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大的他+番外 作者:哈欠兄

字体:[ ]

 
文案:
       蠢萌护妻又霸道的尤老大,和腹黑精英又冷情的易总之间的小故事。
  夫夫生活,基情无数,温宠有爱,小虐浓宠。
 
标签: 甜蜜有爱  高冷腹黑  霸道脱线 
 
==================
 
 
 
  ☆、第一章
 
  两年前,尤老大一直是这么想的。
  一定要浪到四十再结婚,找个二十出头乖巧听话的人相守到老,这样什么都不用做,就能狠狠的赚个十几年的肉体便宜。
  后来,尤老大结婚了。
  比计划中的四十结婚早了十几年。
  结婚后的尤老大其实挺幸福的,只是在偶尔看见平日对自己溜须拍马的小弟左拥右抱,在各色风情中醉生梦死时,总会一脸沉闷的抽上几口烟,然后不断在心里反问自己.....偷腥有那么难吗?
  是啊。
  偷腥有那么难吗?
  他尤老大本来就是放高利开赌场的粗夫恶人,一不是上流君子,二不懂涵养品修,初中毕业,粗蛮莽夫,一个逍遥自在的社会大蟑螂,还要遵从什么夫德?
  他娘的。
  就这样,尤老大问了自己两年。
  当然,一直在心里。
  -------------
  一笔两百多万的债追了近一月终于在今天了清,尤老大心情很不错,晚上带着几个得力小弟去夜总会消遣。
  和以往一样,尤老大坐中间。
  只要跟尤老大超过两年的,都知道尤老大来这种地方纯喝酒不沾荤腥的规矩,所以一群人都兴致昂扬的喝喝闹闹,没一个敢叫作陪的。
  尤老大喝的正起劲,旁边油头油脑的小周突然凑来脑袋,在尤一个耳边压低声音,神情还挺认真的问,“老大,萧哥出差什么时候回来?”
  小周,全名周小周,是个油头鬼脑的机灵人,二十出头,自小就跟着尤老大,说他是尤老大肚子里的一条蛔虫也不为过。
  尤老大一听,脸色立马耸拉下来,他放下酒杯后两臂展开搭在沙发上,长叹一声后咬牙道,“他娘的早呢,起码还得一星期。”
  小周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手罩在尤老大的耳朵上狡笑道,“老大,昨儿这儿刚来一兔子,那叫一水灵,我早让牙头给老大你留着呢,要不.....哎!”
  小周话没说完,尤老大挥起一巴掌拍他脑门上,然后戳着小周的脑袋瞪圆了眼的吼道,“你他娘的想害死老子吗?”
  小周一脸无辜,但望着自个儿一向威风八面的老大,那眼底骤然出现难以掩藏的惶恐,心底不禁涌起一阵同情。
  “老大,萧哥他又不在,弟兄们都不说谁知...”
  “还说!”
  尤老大抬拳要揍小周,小周连忙抱着脑袋后缩一米,“好好,我不说了,老大您喝酒,喝酒...”
  尤老大重哼一声,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含在嘴里,小周连忙掏出打火机给点上。
  尤老大吐出几口烟圈,健硕的身躯像只性感慵懒的美洲豹一样陷卧在沙发上,黑色衬衫的胸口半敞着,麦色的胸肌若隐若现,随着呼吸有力的起伏着。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减肥成功开始,尤老大便已从一个眯眼肉多的胖子变成了一枚优质型男,随随便便往哪一站一靠一倚,那四周痴迷的目光便止不住的飞来。
  如果说两年前尤老大猎艳靠的是钱,那现在.....
  额....貌似还没现在。
  因为结婚两年,怂了两年。
  用尤老大小弟们的话来说...老大的色胆给减去的肉陪葬了。
  尤老大望着不远处几张酒桌周围的沙发上腻歪在一起的男男女女,眼底忽明忽暗,心底的烦躁值嗖嗖飙升,心里直骂,他娘的。
  尤老大缓缓坐起身,将手里只抽了几口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终于忍不住转头眯眼问小周,“真水灵?”
  小周是个鬼机灵,两三秒内就明白了自己老大的意思,立马竖起大拇指,“嫩的没话。”
  尤老大的心狠狠跳动了一下,像饿了几天的乞丐突然听到烤全羊这样的字眼,口水在心底几乎流成河。
  尤老大翘起二郎腿,故作镇定的低头从烟盒里抽出根,漫不经心道,“那把人叫来看看。
  话一出口尤老大就知道收不回去了,虽说紧张的后背刮冷风,但心底还隐约升起一小股的雀跃。
  仿佛找回了一小点两年前的威武雄风。
  以小周为首的一帮小弟,皆一脸激动的望着淡定抽烟的老大,泪在心里哗哗直流。
  两年了,老大终于迈出了抗逆婚姻的第一步。
  威武!
  孙驰是这家夜总会公关的负责人,牙头不过是他的外号,长的尖嘴猴腮但很会识人做事,一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对眼前这位惹不起的地头蛇自然是百事百应,所以之前在小周要求他把人留着时,他二话不说答应了。
  不到两分钟牙头便把人领来了。
  是个明眸皓齿,面目清秀的男孩,看着的确挺嫩,一直不敢抬起眉眼,双手紧张的揉在一块,直到牙头在他肩上拍了一下提醒,才怯生生的抬头,望着倚在沙发上肩宽胸阔的男人,低哑的叫了声,“尤老大。”
  尤老大的眸光亮了亮。
  不得不说,这种楚楚可怜,仿佛一捏就哭的小家伙,最合他的胃口了。
  尤一个朝男孩招了招手,露出虽很违和还勉强算得上风度的笑容,很温柔道,“别怕,到我这儿来坐。”
  尤老大怜香惜玉可是出了名的,对看上眼的人向来温柔体贴,对道上同伙那凶残的路数从来不在小情人跟前显露,哪怕只有一夜的保质期,过了夜,也必不让对方日后再受一点儿委屈。
  男孩踌躇了几秒才走到尤老大身旁坐下,手搭在膝盖上紧张的握成个拳,大眼睛忽闪忽闪,看得尤老大那个心痒啊。
  “没事。”尤老大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安慰道,“就喝喝酒。”
  自然没有喝喝酒那么简单,不到五分钟,尤老大就有些坐不住了,但看着男孩那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终究没忍心提出上楼睡觉的要求,最终还是男孩鼓足勇气搂着尤老大的腰,弱弱的邀请,“哥,我们上去休息吧。”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牙头早就给这男孩交代过,今晚光陪酒不成事,事后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被逼入这行的,自然不是一般的缺钱。
  尤老大吞了吞口水,做为一个曾放荡二十六年的壮年色.鬼,连续两年未尝一口野味,那滋味.....
  真他娘的憋屈。
  搂着男孩站起身,尤老大又突感后背起凉风,走出几步又停脚转头,颇为严厉的叮嘱自己的手下,“谁他娘的嘴漏风,敢把今儿事给说出去,老子非活劈了他”
  “不会不会!”
  一帮人拍着胸脯保证,笑容灿烂,还有人拍手起哄,直呼老大威武。
  尤老大哼了一声,转身后突然抱起旁边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俯头亲了一口轻声安慰,“别害怕,下面听哥的话好吗。”
  在六十斤的肉减去之后,尤老大的那双眼睛便越发深邃迷人,像能把人的心硬生生的吸进去一样。
  男孩看着眼前这张刀削斧劈般的俊脸,低头抿着唇,腼腆的点了点头,那含羞局促的小模样,看着的尤老大那根染色的神经疯狂的抖动着。
  “宝贝儿,宝贝儿.....”
  尤老大加快脚步上楼,脸上的笑要多猥琐有多下流。
  ----------------
  “不容易啊,两年了,咱老大终于迈出这一步了。”
  小周望着自己老大的背影,连声感叹,周围的人似乎感触都很深,皆一脸认真的点点头。
  “周哥。”一个一头杂毛的男人突然建议道,“要不趁这机会劝老大跟那姓萧的离...哎!”
  杂毛话还没说完,小周抄起桌边的打火机砸了过去,“要是有用,我他妈早劝了,还用得着你!”
  小周吧唧了两口烟,“喝酒喝酒,老大今晚就是喝多了提前睡了,那装逼男出差回来,别都给我整漏嘴了。”
  “装逼男?”沙发后面突然传来一声磁性优雅的男音,带着几分似有似无的寒笑,“指的,是我吗?”
         
 
  ☆、第二章
 
  刚喝进嘴的酒被小周一口喷了出来,小周用手一抹嘴,随之咽着口水缓缓慢慢的转过头,心底祈祷无数遍幻听幻听,可当看清身后西装革履,面带阴笑的男人是谁时,心里只剩:卧槽,糟了。
  小周连忙站起身,连同坐在沙发上的其他人也站了起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一脸虚伪的笑容,热情的叫道,“萧哥。”
  小周反应最快,他快速绕过沙发走到男人跟前,笑的跟绽放的花一样,“ 好久不见啊萧哥,老大说你在外地出差,起码还得一星期回来,呵呵,萧哥你也不提前说一声,好让兄弟们去机场接你啊。”
  男人个高腿长,宽肩窄腰,短发如墨般浓黑,打理的根根丝顺,气质沉稳,儒雅随和又似乎一丝不苟,摘掉脸上金边眼镜后,男人英俊的五官更是领周围人女人不禁多看几眼,而薄唇角边,那抹似有似无的笑容简直能迷倒一片。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易萧雨无论是长相还是学识修养,在这V市的商亨中都是出类拔萃的,是少有的精品男人。
  外面温度零下,一进这热哄哄的地方,眼镜的镜片上一层雾气。
  易萧雨低头不急不缓的擦着镜片,悠悠的问,“装逼男是谁?”
  “额....哈哈哈..萧哥听错了吧,什么装逼男,啊哈哈哈...”小周装傻,挠着脑袋傻笑不停。
  易萧雨也懒的去计较,他戴上眼镜,“行了,别装疯卖傻了,我问你,尤一个人呢?”
  尤一个,自然是指尤老大。
  尤老大的名字和他为人一样随便,虽然俗气,但听过一遍的人基本上不会忘记,当年同为混江湖的养父大字不识几个,想着名贱好养活便给尤老大起了这么随便的一个名字。
  “老大他......”小周脑速飞转,“回家了,呵呵,早回家了。萧哥也快回...”
  “他手机里有我安装的跟踪软件。”易萧雨打断小周,冷笑道,“不然你以为我是靠什么才找到这的。”
  小周哑口无言,只呵呵的傻笑着,一个男人见快瞒不过去了,连忙道,“萧哥,老大喝醉了,已经在楼上睡了,您不是不喜欢老大喝醉酒吗,周哥担心您生老大的气,这才撒谎了。”
  “是是是,就是这样。”小周快速道,“萧哥您别生气啊,也是我们的错,一高兴就劝老大多喝点,结果.....”
  “还是以前经常休息的那间套房吧。”易萧雨转身朝电梯走去,留下一句,“我去找他,你们不用跟着。”
  望着易萧雨的背影,一群人慌乱不已,小周让人打个电话给尤老大报信,然后自己跑上前劝说易萧雨。
  “萧哥,老大这会儿肯定都睡着了,要不明儿早老大醒了再去....”
  易萧雨目不斜视的走向电梯,对小周的嚷嚷视而不见。
  ------------
  尤一个刚脱光衣服准备洗澡,手下的电话便打过来了。
  “不好了老大,萧...萧哥他回来了。”
  尤老大一听,惊喜不已,激动道,“他娘的,他总算回来了,这会儿他是不是已经到家了?”尤一个说着,转身准备穿衣服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