没见过呢!
  “我……我是……”
  “这里不是慈善机构,你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诺凡不耐烦的想关门。
  郝天喉结动了动,急切的把身子卡进门缝,“我来是有事的!”
  “哟,赶着和我家攀亲戚啊?”
  诺凡两眼珠子一翻,“劝您省省吧!”
  “等等!”郝天那张灰尘满面的脸露出一丝坚定:“我是来找诺伊上将的。”
  “什么?你说你找谁?对不起我耳朵不好,麻烦你先撒泡尿照照镜子吧土包子!还找我爸?哎哟……你说啥?你说你认识我爸?”
  铁了心豁出去了,郝天毫不费力的挥开诺凡,径直闯进家里去。
  “哎你大爷的!”诺凡吐掉嘴里的泡沫,被撞了一下,显然懵逼了。
  堂堂上将诺伊的家啊,是你这个土包子说闯就闯的么!
  “我劝你最好现在给我出去,不然我喊警卫!”
  郝天不为所动,“诺伊上将呢?”
  “我爸他不在家,你他妈有完没完。”
  “不在家?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诺凡磨牙:“警卫!”
  刚喊出声,诺凡便被一张发黄的纸给扑了个满面。他咬着后槽牙将纸给扯下来,却被上面的仨字儿给雷了个外焦里嫩。
  “婚约书?”
  郝天笃定的看着诺凡,目光有些犹豫,但更多的是做了决定之后的毅然。“既然你爸不在,那找你应该也是一样的。”
  不等诺凡回答,他又说:“这是二十年前我爸和你爸帮我们定下的婚约书。”
  诺凡的戾气在头顶飘扬,咬牙切齿、一字一句:“你说这是什么?”
  “我俩的婚约书。”
  草!
  “我俩”这仨字儿从这个土包子嘴里出来咋这么膈应人呢!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是谁给他自信的?
  诺凡的脸扭曲成菜色:“你看看你那德行,你说谎也不打个草稿我都替你害臊。看你穷了八辈子的样子,内裤上没洞说出去都没人信,你那表情倒是挺认真,我都要替你打满分了!”
  这人嘴巴太坏了!为了父亲,我忍!
  郝天脸色有些发烫的指着婚约书上的指印:“这是你父亲的指印,你赖不掉!”
  “哟,你说是就是啊?”诺凡眼疾手快的撕掉婚约书,“现在没了!”
  “警卫!”
  “那是假的,真的在我这里。”郝天又从怀里掏出一张。
  郝天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诺凡踹死他的心都有了,一口气没提上来倒是把警卫踹翻了好几个。
  郝天暗暗庆幸,幸亏来之前多做了一份,不然还真吃亏了。
  “你到底什么目的?”诺凡坐上沙发,脸色阴沉,挺拔的身板倒是挺有军官的架势的。
  “我只是想让诺伊上将承认这门婚事。”
  “如果我不想承认呢?”
  “那我就去找上将。” 郝天表面坚定不移,心里其实也是拿不准。
  “成了吧,我知道你是要钱。穿着一身讨饭的职业装不来讨饭也对不起你这身儿。”诺凡吃不准他真的会去找他爸还是假的,但是婚约书他敢肯定是真的,没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惹立下赫赫战功的诺伊上将。那么问题就来了,他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爸爸?
  如果告诉爸爸,按照爸爸那顽固的臭脾气,肯定是会承认这门婚事的,那他岂不是这辈子就完了?跟这么个土包子过一辈子他还没那么想不开。
  所以他得下一个结论:不管这人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件事情都不能传到老的那里去。要解决得趁早私底下赶紧解决。
  千倾地一根苗,家里还巴望着他能出息呢,这么个土包子一来,他诺家都要断后了。
  合计了一番后,诺凡立马就换上了一副吊儿郎当的面孔。
  “这事儿吧,你不找我爸也成。我可以答应你的婚事。但是呢,你必须做到以下几点,做不到的话,甭谈。”
  郝天揪紧衣角,目光沉稳:“说说看。”
  “还算识相!”诺凡长腿一抻,“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高大挺拔的身体来来回回绕着郝天转。
  “第一点,这件事情不能告诉我爸、我朋友,除了你和我,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知道。第二点,在我想解除关系的时候随时可以解除,但是你不可以主动提出。第三点,我要你把我上面说的两点给加到你那婚约书里去。”
  “解除的话总的有个期限吧,如果你立马解除……”
  “这不用你操心,一年怎么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