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生一窝貌美如花 作者:壹小糖

字体:[ ]

 
文案 
多肉植物拟人文,这是一个静夜被流氓推倒生包子,哦不,生种子的故事。
 
品种千变万化流氓攻X娇美腰软易推倒的爆崽受
 
超超超级袖珍文
 
内容标签:生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静夜,流氓 ┃ 配角:一窝貌美如花的娃 ┃ 其它:多肉植物,壹小糖
==================
 
  ☆、有一个老公叫流氓
 
  月黑风高的夜晚,静夜遇到了一个失忆的流氓,特别标注——很帅的流氓。静夜把流氓带回家,从此过上了性福爆崽的美好生活。
  呃,故事进度好像快了点儿,那还是从三年前的一个夜晚说起。
  时间:晚上11点半
  地点:静夜家的小区外
  人物:静夜,流氓
  静夜和往常一样,结束了加班,走在回家的路上。然后,他和以往不一样的,在小区外遇见了一个完全符合他喜好的完美男人。
  静夜看着完美男人,完美男人也看着静夜。五分钟后,完美男人问:“去你家?”
  鬼使神差的,静夜点头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他带着完美男人进了小区,上了楼,入了房,然后[哔——] [哔——] [哔——]……
  事后,完美男人盯着静夜一个劲地看,看得静夜心里发慌。静夜忍不住问了句:“你在看什么?”
  完美男人指着静夜胸口:“静夜一族出状态不是会有很漂亮的红尖吗?”
  “所以?”静夜嘴角微微抽搐。
  完美男人严肃问道:“为什么你的叶尖不够红?”
  “有什么关系吗?”静夜闷闷地挤出一句。
  完美男人果断回答:“状态好的静夜能爆崽。”
  “……”静夜无言以对,为什么话题的走向这么奇怪?
  过了一会儿,完美男人一本正经的说:“据说静夜一族都是爆崽狂魔。”
  “所以?”静夜嘴角连连抽搐,怎么又是这个问题,到底有完没完。他不过找了个人滚床单,话题为什么诡异的越扯越远。
  完美男人继续一本正经:“所以,你应该也能生吧?”
  “所以?”静夜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这些关完美男人什么事。
  完美男人依旧一本正经:“顺便帮我也生几个呗。”
  静夜忍无可忍地跳起来,大吼:“禽兽!”
  完美男人摇摇头:“不,我不叫禽兽,我叫流氓。”
  静夜秒秒钟跪拜。
  又过了一会儿,静夜和完美男人大眼瞪小眼。他们床单也滚了,话也聊了,这个名为流氓的男人是不是该自觉一点儿走了?
  然而,完美男人认真打量静夜后,对静夜说:“你授粉应该成功了。我们抓紧时间扯个证办个婚礼,不然娃不好办户口。”
  静夜气得浑身哆嗦。
  滚,从哪儿来的流氓滚回哪儿去!
  他不是母体,他是父体,用于给其它母体授粉,他怎么可以授粉结子。
  静夜内心传来清脆的破裂声响,理想和现实的差别在于,这个完美男人根本不完美,他捡回来了活脱脱的一恶魔。
  事件的结局:作为父体的静夜君不幸的意外授粉成功,他和一个流氓从此喜当爹。
  静夜:“这个结局不科学!”
  
 
  ☆、有一个儿子长了毛
 
  时间:静夜授粉成功后
  地点:静夜家
  人物:静夜,流氓,即将出生的大儿子
  授粉成功的静夜和流氓搬进了新崭崭的大房子,等待他们第一个娃的降生。
  在此之前,静夜认为自己有必要好好的了解一下,孩子他流氓爹的基因到底好不好。静夜不仅有玉色的叶片和漂亮的红尖,他还有三大特点,貌美,爆崽,难度夏。
  静夜必须认真考虑孩子他流氓爹的属性,研究一番他们的娃以后生存是不是特别困难。
  于是,有了以下的对话。
  静夜:“名字?”
  流氓:“流氓。”
  静夜:“种族?”
  流氓:“忘了。”
  静夜:“家庭住址?”
  流氓:“忘了。”
  静夜:“父母姓名?”
  流氓:“忘了。”
  静夜:“兄弟姐妹姓名?”
  流氓:“忘了。”
  静夜:“你什么都忘了,该不会还忘了自己有其它娃吧?”
  流氓:“不会,没有其它娃。”
  静夜疑惑脸:“这事你记得?”
  流氓摇头:“不,直觉。”
  静夜暴躁掀桌,滚,从哪儿来的流氓滚回哪儿去!这种家伙他们怎么扯证成功的?
  面对静夜的暴躁,流氓表现得十分淡定。孕夫指南说得对,孕夫的情绪果然不稳定。
  时间哗啦啦的过去,静夜和流氓终于盼来了子熟落地的那一刻。
  静夜盼星星,盼月亮的等到大儿子长出第一对真叶,然后是第二对真叶,第三对真叶……再然后,移盆换成单独的大卧室。
  大儿子的形态越来越清晰,静夜终于发现,这不对劲,大儿子的叶片虽有红尖却长了毛。静夜明明是光滑的叶片,大儿子却长毛了,他有了一个毛乎乎的娃。这个现象证明了一个问题,这些基因来自孩子他流氓爹。
  静夜翻开物种大全,逐一对比。最终,他不得不承认,流氓老公的当前种族为锦司晃,因为他的大儿子是玫瑰莲。
  某天,大儿子问静夜:“爸,我能改名字吗?”
  静夜问:“为什么?”
  大儿子苦恼:“同学们笑话我,说玫瑰莲是女生的名字,女生名字用久了会怀孕。”
  静夜淡然地拍拍大儿子的肩膀:“种族名字而已,习惯就好。你长大后是玫瑰莲父本,授粉的时候,他们就不敢再笑话你了。”
  大儿子沉默良久:“爸,你也是父本,可你照样生了我。”
  静夜:“……”这娃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冬去春来,静夜盯着刚从休眠状态苏醒的流氓:“总觉得你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
  流氓想了想,点点头:“休眠结束,我有时会出现品种骤变的情况。别担心,经常都会变化,我早就习惯了。”
  静夜咆哮状,流氓习惯了,他可没习惯,品种时不时骤变,日子还过不过了。静夜纠结脸:“那你现在是什么品种?”
  流氓摇头:“不知道。反正现在是春季授粉期,我们再生个娃呗,看到娃就清楚了。”
  静夜沉寂两秒,吼道:“禽兽!”
  流氓耸耸肩:“是流氓,不是禽兽。”
  事件结局:某个静夜他又授粉成功了。
  静夜暴躁掀桌:“流氓,老实交代,你到底是神马病毒基因。”
  
 
  ☆、有一个邻居很奇葩
 
  时间:静夜又一次成功授粉之后
  地点:静夜和流氓的新家
  这段时间,静夜和流氓非常忙。为了迎接第二个娃的诞生,流氓相当有担当的购买了条件刚刚的大房子,他觉得之前的房子有点不够用了。
  流氓的理念里,成株存活相对容易,幼崽们的环境必须多用心。他希望他的孩子们从小能住单间,拥有宽敞舒适的发展空间。
  于是,他果断买了新房子。
  对于流氓买房这一点,静夜表示支持的态度。不管怎么说,他们有必要给孩子们提供舒舒服服的成长环境,只是高房价让静夜有点钱包痛。
  在静夜的心中,好房子的标准首先要有流通的空气,然后要具备充足的日晒,并且得有干燥不积水的地面,最后是面积宽敞。这样的房子不是没有,而是静夜觉得价钱贵。
  尽管如此,流氓依旧毫不犹豫地买下黄金地段好房子,流氓抗下房款,不给静夜增加压力。静夜深感欣慰。
  说起流氓的收入,静夜真心觉得这钱来得神速。流氓长了一副完美男人的外表,先天条件优秀,他轻轻松松就骗来,哦不,赚来很多很多的安家费。
  住进新家后,静夜的生活重心是照顾大儿子玫瑰莲以及耐心等待二娃诞生。
  至于流氓,他上班上班再上班。
  这天,大儿子回家对静夜说:“爸,我们隔壁有流氓。”
  静夜吓得险些蹦起来,流氓他不是上班赚钱去了吗?难道流氓溜达到隔壁勾搭邻居暧昧不清?以流氓对静夜的种种羞耻行为,静夜毫不怀疑流氓不安分。
  但是,当着儿子的面,静夜还是尽可能平静的问:“你流氓爹到隔壁去做什么?”
  大儿子迷茫地看着静夜:“爸,隔壁是流氓,不是流氓爹”
  静夜点头,不是流氓在外鬼混就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流氓怎么可以打邻居的主意,不对,不是邻居也不能乱吃。
  他问:“隔壁邻居怎么流氓了?”
  大儿子说:“爸,他当众脱裤子。”
  静夜:“……”
  孩子是祖国未来的花朵,怎能遭到这种流氓的荼毒,静夜打算找邻居谈谈人生。
  于是,静夜敲了敲邻居的大门,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脱裤子的家伙。
  静夜:“……”
  邻居不但脱裤子,还露屁屁,简直比他家的流氓还流氓,怎么会有如此不文明的邻居存在。静夜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邻居十分尴尬:“不好意思,最近生长期在蜕皮,过阵子就能恢复。”
  静夜将信将疑地翻开物种大全,找到了邻居的对应种族。邻居学名生石花,俗称屁屁花,长相和他的俗称对应,每蜕皮一层就成大一圈。
  静夜默默望天,忍就一个字,等邻居蜕皮期结束就好了。
  又过了一阵,大儿子回家对静夜说:“爸,我们隔壁有流氓。”
  静夜镇定地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没事,蜕皮期而已,蜕皮结束就正常了。”
  大儿子纠结地看着静夜:“他不是脱裤子,他开花。”
  静夜疑惑,开花怎么了,这个季节开花再正常不过。
  直到静夜再次看见自己的邻居,他分分钟两行血泪。邻居开花就开花吧,可为什么邪恶的从中间的缝隙长花剑,还开出一朵纯洁无比的细长花瓣小黄花。
  事件的结局:静夜向流氓强烈要求搬家,脱了裤子你就给我看这个的邻居,实在是有点伤不起。
  静夜:“奇怪的邻居会让娃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①静夜品种比较傲娇,它对生存环境要求多,夏季高温期经常会分分钟死给你看,一度被称做夏必死
②这是迷你小短文,一章一个小故事,无大纲无日更无具体完结期的三无产品,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乐呵一下就好
 
  ☆、有一个儿子成绩差
 
  时间:二娃诞生前夕
  地点:依然是静夜和流氓的新家
  在邻居的蜕皮期和开花期结束之后,静夜终于没了搬家的打算。房价本来就贵,加之二娃种子即将成熟,静夜实在不愿到处折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