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衍生+番外 作者:金泰坪家的章鱼

字体:[ ]

 
 
文案
他是前匿名者老大遗子,他是国内头号娱乐公司宋氏的二少爷
那场被安排的偶遇,改变两人一生,兜兜转转这些年
他说,和你在一起本就是报复
他说,那就这样吧
三年后,从非洲归来的他,已是前巴萨队医的名徒,却毅然决然进入娱乐圈
而那个重振匿名者的他,早已失去那个被他陷害坐在轮椅上的少年
三年前的衍生,刚刚成年,悲喜形于色,左南安离开时他还会泣不成声,语不成珠
三年后的他,不动声色,没有在夜里压低声音痛哭,他可以晃着红酒杯,笑意盎然
微语:左南安,敬往事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
三年前的左南安,隐忍至极,在目的达成后,还毫不留情决绝道,药是我下的
三年后的他,看见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亦或是得知他要与其他集团千金订婚,才知道,自己放不下
他说:宋衍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
咳咳,总之,这就是一篇先甜后虐再甜【循环】的慢热文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人生总是会经历一些难过的时候。
本文绝不弃坑,绝不弃坑,绝不弃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天使们看文记得发表意见喔,顺便收藏。mua。
章鱼大爱看文的小天使们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衍生左南安 ┃ 配角:宋洛生 ┃ 其它:章鱼 
==================
 
☆、学校报到
 
  九月的S市,冗长且聒噪,S中医药大学的新生报到处一片片抱怨声,没人能够理解学校是抽什么风,偏偏在下午两点这个档才让新生报到,就像没人能够理解S市财阀的儿子宋衍生会来这种以后没生活保障的大学。
  尽管宋衍生的母亲已经特别强调让他低调点,但他的奥迪Q7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他还没有下车,就引起了骚动。外面的女生们窃窃私语,有时候还会发出几声特别啧啧声。
  其实S市的人都知道,宋衍生从小身子不好,到去年,直接是只能坐在轮椅上,但是一张脸却是生的十分俊俏。凡是看过财经杂志对宋家的采访的人,都知道,宋家的两个儿子,宋衍生多半是毁掉了,不过那个大儿子宋洛生倒是争气,在哈弗学习管理学。
  那是为什么如此的宋衍生还是得到这么多的目光注视呢,那就不得不说他身边的陪读兼保镖外加仆人的左南安。左南安比宋衍生大五岁,今年已经二十三,一米八五的个子,帅气刚硬的外表,走到哪里不想被注意都不行,所以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新生报到处会引起骚动了。
  左南安率先下车,将坐在后排的宋衍生抬了下来,还不忘低下头在他的耳边低语:“我都二十三的年纪还来陪你读大一,你可得小心点,不要给我惹事。”说完邪魅一笑,在外人看来,根本不像是在警告,而是像在亲昵的关心。
  宋衍生虽说坐在轮椅上,但是那气质是不会比左南安差到哪里去,挑了挑眉。因为左南安本来就高,又只弯了一小点腰,宋衍生也不知是怕左南安听不见还是故意的,直接搂过左南安的脖子,痞痞地说道:“可是,南安啊,就算你三十二岁我读大一你也还是会跟着我的,你可别忘了,当初是我把你带回宋家的。你是宋家的人”
  左南安听后,掰开宋衍生的手,眯着眼,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对啊,宋衍生说的没错,如果不是五年前遇见宋衍生,自己现在可能在蹲监狱。不过,想想那个时候的宋衍生还没有这么令人排斥吧。
  “喂!在想什么,快推我过去与老师打声招呼啊。”宋衍生看见左南安四十五度角沉思,惹得一群女生尖叫,就有些不高兴,急忙地催左南安。哪知左南安像是与他故意作对,瞄了一眼宋衍生,就径直走过,还不忘补充:“这可是全球最新款自动轮椅,用不着我的。宋夫人真是为我着想啊。”
  而宋衍生也不管左南安不推他,他自己就坐在那里,抱着双手,戏谑的看着左南安,他就要看看,到底还有没有家法,明明他才是少爷。就这样,左南安都已经注册好了,宋衍生依然在那里不动,期间有主动要去帮助宋衍生的女生,都被他以官方微笑谢绝。这时站在车旁的司机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说道:“衍生少爷,别闹了,快去吧,你看南安都注册好了。”
  “他每次都这样。”宋衍生有些撒娇的看着司机,希望他评评理。然而,司机只是默默笑了一笑,将宋衍生推去老师那里,嘴里还调侃道:“可是每次你都没有扭过他啊,你就认了吧。”
  见司机都这么说了,宋衍生也不再说什么,老老实实的等着老师注册。老师在注册的时候,左南安还不忘打好交情,不时与身边的女生男生搭讪,询问一些关于宿舍的事宜。
  开始宋衍生还没反应过来,他是要住在学校的,注册完后就让司机送他们回去,结果遭到了左南安深深地鄙视:“以后住学校,除了节假日都不要回去了,宋夫人已经吩咐过了。”
  “什么,你让我住学生宿舍,我反对。”宋衍生立即反驳,嗓门大的都引起一旁的老师侧目,另外,宋衍生明明感受到了注册老师不怀好意的探究,他没有说错什么啊。
  左南安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把行李往宿舍楼提去。走的时候还附在宋衍生耳边轻语:“乖,跟我走。”
  宋衍生听见左南安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就像是着了魔一样,二话不说就跟着去了,还嘱咐司机回去时注意安全。到了宿舍后,宋衍生彻底呆了,只见左南安把仅有的两张床之一抬了起来,立在墙边,他就想不明白了,左南安这是干什么,便问道:“你把床给抬起来干嘛?”
  左南安抬起头瞅了他一眼,说道:“我们两睡一张床够了。”
  “等等,容我想想,你是说这宿舍就我们两住,而且你还要我们睡一张床。”说道这里,正好有宿管进来,说是将多余的那张床给抬出去。宋衍生看了看左南安,又看了看宿管,终于明白注册时老师那探究的眼神。
  左南安和宿管把床抬出去后,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两个人挤一张床方便一点,我就不用每天起床叠两次被子。你不要想多了。”左南安看着宋衍生那害羞的眼眸,就知道,他绝对是想弯了。
  “喔。不过上课不是还有几天么,今晚回去么?”宋衍生问道。
  “今天不回去,我带你去学校转转,明早再回去报告情况。”左南安说完,拿起桌上的水咕咚咕咚的喝着,显然是累惨了。宋衍生就盯着左南安的喉结,一上一下,十分的诱人,让人有一种想去亲吻的冲动。
  宋衍生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左南安放下手中的水,走近宋衍生,他才反应过来。“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太有魅力,嗯?”左南安双手撑在轮椅之上,两人的距离瞬间就拉近了不少,温热的气息喷在宋衍生的脸上,有一种酥酥的感觉。于是将头低了不少,可是很久又不见左南安说话,宋衍生又把头抬起,额头不偏不倚的碰触到了左南安的嘴唇,柔软的温度直达心底。
  左南安本来只是想逗逗宋衍生,也没想到自己的嘴唇会碰到宋衍生的额头,两人陷入尴尬。还好左南安反应比较快,立马直起身子,说道:“走吧,我带你出去走走。”
  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中,两个人都难得的保持沉默,却又各自心怀鬼胎。要说刚刚的接触两人说没感觉,绝对是假话,好歹也是在一起朝夕相处了五年的人,关键是彼此都还没有血缘关系。
  “那个,你也不要想太多,只是不小心碰到的。”终于,左南安试图打破沉默,可是似乎他没有找好话题。因为他的话还没有讲完,就听见宋衍生讲:“什么想多不想多,不就是轻轻碰了一下吗,再说……”说道这里,宋衍生的声音小了起来,但也还是硬着头皮说完:“又不是第一次了。”
  “看来你还记得挺清楚的嘛。”说这话的时候,左南安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上扬的嘴角。
  当然记得清楚了,宋衍生心想。其实,宋衍生细细回想起来,之前的那些次都要归功于家里的管家章鱼。如果没记错的话,章鱼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但一直都找不到人结婚,听宋家其他人说,章鱼是一个十足的腐女,她的历任男朋友最后都在她的手中变弯了。
  而据宋衍生所知,章鱼是十分看好他和左南安的,所以处处都会给他们俩制造机会,宋衍生本来觉得这也没什么,偏偏左南安每次都顺着章鱼的意思,处处占自己便宜,事后还耍赖。他估计,这次让他们俩住校,就是章鱼提的主意。
  
 
☆、我喜欢男人
 
  古话说得好,说曹操曹操就到,宋衍生还在回想着章鱼,章鱼就打电话来。当然,是打给左南安的。
  “喂,章鱼姐有什么事儿吗?”左南安柔声道。宋衍生伸长脖子想要听听章鱼又会出些什么点子,无奈左南安故意将走远几步,根本听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宋衍生只好放弃。约摸过了十分钟左右,左南安才回来,满脸盎然的笑意。
  “章鱼姐让我好好照顾你。”左南安继续推着轮椅,从他说话的口气可以判断,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好。但是宋衍生就不得了,嚷嚷着:“照顾我不是你应该做的吗,为什么还要章鱼姐嘱咐。”
  宋衍生经常说这样的话,左南安都已经习惯了,也不怎么生气,只是突然地停下来,走到宋衍生的前面,蹲下来。伸出左手,轻轻弹掉落在宋衍生头上的银杏叶,微笑道:“我倒是知道照顾你是我一辈子的事儿,不过,章鱼姐口中的照顾和你口中的照顾可是大相庭径。比如说,今晚会是我帮你洗澡,这是你口中的照顾,至于章鱼姐所谓的照顾,我倒是要好好琢磨琢磨。”
  说完,左南安就站起来,俯视轮椅上稚气尚在的少年,想想,好像他也是过几月才十八岁吧,嗯,是应该想想送他什么成人礼了。而宋衍生想到晚上只得由左南安帮他洗浴,也就是说左南安会看光自己,心里就涌起一团火,呸呸呸,自己又在瞎想,不就是洗个澡,仆人应该做的啊,宋衍生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吐气,让一旁的左南安觉得莫名其妙。
  “喂,你在干什么?”左南安掩笑问道。宋衍生被他吓了一跳,瞪了一眼左南安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见宋衍生不回答,左南安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宋衍生被敲后脑勺后,立马转过来,一副‘左南安,你丫有病的表情’。左南安也学着宋衍生,做了一个‘你拿我怎么样’表情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宋衍生本来就还有些孩子气,见左南安这样,果断地将轮椅的自动导航功能开启,不让左南安扶着。
  “这就生气了?”左南安追上去,拦住宋衍生。宋衍生也是没有心思和左南安闹了,就说了一句:“我累了,送我回去休息。”
  左南安将宋衍生推回宿舍后,将床铺好,就抱着把宋衍生放在床上。宋衍生大抵是真的困了,放在床上后没过几分钟他就睡着了,左南安坐在床边,看着入睡的宋衍生,不禁有些心疼。
  在宋衍生腿不能行走的这一年间,他虽然表面上看上去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他不止一次的对左南安说,他的身体就算在虚弱也不至于不能行走,他知道,是他心心念念的大哥宋洛生做的。
  他也曾说过,如果宋洛生愿意,那他就这一辈子都坐在轮椅上,他不想揭穿宋洛生。左南安知道宋衍生活的很痛苦,于是在他不能行走的这一年来,他基本上都是十分迁就他的。所以,到现在为止,虽然有时候会和宋衍生闹闹脾气,但是一直都是在为宋衍生处处考虑的。
  左南安就在床边守了大约一个小时,就想起今晚不会回宋家,学校食堂的饭菜宋衍生肯定是不会吃的,所以,只能在宿舍里煮饭。想到这,左南安就决定出去买材料,临走之前还给宋衍生留了张小纸条。
  学校离超市有些远,左南安去了很久,回来就看见宋衍生坐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于是便把手中的东西扔在玄关,小跑到床边,将宋衍生抱起来。左南安还没有问出宋衍生怎么了,宋衍生就顺势搂住左南安的腰,将头靠在左南安的肩上,嘴里喃喃道:“左南安,左南安,左南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