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冤家总路窄 作者:名堂多小姐

字体:[ ]

 
世道真是变了,眉清目秀、四肢健全的年轻人都专职碰瓷了
 
怎么哪儿都能碰上?还真是冤家路窄!
宗旨是宠宠宠和甜甜甜(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又名《一见面就吵架还要怎么继续谈恋爱》
 
《被未来男友当成异性恋肿么破》
 
《X冷淡开发指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宿飞,辰南 ┃ 配角:顾宇泽,凌云,简思淼,唐正 ┃ 其它:甜甜甜
 
 
  ☆、第1章 碰瓷
 
“操,老天你他妈还敢不敢再热点?!”送完最后一份饮品外送,宿飞仰着头冲着高空的太阳骂了一句,一边走一边抓着t恤的下摆荡了荡,试图加大空气流动制造点风,可惜炽热的阳光下连空气都是热的,这一做法显然起不到任何作用。
    十二点零五分,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宿飞戴上头盔,长腿一伸跨上坐骑,将近一米七八的个子缩在一辆漆掉的七七八八的女士小电瓶上。
    宿飞一只手控着车头慢悠悠从小区里往外骑,另一只手拨通了唐正的电话,打算汇报一声直接下班。
    电话刚接通,宿飞这厢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唐正那老公鸭似的的嗓子已经从听筒里嚎了出来。
    “正要打你电话!西正街那个送完了吧?五分钟之内到店!帮我把你嫂子的这份单送了!十万火急!”
    “唐老大,今儿可是六一,您这破锣嗓子也不怕吓着人,你自个去看看时间,我今天还无偿为店里奉献了五分钟呢!”
    “还六一呢,你丫五四青年节都过不上了莫非还要过儿童节?赶紧的给我回来!”唐正的大嗓门儿从宿飞的山寨机里传出来,效果快和收破烂的喇叭有的一拼了,宿飞不禁拿着手机离耳朵远了几分,把着车头从小区拐到了马路上。
    “嘿!我这刚二十出头,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咋就不能过青年节了?再说了,莫非法律还规定了我不能过儿童节不成?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我从今儿下午到后天轮休啊喂!”
    “小朋友,这里不能进来哟!”唐正捏着公鸭嗓故作和蔼亲切的声音传到宿飞耳朵里,差点没给他笑的从车上摔下去,“求你了,老大,你天生就是做黑社会大老粗的命,咱就别整娘炮了好么?”
    “你给老子滚犊子!诶……不好意思啊沈老师,我这打电话呢!”唐正显然对于角色转换十分自然娴熟,“我跟你说,刚露丫头二十分钟前接了个电话哭的跟泪人儿似的,冲我甩了句‘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拎了包就跑了,还不知道啥时候回来上班呢。大皮今天休假,我想着李峻来了我也可以轻松点,结果刚那小子给我挂了个电话说女朋友闹脾气正在哄,估计要晚一个小时才能到。哎,我操!你说我怎么就尽招了你们这些坑货呢!现店里就南希和贝贝在,旁边幼儿园过来办六一午餐趴,俩姑娘正手忙脚乱伺候着呢!我不上阵这生意不做了?别在那儿给我唧唧歪歪了,赶紧的给老子回来!”
    “再说了,咱嫂子的单子你平常晃着尾巴去送,今儿这是怎么了?让我瞅瞅,今天这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妈个鸡的,要不是被那熊孩子把蛋糕摁我裤裆了还轮得着你去送?快给老子回来!挂了!”
    宿飞听着那边挂线了不由嘟囔:“嫂子嫂子,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在人面前紧张的跟个娘们儿似的背后尽没脸没皮。”说完抬眼一看,忍不住冲着前面的跑车吹了个口哨。
    这骚气的造型!我操!车牌号儿一溜8顺的!真是想不发也难啊!
    人比人,气死人咯!宿飞啧了一声,一边把左腿捋直了些,耸着肩膀想把手机塞回裤兜里,这动作宿飞本来练的跟对着铜钱孔倒油的卖油翁似的,可谁曾想前车轱辘突然轧到一颗小石子,一只手控着车头还歪着身子在塞手机的宿飞只感觉车身一阵晃,他急忙把腿缩回来,握着手机的手也重新搭上车把,谁知这厢刚恢复了平衡,前头那保时捷突然转到他所在的那个车道,一脚急刹停在了前头,眼见着就要撞上车屁股,吓得宿飞急急忙忙左脚一垫,控着车头想往右拐进非机动车道。
    但距离实在太短了,宿飞又仗着自己车技不错所以骑得也不慢,虽然他电门松的很快而且也用脚加大了摩擦,但这一紧急措施的结果就是——宿飞心里骂着娘倒在了一串8的车牌底下。
    摔得并不严重,右手肘子蹭破了一点皮,想着自己这破电瓶早不知道被摔了多少次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呗。这么想着,宿飞捡起摔出来的电板重新装上,打算就这么算了。
    却悲剧的发现自己抗击打能力+max的诺鸡亚竟然开不起机了……物质财产受到侵犯这还能忍他还叫宿飞?!
    宿飞捏着自己薄命的爪机走到保时捷边要说法,他重重拍了几下车窗,“哎哎哎,我说你这怎么开——车的啊……”
    原本中气十足的宿飞瞅见车内的情况后声音不由小了,最后自己尴尬地收回了脖子。
    不对,我干嘛不好意思啊?妈的!大白天就在路边打算车震呐?还有没有素质了?!我还是他们光天化日耍流氓的受害者呢!
    于是宿飞又趴回车窗讨说法,只见车窗突然摇下一小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来,也不知是这一对眼还是车内突然喷面而来的冷气,竟让宿飞这大热天的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张着嘴一时忘记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车主也显然没有听他继续说话的意思,直截了当:“多少钱?”语气简直不要太冷酷。
    “啊?”宿飞懵了。
    “要赔你多少?”男人重复了一遍,明显带了一丝不耐烦。
    什么语气啊?宿飞暗自挫牙,自己这个受害者反倒像个揪着一点损失死乞白赖讨钱的主了。
    嘿!这像肇事者的态度吗?!
    宿飞心里那点好好商量的念头,一下子就被车主散发的“全世界我最diao”的气场给冲没了,你既然这么着急要赔那干脆就多赔点呗!
    “首先你看,我这胳膊是刚你突然抢道急刹后摔得,已经见了红了,这骨头究竟有没有点毛病我也要去医院看了才知道,现在这进趟医院挂号照片杂七杂八什么的我想大家懂得。再说我这手机,虽然呢它确实不是什么新款,但诺鸡亚怎么说也算名牌儿是吧?而且我这人吧,没多少优点,就是念旧,跟了我好几年了啊,钱到是小事,重要的是感情啊你说是不?……”
    车内人微微偏了偏头,视线落在宿飞手机上,质疑地挑起一边眉毛,宿飞自己也扯不下去了,正了正头盔,伸出两根手指,“八百,怎样?”
    毕竟是第一次“碰瓷”,宿飞说完自己底气也不足,现在这直板手机也就值个百八十来块钱,胳膊更是啥事没有就蹭破一点皮,他刚也是被车主的态度气的,加上反正戴着头盔遮了大半张脸,干脆就没脸没皮做一回“碰瓷户”了。
    眼见车内人眯缝了一下眼,宿飞被他看的有点发虚,自个把价格就下调了,“最低五百,不能再少了。”
    “你的感情降价也太快了。”肇事者终于开口了,紧接着就递出了一小叠崭新的红票子,“加上你的伤。”
    宿飞手一摸到钱刚想说用不着这么多,车窗便开始上升,显然这男人不打算再和他有什么纠缠。宿飞迅速收回差点被夹住的手,心里刚升起的道德感“噗嗤”散了,“嘿,有钱了不起啊!”
    退到路边数了数票子,好家伙!整一千呐!宿飞又瞅了一眼跑车,啧了一声,“真是人傻钱多!难怪现在碰瓷都成职业了。”
    这时跑车副驾驶的门突然开了,从里面走下来一个妆容精致的美女来,胸前的v线都快开到腰上去了,见宿飞正看她,便皱着眉拉了拉衣领,嫌恶地冲他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这么喜欢看怎么不回去看你妈的胸啊?”
    真是傻逼配流氓,这素质和车主简直配绝了。宿飞听了这女人的话,不屑的哼了一声,“不好意思,老子喜欢的是鸡/吧大的猛男,不是奶大的母猪!”
    “你!”美女气的一跺脚,瞪着宿飞半天憋红了脸终于骂了句“死基佬”便抬手拦了辆计程车走了。
    宿飞赶回店里的时候,唐正已经把外送都打包好了,见他回来抬手就给了一个爆栗,“你丫现在是要去申请‘电瓶车轧蚂蚁’的世界吉尼斯纪录了吧这么慢?你嫂子的奶茶都在这等热了!”
    宿飞看着唐正转身去冰箱拿加了double料的爱心奶茶,把自己手臂伸到唐正面前,“瞧瞧,就为了给你回来加班,我这都光荣负伤了!”
    唐正将最后一个袋子放进箱子里,瞥他肘子一眼,顺手就在宿飞微微渗着小血丝的伤口上拍了一巴掌,“要你骑车别图快!嫌命不够长是吧?”
    “还不是你催魂似的催!”宿飞被抽的倒吸一口气,抬腿踹了唐正一脚,抱起装着冰饮的泡沫箱子忙不迭地往外跑了。
    天云大厦就在咖啡店对面,唐正嘴里的嫂子名叫吴馨雨,瓜子脸,柳眉大眼,白白净净,标准的南方姑娘,讲话都是细声细气的,是一名朝九晚五的小白领,在店里买了几次奶茶就把唐正这一北方糙老爷们儿的魂儿给勾走了。
    每次吴馨雨来买饮料,一起来的同事都得跟着她沾光,料足不说,零头什么的没二话全抹了,一来二去的公司每次要加班或者开会要喝饮料同事都找吴馨雨打电话了。
    宿飞熟门熟路地穿过大厅,看到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小男孩儿牵了头几乎和他般高的萨摩,旁边还有的中年妇女正在打电话,似乎是信号不大好,女人摸了摸小孩儿的头发往外挪了两步。
    小男娃穿了条牛仔背带短裤里面配了件海魂衫,露出白嫩嫩的小胳膊小腿儿,长得米分雕玉琢的,宿飞不由多看了两眼。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宿飞跨进去,按了自己要去的楼层,发现中年妇女还在背对着自己打电话。
    倒是门口那头蹲坐着的萨摩像是闻到了什么似的,抽了抽鼻子后脚便跟着宿飞走了进来,小男娃本想拉住它,可惜力气太小反倒被萨摩一起牵进了电梯。
    宿飞见小男娃转头去看外面打电话的妇女,正准备抬手去按开门键等等那女人,却没能及时按住,电梯门已经自动合上了。
    宿飞正想着要不要摁个最近楼层先把这小孩儿送下去,小男娃却抬起头镇定自若地冲他说:“哥哥,我要去顶层,但是我不够高按不到,麻烦你给我按一下。”
    哟,小家伙思维条理很清晰嘛!宿飞帮他按了,小男孩儿又冲他说了一句“谢谢”,简直不要太有礼貌!若不是两只手正抱着箱子,宿飞估计自己会忍不住捏捏他肥嘟嘟的小脸蛋儿。
    只是小脸蛋儿的萨摩特别闲不住,围着宿飞转了半圈,似乎是被他手中的白箱子吸引住了,好几次都把前肢抬起来想搭他身上。宿飞倒不是讨厌狗,只是看见它身上那么多毛就觉得热,忍不住一边躲一边哎了两声。
    小男孩儿见了便扯了扯手中的带子,十分有范儿地冲着萨摩命令道:“小宝,蹲下!”简直不要太严肃!
    宿飞看着身边的小奶娃俨然一副大人做派,不由乐了,这是谁家的宝贝儿?怎么能这么可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