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门卫+番外 作者:这个

字体:[ ]

 
 
    【文案】
    “吴辰!你小子要敢逃走的话,下次我抓到你一定要操死你!”
    吴辰顿了顿,就在这几秒的犹豫里,肖秀荣已经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红着眼,咬牙道:“你为什么每次都要逃?现在是这样,十年前也是这样,哪一次你能好好听我把话说完!”
    吴辰楞在那,看着面前的怒气冲冲的男人,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是说……你十年前知道我……”
    “对,我那时候根本没有喝醉,你说的话我听的清清楚楚。”肖秀荣察觉吴辰又要挣开他的手,他加了力道,把吴辰抱在怀里,叹了口气说:“那时候我准备在你清醒的时候告诉你的,你为什么都不相信我会喜欢你呢?”
 
    主cp冷淡面瘫攻vs流氓混混受(后期自卑弱受),副cp花心渣攻vs暴力别扭受两对
    cp戏份持平~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辰,肖秀荣,姜玉阳,王毅 ┃ 配角:江阴,马旭,梁博,蒋学元 ┃ 其它:
 
    ☆、第一章
    
    大年三十的夜晚,天空中飘着稀疏的小雪。吴辰望着不远处在两栋居民楼间绽放的烟花,手里捧着白瓷杯,背面印着劳动最光荣,红色的漆已经斑驳。杯里的茶也有些凉了,几片翠绿的茶叶尖从杯底浮起。他的眼睛里除了烟花的倒影什么也没有。
    “小吴,换班了。”门打开时,几片雪花被风卷进屋里,吴辰感觉到一瞬间的寒冷,他放下杯子,转身,冷淡的脸上带了点笑容,“王叔,新年好。”
    来人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叔,面带微笑,头发和眉毛上粘着几片雪花,身上裹着陈旧的军大衣,王叔从大衣里拿出一个用塑料袋裹着的保温盒,他把保温盒放到桌子上,一边脱掉大衣一边说“小王呀,这是你婶做的菜,知道你今天值夜班没时间吃年夜饭特地给你做的。”
    吴辰笑着拿过来,还是热乎的“带我谢谢婶婶了!”
    王叔抖了抖大衣,把衣服挂到衣架上,拍拍吴辰的肩“你婶说叫你明天去家里吃顿饭,你一个小伙子大过年的回不了家,怪可怜的,一定要来啊!”
    “好的,好的,一定来。”
    吴辰把大衣穿上,围上羊毛围巾,手里拿着包,打开门“王叔我走了啊!”王叔摆了摆手,“路上慢点。”“好嘞。”
    吴辰走在冷清的街道上,路上走着三三两两的人,远处传来孩子们的嬉笑声和烟花点燃的砰砰声。一阵风吹来,把几片雪花卷进吴辰的脖子里,他裹紧衣服,哈了口气看着腾起的白气心想“今年的冬天可真冷啊。”然后跺了跺脚,加快了步伐前方是外地打工的人住的租房区,路边的路灯也坏的差不多了,光线昏暗闪烁,吴辰在路过一个巷子听到里面的嬉笑声,看来是一群未成年的小混混,他赶紧快步走过去。
    在到小租屋的这段时间里,吴辰心惊胆战的,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眼前的白气朦胧了视线,他脑里一片空白,耳边仿佛有声音从遥远的地方响起。
    “快把钱交出来”
    “呦,小子你想打抱不平吗?”
    “你们在干什么。”
    最后一句话的主人拥有着最好听的声音,男人的低沉和少年的青涩完美结合。这个声音在吴辰之后漫长的时光中一直就像是一道光,点亮他那卑微黑暗的人生。
    吴辰忽然睁大眼睛,原来已经到小租屋了,他额头冷汗直流,在黑暗中背靠着贴着旧报纸的墙上,手背遮在闭上的双眼上。“今年冬天可真冷啊”他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小租屋之所以叫小租屋,因为它真的很小,屋里放着一张木板床,一个当饭桌的凳子,凳子上放着一个外壳泛黄的电饭锅,一个小板凳。屋角是简易搭起来用来烧菜的煤气灶。一个月房租加水电费就一百五,吴辰当门卫的工资一个月一千五减掉房租和吃饭的钱,一个月倒是能存点小钱。
    吴辰把保温杯打开,菜很丰富,土豆烧鸡,红烧排骨,还有鸡汤。看得出王婶做的很用心,吴辰脸上带着笑容,终于看出一丝愉悦。
    他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白天买的报纸,吴辰没读过几年书,识的字不多也不少,看报纸足够了,他喜欢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看到不认识的字会拿字典查一下,那本新华字典已经被翻得很破旧。吃完饭,菜还剩蛮多的,就拿罩子罩起来,明天放假,中午吃一顿,晚上再去王叔家里。
    小租屋很小,水房是公用的在外面。吴辰收拾碗筷,走到外面的水房,因为是晚上外面很冷,水龙头流淌下来的水更冰,吴辰匆匆洗完碗,回到租屋里。
    太晚了,没有热水,吴辰就省了洗澡这一步,他只脱掉外衣和外裤,缩进了被窝里,屋子里没有暖气,被子是在跳蚤市场买的二手货,盖了三年了,变得薄了,没那么暖和了。吴辰手脚冰冷,蜷成一个团,迷迷糊糊的想,明天上午还是取钱再买一个被子吧。
    梦里光影交错,许多人走来走去,笑着哭着,闹着吵着,最后都重合成一个画面,少年身材高大清瘦,运动装穿在身上十分帅气,梦里有人叫着“肖秀荣!”这时,那个有着十分好看的背影的少年缓缓回过头来,逆着光,看不清少年的脸,但他嘴角扬起的笑却那么清晰,那么美好。
    吴辰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很舒服,虽然一大早被鞭炮声吵醒,但是心情还是不错的。他拿上洗漱用品,打开门,隔壁的一对夫妻正买菜回来,他们的孩子在门口玩着石头。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吴辰微笑着点头。吴辰进水房刷牙时听到那对夫妻和别人聊天的声音。
    “是呀,没买到票,今年也回不去了。”
    “也不知道这雪什么时候能停”
    “哎”
    “今天菜市场…”
    洗完澡,身心愉快。吴辰带着卡,去银行取钱,准备买个被子,这两年也有些积蓄了,虽然只有八千,但是对吴辰来说很满足了。
    过年取钱的人还挺多的,吴辰排了一会队,脑子里思考着去哪买被子。这时有人取好钱从对面走过来,撞到吴辰身上,匆匆说句对不起就走了,吴辰对这种小手段很熟悉,他一摸口袋,果然卡不见了,没见过人偷卡的,真是无语。
    他三步两步就追上去,“站住!”那个男人立马加快速度,吴辰见到也立马快步跑过去,可是左腿忽然疼起来,眼看小偷要跑了,他立马喊着“站住小偷!”
    听到小偷两个字,围观人群立马有好心人把小偷制服了,吴辰呼哧呼哧的跑过去,左腿隐隐作痛,“谢谢,就是他偷了我的卡。”
    几个人立马把小偷口袋里的卡拿出来“是你的吗?”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是的,是的。”
    吴辰正要把卡拿过来,中年男人却把卡拿回去了,他严肃道“还是到警察局再说吧,不然还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旁边的人也附和。
    吴辰心里不舒服,他是抗拒警察的,一听到就打心底害怕,可是,他咬了咬嘴唇抬眼看着围观的人群,只好点头。
    到了警察局,吴辰坐在板凳上,腰挺的直直的,两只手摆在大腿上,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的女警被他紧张的样子逗笑了,“放松放松,我们只需要做个笔录,然后你就可以拿着卡回家过年了”
    吴辰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我知道,谢谢。”
    “哈哈哈”女警笑了起来,年轻的脸上荣光焕发。吴辰低下头,暗暗的红了脸。
    “笑什么,小刘,是想今晚加班吗?”一个低沉的男声带着隐隐的笑意传来。
    女警立马站起来“肖队新年快乐。”
    被叫肖队的男人走近,问“怎么了,这么好笑,不就是做个笔录?”
    “哦,是这个男的反应太可爱了,只是做个笔录,和逼他杀人一样,哈哈。”
    “哦?”肖秀荣把目光投向一直低着头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从肖秀荣的第一句话吴辰就认出是他了,这陪伴他渡过无数黑夜的声音,他怎么听不出来。但是此时的他无法回答他,他什么也做不了,光是挺直腰板坐着这个动作就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肖秀荣挑了挑眉,又问了声“名字?”
    忽然吴辰站了起来,一下把桌子上的卡拿了,拔腿跑了出去。
    “怎么回事?这人真奇怪,”刘柳拿起记录纸看到姓名这一栏,“肖队,他叫吴辰。”
    肖秀荣的脸忽然僵住,他立马把纸夺过来,姓名一栏上,吴辰两个字工工整整,一笔一划,可以看出主人每一下都很用力。他就是吴辰,这字还是自己教他写的,不会有错的。肖秀荣立马追了出去。
    刘柳看着狂奔出去的两人,默默吐槽,这两人是参加百米赛跑吗?
    肖秀荣毕竟是练过的,跑的速度非常快,可是他追了一会连个人影也看不到,他红着眼睛,额头上青筋暴露,握起泛白的拳头就砰的砸在墙上,“吴辰!你给我出来!”这样一句凶狠的话却在句尾透出一点颤音。
    在墙的另一边,吴辰靠在墙上,手按在左腿关节处,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红着眼,视线模糊。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次发文啦~希望大家支持
    ☆、第二章
    
    ???如果我们的相遇不是在那样尴尬,罪恶的时刻,而是美好的,在温暖的阳光下,该多好,我曾无数次把我们相遇的场景肢解粉碎,分解成无数的原子分子,然后打乱,重新组装,组装成我想要的模样,这样我们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嘿,小子,哥和你商量件事呗。”
    “什,什么事?”
    “借哥点钱花呗,哈哈哈”
    昏暗的巷子里传来嬉笑声,昨晚刚下了一夜的雨,地上湿漉漉的,肖秀荣带着耳机穿过这条近道,看到不远处挡道的人,一个混混,围着一个男生,看校服是同校的。
    想来是打劫,肖秀荣皱了皱眉头,正准备绕道,这时那个男生看见了他,立马脸上出现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的表情“肖秀荣!我和你是一个班的王毅,救救我!”
    肖秀荣僵了一下,这麻烦是自己找上门了,今天出门前应该看看星座运势的。他拨了拨刘海,双手插在校服口袋里,“你在干什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少年的青涩。吴辰上下观察了一下眼前俊秀的少年,吹了声口哨“哟,小帅哥,打抱不平啊。”
    肖秀荣看着眼前一头黄发,耳朵上全是耳钉,身穿着皮裤皮衣的男孩,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这品味真心差。“打不打?”
    ?????肖秀荣又问了一句。吴辰看到肖秀荣这态度,感觉自己在被别人鄙视了,恼羞成怒,一拳头就挥过去,却在下一秒眼前一花,被肖秀荣很简单的双手扣在背后,膝盖抵在他的背上,砰的一声吴辰跪在地上直哎呦呦的叫唤“哎呦卧槽,尼玛当我胳膊是棍子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