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再耍流氓报警了 作者:小越儿

字体:[ ]

 
文案
莫名其妙的被学长泼了一身水,又莫名其妙的被他拉进屋子里换衣服。
 
换衣服就换衣服,可你特么的乱亲乱摸什么!
 
亲完摸完你还嫌不够,竟然还要蹬鼻子上脸!
 
擦!别以为老子是好惹的!
 
再耍流氓我就要报警了!
 
喂!妖妖灵嘛?
 
+++++++++++
 
作者是个小清新作者是个小清新作者是个小清新!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送给狮虎@鹤灵飞哒生贺~祝狮虎生日快乐(^o^)/
内容标签:甜文 网配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鹤凌霏 ┃ 配角:苟岱 ┃ 其它: 
 
 
 
  001.我要报警了
 
  鹤凌霏觉得此刻失落极了!
  他暗恋学长三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向他告白,却被告知学长刚刚交了一个女盆友,而且还是胸大腰细腿很长的那种!
  鹤凌霏的心里简直卧了槽了!
  性别不同怎么恋爱啊卧槽!!!而且学长你的品味也太低了吧!!!
  那个女的有什么好?个子有我高吗?!胸那么大!抱在一起都无法感受到彼此的心跳!而且她连jj都没有!!怎么会知道你在什么时候会有什么样的需要?!完全无法满足你好吗!
  默默的吐槽完,他决心要去偷偷尾随辣个妹砸,想要从那个妹砸身上找到她和学长不适合在一起的证据!
  于是下课铃一打,他连等老师宣布下课都等不及,就直接钻出了教室,蹑手蹑脚的蹲到了那个妹砸所在的班级门口。
  下课后两分钟后,楼道里面已经满是人了,鹤凌霏等了好一会,终于把那个妹砸等了出来。
  那个妹砸显然没有发现他,她一边跟同学说这话一边走出班门口,鹤凌霏盯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随即慢慢的跟上去。
  他跟着妹砸穿过走廊,又通过楼梯上到五层,最后在一间教室门口停住了脚步。
  鹤凌霏躲在拐角处,偷偷去看,发现妹砸很是小心警惕,在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很快,从门板里面立马传出一个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请进。”
  鹤凌霏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浑身一震,卧槽!这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可是这个妹砸为什么会要到这里来呢!难道是偷偷和别的野男人约会?而且还那么鬼鬼祟祟的样子!这里面一定有鬼!
  他又在外面观察了好一会,见那个妹砸迟迟没有出来,这才又轻手轻脚的回去了。
  回去之后,他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状似无意的问自己的同桌兼好友,“你知道五层实验教室旁边的那个教室是干什么的么?”
  同桌正在拼手速的赶作业,听到他的提问,抬起头来推了下眼镜,想了一下道:“那个不是心理咨询室吗?”
  鹤凌霏摸了摸下巴,难道那个妹砸心里有什么疾病?
  左右想不明白,他决定暂时先不想了,等放学后过去一探便知。
  放学之后,他故意等班里的同学都走了,这才背起书包直接奔向了五层。
  站在心理咨询室的门口,鹤凌霏感到有一丝丝的微妙。
  如果此刻周围有什么其他同学看到自己进了这扇门,会不会被人误会自己有心理疾病啊?!
  不过他此刻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深吸一口气,他举起手,屈起手指,准备要敲门。
  可他还未及碰到门板,门却首先自己开了,接着他眼前一花,突然就被一股力道撞击在地。
  “你没事吧?”
  下午听到的那个好听的声音突然在自己的耳边响起,鹤凌霏觉得自己要炸。他连忙用手撑住地面,看向声音的来源,下一秒,他却忽然撞进了一双深邃的视线里。
  “没……没事。”鹤凌霏结巴了一下,打算从地上爬起来。
  可他刚起了一半,脚又一滑重新跌了回去。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上和地上都湿湿的,而眼前的这个人的手里正端着一个水杯。
  “不好意思,水洒到你身上了。”那男人对他伸出一只手,将鹤凌霏从地上拉起来,“你这样出去不太好,不如先进来换身衣服吧?我这里有干净的衣服。”
  鹤凌霏本能的想要拒绝,不过他突然想到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进到这里来看看,况且眼前的这个人说屋子里有干净衣服,让他听着有些起疑。
  “既然如此,就麻烦你了。”鹤凌霏有礼貌的对他笑了一下,然后跟着他进到屋子里。
  这间教室的光线很暗,屋里的窗帘都拉得紧紧的,鹤凌霏刚进来时,眼睛还有点不太习惯。
  可对方好似早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他一边从柜子里找干净衣服,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鹤凌霏睁大眼睛想要努力适应这里的光线,嘴上随口答着:“鹤凌霏,声乐班的。”
  对方此时已经将干净衣服拿了过来,“我叫苟岱。这是干净衣服。”
  鹤凌霏道了声谢,拿过衣服来犹豫了一下,问:“你这里……有换衣服的地方吗?”
  苟岱忽然一哂:“换衣服的地方?这里这么大地儿,还容不下你换衣服?”
  鹤凌霏撇撇嘴,“我不是很习惯当着人的面换衣服。”
  苟岱的眼睛里仿佛闪过了一抹光,“不习惯的事情,多做几次就习惯了。”
  鹤凌霏顿时一噎,他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个蛇精病!
  于是也不跟他争执,索性现在屋里的光线他已经适应,他抱着衣服走到墙边的一个床边,先将干净衣服放在上面,然后转过身,背对着苟岱,开始解领口的扣子。
  扣子很快就被他全部解开,鹤凌霏手忙脚乱的把衣服脱|掉,伸手去取床上的干净衣服,就在这时,他忽然觉得屁股上一凉,下意识用手一抹,竟然被他摸了满手水。
  鹤凌霏顿时皱起眉头,也不顾自己还赤|裸着上身,转过头去想要问苟岱这是怎么回事。
  可他刚转过身去,就忽然感到有个强压迫感的身躯向他凑了过来,接着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自己的嘴唇就已经被对方含在了嘴里。
  鹤凌霏当时就懵逼了。
  卧了槽了!这特么的是怎么回事!?
  鹤凌霏伸手推了推他,对方却纹丝不动,他又用脚踢了踢他,苟岱仍然没有要离开的动作。鹤凌霏心里一急,张嘴就要喊人,却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发声,对方的舌头已经灵巧的滑了进去,并勾住了自己的舌头,缠绵吮吻。
  鹤凌霏不得不承认,这个苟岱的吻技很高超。
  高超到他连挣扎反抗都已经忘了。
  苟岱继续忘我的亲吻着他,亲了一会之后,他仍觉得不够满足,于是索性将他压在身后的床上,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他精瘦的身体上放肆的游移。
 
  002.我要报警了
 
  “擦!你在做什么!放开我!”鹤凌霏此时脑子已经反应过来,连忙扭动着身躯挣扎着,企图将苟岱的罪恶之手给甩下去。
  可惜苟岱并不像他预料那般好对付,他扭动了半天,对方不仅没有半点要放手的打算,反而得寸进尺的一把拽下了他的裤子。
  鹤凌霏再次懵逼了。
  擦!这人竟然对他耍流氓!
  被扯掉裤子的鹤凌霏此刻觉得双腿被嗖嗖的凉气侵袭,整个人也愈发清醒。
  而刚刚才对他耍流氓的苟岱此刻竟停止了对他的强吻,他勾着唇角,一双炽热的视线扫过鹤凌霏的一双又细又白的长腿,然后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
  靠!死变态!!鹤凌霏在心里骂了一句,抬起脚来就要朝着他的命根子踹去,却没料到自己的长腿竟被苟岱一把攥住。
  “我劝你还是不要乱动的好。”苟岱深邃的眼眸带着有温度的视线扫过他的长腿,又扫向他胯|下的某处,最后终于抬眸看向他的脸,“裤子湿湿的,穿着会感冒的,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说着,他两手一松,放开了身下的人,“里面有浴室,你最好去洗个热水澡。”
  鹤凌霏此刻连内裤都湿了,心想是该洗个澡,于是也没拒绝。
  按照苟岱的指示,鹤凌霏进到浴室里,他原本以为苟岱所说的浴室应该很简陋,可没想到这里的浴室竟然十分宽敞整洁,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想要脱|光了冲澡的欲|望。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对……等一下!心理咨询室为什么会配备浴室!这尼玛也有点太玄幻了吧卧槽!
  不过玄幻归玄幻,鹤凌霏决定一边洗澡一边思考。
  因此他脱掉了身上仅存的湿漉漉的小内|裤,打开龙头,站在花洒下冲起澡来。
  水温不烫也不凉,水流大小也适中,被这样的水冲刷着身体,鹤凌霏觉得自己从灵魂内部都是舒爽的,也正因为太过舒爽,而让他暂时忘记了思考别的。
  鹤凌霏闭着眼睛,一边享受沐浴的舒适,一边哼起了歌。哼着哼着,他忽然觉得有一双手轻轻地抚过他的全身,他顿时一个激灵,连忙睁开眼睛,可他万万没想到,刚刚还通透光亮的浴室,此刻却漆黑一片,不知谁竟在他闭眼的事情把灯给关了。
  ……特么的!还能有谁!!这一定是那个变态苟岱干的好事!
  身上轻抚的手满满的从他的背部抚过他的前胸,并在他胸前的突起上停顿了片刻,然后才又继续向下,经过他平淡的小腹,直接滑向了他的最敏感处。
  鹤凌霏再次卧了槽了!
  这人耍流氓能不能有点节制!!
  “别乱动,我在帮你洗身体。”
  鹤凌霏耳边听着这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禁不住直翻白眼,谎话还能不能说得更溜一点?!
  不过……这人抚|摸的他还是挺舒服的,嗯,那就假装他说的都是真的好了。
  享受了一会苟岱的贴心服务,鹤凌霏突然问他:“你怎么把灯给关了?”
  “不是我关的,大概是没电了。”苟岱的声音贴着他的耳边响起,苏的鹤凌霏头皮一炸。
  没电了?!你以为我会信?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说破。
  俩人又在黑暗中磨蹭了一会,直到鹤凌霏被苟岱摸得身体渐渐起了反应,苟岱才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好了,把身上擦干,我们出去吧。”
  鹤凌霏看了看在黑暗中微微抬头的小鹤鹤:“……”
  此时苟岱已经先一步出去了,鹤凌霏确定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于是握住自己的小鹤鹤开始动作起来,他努力的咬着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羞耻的声音。可头脑里却突然闪现出被苟岱亲吻抚|摸的画面。
  有了这些画面的冲击和刺激,鹤凌霏很快就冲上了云端。
  完事之后他用水把自己手上的液体洗掉,然后才磨磨蹭蹭的出去。
  从浴室出去之后,鹤凌霏发现外面的灯已经亮了起来,而苟岱正坐在屋子里的沙发上,拿着手机看着什么。
  察觉到鹤凌霏出来了,他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屋内的那张靠墙的床,“毛巾衣服都在那上面,自己擦干净穿好。”
  鹤凌霏扭头看向床上的毛巾和衣物,有些愣神。
  “怎么?等着我给你穿?”苟岱放下手机,眼睛里似乎又有光在闪烁。
  鹤凌霏哼了一声,径自走到床前,先用毛巾将身上的水擦干,随即慢慢的套上衣服。
  苟岱一直等到他穿完衣服才再度张口:“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