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还债+番外 作者:扁扁

字体:[ ]

 
 
男男  现代  高  正剧  美攻强受  大叔受
 
简单点,就是N年前侵犯小攻的大叔小受被反攻的故事,
 
纯美强,不喜误入,谢谢,肉是有的。 
 
 
 
    楔子
    
    他到底做了什么?
    躺在他那张单人床上的细小身躯,紧闭的双眼表示他昏厥的事实。已然无法合上的双腿大张着,红色混合着白色的液体从双腿间流出,脏汙了白色的床单,手臂上,脚腕上,都有着明显的勒痕。一切的一切,都在控诉着他的暴行。
    他忘不了,那双晶莹的眼珠,看着他,满载着信任、无知、崇拜,是他,亲手将这些统统撕碎,用绝望和背叛充斥,毁掉原本平和的一切。
    明知道要处理伤口,他仍不敢有任何动作,他怕弄醒他之后,自己会无法接受他的怨恨。
    他是个混蛋,胆小懦弱、却对弱者实以暴行,犯下了无可赦免的罪行。
    这笔债,究竟要怎么偿还?
    
    第1章 平静遭遇变化(微H)
    
    “阿新!阿新!”林维新靠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睡着了,被几声呼唤叫醒了。原本只是打算在沙发上小咪会儿,谁知竟然睡着了。
    刚才把他叫醒的大汉,与他同样穿着工服,将手上的罐装咖啡递给他。“怎么,昨晚上没睡,撸管子撸太厉害了,哈哈哈哈,所以说年轻人要节制点啊……”大汉毫不忌畏地大耍黄腔。
    “雷哥你下午不用出车吗?”林维新打开咖啡猛得灌了几口,眼窝下有着明显的黑影。
    雷哥扯松束紧的衣领,哈哈回答道:“大力明天下午请假要和我调班,下午的车让他开去。”
    “哦!”林维新应了声,感觉咖啡并没有多大的作用,昨晚隔壁的新邻居一直没消停过,呯呯呠呠地搅和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没了声音,时间也就到了四点钟。他只能顶着熊猫眼上班,结果出完车后在休息室睡着了。
    “嘿,”雷哥用手肘撞了下他,“等会下班干啥去?”
    “回家。”
    “嗤嗤嗤!”雷哥鄙夷地切出声,“拜讬啦,才三十几的人,像个老头似的,又不是有老婆。”他看了看周围没人,压低了声音:“上次大力说隔壁街开了家酒吧,那裡的妹子正点啊,哈哈,顺便给你开开苞啊,别当个处男入棺材。”说完自己啊哈哈大笑起来。
    林维新也当雷哥是开玩笑,只是敷衍:“那你们帮我去物色物色,我回去补个眠再去。”
    雷哥豪爽地拍了拍自己毛茸茸的胸膛,“没问题,哥们晚上就去给你看看,记住别告诉我老婆!”话罢,哈哈哈地收拾东西准备开始晚上的寻豔之旅。
    林维新拖着有些无力的身躯,回到公寓楼下,昨天一晚没睡着实令他的精神很不济,估计也是年纪大了,精力跟不上了,今晚要早点歇息。
    回到家门口正准备开锁时,对面的门打开了,他的新邻居正端着一个小炖锅出来。
    “啊,林大哥!”楚毅书见到林维新回来了,黑框内的眼睛立即笑得眯成了一条小线,“我听到开门声就知道你回来了。”
    林维新皱起了眉头,这声林大哥叫的那么亲密,他可是没忘记昨天才认识这个所谓的新邻居,这么套近乎令他有些不习惯。
    “哦,我回来了。”他有些冷漠地回答,意欲很明显,我要进去不要打搅我。
    谁知楚毅书提了提手上的炖锅,“昨天晚上真的不好意思,让你没睡好。”他有些羞愧地瞄了眼林维新眼窝下的黑影,“啊,对了,你还没吃饭吧,我做了番茄炖牛肉,番茄对眼睛好的,你平时开车要多保护眼睛。”
    “你怎么知道……”林维新可是记得自己没有跟他说的自己是开运货车的。
    楚毅书猜测到林维新的疑问,指了指林维新晾在外头的工服。
    楚毅书用清脆充满活力的声音说道:“昨天还没来得急详细介绍,我叫楚毅书,是K大的大三学生,医学系,自己出来租屋子准备实习,刚到这个地方不太熟悉,还请林大哥多多帮忙。”他微笑着将炖锅递给林维新,“这个就当做我的道歉礼物。”
    林维新接过炖锅,只能接受道谢,“谢谢!”转身就想回屋裡,突然,身后的人出声了。“等等林大哥!”
    林维新转过身,却赫然发现那人靠的自己很近,很近,如果不是有炖锅挡着,几乎是贴在他身上,他的呼吸陡然一乱。靠的如此的近,他才发现原来楚毅书比他要矮上一些,从他的高度能看到那细緻的锁骨,他觉得自己如同色狼一般地盯着那白皙的肌肤,心跳越来越快,这种感觉,已经遗失了很久。
    “啊,行了!”林维新听到楚毅书的笑声,然后迷糊地看到他手上的落叶,才意识到他是帮他捡掉落在头上的叶子。
    “那林大哥,不打扰你休息啦,炖锅我明天再拿就行了。晚安!”
    林维新进屋关上门后,在餐桌上打开了那锅番茄炖牛肉,色泽鲜豔的番茄配上鲜嫩多汁的牛肉,的确在味觉和视觉上激起了他的食欲,他拿起筷子夹了口嫩滑的牛肉进口,嗯,牛肉的韧度刚刚好,配合番茄的酸度,浓郁却不油腻。
    不知不觉,林维新将整锅东西都解决,连汤底都喝得一干二净,平时他在家煮食会偏向清寡的味道,很久没有吃过这种浓郁鲜甜的菜色。
    耳边回想起新邻居那把清脆好听的声音,记忆中也有把这样的声音,嫩嫩的,充满活力,喊他林哥哥。
    他捂住自己的眼睛,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再也回不去了。
    热,好热!
    他扭动着身体,觉得有一把火从身体的深处燃燃烧起,烧得他喉咙干咳非常,连口水也难以吞咽。
    他想起身倒杯水喝,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起来,紧紧地无法挣脱,这时他才发现,眼前一片黑暗,眼部周围的紧缚感告诉他,眼睛被蒙住了。他微微动了一下,手臂触碰到自己的身躯,一片滑腻,他没有穿衣服。
    他不记得自己有裸睡的习惯,就算有,也没有把自己绑起来的自虐癖好,唯一的可能是,他被绑架了。
    一没钱财,二没背景的他,为什么会变成被绑架的物件,他甚为不解,不过,他也没机会再深思下去,一阵脚步声悄悄传来。
    他的肌肉咻得紧绷起来,意识到可能绑匪来了,他是个正常人,也是会恐惧会怕死,害怕绑匪下一步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残害的事情。
    他想喊,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音,仿若是哑巴般的,只是张大嘴发不出半点声音。
    “呵呵呵,不用喊了,我喂你吃了些药,一时半刻是说不出话的。”一把怪异的声音传来,像是经过变声器过滤那样,让人听不出主人原来的声音。
    林维新双手挣动着想摆脱绑住自己的麻绳,谁知一个不小心失去平衡整个人一翻趴在地上背部朝上,裸裎的乳尖接触到了冰冷的地板,令他顿时一个激灵,全身颤抖。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身体那么奇怪,他感觉自己的乳尖居然硬硬地挺起来,稍微一刺激就带来过度的反应,刚才因为一直挣扎没有感觉,下腹一直是紧绷着,那股在他体内燃烧的火焰下坠到了腹间,麻麻的,涨涨的,很难受,更令他羞愧的是,下身的柱体挺起来了。
    他虽然有时候会自己解决欲望,但近几年清心寡欲的生活,让他的需求不再强烈,直到现在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自己做过。
    有些木质纹路的地板表面,刮磨着他的肌肤,神奇地,为他带来更多禁忌的感觉,甚至……他想用自己的下体去磨蹭那粗糙。
    他惊觉自己不正常的想法,下身的胀痛感越来越明显,令后面的穴洞,居然也有一种可耻的瘙痒感。
    “呵呵呵……”怪异的笑声又再次传来,身体上的折磨几乎让林维新忽略了身边还有个如此危险的人物存在,他想压抑自己异样的身体,逼迫自己去面对未知的状况。
    蓦地,一隻冰凉的大手摸上他汗湿的背部,顿时引得他鼠蹊部窜过一股电流感,射出了某种液体,到达了兴奋的液体。
    他惊呆了,居然,射出来了。
    
    第2章 第一次调教
    
    “呵呵呵,居然这样就射出来!”绑匪尖细的笑声异常地刺耳,“真是- yín -荡的身体!”
    他喘息着,下腹的烧灼感并没有因为发泄了一次就消灭了,反而,更为汹涌,胯间的*棒又*起了。
    “你究竟,做了什么?”他沙哑地问道,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就连这样的压迫,也能带给他快感。
    “没做什么。”那声音,突然靠近他的耳边,很近,近到他连感觉到呼吸。“我只是,让你的身体更加- yín -荡而已。”
    他感觉到,那双冰凉的手,分开他的大腿,让方才已经发泄过的欲望暴露在空气中,他开始有些恐惧,甚至猜想到那人下一步的想法。
    “滋……”他听到,一丝丝奇异的震动声音,很有规律,很细微,那是,什么?
    “咦……啊……”他猛地叫喊出声,臀部顿时往上一挺,裸裎的肉茎被一阵猛烈的震动刺激着,掀起恐怖的电流感。持续的震动残忍地折磨着他脆弱的柱身,绕到下麵的两个囊袋,按压积蓄着无数生命的所在地。
    “不要,拿开!”他无法承受这种极致的感官刺激,下身一直想避开那种刺激,却被另一隻手紧紧按住,强迫性地接受不断累积的欲潮。震动渐渐向上移动,碰到他原已经敏感不已的顶端。
    “啊啊……不要啊……”他瞠大眼睛,无法自抑的狂潮喷涌而出,强劲到有些甚至喷到他的胸膛上。
    他虚弱地喘息着,第二次高潮几乎夺取了他大半的体力,但是,他发现,那震动仍未停止,而是被应该是胶带的东西,缠绕在他半挺立的*器上。
    过度兴奋的器官被如此频繁地震动磨蹭着,他简直要疯掉了,双手被绑着无法取掉折磨他的东西,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属于男人的喉结因他仰头的姿势而显得异常突出,乳尖胀痛挺立着,叫嚣着要人抚摸触碰。他一直咬着下唇不让呻吟和求饶溢出口,用力之极令唇瓣都被咬出血,滑落到下巴上,混着汗水交错成一副- yín -乱的画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已经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下身脏乱地一塌糊涂,汗水、*液交错着,究竟射了多少次,他已经数不清了,被震动过度的*棒几近麻木感觉不到任何知觉,连*起都很困难,完全是一团了无生气的软肉。
    突然,又是一股熟悉的电流窜到全身,他痛苦地挺起臀部,*器就在半*起的状态就达到了高潮,但却射不出任何东西。
    终于,他承受不了再多的折磨,体力透支陷入了昏迷中,在完全进入黑暗前,他仍然听到那个可怕的笑声,“呵呵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