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绝对臣服 作者:莲衫

字体:[ ]

 
文案
上校:“我们是不是之前见过?”
医生:呵,老套的搭讪手法。
“哦?在哪里,我没印象了。”
心想着上校该不会给他“在梦里”这种挫得不能再挫的回答吧?
上校勾起嘴角:“大概,在梦里吧。”
医生:“……”
 
本文又名《比比谁更会装》、《奥斯卡欠我一座奖杯》、《让我们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套路》
 
一句话总结:我走过最险的情路,全是你的套路
 
小攻腹黑心狠手辣,不喜勿进,道德卫士勿进。
本篇是主打报复社会的小虐文,短小君,不超过五万字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尧,彦褚清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洛先生!”一声急切的叫声惊扰了正在午休的洛尧,随之而来的剧烈敲门声令他迅速从床上翻身而起。
  卡特尔星是湿气很重的星球,随军医生住的屋子即使是用特殊防潮材质搭建而成,还是抵挡不住恶劣气候而受潮变软,被他这么猛烈的一敲,门都显得摇摇欲坠。
  洛尧摘下一旁衣架上的白色长袍套在身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推了推金边眼镜,打开了门。
  而门一开就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扑倒在了自己身上,剧烈地抽搐着。
  “怎么回事?”洛尧一边将那人搬上手术台一边问那个敲门的人。
  “这小子是新兵,第一次跟上校出征,单独驾驶战机的时候遇到了敌军的金属战机围攻,没来得及逃开……”那人说得急,连续断断续续好几次才终于把话说清楚,他望着眼前这位一丝不苟如手术刀般冰冷的军医,恳切地说到,“请你一定要救他……这小子,从残破机身里拖出来到这里一直忍着没出声,毅力惊人,是块好苗子,死了太可惜了……”
  洛尧一边迅速套好塑胶手套一边将简陋的仪器全部打开,茶色的瞳孔在玻璃镜片底下反射着冰冷的光泽,“右腿已经被炸烂,失去生理生理功能,必须截肢。”
  “截肢?”
  躺在手术台上的人似乎听到了这个单词,挣扎着要坐起来,被洛尧按了回去,“别乱动。”
  “医生!我不能没有右腿,我要是瘸了,就无法跟着上校冲锋陷阵了……”
  “你要是不截肢,就活不过今天,你的上校不会要一个死人的。”
  “可是……上校也不会要一个瘸子!”
  洛尧不耐烦的拿着手术刀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手心:“所以这家伙到底要不要接受治疗,有没有人给个准话?”
  “要。”
  这时候,一个低沉,好听,又充满磁性的嗓音缓缓响起。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门口,门口的男人身形高大,肩宽腰窄,双腿笔直而修长,戴着威严的军帽,帽沿处金属色的缀钉冰冷而瑰丽,墨绿色的军装整齐而挺拔,领口扎深蓝十字带,微微露出的喉结充满男性的性感味道,臂章和胸口的军徽都刻着盾牌和飞翅图案,看上去清冷而不可侵犯,腰间缠绕着现实高级别身份的绶带,穿高腰长筒靴,隐匿在帽沿下的眼睛深邃而迷人。
  “上校!”病床上的伤者和扶他来的那个士兵一同激动地叫起来。
  男人缓步走进来,如同一只优雅的雄狮,病床上的人挣扎着朝他伸出手,眼里满是虔诚又卑微的目光,他抓住男人垂下来的精致衣角,一遍一遍贪婪地喊着他的上校。男人握住他的手,俯下身来,认真严肃地对他说:“你需要手术。”
  “可是,我想跟您上战场!我想在您的身前为您开道杀敌,我不能没有右脚!”
  “你会实现这个愿望的,首先你要活着。”男人说完,抬起头来,目光落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军医身上:“你会救他的,对么。”
  洛尧不得不承认,当这个男人望向自己的时候,他被那深邃锋利的眼睛看得差点无法动弹……那是充满侵略意味眼神,威严而不容抗拒。
  “我可以救他,但首先要病人的配合。”洛尧定了定神,说道。
  “那,拜托你了。”男人伸手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就走了出去。
  男人走后,病人没有再抗拒,而是异常乖顺地躺在手术台上,他坚持不用麻醉药,一直盯着被上校握过的那只手,眼里尽是无尽的贪恋。
  两个小时后,洛尧脱掉手套,洗了洗手,就开门出去,只见那个被称为上校的男人正靠在外面的墙壁上,沉默地抽烟。
  烟雾缭绕中,他深邃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是在想事情,男人有双充满陈府和危险气息的深色瞳孔,浑身散发着的不可一世尊贵气质,像一头耻高气昂的领头雄狮,天生就带着让人臣服的王者色彩。
  洛尧走过去,对他说:“你的士兵已抢救过来,躺个几天就能跟着你冲锋陷阵了,不过可能只能在地上爬了。”
  男人按灭烟,转头看他,那一瞬间又令洛尧心里一紧,那样深邃的眼睛仿佛天生透着王者魅力,令人难以抵抗。
  “你是洛先生吧。”
  洛尧推了推金边眼镜:“你知道我?”
  “在这个军队,谁会不知道您呢,兰斯星高级研究所的博士,医学界天才,留在我们军队真是屈才了。”男人说罢伸出一只手,“彦褚清。”
  洛尧犹豫了一下,也伸手,和他相握。
  男人戴着白色的军用手套,但就算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很迷人——这是洛尧当下得出的结论。
  他很快抽出手,放进白色大褂的口袋里。
  “上校不进去看看他么?”
  “没有这个必要。”彦褚清用脚碾了碾地上的烟头,转身就要离开。
  洛尧又冲着他的背影说:“其实,你根本没打算再让他跟着你了吧。”
  彦褚清没有回头,却传来了他一贯低沉的嗓音:“我的部队不需要废人。”
  洛尧忍不住皱眉:“那么,一开始就不要给他希望啊,他是为了你的随口一个承诺才答应接受截肢手术的,如今您又不要他了,我相信在他心中,他还不如死掉算了。”
  彦褚清似乎低低笑了一下,背影冷漠得几近残忍:“那又关我什么事呢?”
  洛尧怔怔地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声音来,眼前的这位上校,很明显比他想像得要冷血,他可以在扮演完一个给人希望的充满正义的温暖上级之后,转瞬将这些人的忠心耿耿和死心塌地踩的粉碎,因为他不需要废人,他的部队需要的是果敢而不畏生死的兵,而不是对他盲目崇拜的兵。他有很多种方式让这个报废的家伙不再待在自己的队伍里,可是都不用经过他的手,在大家心目中,他依旧是那个给人希望的好老大。就连那个截肢的士兵本身,都不会恨他。
  洛尧一点都不怀疑他有这样的手段,毕竟年纪轻轻就爬到这么高位置的至今没有几个。
  彦褚清,是个传奇。
  这天晚上,洛尧到兆书临那儿打了声招呼,说晚上跟他挤大通铺。作为随军医生,他有自己的房间,虽简陋,可比别的士兵待遇要好,在这荒山野岭般的陌生星球,算是舒适了,。
  对于放弃这么个“豪华”套间,洛尧给出的理由是,房间的病人一直在嗷嗷乱叫,吵得他无法入睡。
  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面对那个不断询问“上校什么时候来看我”的病人,他不知怎么回答。
  洛尧家里三代都是军火商,给各个星球提供最先进的高科技武器,到了他这一代,不知是为什么,死活填了医科大学,读完研又去圣殿深造了五年,知直到混到了博士学位,觉得生活实在无聊,就打包行李连夜回了兰斯星球,本来接手家族生意了一段时间,做得也还不错,到不知什么原因,他忽然有一天推掉了全部事务,在家里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加入了兰斯星最高战队,当了一名军医。
  后来他爸爸知道后,差点没气昏过去,不过好在他家还有个小儿子,安安分分地去了商学院,老头子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下了,从此不再管洛尧死活,他爱干什么都随他去了。
  兆书临是他刚入伍是认识的朋友,作为行军医生无疑是辛苦的,他刚来的那几天实在没办法适应,第一次坐飞行器的时候每天上吐下泻的,他都无法想象这些战士们是怎么做到面无表情地在这光速飞行的机舱里生活的。
  好在有兆书临照顾他。
  兆书临是空降兵,并不是跟大部队从一个军校出来的,一来就给分配到了最精英的阵营里,其他人就算有意见也不敢明着提,传说他是总司令的小儿子,后台硬着呢,要跟他做对得先掂量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当然这些都是洛尧后来才听说的,在这之前他完全不觉得兆书临像个款爷,他为人随和热情,看人的眼神很真诚,从不摆谱,甚至会主动申请困难的任务。
  行军时睡觉的地方都不会太好,往往就用一个简陋的量子金属棚遮阳遮雨就算完了,十几号人挤一个大通铺,晚上也没有任何洗浴设施,士兵们都是大老爷们儿,随便在附近的河里冲冲就好了,洛尧自然也不会娇贵到什么程度,回房间拿了身换洗衣物,就往河里走。
  这个点儿大都没什么人,不是他害羞,特地挑没人的时候来,而是兆书临说,部军队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这澡要让官儿大的先洗,像他们这种小虾米,只能排在后面洗。
  洛尧只是想等那些大官都洗完再去,没想到估计错误了时间,连那些小兵都洗完了……
  罢了,一个人包场也挺爽的。
 
  第 2 章
 
  想到这里,洛尧将自己的衣服褪去,赤脚走进河里,尽管是夏天,卡特尔星的山里昼夜温差大,刚把身子浸到水里的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将自己全身舒展之后,他仰头看向天空,不自觉地长舒一口气,说实话,自从加入军队以后,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了,以往的每天都要对着一大堆血肉模糊的躯体,有的眼珠子被炸掉,有的肠子被挂在外面,有的头皮全都被剥掉,断手断脚还算是最斯文的死法了,他的耳边一直充斥着撕心裂肺的□□,鼻子里总是萦绕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手上永远沾满黏糊糊的鲜血……每天的心就像被一根绳子绑着,越揪越紧,紧到无法呼吸,虽说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他也没有后悔过,他亲手把自己的人生置身黑暗,只是因为……
  只是因为……
  呵,原因他自己听起来都可笑之极。
  只是因为要追随那抹光。
  忽然,身后响起了脚步身,洛尧疑惑回头——这么晚了还有人跟他一样错过时间吗?
  这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差点没把他吓死……月光下赫然站着的,竟然是彦褚清!
  上校似乎看见了他,因为他看到上校的目光往这里扫了一眼,搞得他没由来地一阵紧张。
  暗地里骂了声娘——本想躲过官大的才选择这个点儿来洗,没想到撞上了官儿最大的了……
  他看到上校自顾自慢悠悠然褪去一丝不苟的军装,那矫健精壮的身躯暴露在月光下,迷人而优美,腰身紧实有力,双腿修长笔直,他连脱衣服的动作都高贵无比,像极了一个中世纪的贵族。
  接着,他慢慢走下水来,斜着眼睛瞥了一眼洛尧,语气平淡地说:“看够了么,洛先生。”
  洛尧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失态地盯着他许久了,但他还算镇定地移开视线:“抱歉。”
  “一直忘了问你。”彦褚清的眼睛没有看他,只是望着平静的河面,仿佛是悠闲地与他聊天一般,问出的话却有些意有所指,“像洛先生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加入远征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