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占+番外 作者:公子于歌(中)

字体:[ ]

 
  沈俊也举起杯,说:“为了咱们终将美好的未来,干杯!”
  两个人的杯子碰在一起,钟鸣一饮而尽。酒水顺着喉咙流进胸膛,在身体里流出一片火烫。
  是的,他们还年轻,终将会有美好的未来。
  沈俊的火爆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不只是艺大,连钟鸣他们学校也嗅到了一点先机,给钟鸣开了一个表彰大会,大有能蹭多少光就蹭多少光的感觉。
  钟鸣当初比赛得了第三名,他们学校其实也在校报上点名表扬了,毕竟是他们学校唯一获奖的一个。可又因为是第三名,不足够出彩,所以学校也只是在校报上表扬了一番,没有大张旗鼓地庆祝。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学校的大二学生,处女作就可以登上省剧院售票演出,这还是第一遭,要知道钟鸣读的可不是什么戏剧文学之类的专业,一个没有受过专业教育的人,只是凭着一支笔杆子就能闯出这样的成绩,这给他们学校莘莘学子长了多少志气!
  钟鸣借着这股东风,就成了他们学校的名人,这说明了两件事,第一,一个人能不能够成功,有时候要看他结交的都是什么朋友,身边人的素质决定了个人的成长速度;第二,钟鸣和沈俊在人生旅途中的相互影响,一开始受益的是钟鸣,所以后来他才会鼎力相助。
  表彰大会开的时候,大屏幕还特意放了一张他跟沈俊在舞台上的合影,以前钟鸣在他们学校也只是小有名气,这一下全校都知道他的大名了,尤其是那些第一次知道他的人,都很惊讶:“长这么帅!”
  一个帅哥还有才华,各种倾慕也就来了。直到有一天钟鸣回家,书包里塞了好多情书。他不敢让凌志刚知道,自己偷偷跑到自己书房里面,把他的情书都放了进去,放进去之后他又觉得不保险,决定换一把锁。
  于是他就在遛狗的时候,顺便去超市买了一把小锁,把他的抽屉给锁上了。他留着这些情书并没有特别的意思,完全是出于对写给他情书的人的一种尊重,而且这是他的一种青春记忆,值得珍藏。
  他的人生眼看就要有很大的起色,满心的欢喜是很难用言语来表达的,他需要与人分享。凌志刚显然是不可能了,这个男人应该不是很喜欢他人生的风生水起。钟鸣想了想,就告诉了张江和。
  张江和一听,立即喊道:“出来出来,我请你吃饭!”
  钟鸣哼着歌就跑去赴约了,他最近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心情也特别好,一扫往日阴霾。他去的时候,顺便给了张江和一张票,说:“元旦晚上,省剧院,记得来给我捧个场。”
  张江和双手接了过来,说:“行啊,你小子现在成编剧了,钟大编剧,怎么着,看完舞台剧得请客啊。”
  “那可能不行,宋老师说了,舞台剧表演完所有工作人员要去酒店聚餐。”钟鸣还挺兴奋,说:“你知道么,我们的门票刚预售前三场就预售完了,还上咱们市里的晚报了呢!”
  钟鸣说着,就从书包里掏出一张报纸来,叠的小心翼翼整整齐齐。张江和接过来上上下下看了一眼:“我怎么没找到你名字啊?”
  “没有我的名字……”钟鸣讪讪的,可以忍不住兴奋的语气:“可是你看啊,有我们舞台剧的剧照呢。”
  剧照是沈俊的一张侧脸,文章标题是《当红炸子鸡沈俊——元旦省剧院精彩演绎》。
  张江和把报纸还给他:“又没有你的名字,看你激动的。”
  “是我的剧啊,再说我又没名气,记者怎么会写我。”钟鸣还是很得意,把那张报纸又小心翼翼地叠好,放进了书包里面。
  张江和就笑了出来,说:“你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
  话虽然这样说,张江和还是被钟鸣感染到了,也由衷替他高兴,人生第一场盛宴,谁能不像钟鸣这样激动。
  “对了,你给老大说了么,他去看么?”
  “没有。”
  “你还是跟他说一声,去不去是他的事,你得说。”
  “我觉得他可能不喜欢,我每次跟他谈起这个舞台剧的事情,他都要从头到尾数落一番,说这不好那不好,能挑出一堆毛病,再说了,他还不喜欢沈俊,看见他就不高兴。”
  “那你也得说说,说了你也不用怕,老大不会去的。元旦这么大的节日,他身在那个位置,得赴好几个饭局呢,哪有空去看你的舞台剧。”
  “是么?”钟鸣一听,“那好,那我跟他说一声。他不愿意去,我还巴不得他不去呢,免得他扫兴。”
  “你这个舞台剧,给你多少钱啊?”
  “钱?”
  “当然了,你是编剧,不给你钱,你们这不是售票演出么,没分成啊?”
  “这我不知道,我又不懂这个,他们给我就要,不给就不要,我也不在乎这个。”他的剧能上演他就很高兴,没想过再要钱。等他闯出名气了再要钱也不迟啊。
  “那不行,你得跟负责人谈,不能跟傻帽似的当个赚钱机器。”
  “其实这个剧能售票演出,不是我的功劳,都是沈俊的功劳,没有他,哪会有这么多人愿意看。再说了,沈俊现在整天跑通告,还挤出时间来演出,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要不是为了支持我,这个舞台剧就不演了,他刚签了经纪公司,他们老板都想让他辞了这次演出,他没肯。”
  说到这一点,沈俊其实很够意思,他是顶着很大压力演出的,舞台剧很考验演员的功力,钱又不多,属于吃力不讨好的,当红的明星没一个愿意演的,沈俊现在正当红,找他的商演数不胜数,为了这场舞台剧,他耽误了多少挣钱的机会。
  张江和吧口气,说:“算了,对牛弹琴,不跟你讲了,以后你吃点亏就知道了,来来来,吃菜!”
  临近元旦,凌志刚也忙了起来,每天出去喝酒吃饭,请他的人特别多,今天这个请,明天那个请,凌志刚推了一些,都是拣重要的场合去,就这儿几乎也天天排。他回到家,叫了钟鸣两声,才发现钟鸣不在家。
  结果一打电话,知道钟鸣正在和张江和吃饭。
  钟鸣赶紧吃了两口,说:“凌志刚叫我回去呢,我得走了。”
  “吃饱再走,多吃两口。”
  钟鸣就又吃了几口,说:“真得走了,他最近老喝多,我都不敢惹他。”
  他说完拎着外套就跑了,直接坐了出租车。到了家他却到处也没找到凌志刚的身影,他脱了羽绒服,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凌志刚?”
  “在楼上。”
  听声音看来今天没多喝,前两天凌志刚喝多了那么一点点,就对他动手动脚的,把他折腾了半夜没消停,差一点他就没守住。他上了楼,发现凌志刚居然在他的书房里面坐着。
  “今天没喝多吧,要不要我帮你热点牛奶?”
  “不用,你过来。”
  钟鸣就走了过去,刚走到书桌前,男人就问:“你怎么在抽屉上加了把锁?”
  “……”
  “还有见不得人的事儿?关于这个我不想再跟你谈了……”
  “我不是不真诚,也不是想瞒着你什么……”钟鸣赶紧解释:“可是再真诚,也得有点个人空间吧,不能什么都……”
  “我看见你加把锁心里就不爽,咱们家就咱们两个,你加锁就是为了防我,打开!”
  男人带着那么一点点醉意,语气却很凌厉。
  “不用打了,我直接告诉你实话,里面装的是别人写给我的信,有情书。”
  “打开。”
  钟鸣无奈,只好掏出钥匙把抽屉打开,谁知道他刚打开,男人就弯腰夺过他手里的钥匙和锁,拿着走到窗边,打开窗就给扔出去了。
  钟鸣语竭,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不会看你的东西。”凌志刚说:“下楼去给我热杯牛奶。”
  他说着捞着钟鸣的肚子就往外头走,钟鸣被凌志刚搞的莫名其妙的,他觉得凌志刚这个男人精神有问题,是个大变态,他这么想着,忽然被男人抓了一把屁股,他臀部一缩,着急地说:“你干什么?”
  “现在出息了,都收这么多情书了。”
  钟鸣红着脸,说:“别人喜欢我,我也没办法,就像你喜欢我,我不也没办法。”
  “牛逼轰轰,尾巴翘天上去了,还‘别人喜欢你你也没办法’。”男人说着又搂了搂他:“谁喜欢你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要知道你该喜欢谁。”
  钟鸣“嗯”了声,凌志刚就说:“别光嗯,说,你该喜欢谁?”
  “你,凌志刚。”
  凌志刚这才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满身的酒味:“只要你喜欢老子,老子狠了命疼你。”
  钟鸣抹了抹脸,说: “你怎么这么喜欢喝酒,不喝达这么多不行么,对身体又不好。”
  凌志刚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没有回落他的话。
  钟鸣给凌志刚熬好牛奶,就回到楼上把他的情书一封一封拣出来看一眼,言辞火辣的他就挑出来,藏进了书架上头,那些不温不火的,他就还留在了和抽屉里。收拾好之后,他又穿上外套出了门,去外头找他的小锁。
  可是他花钱买的,就算不锁抽屉,以后也可能会派上别的用场,就这么扔了着实可借。
  一把锁那么小,他拿着手电筒找了好长时间才我到,小区的保安在旁边溜达,还问:“找什么呢,要不要我帮忙? ”
  钟鸣摇摇头,晃了晃手里的锁,说:“已经找到了。”
  “达不是凌先生刚扔下来的么? ”
  钟鸣语竭,赴紧往楼上看了一眼,才发现楼上的窗戶没有拉帘子,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钟鸣回到楼上,第一件事就是把窗帘给拉上了,拉好之后他又露出一点缝隙,结系就看見那保安正仰着头往楼上看。
  钟鸣想了想,他好像也没跟凌志刚在这里做过什么見不得人的事,这才稍稍安要心了一点。他关上奵下了挨,涘见凌志刚已经早早他睡觉去了,他拿了一 本关于写作的书爬上床,打开床头奵,在那里安静地看书。
  是一本关于世界知名编剧简介的书,里头很多都是他的偶像。他看这本书是为了给自己找灵感,他答应宋老师要写得那个剧本已经不想再拖下去了,他上一个剧本写的太快,以至于后期排练的时候修改了特别多,这次他打算写的时间长一点,写好之后就不再修改。
  看了一会儿,他就看到有一个编剧说,编剧界里有一句名言,说:
  三流的编剧写故事,二流的编剧写人物,一流的编剧写情怀。
  钟鸣对号入座,三流明显不是他想要的,一流他现在的功力又达不到。
  那就做一个二流编剧,写人物。
  想到人物,钟鸣的脑子里突然挑出一个念头来。
  他终于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了,他要写一个关于凌志刚的故事。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的掌心居然出汗了。
  一个男人,纵横驰骋黑白两道多年,台面上他是人人尊敬的警察局长,背地里他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流氓恶霸。这样的剧本写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对号入座,看清楚凌志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似乎不只是一个剧本,还可以是一种手段,而且写他熟悉的人和事,他或许可以写的非常精彩。他合上书,扭头看着熟睡中的凌志刚,犹豫自己要不要踩着凌志刚往上爬。
  凌志刚的眉头微微蹩着,似乎在睡梦里也洞悉了他的想法,他跟这个男人斗,死后总是斗不过他。
  他就爬起来,跑到二楼书房里写故事大纲。
  故事全部围绕男主角而写,写一个男主角怎么从一个富二代的公子哥,一步一步成了黑白两道通吃的政府官员,最后他包养了一个纯真情妇,却被这个貌似文弱纯真的情妇出卖,锒铛入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