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难平 作者:小狼/芒果馅粽子

字体:[ ]

 
文案:
一对非法同居八年的夫夫,开始玩“你到底爱不爱我”这个幼稚游戏……
攻:陆潮生
受:季舒
 
秋日午后,嘉和娱乐的总会议室里,人人自危。
陆潮生面色不善地盯着手边的合约,他刚才发了好大一通火,此刻坐下来不说话,会议室里安静的可怕。
作为经纪人,蒋昀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陆总,季舒上午说过,他处理完事情,会回来向您解释。”
陆潮生早在看到合约的第一时间就给季舒打过电话,可惜关机。很明显,季舒这是铁了心的先斩后奏。
“蒋昀,六年前我把你带给季舒,当时你向我保证过什么?嗯?”
蒋昀自然不会忘记,那时候季舒事业低潮期,自己临危受命,陆潮生可是一字一句地叮嘱过:“从今以后,不论季舒接任何工作,事无巨细,都要先经过我的同意。”
陆潮生冷笑:“那你是怎么做的?签约这么大的事情你全程在场就不能派个人回来告诉我?!”
蒋昀自知失职,一时无言以对。今天上午季舒的签约草率迅速,只和对方约在一个咖啡厅,聊了两句就定下来了。蒋昀赶到的时候已经木已成舟。
也怪蒋昀自己,这些年陆潮生对季舒十分纵容,在蒋昀看来惊天动地的大事,只要是季舒干的,陆潮生顶多说两句就过去了。安逸的日子过太久,蒋昀的警备心理早就没了。
蒋昀的小助理大着胆子开口:“季哥如今的地位,即便接这么一部小成本电影也不会有太大损失,再说多扶持新人导演不是陆总您一直坚持的事情吗?”
陆潮生声音都冷了八度:“新人导演,过气男主,新人女主,剧本到现在还未改完,这么个班底,季舒去演男二号,黄清,你能看得到这部戏的利益回报?”
黄清那点初出茅庐的勇气立刻被浇灭。
陆潮生其实知道对着这一帮人问不出来所以然,但他满肚子邪火不发出来,没等到季舒回来,他恐怕先自燃了。
会议室里气氛压抑,陆潮生不说话,自然也没人会说话。一时间只剩下偶尔纸张翻过的声音。
许久之后,季舒推门而进,所有人都舒了口气。
陆潮生仍旧保持低头看合约的姿势,仿佛没听见季舒进门打招呼的声音。
季舒看了一眼屋里的人,“大家先回去工作吧,我来和陆总沟通。”
众人光速散尽。
季舒反锁会议室门,走到陆潮生身边,抽走他手中的文件,站在他两腿之间,双臂撑在他椅子两侧,低头欲吻,却在嘴唇离陆潮生不到两厘米时,被他审视的眼神逼退。
季舒撑着身后的会议桌,一跃坐上去,与陆潮生面对面,“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吗?我之前有过一个继母。夏励就是她的儿子,也算是我哥吧。”
夏励,这个久远的名字让陆潮生瞬间如鲠在喉。
“夏励出国这些年,攒了一些钱,回国后想重头再来,他实在是请不来明星,才找我帮忙。”季舒自知此事是他任性,语气一直很柔和:“我知道,你怕像当年一样,一部烂片就毁了我。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我已经站的很稳,我——”
“所以你连男二都接?”
“男主是夏励自己,你也知道现在的电影市场,如果我不去帮个忙,他这电影拍完恐怕连个声响都没有。毕竟我和他以前共过一个爹,虽然多年不见,但他第一次上门求人,我不可能置之不理。”
“仅仅是因为如此?”
季舒对陆潮生的质问有些疑惑:“不然还会因为什么?”
陆潮生眼里的戾气消了几分,“拍烂片倒是其次,你去给一个过气的偶像小生当配角,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宣传期怎么说?怎么面对你的粉丝?再或者说,你现在给一个三四线明星作配,以后还会不会有大咖愿意给你作配?”
季舒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声音愈发软化,“所以我才先斩后奏,如果你事先知道,肯定不同意。”
陆潮生冷哼:“他如果缺钱,可以找你借,随便请几个现在正火的选秀明星去演,你又何必自降身价?”
季舒无奈一笑:“夏励不是那种哗众取宠的商人。”
陆潮生听见他说完这句话,心里更加不舒服,从椅子上站起来,迫进季舒,:“我不同意,毁约金无论多少,我来赔。”
季舒被迫与他对视,两人在一起多年,他自然能感觉到陆潮生浑身压抑的怒气,这种激烈的情感,他已经很久未在陆潮生身上见过。
“潮生,先斩后奏是我不对,但是我既然已经签了,就是肯定会演的。”季舒看着对方的眼神,负气道:“夏励到底怎么你了?这些年只要提到他,你就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如果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直接告诉我,我肯定会和你同一条路,何必像现在这样?”
陆潮生被季舒这句话气到不行,捏住他下颌的手指不由多使了几分劲,直到季舒因为疼痛微微皱起眉。
陆潮生深深看了季舒一眼,“因为他——”陆潮生截住了话头,有些话,反而不能说的太明白。
陆潮生放下手,转身出了会议室。
季舒被他抛在会议室,一时满头雾水。
他知道陆潮生的脾气不算好,可那仅仅是从前,自两人在一起后,陆潮生几乎从未生过气。季舒想起网络上的黑子对自己的评价:绣花枕头。当然他的真爱粉都觉得这是单纯。
只有季舒自己知道,他不是单纯,他就是情商不太高。
让这样一个脑子不会打结的人去猜陆总的怒点,那还不如躺平了任他睡来的痛快。好在季舒的长相极具欺骗性,从会议室里出来,他又是那副高冷完美的脸,生人勿近。
路过陆潮生的办公室,季舒决定不去触霉头,戴上墨镜就进了电梯。
季舒开车出了地下停车库,在街头饶了一圈,戴着墨镜口罩钻进菜市场买了几大袋子菜就往回开。说起来这进菜市场买菜的习惯,还是陆潮生带给他的。两人刚在一起不久,遭遇重大经济危机,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季舒家境优渥,一出道就爆红,长那么大就没体会过什么叫穷,可惜嫁鸡随鸡,陆潮生那会穷的就剩一身肌肉,季舒也只能远离超市,跟着去菜市场挑便宜菜吃了。
季舒在厨房里一边哼歌一边想着下午陆潮生生气的样子,还真别说,陆潮生在他面前温柔惯了,偶尔这么王霸之气外露一下,还……挺让人心动。季舒连忙摇摇头挥去脑子里抖m的念头。
当初他是爆红的偶像明星,陆潮生是娱乐圈里排不上号的小年轻,两人在一起后,为了让陆潮生的娱乐公司迅速做起来,季舒零片酬拍了几部嘉和娱乐的烂片,靠着高人气砍下不少票房,但也因此成为现象级烂片代表人物,根基不稳的他,很快从云巅跌落。
季舒一直觉得,或许是因为他出道太顺,一切来的太容易,上天才借机让他沉淀下去,这对于年少气盛的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然而陆潮生不那么想,他将一切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将季舒的付出视做最大的缺憾,嘉和发展起来后,季舒的工作都由他来过目,非好班底不接,非好剧本不接,一步步把季舒重新捧上一线巨星的位置。
季舒想,或许也正因为如此,陆潮生今天才会如此生气。
陆潮生依旧忙到很晚才回家,进门后习惯性地叫了声季舒,又想起自己应该还在生气,于是板着脸往客厅走。
客厅只开着壁灯,餐厅的灯光比较显眼。陆潮生走过去,看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季舒。
陆潮生摸摸餐桌上的几盘菜,都已冰凉。
再一看睡的正熟的季舒,心里那点气就都散了。
陆潮生弯腰把季舒抱起来,这人立刻自然地贴住自己的脖子,手臂也挽了过来。陆潮生莞尔,偏头亲亲他的额角,抱住他往卧室去。
陆潮生将季舒放到床上,自然而然地压上去,沿着唇间一点缝隙,将自己的舌头送了进去。几秒钟后,季舒醒过来,迷迷瞪瞪地看他。
陆潮生亲他的鼻尖。
季舒灿然一笑:“不生我气了?”
陆潮生:“如果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生。”
“我答应。”
陆潮生一笑:“我还没说呢你就答应了。”
季舒:“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
陆潮生:“这部戏开拍后,我每天都要去探班。”
季舒:“……”
陆潮生不是没有探过季舒的班,但大多时候都是远离片场看一眼,就是怕影响他的演戏状态。
季舒好笑道:“我不会拍吻戏床戏,你放心。”
陆潮生扬眉:“你只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
季舒无奈点头,下一秒就被陆潮生剥去了睡衣。
手机订的闹钟响了快一分钟,季舒才从被子里把头伸出来,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抵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陆潮生体力好,如果使了全劲,季舒一般得在床上躺一天才能缓过来。昨晚季舒被陆潮生几句话哄软了骨头,和他厮混半宿,还好老早订过闹钟,才不至于错过今早十点的开机仪式。
季舒把陆潮生的手臂推到一边,半闭着眼睛坐起,又因为腰酸倒回去。
“再睡会,我送你过去。”陆潮生凑过去抱住他,眼睛还未睁开。
季舒一掌推开他,“迟到是对别人的不尊重,这是你教我的。”
陆潮生嘴角一弯,睁开眼看季舒从床上下去,赤`裸的身体白净修长,一双长腿笔直匀称,随着走路的动作,腰窝若隐若现。
季舒拐进了浴室。
陆潮生遗憾地眨眼,也从床上坐起。
片场在郊区,陆潮生的越野在山路上颠簸了几个来回,可算是到了一个简易搭起的棚子外面。顶部贴着红色的横幅:电影《隐藏》摄制组开机大吉。
陆潮生扭头看被巅醒的季舒,“你可真是中国好弟弟。”
季舒对着后视镜整理发型,“我更是中国好老公。”说完迈着长腿下车。
陆潮生自从坐稳娱乐业巨头的位置,就很少去片场溜达,即便是探季舒的班,也选择悄无声息的来去,一方面是因为季舒演戏专注,不爱有人打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片场鱼龙混杂,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这条大粗腿,恨不得当着季舒的面就撬了墙角。
剧组的演员都是夏励从电影学院里挖来的学生,尚未踏入影视圈,对娱乐大亨陆潮生视若无睹,却在季舒进棚的一刹那齐齐尖叫。
虽然这种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但每次陆潮生都有一种要走到季舒旁边抱着他向别人宣示主权的冲动。那是一种介乎炫耀和自豪之间的嘚瑟心态。
这么好的人,这么多人喜欢的人,独独属于他。
陆潮生对夏励的不待见在这阵尖叫中消散一半,眼瞅着季舒被那群人围着脱不开身,陆潮生走向一边的夏励,“夏先生你好,我是陆潮生。”
夏励眼里闪过一丝惊异,虽说季舒是嘉和娱乐的一哥是众所周知的事,但夏励没想到这样一个大老板会来看一部小成本电影的开机仪式。
“久仰,陆总有时间来我们剧组,我们十分荣幸。”
陆潮生眼睛看了一眼季舒,接着道:“夏先生不必客气,说起来我也该叫你声哥。”
夏励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陆潮生嘴边勾起:“我和季舒的关系,他没告诉你?我倒是知道夏先生你是他的哥哥。”
夏励脸色顿时变了,但很快又恢复正常,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围着远处的季舒讨签名,没有人关注到另一边的两人在说什么。夏励似乎难以置信,良久才压低声音道:“季舒……他不是那样的人。”
陆潮生:“不是怎样的人?同性恋还是攀炎附势?”
夏励已从方才的震惊中调整过来,看到对面的陆潮生,也笑起来:“没想到威名远扬的陆总,竟是个性情中人。”
夏励如此云淡风轻,陆潮生在风度上立马矮了三分,他有些气急败坏地掏出烟,但一想到在这棚内吸烟显得太没素质,就拿在手中并未点燃。
夏励昨天还在想季舒作为公司员工,怎么能有权利不经过领导同意就直接签合约,原来季舒不是员工,而是老板娘。此刻看着对面明显不耐的陆潮生,夏励隐隐约约想起来,他曾经见过陆潮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