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凌+番外 作者:阿Q

字体:[ ]

 
 
这个故事应该会比较阴暗,主角的两个人都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好人,都渣也都贱,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而写
 
人工加亮:有毁三观,有神展开,注意避雷
 
 
 
01
“你放学到后街等我,具体地点不用我多说了吧?”岑鸣敲了敲尹帆的桌子,依旧是那副流里流气的模样。
尹帆没抬头,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谁都知道岑鸣叫尹帆去哪里,去干嘛,在他们眼里,尹帆就像一个笑话一样。
上课铃声响了,岑鸣回了自己的位置,回头看了一眼尹帆,嗤笑了一声。
接下来的课,尹帆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他觉得自己这样完全不可以,必须要马上调整心态,这个学期成绩下滑得厉害,再这么继续下去并不是好兆头,还有三个月就高考了,他不管怎么样都要坚持。
晚上九点,下课铃响,教室突然间想炸了锅一样,大家纷纷冲出教室,一分钟都不想多留下,只有尹帆,盯着面前的练习册半天都不想动。
“走了,别让我等你太久。”岑鸣凑过来,在他耳边轻声说。
语气温柔,但让尹帆不寒而栗。
他抬头看向背着书包离开的男生,校服搭在他肩上,连背影都非常吸引人,然而看起来无比俊朗阳光的人对于尹帆来说却是毒蛇一般的存在。
后街25号,是尹帆的地狱。
他慢慢悠悠地走到那里,那是一间小平房,古香古色,这是岑鸣的家。
他听说岑鸣的父母都死了,爷爷奶奶也不管他,就让他一个人住在这里。推开门进去,他听见岑鸣在打电话。
“他马上就到了,你少跟我唠叨!就你?你要是脱裤子给我操,我立马让他滚出去!来不了就闭嘴!”岑鸣回头,看见脸色惨白的尹帆站在门口,他笑了笑,走过去,搂着尹帆进来,“行了,挂了,别他妈耽误我干正事。”
尹帆闭上眼睛深呼吸,他知道岑鸣说的“正事”是什么。
 
02
尹帆皱着眉被岑鸣带进房间,这个地方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却还是不能习惯,他记得以前有人说过,很多事情时间久了就习惯了,可是他想,对于岑鸣,他可能永远都习惯不了。
他也曾经自问为什么要如此作践自己,答案是报应。
岑鸣把他的书包丢在一边,直接扯开了他的校服外套。
“自己脱,”岑鸣捏着他的下巴问。“洗干净了吗?”
尹帆摇摇头,他根本不知道今天晚上要过来。
岑鸣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坐到一边开始抽烟:“去洗干净再出来。”
尹帆捡起自己的书包和外套放在沙发上,熟门熟路地去了浴室。
当他蹲在地上清洗自己的身体时,前所未有的羞耻感淹没了他,每一次都是这样,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岑鸣带给他的都只有羞辱。
可是岑鸣说:“这就是报应!”
尹帆承认这就是报应,他比谁都清楚。
当他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一回头看见岑鸣震惊的表情时,他的大脑停止了思考。
尹帆从来不觉得自己会给别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充其量是骗骗钱而已,没错,这个学校的优等生其实每天靠骗人来赚钱。
家里没有人管他,他仗着自己一副好相貌在外面勾引有钱男人,装出一副受了伤的小兔子模样,那些男人甚至因为疼惜他而忍着不和他做到最后一步。
他从来都只骗钱,可是后来岑鸣说,因为他,他的爸妈都死了。
可是尹帆在那之后真的再没有跟岑鸣的父亲联系过,明知道对方是自己同学的父亲,怎么可能再做什么。
但岑鸣恨透了他,参加完父母的葬礼直接冲进教室揪着尹帆的头发把人拖到了楼顶。
老师和同学都吓坏了,岑鸣却没再多做什么,甚至没有动手打他,只是指着他的鼻子说:“尹帆,你这辈子都欠我的。”
 
03
尹帆在浴室很久都没出来,岑鸣等得不耐烦,直接过去敲门。
“死在里面了?”
尹帆叹气,关了水开门。
他没擦身体,浑身上下湿漉漉的,门一打开就被岑鸣抓过去抵在了墙上。
“你这么半天干嘛呢?不想出来?还是被别的男人上过了跑我家里来清洗来了?”
尹帆被他掐着脖子,呼吸不畅,更是懒得说话。
看着尹帆这幅任他摆弄的模样,岑鸣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他最讨厌看见尹帆这样,好像任人宰割,其实心里从来没有服过软。
岑鸣就那么掐着尹帆的脖子把人带到沙发边,手一甩,尹帆整个人倒在了沙发上。
岑鸣快速地脱掉裤子,抬腿迈上去,对着尹帆的后*就插了进去。
尹帆疼得轻哼一声,岑鸣听了心烦,从后面揪着他头发迫使他仰起头:“这么骚?我这才刚插进去!是不是被我干的时候特别爽?嗯?”
岑鸣是什么人尹帆太了解了,这个时候不能反抗不能回嘴,只乖乖任他羞辱就好。
岑鸣见他一如往常地不予理睬,便将火气都聚集在了下半身,按着尹帆在沙发上猛干。
他每次上尹帆,最爽的不是高潮的时候,而是用语言羞辱他的时候。
“尹帆,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真他妈骚!你他妈就是条发情的母狗,你说,你后面这骚洞是不是都他妈被男人干烂了?”
岑鸣说得起劲,尹帆闭着眼,嘴唇都已经咬破了。
这么久了,他还是没办法习惯岑鸣的恶言恶语,他知道岑鸣恨他,想要羞辱他,可是他也是人,哪怕犯过错误,却也知道抱歉和后悔。
尹帆清楚他对岑鸣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如果能选择,他甚至愿意死了的人是他,可他没有权利选择,所以今天,他只能接受这样不堪的现实。
 
04
岑鸣心里有火,一看到尹帆都会不受控制。
他恨尹帆恨到了骨子里,如果可以,他是真的想看着尹帆吞下一千根针。
这个人间接导致了他家破人亡。
每次都是一样,尹帆被折磨得动也不能动倒在一边,岑鸣射了之后就坐在旁边抽烟。
他们不再说话,这一支烟的时间是他们难得和平共处的时候。
岑鸣靠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着书架的最顶层,那上面有一本相册,有一本日记,相册里是他的父母他的童年和少年,日记里是他从前最最隐秘的少年情怀。
然而现在,那些都被锁了起来。
在父母火化的时候,他曾经想过要不要把这些东西也一并烧掉,最后他还是没有,看着燃烧的火焰,他最后把相册和日记重新抱在了怀里。
人的一生,哪怕是活在阴暗的角落做着最残忍的事,也还是需要有些东西去提醒自己曾经也过得好过。
曾经好过,也像那些篮球场上的少年一样,向着阳光生长,他只不过是半路转了弯,那些记忆却是抹不去的。
一根烟抽完,他扭头看看尹帆,对方还趴在沙发上,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岑鸣弯腰捡起尹帆的衣服丢在他身上:“穿上赶紧滚,看见你就恶心。”
岑鸣说完转身去浴室洗澡,草草地冲了一下,却不想出来。
直到听见关门声,岑鸣才穿着干净的睡衣从浴室走出来,站在窗户前看出去,那个人已经走远了。
还是没办法,岑鸣想,他果然太恨尹帆了,无论对方妥协到什么程度,他都还是没办法原谅。
回到卧室,桌子上放着五百块钱,岑鸣冷笑了一下收好。
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每次尹帆陪睡还要掏钱,也不知道他这钱是从哪个男人身上骗来的。
岑鸣觉得脏,但他还是会收下,然后把这些钱都放在书柜上的一个盒子里。
从他们第一次到现在,已经厚厚的一沓了。
岑鸣并不缺钱,尹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初岑鸣说:“你他妈这么脏,想让老子上你,你可得倒贴钱!”
没错,他们俩的关系里尹帆是主动的,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05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岑鸣正躺在床上发呆,他什么都没想,就是觉得累。
“干嘛?”语气是一贯的不耐烦,他皱着眉,其实并不太想接这个电话。
然而电话那边的人却没有受他的影响,调笑着说:“怎么样?干得挺爽的吧?”
“关你什么事?”岑鸣伸手去床头柜摸烟,却发现只剩下了烟盒,“那骚货都他妈松了,能爽个屁。”
“也是,等会儿出来不?宋悦然她姐请客,和平剧院后面酒吧街知道吧?”
岑鸣看了眼时间,揉揉太阳穴,他有些烦。
今天放学回来的时候他发现巷子口的小摊贩又回来了,天气暖和了,到了这个时候摆摊的越来越多,巷子口的那个总是戴着口罩的小摊贩岑鸣很熟悉,他卖的东西岑鸣也很熟悉,因为尹帆曾经送过他一个小鹿挂件,就是在那里买的。
那是前年的事了,他们刚上高中,岑鸣和尹帆坐同桌。
尹帆平时在班级不太说话,唯独和岑鸣关系还不错,岑鸣生日那天,班里的女生给他送礼物,那时候尹帆才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
晚上放学两人顺路,尹帆在这个小摊上买了个小鹿挂件,直接挂到了岑鸣的书包上。
那是岑鸣那一年最喜欢的生日礼物,可是后来,送他礼物的那个人变成了他最憎恨的人。
“来不来啊?我们都快到了!”电话那边催促着,周围似乎有不少人,很吵闹。
“我不去了,今晚有事。”
“哟,不会是要搂着那小子睡觉吧?你该不会是真操上瘾了吧?”
岑鸣被他说得心里烦,骂了句脏话就挂了电话。
他心里憋着一股火,却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发,抬手就摔了手机。
无辜的手机被砸向对面墙,然后掉落在地面上,四分五裂。
就像他们的青春,破碎不堪,不值得珍惜。
 
06
岑鸣晚上没出去,躺在床上脑子里乱哄哄的。
他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总是想起以前的事。
他其实从小就不学好,跟着那帮混混打架斗殴,在学校也没人敢招惹他,但是尹帆一直对他特别好。
他从来都不写作业,尹帆是课代表,别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反正老师都不管他,但尹帆不,那个被他恨到了骨子里的人曾经在放学后拖着他在教室做练习题。
当时觉得烦,现在想想,心里总是窝着一股火,因为他竟然发现自己无比怀念那个时候,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尹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他眼里,这个白白净净有些瘦弱的男生就是那种圣母心的书呆子,结果后来才发现,并不是。
尹帆的家庭比他复杂多了,这也是他后来才知道的。
尹帆的妈妈是个妓女,岑鸣见过,就在尹帆家附近的那条旅游街上。
那条街虽说叫旅游街,其实就是一片红灯区,他第一次看见尹帆的妈妈就是在那里,那个漂亮却穿着廉价又暴露的衣服的女人正坐在一家店门口面无表情地抽着烟。
她对面站着的就是尹帆,哭成了一个泪人。
那条街后面有一家网吧,岑鸣本来是要去那里的,因为想抄近路便走了进来,结果却看见了这一幕。
那天他把尹帆带走了,尹帆咬着嘴唇难受地蹲在地上哭,对岑鸣说:“她不要我。”
那时候正是冬天,尹帆的鼻尖冻得通红,岑鸣把围巾解下来给他系上,没说什么,就在一边陪着他。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时光了,因为后来他们都变了。
 
07
岑鸣很早就睡了,做了一个并不愉快的梦。
这是他第一次梦见尹帆,梦里面尹帆满脸是血,拿着一把刀追着他要杀他。
他隐约记得尹帆一直在大喊大叫,醒来之后却怎么都记不起来尹帆说的到底是什么。
原本心情就不好,做了这么一个梦心情更糟了。
外面下雨了,今年的第一场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