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敌总想弄死我 作者:莫莫酱

字体:[ ]

 
CP温柔又精分的心理学叫兽攻vs炸毛又作死的傲娇导演受
何言之从没想到,会把黎烽带入险境的人,居然是自己
 
黎烽也从没想到,他曾经以为的那个纯白少年,从一开始,就在算计着自己……的小菊花.
 
攻:我家受总是炸毛该怎么哄?
 
受:我家攻又精分了要怎么破!
 
情敌:我的情敌又在在秀恩爱好想弄死丫的怎么办!
 
内容标签:娱乐圈 强强 悬疑推理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言之/黎烽 ┃ 配角:何言清/韩恪 ┃ 其它:1V1/HE
 
 
  ☆、我在想你哥【修文】
 
  黎烽戴着墨镜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正巧被路过的一个女孩子看到了,那女孩子大概是他的粉丝,立刻认出了他的身份。
  “天哪!快来看!是黎烽黎烽黎烽啊啊啊啊!!!”
  “黎烽?黎烽来我们学校了??”
  “啊啊啊烽烽抱紧我!”
  这句话的杀伤力是巨大的,虽然已经退居幕后两三年了,但黎烽这张脸太有存在感了,他的帅不同于现在流行的那种白净秀气可爱美少年的帅,他的帅是有压迫感的,大概是因为体内那四分之一的雅利安人血统,他的五官比普通亚裔要深刻的多,眉目深刻,棱角分明,不耐烦的时候眼神凌厉到让人害怕的地步。
  “安静。”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也不回车里,就那么抱胸靠在车上,墨镜一摘,眼刀一扫,原本还兴奋的不要不要的一群小女生们立刻安静了。
  他这才冲她们笑笑,点点头,不紧不慢的回到自己车里,小姑娘们自觉的让开一条路,黎烽挂上档,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徒留一地‘好帅啊’的感慨。
  这场小闹剧并没有扰乱一向容易炸毛的黎大导演的心情,何言之带着学生去南方跟进一个案子,一个多月了才回来,他心里虽然恼怒这人居然把自己一扔就这么久,但更多的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给剧组放了一天假便匆匆忙忙的跑来看他了。
  虽然果然被人认了出来。
  他有些懊恼的叹口气,围着学校绕了一圈,到底还是不敢冒险,颇有几分委屈的开着车回家了。
  回家,指的是何言之的那栋单身公寓,小小的地方,装着两个大男人,厨房里连手脚都伸不开,但两人谁都没提过换房子的事儿。
  因为这个地方,是何言之他哥何言清给他买的,地方虽小,却是闹中取静的黄金地盘,保安和隐私设施做的极好。
  但说起来,就算地方再好,他黎烽在这儿难道还买不起一个更大的吗?
  他当然买得起,但他也得敢买啊。
  把钥匙扔在门口的鞋架上,黎烽闷气的跑到阳台,靠在栏杆上给自己点了根烟。
  往事不堪回首啊……
  何言清发现他俩的事儿的时候,言之才十六岁,从来没舍得高声骂过自家弟弟的何老大这次当然也没舍得骂,只是拎起菜刀就要和他拼命,被言之拼死拦下之后,指着鼻子让他滚,结果第二天他再去何家,何言之就已经不在了。
  他被何言清送到英国寄宿学校,一呆就是五年。
  五年之后他再见到那个人,一切就全变了。
  他摸出手机,找出一段录音,手指颤了颤,还是没有点下播放。
  何言之下班回来,在楼下看见那辆熟悉的路虎揽胜就知道黎烽这是知道他回来了。
  拿出手机,拨通何言清的电话:“喂,哥,我今晚不回家了。要赶稿子。”
  电话那边何言清不知说了什么,他淡淡一笑,道:“哪有,鬼混这个词,以前说的咱爸,现在说的你,我从来不跟鬼混,我从头到尾混过的,也不过是那一个人而已。”
  电话那头传来何言清暴跳如雷的怒吼,他皱皱眉,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想了想,摸摸钱包,又重新坐回车里,开了出去。
  黎烽眼尖儿的看见那辆在小区里一众豪车里无比显眼的黑色大众开回来又开出去,便急匆匆的站起来,打开屋子里的所有窗子,把烟灰收起来和抽剩的烟尾一起冲进马桶,然后穿着衣裳打开热水器,给自己浇了个透心凉。
  二十分钟后,何言之拎着一袋子菜走进家门时,黎烽已经收拾完了卫生间,穿着居家的灰色背心和大裤衩,头发湿漉漉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咬着鸭梨一边看电视。
  看见他进来,黎烽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说道:“哟,你回来了呀。”
  何言之扫他一眼,笑眯眯的回了一句;“哟,你抽烟了呀?”
  黎烽一口鸭梨呛在嗓子眼,剧烈的咳嗽起来。
  何言之忙走过去给他拍背,直到他匀过气来才收了手,去厨房安置手里的菜。
  黎烽恨恨的又咬了一口手里的鸭梨,叫你找个学犯罪心理的!叫你找个学犯罪心理的!遭报应了吧?
  当年何言之刚回国,黎烽知道他学科的时候还觉得很拉风,现在看来,真是……
  往事不堪回首,还是干了这杯酒……这个鸭梨吧。
  何言之当年走的时候,是那种可以称为‘纯白’的小少年,回来之后依旧一脸纯白,但黎烽知道,这人就是现在很流行的那种‘腹黑’。他很少说什么,可他什么都能看出来。
  和他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对方那双火眼金睛,但吃饭的时候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喂,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已经把现场处理干净了!”
  何言之笑眯眯的给他夹了一筷子他从来不自己主动吃的芹菜,看着他不情愿的吃下去,才慢悠悠的张口问道:“知道什么呀?”
  “何言之!”黎烽一见他这副样子就恨得牙根都痒痒,一筷子拍在桌子上瞪着眼睛喊他的全名。
  何言之抬眼看看他,慢条斯理的咽下口中的食物,简单的说道:“哦,窗子是开的,你平时从不开窗,甚至连窗帘都拉的死死的,这是做明星的职业病。衣服,你在家除了睡觉之外都会穿长裤,因为你小腿上有一道疤。”
  他顿了顿,眼里带了些许心疼的笑意“你不想让我看见——虽然我并不在意,我们都知道这道疤是怎么来的。但你今天却穿了短裤,显然是仓促中找的衣服。”他住了嘴,拿起一张薄饼,有条不紊的放上生菜,肉丝,最后用黄瓜沾了甜面酱均匀的在肉上抹了一圈,然后把饼卷起来,笑吟吟的递给黎烽。
  黎烽接过来咬了一大口,然后不甘心的问道:“除了这些呢?万一这些只是意外呢?”
  何言之眼里的笑意顿时变得暧昧起来,他抬起沾了些许酱汁的修长手指,放到嘴边慢慢的吮了吮,问道:“真想知道?”
  黎烽喉结动了动,嗯了一声。
  何言之轻笑一声,倾身探到他耳边,声音低沉火热,还带着某种隐隐的彼此都明了的嘶哑意味。
  “宝贝,你今天,没有缠着我一起洗澡,你忘了吗?”
  黎烽脸轰的一声熟透了。
  何言清总说自己带坏他弟弟‘欺负’他弟弟,真应该让他亲眼看看,到底是谁带坏谁!欺负谁!
  何言之的唇在下一刻覆在他的唇上,火热的舌尖灵活的勾勒了一圈的他的唇形,然后抬起眼,黑眸定定的盯着他,轻声问道:“宝贝,这个时候你居然走神了?在想什么?”
  “你哥。”黎烽想也不想的吐出两个字,下一秒,两个人都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临考前晚开新,感觉自己也是蛮拼的~
所以一定要打滚卖萌求收藏求评论!
背书背到现在,咖啡喝太多,睡不着了,索性起来捉虫。
祈祷四个小时之后的考试不要挂掉啊23333
 
  ☆、口嫌体正直(捉虫)
 
  何言之一声不吭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之后整顿饭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黎烽被自己的话囧的不行,又担心何言之不高兴了,便讪讪的也一句话没敢说。
  两人阔别一个多月之久的第一顿晚饭,就在这样的寂静中过去了。
  何言之吃饭一向要快一些,吃完了也不走,就那么安安静静的托着下巴看着黎烽,他眼睛狭长,瞳仁黑亮,睫毛浓密的像把小扇子,低垂眼睑看人的时候就显得格外专注。
  黎烽本来还在慢条斯理的吃着盘子里的菜,何言之一个月没在,他也就跟着剧组吃了一整个月的盒饭,今天好不容易吃到家常菜了,简直都要感动哭了,几乎是抱着舔光盘子的心去吃的,但无奈何言之的目光实在太有存在感,让他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问道:“你到底在看什么?”
  何言之目光流转着打量了他一周,暧昧一笑道:“看你到底是有多饥、渴,连我哥都开始想了。”
  黎烽:……
  卧槽这货是谁?只不过一个月没见这货怎么就满口荤段子!是太饥、渴终于把本性显露出来了吗?
  不过还能开玩笑,看起来是没生气。
  这么想着,黎烽心情顿时明朗了许多,于是抓起筷子继续吃吃吃。
  何言之不由得失笑。
  洗完澡,黎烽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人是有多饥、渴。
  何言之沿着黎烽线条明朗的五官一路吻下来,所到之处无不点起一股潮热,黎烽仰起下巴,露出精致的颈部线条,难耐的低喘着,伸出双手用力环住他的腰,正激动着呢,何言之突然吃痛的嘶了一声。
  黎烽吓了一跳,他这个月没人陪着,多余的精力无从发泄,除了折腾剧组那群小混蛋,就是去拳馆打打拳,手劲儿又大了许多,难不成把何言之搂疼了?
  可是他明明已经收着劲儿了啊。
  这么想着,他便推开何言之坐起来,打开灯,担心的往他腰间看去。
  何言之躲躲闪闪的不给他看,伸手就要关灯。
  “哎呀,有什么好看……”
  他看着黎烽的眼神,不出声了。
  何言之的腰间,从肋骨到胯骨,青青紫紫一大条子,一看就是被人用棍棒打的。他皮肤本来就白,伤的又是极少见太阳的地方,在昏暗的灯光下猛地一看,颇有几分凄惨。
  “你……”黎烽又气又笑的看着他“都这样了还想做,还想不告诉我,嗯?”
  “没有没有。”何言之笑笑“看着可怕,其实已经好多天了,一点儿也不疼了。”说着就又要去吻他,却被黎烽一把推开。
  黎烽脸色变得更难看了:“好多天了?好多天了咱俩打电话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何言之一时色令智昏说漏了嘴,面对黎烽的指控说不出话,只好学他方才在饭桌的样子,讪讪的笑了笑。
  黎烽看着他难得吃瘪的样子,又看看他腰上的伤,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有再数落他,伸手把衣服给他裹好,关了灯把人一搂,淡淡说道:“算了,睡吧。”
  “那还做……”
  “伤好之前都别想!”黎烽斩钉截铁的说道。
  何言之沉默了一会儿,道;“阿烽,你刚刚可霸道总裁了呢。”
  黎烽得意的哼笑一声。
  何言之紧接着说道:“所以现在是又开始流行霸道总裁受了吗?”
  黎烽:……
  深吸一口气,他抬手戳了一下某人受伤的腰间,感觉到那人猛地一缩之后得意一笑,道:“腰都伤了的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攻?”
  何言之呼吸一滞,下一秒便翻身猛地把某只得意洋洋的小受压在了身下,用一夜的辛勤工作向他充分的证明了两点。
  第一,攻受比的不是腰力,而是大小和技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