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与老板解睡袍 作者:有人无品

字体:[ ]

 
【文案】
解睡袍第二弹
没啥内涵,就是恋爱。
主攻,1v1
不知道什么属性的辣鸡攻x不知道什么属性的扶贫受
严子琛x萧潇
作者扶贫办出身,专写扶贫受
我与老板解睡袍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子琛,萧潇 ┃ 配角: ┃ 其它:解睡袍
  
  1.
  
  4月1号。
  愚人节那天,严子琛在公司出名了。
  因为他调戏了老板。
  
  
  2.
  手机震动了一下,公司的微信群有了新的消息,老板的通知来了,严子琛点开看了一眼,是关于下午会议的通知。
  “下午有个会议,三点召开,广告部成员做好准备,全体旁听。”
  “好的老板。”
  “知道了老板。”
  “我会轻点好人数的。”
  “明白了老板。”
  
  群里很快就被刷屏,严子琛也不着急,他慢悠悠的点开自己的表情包,准备发张表情过去。
  事实上,他的表情包无比的丰富,什么类型的都有,是公司群里当之无愧的表情王。
  选好了表情之后,严子琛正准备发送,忽然旁边的人重重的打了一声喷嚏,吓得他手一抖,在手机上不知道胡乱的按了什么。
  等到他看清的时候,一个纯文字表情已经被他发送了出去。
  【你说话的样子真性感,好想把你日的浑身是汗】
  
  严子琛呆呆的捧着自己的手机,感觉整栋楼都沉寂了好几秒。
  死一般的沉寂。
  半晌,他忽然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想要将刚刚手滑发出去的发情撤回,但是已经超过了两分钟,他无法选择撤回了。
  我擦……
  严子琛脸都绿了。
  
  严子琛连忙解释。
  “老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刚刚只是手滑发错了表情,你听我解释,其实我很纯洁的,我不是想跟你搞基。”
  严子琛真的很想这样跟对方解释清楚,但是他字还没打完,老板的对话已经从对话框里跳跃了出来。
  “呵呵,日我?”
  不不不不不不,严子琛从心里急切的否定着,他发誓他真的没有这个念头!
  
  紧接着,老板的对话又跳了出来。
  “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3.
  
  严子琛在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现在甩手不干的话,可行性有多高?
  想想将来自己食不果腹,又要重新找工作的后果,严子琛连忙否决了自己作死的念头,站了起来。
  同事们的目光纷纷聚焦而来,同情而又怜悯的看着他。
  严子琛连忙用文件夹捂住自己的脸,偷偷摸摸的贴着墙往老板的办公室走去。
  表情悲壮。
  他觉得这次自己去的地方不是办公室,而是断头台。
  里面的人正在决定着自己的生死去留。
  
  等会进去的时候,直接跪下来抱住老板的大腿哭着说自己上有老母下有小儿,不知道老板会不会原谅他。
  
  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严子琛推门而进。
  老板放下手中的钢笔。
  “过来。”
  严子琛乖乖的走过去。
  “boss。”
  老板没说话,空气中似乎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鲁迅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如今看来,爆发的一定是老板,死亡的一定是严子琛。
  
  老板细长的手指在桌上轻叩了几下,节奏不疾不徐,,但是十分的控场。他饶有趣味的盯着严子琛,让后者感觉一股浓浓的霸道总裁范扑面而来。
  严子琛感觉自己的腿肚子快要抽筋了。
  
  “严子琛。”老板低低的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他的目光在严子琛身上翻来覆去的打量着,像是要看出一朵花来。
  严子琛膝盖一软,差点就要没骨气的跪下求饶了。
  “boss……那个……今天是愚人节,我开个玩笑,真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严子琛的干笑在老板冷冷的目光中重新吞了回去。
  
  “好笑吗?”老板问他。
  严子琛摇头。
  “好玩吗?”
  严子琛摇头。
  “还敢吗?”
  严子琛摇头。
  老板漫不经心的摸了一下袖口,撩起眼皮看着严子琛:“你现在当着全公司的面表示要日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大概是被开除吧,严子琛心想。
  唉,其实这份工作他还很喜欢来着,钱多时少离家近,关键是公司的氛围挺好的,再想找到一个这么舒心的工作可不容易。
  而且……
  他是月光族,没啥存款。
  要是被开除了,估计还要灰溜溜的回家住几天。
  
  “我要是因为这件事开除你了,岂不是显得我气量很小,没有容人之量?”
  严子琛眼睛一亮。
  “我要是没有作为,岂不是让我颜面扫地,还显得我软弱可欺,没有威信?”
  严子琛眉头一跳。
  这老板怎么说话总是喜欢吊人胃口。
  
  老板轻笑一声,再次摸了摸袖口,慢条斯理的开口。
  “晚上十点,xx酒店,503号房间,不要迟到。”
  “…………啊?”
  
  4.
  
  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严子琛还有一种蜜汁眩晕感。
  在办公室里面是发生了what?
  约炮的节奏又是什么鬼?
  我的天呐。
  他刚刚在办公室到底和老板说了什么?
  
  魂不守舍的回到自己的位置,魂不守舍的参加会议。
  严子琛还在会议中感受到同事们诡异无比的视线和老板意味深长的眼神。
  真真是让他如坐针毡。
  啊啊啊啊啊啊晚上到底怎么办了啦!
  急的他台湾腔都要出来了。
  
  事实上,到了晚上,严子琛并没有去往宾馆。
  他煎熬的看着时针爬过了十点,终于松了一口气,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看来老板应该也只是跟他开玩笑,还好还好。
  还好不是真的。
  严子琛摸了摸额头,觉得自己汗水都出来了。
  
  5.
  
  清明小长假一晃而过,严子琛战战兢兢的来到公司,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被开除。
  他摸摸后脑勺,小心翼翼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难不成老板不准备追究这件事了,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严子琛不知道老板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当然也不会凑上前去问对方,所以也只好把这件事暂时的放在脑后。
  当做没有发生过好了。
  
  对着电脑敲了一个上午的广告策划,严子琛忍不住捏了捏脖子,保持一个姿势太久,他的脖子有些僵硬,揉一揉要舒服很多。
  眼睛也有点酸涩,严子琛眨了眨眼睛,又伸了一个懒腰。
  “你这里的市场细分不太准确。”冷不丁的,老板的低沉的声音从严子琛的身后传来,吓得他一个哆嗦,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老、老板……”
  严子琛连忙要起来。
  老板伸手按住了严子琛的肩膀,细长的双眼有些凌厉的瞪了他一眼,似乎是不太满意严子琛的反应:“坐好。”
  严子琛老老实实的坐好。
  
  老板伸出骨节分明的右手,食指在电脑屏幕上轻点:“你看这里。”
  严子琛目光扫了过去。
  “客户的这款产品,将消费者定位在18-35岁之间的年轻人,而你大概是考虑到了其他的消费人群,所以策划案中融合了过多的元素。但是这种产品在市场上已经趋于饱和,盲目的大面积进攻只会适得其反,不如再细分一下市场,找准目标定位,将主要的心思都放在这类消费者身上。等到慢慢的打开了市场之后,再扩展其他的消费者。”
  严子琛愣了一下,没吭声。
  老板说话的时候微微弯腰,和严子琛贴的有点近,这个时候甚至还好脾气的侧脸问他:“你觉得呢?”
  严子琛怔怔的点头。
  
  顿了顿,老板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只是直起上身淡淡道:“再看看客户这款产品的资料吧。”
  严子琛还是那副呆愣的模样,点点头。
  老板皱了皱眉,气的骂了一声:“呆子。”
  等到老板离开以后,严子琛才摸摸自己的胸口,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卧槽……
  他刚刚心跳的好快,是不是生病了。
  
  
  6.
  第二次来到老板的办公室,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一周。
  他因为工作上的一件小事,被老板叫到了办公室。
  老板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钢笔,没有开口说话。
  那细长而白皙的手指,和漆黑的钢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竟然有一种禁欲的感觉,严子琛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严子琛。”老板抬眼。
  严子琛回过神,努力端正好自己的态度:“老板,什么事?”
  老板放下手中的钢笔,动作带着一丝烦躁:“你知道我叫什么么?”
  严子琛“呃”了一声,还是点点头。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老板叫什么,老板他叫——
  萧潇。
  
  虽然看起来似乎像小名,但是确实是老板的大名。
  萧潇。
  
  但是叫起来总感觉有点怪怪的,所以公司的员工很少提起老板的名字,害怕老板不喜欢。
  老板喜不喜欢,严子琛不知道,反正之前他跟老板也没什么交集,也不关心这个。
  但是没想到今天,老板主动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叫我的名字。”老板淡淡的开口。
  严子琛看了他一眼,对方右手撑着额头,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假寐,右手在桌面上无意识的轻叩着,等待着严子琛的回答。
  摸不准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想法,严子琛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呃……萧萧……”
  “加个宝贝儿。”
  “……啊?”
  “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个宝贝儿。”老板依旧闭着双眼,手指在桌面上轻叩的节奏渐渐的快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等的不耐烦,还是有些紧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