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春雨洗过的太阳+番外 作者:劉小呆/刘小呆

字体:[ ]

 
     好哥们变恋人,十年牵绊,虐恋情深,终成正果。
内容标签:生子 强强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谦明,张可 ┃ 配角:梁壮壮,江正 ┃ 其它:直变弯,后知后觉,慢热
==================
 
  ☆、引子
 
  引子:  
  寂静的小巷,灰暗的灯光,时间已接近午夜,狭窄的道路空无一人,只有通向大路的拐角处停着一辆崭新的路虎,显得和这条小巷格格不入。
  巷子很深,是一条复古风格的石板铺成的步行街,两边是各式各样的小店铺。夜已深,所有的店铺都已经关门打样,只有在巷子的最深处一家名叫“幸福小馆”的小饭馆还亮着门口的灯。
  小饭馆不大,布置的却很温馨,暖暖的米黄色灯光照亮着饭馆的每一个角落。此时,空落落的店铺里只有两个人,一个西装革履的坐着门口的桌旁低头猛吃碗里的面,一个穿着简单的黑色外套坐在这个人身旁的一侧,一手支撑着脑袋一手滑动着手机屏幕,有时还因为旁边的人吃面的声音实在太大而侧目两眼。
  “卧槽,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跟个饿死鬼一样的来我这儿好么?你一个大公司的大经理还吃不起饭?”身着黑色外套的男子放下手机,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一边说一边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皱皱的烟和一个塑料打火机,随手抽出一根点燃慢慢的吸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开始吸的烟?”西装男子看见身边人的这个举动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碗,皱起眉头一脸的不悦。
  “怎么着?我抽个烟还得跟你汇报?你吃完没?吃完就赶紧滚蛋!”说完黑衣男子也不管眼前这人到底吃没吃完,直接站了起来,把烟叼在嘴里,一把就收了桌上的碗筷,转头就要走。
  “喂!张可!”西装男子随后也猛的站起,叫住了要走的人。
  “我这儿……有两张叶林飞演唱会的门票……要不要一起去?”西装男子说的吞吞吐吐,从西装内的口袋里小心翼翼得拿出了两张叠的板板整整的演唱会门票。
  黑衣男子一手拿着碗筷,一手接过刚刚才又吸了一口的烟吐了口烟雾,没有回头,轻笑了两声,拉长了语调。“不用了,我买了,VIP——!”
  “咱们俩就不能好好的?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人总要往前看……不是么?”西装男子并没有因为那人的话就收回手中的演唱会门票,但说话的语气却带着些落寞与焦急。
  “是啊,人总要往前看……十年了,严谦明。十年了,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真的够了,我现在就是在向前看,过着我很满足的生活。偏偏是你,还活在过去吧,你回去吧……”这名唤作张可的男人笑了笑,始终没有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  灵感从歌而来,就直接当题目了。此文章文笔平淡如白开水,虽然是这么说,但楼主想说,只要进来的看官可以耐下性子慢慢的品味我这杯白开水,还是可以品出些滋味的。
 
  ☆、第一章
 
  1、记忆之中另一年的春天
  北方的春天到来的总是迟一些,五月下旬的微风还带着些许凉气,教室里并没有因为午休的时间而变得空空荡荡,每张堆积如山的书本后都有着一张稚嫩的脸。书本翻动的声音,笔尖接触纸张的沙沙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争分夺秒得和时间赛跑,黑板的一侧用红色的粉笔重重的描写着:距离高考还有17天。
  张可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旁边高高堆积起来的书本已经完全遮挡住了他不雅观的睡相。脖颈后还因教室里的闷热而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他并没有感受到一个脚步正在慢慢的接近他。脖颈后突然感受到一阵刺骨的凉意,一个还冒着凉气的易拉罐一下子贴到的他的脖子上,张可本能的一激灵,就这么被硬生生的冰了起来。
  “草,你干嘛!”张可捂着脖子,睡眼朦胧的就从桌子上抬起头来。完全不顾还满脸睡痕,头发倒向一边的犀利造型。
  “哈哈哈哈!你瞅你那样!”面前把张可弄醒的少年哈哈大笑了起来,本来就帅气的脸上因为笑容变得更加明朗。周围的同学因为他们过大的声音纷纷侧目,有的更是露出了不满的目光,但却并没有人去打断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
  “拿着!”少年笑完把刚刚才把张可冰醒的易拉罐承弧线抛给了他,张可单手接住了易拉罐拉开了拉环,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大少爷,你怎么这么闲,不用做卷子么?”
  张可口中的大少爷就是他面前这个明朗的少年,严谦明。要说大少爷这个称呼安在严谦明的身上一点都不为过,全学校都知道严谦明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一个月的零花钱比一个在普通工作单位工作的人工资还要多。严谦明虽没有像一些娇惯的富家子弟那样不学无术,但从小就养尊处优的他少爷脾气可一点也不少。在他认识张可之前,所有人对他的印象就是心高气傲,谁也不放在眼里,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各方面都让普通人望尘莫及的一个人,谁也没想到,几乎一夕之间,他就和一个几乎野孩子一般的张可成为了好朋友。
  说张可想攀上有钱的严谦明也好,说严谦明把张可收做小弟也罢,总之,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还做什么卷子,都这个时候了,会的就会了,不会的就剩17天了,也会不了什么了,你说我!自己不还在这儿睡大觉!”严谦明过去坐在了张可后面的桌子上,也打开了一罐饮料。
  “就像你说的呗,啥也不会了,就这样吧!”张可无奈的摇摇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张可的个子很高比严谦明还要高出一点,人长的结实,脸也是受女生欢迎的类型,但他的身边除了严谦明,并没有什么别的人靠近他。
  “行了,别想了,走,打篮球去!”严谦明跳下桌子,也不管张可是答不答应,就这么揽着他的肩膀,走出了教室。
  张可确实是因为严谦明才渐渐走进同学们之间的,之前从来都是他一个人。不与人说话,也不参加集体活动……
  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又跟别人跑了,从小到大张可就只能寄住在舅舅家,寄人篱下的日子自然不好过。舅舅舅妈平时也几乎不管他,但他的性格并不是从小就孤僻,反而很开朗也很乐观,但当他发现他身边的人总会多多少少因为他算个野孩子而故意疏远他时,久而久之他则选择主动疏远别人了。
  张可曾经因为营养跟不上,长得很瘦小,经常受人欺负。但他并不懦弱,别人打他一巴掌,他就打回去,即使打不过,也要拼,刚上高中时被人欺负,反抗起来简直不要命,就那么硬生生的把比他壮出几倍的人的脑袋用凳子腿儿打的缝了好几针。从那以后,都知道他是个不要命的,也再没有人敢找他麻烦了。
  小时候为了长高长壮,对着一棵树每天不停的跳上几个小时,没事的时候跑着到处捡塑料瓶子赚点零花钱买些好吃的……毕竟还是处在长身体的少年时期,张可做的这些努力也都没有白费。
  严谦明接过张可传过来的球,在球场上奋力的奔驰着,两人配合默契很快就又得了几分。和张可成为好朋友,其实严谦明自己也没想到,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而说起这个过程,严谦明可是不愿意去提的。
  刚上高中,严谦明身边之前总有那么几个自愿跟随他的跟班,说是自愿为他做这做那,其实就是利用他那有钱有势的名声,在校园里做出那些欺负人的事。严谦明一想到那事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他手下的那几个跟班鼻青脸肿的找他哭诉,他们被一个叫张可的小子给欺负了,严谦明本就心高气傲,一看自己身边的人还有人动,一下子面子上挂不住就主动找张可算账去了。张可一开始也没跟他动手,只是跟他讲道理,很清楚明了的摆明了是他们先找的自己的麻烦,严大少爷当时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就这么也碰了个鼻青脸肿回来。打不过人家,严谦明自然就气不过,直接搬出了我爸是XX这响当当的名号。张可虽然不知道严谦明的爸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物,但也知道严谦明家里有钱有势他根本惹不起,当时就歇菜了。
  “那你想让我赔钱,或者道歉都行,只要别闹大让我有学上就行。”
  本来严谦明以为这小子硬气的很,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服软低头了,那边一说软话,这边严谦明倒是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那,你给我当跟班,给我端茶倒水,等小爷我伤好了的!”
  “……”
  就这样,张可算是惹上了严谦明,而等严谦明的脸消肿了以后,也没能彻底甩开他。
  
 
  ☆、第二章
 
  2、记忆也像下雪一样溶解
  “草!老子的烟呢!谁TM给老子换成巧克力了!”刚在厨房监完工才想着出去歇会儿的张可,没过多久就又气势汹汹的从外面冲了进来。小厨房里的一个小厨子和一个面案师父面面相觑。手里的工作也因为发愣而停了下来。
  “师父!我们谁能动你的烟啊,这都正忙着呢,再说了,谁偷抽你的烟,还有心情给你换成什么巧克力啊!”张可的徒弟江正笑的五官都堆到了一起,说完马上又去颠手里的大勺。
  “老王,你知不知道!”张可瞪了江正一眼又瞄向了厨房里的另一个人。
  “老板,我们可真没偷抽你的烟啊,上次我在厨房就偷吃了根黄瓜就让你批评了一顿,我哪敢啊!”
  “怎么?偷吃黄瓜你还有理啦?”张可说着,捏着里面已经全部换成了巧克力的烟盒扔到了一边,气冲冲的走到了江正的旁边去。
  “你看看你这菜炒的,就这卖相,这店迟早得关门!起开吧!我炒。”张可一下子就挤走了还在颠勺的江正,马上接手了锅里的菜,江正不好再说什么,又看他这做菜的技术实在是还和他师父相差好远,只能默默的给张可拿围裙去了。
  ……
  时间又一次接近午夜,周围的店铺都已经关门打烊,张可独自一人坐在饭馆正中央的桌子前,一边张口吸着今天晚上刚买的一盒烟,一边打量着桌子上摆的几个外表一样,里面却各不相同的烟盒。
  巧克力,口香糖,手指饼干……张可笑了一声,弹了弹指尖的烟灰。看向了门口,果然没过多久,又是那个熟悉的,一身西装革履的人走了进来。
  “快,张可,给我来完鸡丝面!”严谦明手里领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面带微笑的走进来,似乎早已熟悉了这个套路,不管张可每每在他进来的时候摆着怎样的一张臭脸,他都能厚着脸皮的笑脸相迎,不过当他看到张可掐了一根烟,又点燃一根后,脸色也瞬间黑了起来。
  “你怎么又抽烟?”严谦明放下手中的东西,面对着张可坐下,试图抢走他手里刚刚点燃的烟。
  “你是不是管太多了?呵,你能耐啊,你能换了我的烟,你还能换了全世界的不成!”张可顺势往后退,在推搡间手中的烟头还不小心烫了严谦明一下,严谦明收回了手又坐了回去,不过脸色更不好了。
  “你吸烟吸的太多了,江正说你一天吸两包都不够……对身体不好……”
  “你收买那个小子啦?呵,翅膀硬啦啊!可以出去自立门户啦!”张可说着,拿着手里的烟倒也觉得无趣,顺手掐灭了。
  “张可!你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严谦明有些生气,皱紧了眉头,吸了口气。又慢慢说道:“我给你带了营养品,多吃些,对身体好,真的。”
  “呵、我说你到底要这样到什么时候,我身体挺好的,不用你操心,吃啥用啥我虽然没有你有钱,但是也都买的起。还有!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到我这儿来蹭吃蹭喝,怎么?你老婆不给你做?也对,她一个千金小姐哪里会做什么饭!那你应该给她做啊,得伺候好人家不是?”张可说到这里忍不住冷哼了两声,但很快他就又觉得自己这个举动实在是太幼稚,又马上低下了头,再一次点燃了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