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世界全是男朋友+番外 作者:小奶粉

字体:[ ]

 
单挑?男朋友上。
 
群殴?男朋友上。
 
世界大战?还是有男朋友。
 
连末世到了都不怕,有男朋友就行了。丧尸大军算啥?有我男朋友多吗?
 
 注:①主受,1V1,强强,HE,②金手指爽文,嗯,至少我是这么打算的,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洛Death ┃ 配角:上官飞侠杜良 ┃ 其它:甜文强强HE耽美末世丧尸异能
 
 
 
  ☆、2016.2.6
 
  “博士,实验还是没有进展。”
  “既然那些办法都不行,就取出他的晶核吧。”
  “这……取出来这人就死了。”
  “取出来就行,反正这人也跟死人差不多了,再说这晶核给别人吃也是能激发异能的。”
  “好。”
  这是上官洛听到的最后的声音,他想这帮变/态终于忍不住要对他开颅了啊,哼哼哼,开颅又怎样?最多也就将我的异能复制一份,还是初级的!他带着些得意彻底意识全无。 
  “博士,晶核……化了。”助手一脸苍白的看着盘子里的晶核化成一滩清水,这可是目前为止发现的唯一一个生命系的异能啊!博士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人弄到手的!
  “什么?!”博士黑着脸瞪着那一滩液体,怒吼道:“愣着做什么?快放进冰箱里!”
  ……然并卵!液体被放进了小冰箱,可是液体上竟然长出了一棵棵小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开出美丽的花朵,而液体一滴不剩。
  但博士并不放弃,他把不明植物切片分解研究甚至直接喂给人吃,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到最后只剩最后一棵完整植物了,这棵植物博士想尽办法也没法让它繁衍,现在就剩这一棵了!
  到死博士都没研究出什么,而基地里唯一的生命系异能者的消失,导致很多本应该被救回来的人失去了生的希望……
  ——我是重生分割线——
  “臭小子你怎么还不醒啊!呜呜呜,你再不醒小心我让你顿顿吃胡萝卜啊,马丹的,臭小子,你再不醒,再不醒我抽你啊!……”
  絮絮叨叨,凶巴巴的威胁就像滔滔江水绵延不绝,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啜泣和擤鼻涕的声音。
  上官洛迷迷糊糊地想,这声音怎么这么像自己那个死了好多年的暴力老姐啊,可是我的老姐不是一开始就变成丧尸了吗?哦,我死了,难道这么多年了老姐还在奈何桥等着我?
  “臭小子你要是不醒留姐姐一个人怎么办啊?谁给我做饭,谁给我拖地洗碗洗衣服啊,龙马也没人喂了……”
  “听你这么说,我更不想醒了。”上官洛睁开眼,入眼是雪白的天花板,侧过头就看见自家老姐哭得梨花带雨,眼睛鼻子通红,上官洛扯着嘴笑笑:“连死了都还要这么奴役我。”更难得的是居然看到自家老姐哭了,他姐姐上官飞侠其实应该叫上官飞霞,可是上户口的时候登记员弄错了字,他们爸妈又是不识字的,于是就成了上官飞侠,事实证明,上官飞侠十分对得起自己的名字,从小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女汉子!
  “臭小子,担心死我了!”上官飞侠看人醒来哇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还一边动手打人,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拍上官洛肚子上:“说什么死不死的?找揍是不是,好不容易醒过来能不能说点好的?等你好了看我怎么揍你!”
  “唉,小姐,病人好不容易醒过来你下手可轻点。”一旁的护士看不下去了,赶紧过去拦住上官飞侠,强调:“病人需要静养,静养!”
  “哎呦,好疼。”上官洛趁机在一边假模假样地叫痛,一边打量着周围,死了还能看见护士?还能进医院?上官洛还能听见病房外人来人往的脚步声说话声,难道我没死?我没死的话又怎么能见到姐姐呢?
  “哪疼?哪疼?”上官飞侠听见他喊疼又心疼了。
  “心疼,”上官洛捧着上官飞侠的手一本正经:“姐姐打我手疼不疼?手疼的话我会心疼的。”
  “去你的!”上官飞侠笑出声来,看着眼前能说能笑的弟弟放下心来:“醒了就好,小洛想吃什么?姐姐给你做。”
  “姐姐做什么我都喜欢。”
  “胡萝卜喜不喜欢?”
  “不要啊,”上官洛忍不住苦了脸:“只要不是胡萝卜什么都喜欢。”
  “做你最喜欢的小鸡炖蘑菇!”
  “那好,”上官洛笑得见牙不见眼:“姐姐今天几月几号啊?”
  “2月6号。”
  “哪一年?”
  “你说哪一年?”上官飞侠横了上官洛一眼:“你也就昏了三天,当然是2016年!”
  2016年2月6号!上官洛的眼里突然留下泪来,我回到了2016年,如果这是梦,只希望长醉梦里永远不要醒来!
  上官洛这一哭可把上官飞侠吓得不轻,她这弟弟可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的,自从长大就没怎么哭过!“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伤口疼?我给你叫医生!”
  “不用,姐姐,”上官洛拉住上官飞侠,一手抹掉眼泪笑道:“我这是又见到你太高兴了,你去帮我做小鸡炖蘑菇吧,我好饿,等着吃呢。”
  “真没事?”
  “没事,没事,姐姐快去吧。”
  “那我回去帮你做,”上官飞侠离开病房关上门对一旁的值班护士道:“小妹妹,我弟弟刚醒,你帮我注意一下,回来我给你带小鸡蘑菇汤。”
  “好的,姐姐放心。”
  上官洛看着这个陌生的病房,鼻端是消毒水的味道,他回到了过去!他记得他在16年初的时候自己的确出了一场车祸,伤了腿和脑袋,而在这一年夏天8月15号会下一场全世界范围内的灰色的雪,之后大量的人会陷入昏迷,醒来之后,丧尸爆发!
  但是那是6个月之后的事了!上官洛看着病房门口两眼放光,现在世界太平,现在现世安好,现在姐姐还在!自己还是等着姐姐的小鸡炖蘑菇吧,吸~口水。
  上官洛把上官飞侠炖的鸡汤一滴不剩地吃完,满足地舔舔嘴,又换了药再次睡过去,至于其他事,等他醒了再说吧,反正离末世还有6个月。
  “你吃慢点,看你那吃相,跟个小猪仔似的。”上官飞侠看着哼哧哼哧吃面条吃得飞快的上官洛无比嫌弃。
  “那是姐姐做得太美味了~”上官洛赞叹,饿死鬼投胎一样把一大碗面吃得干干净净,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嘴:“姐,我出车祸时带的眼镜呢?”
  “给你收着呢,你说你又不近视带个眼镜装什么装?”上官飞侠一边说一边从柜子里拿出那副眼镜:“再装也不是个斯文人。”
  “这眼镜可是有大用的。”上官洛取出眼镜小心地擦干净,看着眼镜有些纠结,等等吧,反正还有6个月呢,等我伤好了再试吧,想着又把眼镜收了起来。
  就这样上官洛在医院过起了吃了睡睡了吃,猪一样的日子一连过了好几天,每天安安心心睡到自然醒,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幸福感简直爆棚!
  这一天外面纷纷扬扬下着这么多年来难得一见的大雪,上官洛在病房听着歌看着笑话大全过得十分逍遥。
  “上官,出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打个电话?”一个二十八/九的年轻男人推门进来,留着半长的头发随意地扎着,皮肤挺白,细长的眉眼,俊俏笔挺的鼻子,偏薄的粉色的嘴唇,一米八的个头身材修长,微蹙的眉带着些许担忧和责备。一边说一边径自走进来将果篮放在柜子上,里面全是上官洛爱吃的各种橘子柚子冬枣。
  上官洛看着来人有些恍惚,哦,是那个谁来着?“曾录仁?”
  “你那是什么眼神?”曾录仁斜睨上官洛一眼,拉过凳子坐在床边拿起刀剥橙子,一双手白皙修长:“脑袋撞糊涂了?我都不认识了?”
  “我怎么能不认识曾大画家呢?”上官洛意味不明地笑笑,靠着枕头懒洋洋的,打什么电话,他手机都摔坏了,就算没坏也不跟这人打电话。
  “你说话怎么阴阳怪气的,撞坏脑子了?”曾录仁不悦地皱起眉,人长得俊秀就连皱眉也是好看的。
  “我们分手吧。”上官洛也不想再跟这人东拉西扯了直截了当道,没错,他没有女朋友,但是有一个男朋友,还是国内比较出名的画家。
  “你说什么?”曾录仁怒极反笑,将水果刀往柜子上一放站起身俯视着上官洛:“你是脑子撞坏了不清醒吧?”
  “我清醒得很,”上官洛很是淡定,他此时越淡定曾录仁就越愤怒,但曾录仁再愤怒又关他什么事呢?“你不是要跟市长女儿订婚了吗?还跟我在一起不怕婚事泡汤?”这件事上辈子这个时候上官洛还不知道,还是末世爆发之后市长女儿处处护着曾录仁他才知道的,此时这对啥男女已经纠纠缠缠甜甜蜜蜜大半年了,至于他跟这对啥男女的其他恩怨他已经不想计较了。
  “……”曾录仁一时有些无言,的确,他快跟杨露订婚了,就像大多数同性恋一样,他也选择了跟女人结婚,但又想跟自己的真爱在一起,他比上官洛大五岁,家里、朋友圈、社会上的压力比上官洛大得多,他不可能不结婚,但艺术家总有一些自己的自傲清高,虽然这事是自己有错在先但被这样挑出来难免有些难堪,忍了忍难得有些低声下气道:“你也会结婚的,结了婚我们也是可以悄悄在一起的。”
  上官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曾录仁,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曾录仁有这样的想法,但这样做对那些女人公平吗?你个喜欢男人的对着女人硬得起来吗?就算硬的起来你就不亏心吗?
  或许是上官洛的眼神太过明显,曾录仁被看得有些恼羞成怒:“你先自己好好想想,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想个屁!”上官洛忍不住骂道,想起了一句话,谁年轻的时候没眼瞎过呢?
  上官飞侠提着上官洛的午饭过来的时候正遇上气冲冲往外走的曾录仁,不过她刚准备卖自家弟弟一个面子打打招呼,曾录仁却直接从她旁边走过去头都没回一下。
  “……我靠!”上官飞侠怒瞪曾录仁的背影,好个小婊砸,勾搭了我弟弟不说还敢无视我这个姐姐,这么没礼貌的难怪我一见就不喜欢,现在更不喜欢了!
  “那人过来做啥?”上官飞侠“嘭”的一声把食盒放柜子上,叉着腰瞪着上官洛。
  “就送了点水果,打打酱油,”上官洛一直知道自家姐姐不是很喜欢曾录仁,其实不止曾录仁,他姐姐对所有这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人都不太喜欢。用她的话说那就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或许这种人只是少数,但事实上曾录仁人品还真不怎么样:“我跟他分手了。”
  “嗯?”上官飞侠愣了愣,虽然她不太喜欢曾录仁但也从没要求过自家弟弟要跟曾录仁分手,但是分手了那真是太好了!上官飞侠又一巴掌拍在上官洛肚子上:“干得好!以后会有大把的帅哥等着你的!”
  “……”上官洛嘴角抽了抽,就算你看不惯曾录仁,但是你弟弟分手了你这么高兴真的好吗?
  “哎,你怎么突然想着分手了啊?”上官飞侠笑过后又忍不住好奇,心说她这弟弟心宽是一回事,可在某些方面是有些死心眼的,而且曾录仁虽然有时候有点作,但对上官洛还是不错的,看那果篮里没一样水果是上官洛不爱吃的就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