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包养之干哥哥 作者:凉知秋

字体:[ ]

 
文案
段辙身为一名情商低手腕高的高门子弟,包养着高冷的当红明星乔轶,日子过得轻松自在。
 
突然有一天,段辙发现,段辙妈妈和乔轶妈妈竟然是分离多年感情甚好的闺蜜!
 
两个妈妈一起跳广场舞、一起打麻将,两家人开始经常相聚一起
 
段妈妈:小乔轶长得真好看呀,给我当干儿子吧!快叫段辙哥哥!
 
乔轶:......哥哥?!
 
段辙:居然敢对你金主这么说话,不想活了......(内心OS:晚上再叫哥哥!!!)
 
金主变成干哥哥再变成恋人,
 
小受被虐千百遍坚定地一边吐血一边升级,小攻看清自己的心后一秒变忠犬
 
两个人互相撩拨的故事
 
自强不息明星受 性格强势金主攻
 
 
 
全文完结 谢谢你们陪我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 感谢每一位留言的小天使和提意见的小天使
谢谢你们喜欢段辙和乔轶
希望他们永远幸福快乐
 
希望你们也是
 
至于我,要给新文攒字数啦,想写的题材好多。。。
手速跟不上脑洞,也是哭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娱乐圈 爱情战争 恋爱合约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辙乔轶 ┃ 配角:段曦段妈妈乔妈妈宁淮张扬 ┃ 其它:无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55626字
第1章 01
夜渐深了,茶室里烟雾缭绕,麻将牌碰撞、打纸牌的声音不停歇。这群人还没散,大约是组织者不愿散。这会儿做东的宁淮问座上宾段辙:“段少,玩儿的还开心吗?”
段辙嘴里叼着烟,手里摆着自己的麻将牌,眼睛也不曾离开,哼了一声。
宁淮这回摸不准意思了,试探性地去看对面的那位——给他搭线请来段辙的张扬。张扬看了他一下,又瞥了段辙一眼。段辙正皱着眉头,思考着这回牌的打法。他的手从一排麻将上拂过,段辙这码运气不好,摸到了一手烂牌。
张扬笑道:“段哥,麻将打了好一会儿了,是不是觉得没意思了?要不咱们换换,打一会儿纸牌?”
这桌上的另一个人,宁淮带来的艺人博京也陪着笑,上赶着巴结:“是啊,都打一下午麻将了,钱净输给段哥了,段哥也让我们喘口气啊。”
博京能从三四线的艺人短短两年爬上一线小生,是有他独特的拍马屁能力的。可惜他这回面对的是段辙,死钻牛角尖时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的段家大少。
“着什么急啊?再陪我打一会儿!”段辙大手一挥,手指里夹着烟,他心想,不就是一手烂牌吗?他可是从小靠打麻将挣零花钱的,还能难的倒他?
众人见他不耐烦,也不再说了,反正是哄段辙开心,他愿意怎么样,大家伙儿就怎么来呗。
博京打出了一个西风,眼珠一转,从左到右顺了一遍自己的牌。他这码手气好,可惜不敢胡牌,随随便便地往外打。
博京的内心是激动不安的。他和家里开娱乐公司的宁淮是朋友,但和段辙坐上同一桌打牌,还是他今天下午在茶室陪了许久,抓到一个空子才得来的机会。
 
“二饼。”段辙打出一张麻将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段辙一看是段母陈依打来的,于是接起来。
“我明天有时间......”段辙用眼神示意其他人不用等他,继续出牌,对着手机说:“行,下星期三嘛,我记着呢。”
 
张扬抓出了张牌,一看,好嘛,又是要胡牌的节奏。他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打出了这张牌,然后扭头看了眼段辙,随意道:“段哥啊,你那个小情儿呢?叫来陪你打打牌啊。”
宁淮与此同时看了眼博京。博京会意,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我有脊椎病,估计再过一会儿脖子就僵了,段哥赶紧叫来一个吧,我给他腾位子。”
段辙不耐烦地皱紧眉头,满心都是眼前烂的不能再烂的牌。他听见了几人的话也当做没听见,自顾自催促着:“赶紧的,下一个!打牌!”
 
博京看着对面的段辙,暗自动脑子。他最近事业碰到了瓶颈,同期一个小生,乔轶,隐隐有各方面超越他的架势,博京和他竞争时丢了几个容易拿奖的剧本,愁得不能再愁。
叫来段辙的小情儿,是听说那一位也是在娱乐圈混的,博京若是能抓住机会和那人交好,就算是搭上了段家这颗大树。
不管是京圈还是西北圈,在演艺界混的,谁会不给段家一个面子呢?
博京想到这里,索性豁出去了,剑走偏锋,他在张扬打出一个二饼时,一推面前三张牌:“杠!”
包括段辙在内,其余人整体倒吸了一口凉气。
段辙似是不敢相信,道:“你.....你牛逼!”
宁淮用眼神问博京:你干什么呢?疯了啊你!
博京装作没看到,得意洋洋地说:“这一回牌是越打越好啊~”
张扬狐疑地看了两人一眼。宁淮却是瞬间明白了,接下来见缝插针,能杠即杠,能听即听。
这一桌打麻将的四个人里,只有段辙的牌是臭到不能再臭,他眼睁睁看着其余三人杠来杠去,脾气上来,一茶杯掼到了桌子上。
哗啦一声。其余三人集体抬起头来。
屋里的喧闹声适时降了下去。
段辙掏出手机来,按了几个键放到耳朵边,他看了其余三人一眼:“不好意思,我叫个朋友来。”
博京和宁淮极其隐秘地相视一笑。
电话接通了,段辙没好气地上来就问:“你干什么呢?”
那头说了什么,段辙听着,嗯嗯两声,又道:“我在茶室打牌呢,你过来和我一块儿打。妈的,再打下去裤衩儿都要输了!”
他的小情儿似乎说了什么,大概是拒绝的意思,段辙立马不高兴了,沉下脸:“和谁吃饭比跟我打牌重要?你到底过不过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他这话说的强势,但语气却是像耍无赖的意思,并不吓人,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亲密?宁淮和博京听了颇为惊讶,张扬笑着摇了摇头。
段辙的小情儿跟着他有两年了,张扬没见过,段辙也不往外带。听说为人相当懂事隐忍,很能哄得段辙开心,也算是有本事了。
段辙半是恐吓半是威胁,他的小情儿就松了口。段辙放下电话的时候,脸色已经由阴转晴。
宁淮笑着说:“段哥家里那位挺听话嘛,听说也是混娱乐圈了?和博京是同行嘛!”
博京连忙点头:“是啊,段哥,你家那位最近拍了什么电影吗?我叫上几个朋友去捧捧场!”
这一句话说的巧妙,没有半点打探对方身份的意思,又恰到好处地表达了自己的热情。博京心里很得意,段衡说了电影名字,哪怕不说,等那人来了,他也能知道这个小情儿到底是谁。
说实话这人藏得可真深,博京在圈里从没听说过那个演员跟段家有点关系,也不知道段辙家里那位到底是男是女。
段辙“哼”了一声,不做评价。他的注意力又投入到面前麻将桌上了。
到底是宁淮和博京的功夫到家,这一局竟然好半天没人胡牌,段辙依旧兴致勃勃。门铃响起的时候,两人心中同时一松。
博京主动站起来朝门口奔去。门还没完全拉开,他已经热情地开口:“您来啦,段哥已经等了好半天......乔、乔轶?”
博京的样子像是风雨中被雷劈了的懵逼树。
门口的人静静站着,不露声色地打量了他一番,道:“段辙找我来的,他在哪儿?”
乔轶进了门,一眼看见了段辙。
宁淮和张扬同时回头看去,只一眼就定住了。
他们想了好多遍这人是谁,原来答案这么简单——眼下风头正劲的小生,乔轶。
乔轶其人,面貌清正姣好,扮得了戏子演得了军人,上了戏绝代风华,卸了妆貌美如花。主要是脚步踏实,拍了四五年戏,凭着演技拿了好几个金像金马的提名。
段辙只抬头看了乔轶一眼,转向其余三人,问:“你们刚刚谁说不想打了来着?让给乔轶吧!”
乔轶站在那里,不嗔不喜的模样。他面色清冷白皙,眼神淡然。深蓝色衬衫穿在身上,头发柔顺地落在前额。此时他看了段辙一眼,微微低了下头,乌黑的眼睫扬起又落下。
本来该是博京让位,但他自回来之后面色呆滞地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张扬觉得和段辙打牌实在太难受,于是站起来招呼乔轶:“小乔,坐我这儿吧,接着我的牌打就行。”
乔轶站在段辙身后,默默走过来。
张扬与其错身的一瞬间,不经意间瞥了一眼他的侧颜。乔轶皮肤白皙,面容极其自然俊秀。乌黑的发丝和眼睫,与剔透的皮肤相映,眼神流转若有所思,竟然那么的蛊人心魄。
张扬心神一荡,脚步不停地过去了,坐到沙发上心里还想,他刚刚叫乔轶什么?小乔?张扬喝了口茶,暗自摇了摇头。不知道古代那个小乔,与这样的绝色相比会不会逊色啊。
 
乔轶坐下,他左手边是段辙,右手边是博京。他底声问了句:“谁坐庄?”清朗温润的声音。
“我坐,”段辙弹了弹烟灰,“打牌吧!”
两个人坐在一起,一个一身流氓痞气,一个斯文淡漠。段辙游刃有余地看着乔轶。
宁淮从桌下踹了呆愣愣的博京一脚,他动作存了巧儿,幅度很小,有信心除了他二人外没人注意。然而脚撤回来的一瞬间,乔轶似有似无地看了他一眼,眼底含着不明笑意。
宁淮一滞,被这一眼的风情迷了眼。很快又回过神来,但乔轶已经专注于打牌了。
很快,宁淮的注意力就移到乔轶高超的打牌技巧上——全局剩余的时间里,乔轶一直在给段辙喂牌。
段辙很快打出了手里多余的废牌,也该他走运,再抓牌手气不错。
待他终于哈哈一笑,双手狠狠一推面前的麻将牌,大吼一声:“胡了!”,其余人皆是松了口气。
宁淮刚想奉承两句,往桌上一看,瞬间傻了。
段辙此时拍案而起:“这一局真是累死我了,好在我功夫没废,多烂的牌也能起死回生啊!”说罢,他走到另一桌上,倒了一杯茶水咕咚咕咚喝起来。
 
宁淮:“这......这......”
桌上,除宁淮、博京、乔轶三人面前一排整齐的麻将牌,只剩一堆乱牌。哪有段辙因为胡了而沾沾自喜的麻将牌?
原来段辙过于兴奋,手劲太大,直接将牌推乱在打过的牌里了。
博京不说话,宁淮嘴角直抽。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修长的手。宁淮抬头,乔轶一边弄乱所有麻将牌,一边轻声道:“难得他高兴,几位就帮帮忙别说破吧。”
宁淮点头:“哎,哎。”
乔轶眨了眨眼,又去看那边拍着别人肩膀,大声指导别人打扑克的段辙。
段辙浓眉大眼,英挺的面容上大笑和大吼都不违和。大约是屋里憋闷的缘故,他额头上有薄薄的汗。
乔轶看了一会儿,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专注。看着看着,他嘴角微微勾起,眼里有闪动的、隐隐的光。
 
回到和乔轶同居的房子里,段辙还因为最后胡了的那把麻将心情很是愉悦。乔轶很淡定,进屋第一件事就是给草木浇水。
“我跟你说,我最后那一把牌能赢都是因为宁淮太废物。”段辙得意洋洋地:“他们那些富二代啊,大多都是草包。你看宁淮每天在微博上喷那个喷这个,还不是仗着自己老子有点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