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如梦初醒+番外 作者:半卷书

字体:[ ]

 
文案
为了追一个红不起来的小透明,大少爷唐笙特意离家出走跑去当助理,结果分给他的居然是脾气差、情商低的一线大牌李东瑾,难伺候不说还偏要处处阻碍自己追求沈珢!
 
李东瑾还纳了闷了,自己好歹是娱乐圈里风生水起的混血男神,怎么他唐笙就坐怀不乱,放着外在美不要偏喜欢内在美的,什么眼光!
 
有没有这么过分的,李东瑾帮忙捧红了沈珢,到头来害得自己一无所有,唐笙却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过是人家追爱路上的助攻一个。
 
 
他和他之间,注定是一场狗血的虐恋情深!!!
 
呆萌混血傲娇受VS强大霸气略渣攻!!!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娱乐圈 欢喜冤家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笙,李东瑾 ┃ 配角:唐箫,沈珢 ┃ 其它:渣攻,明星受,助理攻,虐文
 
 
  第一章
 
  地处市中心的盛世大厦顶楼,透明的落地玻璃墙让人有些眩晕,就像踩在云端,你低头就能俯瞰整个世界,但一失足便是粉身碎骨。
  这里是出产星星的地方,无数的少男少女被送进这里,像加工商品一样,通过流水线般的作业,打造出一个又一个闪耀着的、令人狂热追逐的偶像。
  他们骄傲又谨慎、自信而卑微的生存在这栋大厦——常年被光环加持的他们也会有卑微的时刻,即使这种感觉通常只出现在两种情况下:当自己被更强大的光芒覆盖、当遇到赋予他们光环的人。
  无论如何,这种情况虽然少,可一旦碰到,必然会痛入骨髓。
  不过对于李东瑾来说,使他卑微的源头可以缩减为一个,常年稳坐当红男星的第一把交椅,已经没有谁能够覆盖他的光芒,他就是最耀眼的那个,如同独孤求败。
  而对于那种“赋予他光环”的人,其实也可以忽略不计,反正公司的老板楚御风一向对他特殊待遇,当然,这种特殊待遇的前提绝不是“潜规则”,哪怕他的混血长相确实很能激发别人“潜”了他的欲望。
  容貌带给他的优势尤其体现在女人身上,无论他做了什么,只要摆出那副无辜的表情,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心责怪他半点,而那些男人,在忍无可忍时也要想一想他背后的靠山楚老板。
  换句话说,李东瑾活得如鱼得水、吃得很开,或者更准确的形容为肆无忌惮。
  所以,身为上帝的宠儿,他有资本且也很享受这样开了外挂似的模式,于是他长到二十二岁都是一脸的没心没肺、横行霸道。
  “让开!别挡我的路!”李东瑾怒气冲冲的走出电梯,穿过长长的透明长廊,直奔总裁室杀过去,远远的就朝守在门口的助理吴小姐大喊。
  吴婷一见这祖宗来了,脑中立刻警铃大作,艰难的上前劝道:“东少,老板在谈生意,现在不好进去打扰,不如……”
  “我说让开!”李东瑾不管她在说些什么,挡开她的手,推门便进。
  瞧这气势,吴婷没敢再拦,拿起内线电话很抱歉的通知了老板自己的失职。
  楚御风并没多说什么,这样的情况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那小子发起疯来谁拦得住呢!
  “谁安排的!”李东瑾把外套狠狠地摔在沙发上,瞪着那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看文件的老板,“我告诉你,打死我也不和那个姓沈的合作!听见没有,你愿意捧他随便怎么都行,别拉上我!”
  楚御风任凭他在眼前放肆的叫嚣,等他中文英文换着花样喊累了坐在沙发上直喘气的时候,才淡淡的开了口:“为了你自己的发展你最好还是忍着。”
  “发展?什么发展?为了我的发展,就让我去给他演MV、给他伴唱,这就叫发展!我现在这样算什么,我就是一个卖脸卖笑的!这是什么合作,说打杂还好听点!”
  “从现在的大众趋势来看,创作型的才有发展空间,你需要他。”楚御风板着一张扑克脸,头也不抬,“这么安排是在帮你。”
  李东瑾本来就生气,听到楚御风说这是在帮他,更是点了炸药桶一般:“帮我?我用不着!你叫他有多远滚多远,我自己转型,不用他!”
  随手一挥,暴躁的李东瑾把桌上的水晶烟灰缸扫到了地上,“砰”地一声脆响。
  本来不想理他的,但李东瑾实在是闹的过分,楚御风放下手中的文件,终于抬头正眼看了看他:“不用他?你打算怎么转型?你是会写歌还是会谱曲?”
  楚御风的声音很轻,却带着一股不容反抗的气势,锐利的话语像尖刀一样,每一刀都正中红心:“歌手?你知道你是个什么歌手吗?偶像歌手。卖脸怎么了?你该庆幸你还有一张脸可以卖。想想你自己,要不是这张脸,你一张碟都卖不出去!出道这么多年,你一点长进都没有。我明白告诉你,这事不是我决定的,也不是我能改的。况且沈珢比你有实力,你最好是搭他的顺风车,否则很快你恐怕连卖笑都不值几个钱了。”
  李东瑾被紧紧盯着,动弹不得,每一句话都那样刺耳,让他无力反驳。
  每一句都是事实,他知道自己确实是没什么本事,也知道自己的走红全靠公司的大力推广和一张年轻漂亮的脸蛋,他一直觉得无所谓,那是因为他从来不在乎这个头衔,可现在不一样,他不能被沈珢打败,谁都可以,唯独不能输给沈珢。
  在中国这么多年,虽然中文不能像母语一样运用自如,但至少沟通不成问题,当然的也就能听懂楚御风话里隐含的意思,再加上几分推测,李东瑾故意用了最恶毒的语言把他的不满发泄出来。
  “他值钱?他勾引上谁了这么大手笔来捧他,真舍得给他花钱!他那样的卖身也有人要?不知道是他太贱还是有人口味太重。Son of bitch!”
  李东瑾骂的正痛快,完全没注意身后有人靠近,就被扳过肩膀一拳打在脸上掀翻在地。
  这一拳明显不轻,李东瑾被打得一懵,捂着脸抬头看清来人时,仿佛再一次被猛击,只是这次不是打在脸上,而是打在心上。
  “唐笙,你怎么在这儿?你居然敢打我!”李东瑾颤抖着嘴唇,狠狠瞪着他。
  “我怎么不能在这?我就在里间,你说的每一句我都听的很清楚。李东瑾,你就是这样一直在背后搞小动作的!”唐笙鄙视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嘴里吐出的话愈加冰冷,“你也有脸说别人?别把谁都想的跟你自己一样!谁能贱的过你呢,你是怎么缠着唐箫的!”
  李东瑾睁大了眼睛,琥珀色的眸子里满含着委屈和不甘,眼眶泛着红,蓄满了眼泪,他努力忍住不让泪水落下来。
  “是你对不对?我他妈怎么就没想到呢!是你让唐箫投资给他的吧!”李东瑾吼着站了起来,他想起来进门前吴助理说的话,谈生意?原来谈的是这个!
  他踉跄着站起来,拼尽全力朝唐笙回了一拳。
  然而没有打中,李东瑾的身材不过是仗着混血的种族优势空有其表,要想对付唐笙,这点花拳绣腿是完全没用。
  唐笙抓着他挥过来的拳头,把他甩到一边,声音冰冷的警告道:“怎么,怕我赔不起?别以为我不敢打你第二拳,现在我可以把你这张脸买下来。”
  李东瑾想起以前自己说的话,心里像是扎进无数细小的刺,疼痛却又无法拔除,他默默地任眼泪流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你闹够了没,闹够了就出去,我和唐先生还有事情要谈。”楚御风看见李东瑾这个样子,皱了皱眉,很快那个表情又消失不见,瞧见他如此狼狈,冷漠如楚老板都忍不住变相地替他解了围。
  李东瑾用力擦掉眼泪,转身向外走去,在拉开玻璃门的瞬间他听到唐笙朝他喊了一句。
  唐笙说的是:“别让我再听见从你嘴里传出关于珢一个字的谣言!”
  李东瑾出去的时候已经擦干了眼泪,屏住了呼吸,装得像个没事人一样,低着头快步走进了电梯。
  哪怕外面只有吴助理一个人,他也不想被别人看见懦弱的样子。
  在电梯里,眼泪再也忍不住,自来水一样往外流。他拼命想控制自己,可找不到有效的方法,其实心早已痛的麻木,只是眼泪却收不住。
  他在心里骂自己:一拳头就哭成这样,连女孩子都不如,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不管暗恋算不算恋爱的一种,今天他都彻底失恋了,因为唐笙的举动很明显的告诉了他:你没有一点机会。
  李东瑾活了这么大,不能说没受过委屈,只是像今天这样失魂落魄的是第二回,而且距离第一回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他苦中作乐的嘲笑自己,舒服日子过多了,承受能力弱成这样!时间一长,都不太适应这种感觉了。
  在电梯里左照右照,发现脸上的淤青十分严重,他第一瞬间想的竟然不是会不会毁容,而是想着一定不能让别人看见,这个别人尤其指沈珢。所幸现在是冬天,还可以用围巾挡一挡,李东瑾仔细的遮好伤处,又从兜里掏出墨镜戴上。
  “叮”的一声,电梯开了门,是地下一层车库。
  摸了下口袋里的车钥匙,还好今天没忘带,他一点也不想回休息室见到沈珢,说不定他会忍不住揍他一顿的。
  偏偏有些事就是巧的离谱,你越不想见谁,谁就偏出现在你眼前。
  看着那个瘦弱的、几乎整个人都裹在羽绒服里的身影,李东瑾冷哼一声,转过身去想要绕开他,谁知那人倒眼尖先看见他了。
  “东少?你要出去啊,只穿一件西装不行,外面在下雪!我把羽绒服给你吧,阿笙拿来的,真的很暖和。”说着,沈珢就要脱下衣服递给他。
  李东瑾看都不看一眼,直接从他面前走过去,“丑死了,你自己留着吧!”
  然后,他关掉了所有的通讯设备,开车去了山顶。
  自杀?那是不可能的,他做不出这种供无数后人茶余饭后消遣的事来,也可以说他是没那个胆量。所以,他一路猛踩油门,到了这里也就是为了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李东瑾坐在车里,越想越委屈,分明是唐笙先招惹他的,怎么倒霉的只有自己?
  现在好了,公司不能回,因为楚御风和沈珢在;家也不能回,因为唐笙在,(虽然他不知道经过这件事后唐笙还肯不肯回自己家)。
  没有人安慰,也很怕被人安慰,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车里。
  他很矫情的想,自己这样突然跑出来应该会有人担心吧?甚至默默地期待着,像电视剧里那样,会有人四处奔走、神情焦急的呼唤他的名字。
  谁会这样做呢?唐笙会吗?哪怕是为了打他一拳而内疚,在发现他没有回家时有一丝担忧。
  想到那出手利落的一拳,李东瑾就像被唤醒了所有的雄性好斗本能,全身拼命叫嚣着恨不得把沈珢当沙包打。骂他几句你就心疼,要是把他打进医院你岂不是丢了魂儿?
  不过,要真把他打进医院,恐怕自己就得进太平间了。李东瑾自暴自弃的摇摇头,脑子里猛然浮现出这么一句话——“爱使人卑微”。
  可能真的是好日子过得太久,太多的人恨不得把他捧到天上去,以至于他忘了自己本来的样子,那个渺小的、不堪的自己,他天真的以为拿到手里的就再也不会被夺走,他放心的恃宠而骄。可是就在今天,就在刚刚,他才知道,原来你不配,你不配得到这一切。
  又想起许多已经渐渐被淡忘的往事,原来那些被尘封的记忆远没有烟消云散,甚至仍旧刻骨铭心。
  感叹了一下人生,李东瑾发觉身上有些冷,骨子里的坚韧让他不许自己这样懦弱下去,他决定开车回家,至少家里还有只哈士奇在等他喂饭。
  “Damn it!”李东瑾甩上车门,用力的踹着车身,直到坚硬的钢铁凹进一大块。怪不得刚才冷呢,车里的油不知什么时候用光了,暖气没了不说,这下回去都成问题。脚都踹疼了还是不解气,又抓起地上的积雪,攥成雪球继续攻击,疯子一样又喊又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