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他没有想过,自己就这样死了 作者:夏木正盛

字体:[ ]

 
 
 
文案
“我们永远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来。”余俊杨曾经笑着对李俊吉说。
然而,现在他的意外终于比明天先来了。
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说,他没有想过,自己就这样死了。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杨 ┃ 配角:李俊吉 ┃ 其它:
 
 
 
  第一章
 
  有那么个人,你愿意对他好,他也愿意对你好,可是你们却无法相爱。
  ~~
  曾经,李俊吉对余俊杨说:“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总能找到你的。”
  余俊杨很煞风景地回问了一句:“那来得及吗?如果你在千里之外呢?如果你找不到我呢?如果我的电话坏了呢?那我不是死定了。”
  李俊吉伸出白胖短小的食指点了余俊杨的脑袋一下,重复着那句话:“我总会找到你的。”
  那是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的语气,却和誓言一样坚定。
  可惜,余俊杨不解风情,总是会在很温情的场合说一些很煞风景的话。他站起身冲着天空大声吼道:“人要靠自己。”又唱用唱腔唱道:“靠天靠地靠父母啊,不算好儿男~不算好儿男~~不算好儿男……”
  在这段对话发生前,余俊杨向一群同伴讲述了他过去十几年间发生过的所有可以称得上危险的事件,并叙述他是如何脱险的。那些听起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的事件,有的李俊吉曾参与其中,有的李俊吉根本不知道发生过。
  ※
  九月一号,上午九点三十五分。
  凝视着渐行渐远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在视野中,那人也没有回过一次头。余俊杨撇了撇嘴角,转身向火车进站口走去。
  想想那个处在困境中自强不息、不会想去依靠别人、每件事情都想要努力地独自完成的自己,再看看现在这个无痛□□、颓废到整日期盼着世界末日早日到来、心里阴暗的米虫,余俊杨觉得母上大人说的没错:越长越倒长了。
  年龄越来越大,思想却越来越幼稚,身体越来越成熟 ,心却越来越脆弱。会感觉到孤单,会害怕黑暗,会迷茫的无所适从,会忘记曾经一直奋斗的目标,不再反思,不再振奋,不再斗志昂扬。开始想要依靠别人。
  检票进站。
  行李过了安检。
  学生票,不用查身份证。
  二十分钟后。
  余俊杨拖拉着行李垂头丧气地走出候车室,拨了李俊吉的电话。
  “喂,余杨。”
  接通后,李俊吉喊余俊杨的名字,然后问他怎么了。
  余俊杨说:“火车没法坐了。”
  李俊吉停下脚,转身向回走:“为什么?”
  余俊杨说:“火车晚点,到站时间未知。怎么办?我不想在这里等。”
  李俊吉当机立断道:“改坐汽车。”
  汽车?他从没坐过呢。
  余俊杨问:“到哪坐呢?”
  李俊吉有些无奈:“笨蛋,在原地等着。我马上回去,你等着我。”
  “我马上回去,你等着我。”这样的话,李俊吉讲过许多次,余俊杨听了许多次,却并没有觉得句话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虽然入秋已经有一段时间,但秋老虎的威力依然不容小觑,上午九点半的太阳依旧毒辣的很。
  没一会,李俊吉回来了,余俊杨咧着嘴跑向他。这天,余俊杨穿的是白色短袖,李俊吉穿的是长袖衬衫。由于李俊吉身材过于好大,所以当余俊杨走近看李俊吉的时候,必须仰着头。这一仰头,额前,脖子上的汗水滴溜溜往下落,白色的短袖,已经湿了一大片。
  “跑啥跑呀,看你这一身汗。”
  李俊吉伸手拖走余俊杨的行李,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毛巾扔余俊杨身上,提起行李,二话不说走向开往汽车站的公交车站牌。
  余俊杨接住毛巾擦了擦满脖子的热汗,跟在李俊吉后面走。他突然有很多话想和李俊吉说,可话都到嘴边了,却不知如何开口。
  “小吉吉,你要不要擦一下。”
  “不需要。”
  “哦,也是,你不爱出汗。”
  过程异常顺利。
  公交车很快到站了。
  开往目的地的大巴车也找到了。
  余俊杨蹬上大巴车。
  把余俊杨安顿好,临下汽车前,李俊吉把一瓶水和一个白色的瓶子递给余俊杨说:“你晕车,这是晕车药,吃一颗感觉会好点。我走了啊,到学校了记得给我联系。”
  余俊杨攥着药瓶子,“咔咔咔”晃了几下,手抓在脑袋上使劲揪了揪头发,猛然起身追上李俊吉,抓着他的胳膊阻止他下车:“小吉,等一会儿……”
  李俊吉停下脚转过身,扶住余俊杨的肩膀,问他还有什么事。余俊杨的脖子戴着一条系着平安扣的红绳,平安扣是他母上大人特地找人为他做的,为了保他平安。
  余俊杨有种把这颗陪了他十年的石头摘下来带到李俊吉脖子上的冲动。冲动却在那瞬间被压制下去,抓住李俊吉胳膊的手无力垂下,余俊杨把头扭向一旁,小声说:“没事,你走吧。”
  李俊吉双臂张开抱了下汗津津的余俊杨,转身下了车。
  余俊杨回自己的位置上,掀开窗帘往窗外看,却看不见那个高大的背影了。
  余俊杨是很晕汽车的,在家平时不怎么出门。如果非得要他出门,大多时候,他会骑着他的宠物小白跟在几只甲壳虫后面。只在万般无奈下才乘坐一回甲壳虫,无论冬夏,也要把玻璃开的畅圆。
  当年李俊吉还是个矮矮胖胖的冬瓜的时候,他们一块出去玩。李俊吉还常常坐在小白的后座上搂着余俊杨的腰,和余俊杨说一些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懂的话。
  如今矮冬瓜却长得比余俊杨高了一头,高高帅帅的大帅哥,比余俊杨优秀,比余俊杨招人喜欢。
  每次两人站着说话,余俊杨都要仰着头才行,那样做不仅脖子累,而且心更累。而长大的李俊吉再也愿不搂着余俊杨的腰坐在他的小白后面。
  李俊吉说,那样很傻。
  李俊吉的晕车药,果然凑效。吃了不到十分钟,余俊杨就不晕车了,有点瞌睡。他把头靠在车座上,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间,突然想起许多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高三愚人节那天,因为一条短信,他们的关系似乎降到了冰点,整天在一起却没说过几句话。
  高考后,他留在了本地,上了邻市一所三流都算不上的大学,李俊吉去了帝都,上了国内最好的大学。
  大一一整年,余俊杨只在寒暑假期间回了家,其余时间都待在学校,窝在宿舍里打游戏。
  过年回家的那一个月,李俊吉竟然跑去山村支教了,只在大年初四回来一天。两个人半年没见面,好不容易见了面,李俊吉说只留在家里一天。余俊杨那天特别想与李俊吉好好说说话,他想像以往每次一样,主动示弱,主动和好,但那天不知从哪跑出来的自尊心竟让他难以开口。他等着李俊吉说,只要对方稍微有提那么一下,他肯定会像许久以前一样,垫脚尖搂着李俊吉的肩膀,到处去炫耀李俊吉傲人的身高。
  然而,李俊吉没说。
  余俊杨便眼巴巴跟在李俊吉身后一整天,说了两句客套话,像是陌生人一样。
  两个月前,考完试,余俊杨迫不及待地回了家,结果,李俊吉又没有回家,憋了两天,终究忍不住问了李俊吉的踪迹。
  长辈们扯起来无关紧要的闲话就像扯那无穷无尽的毛线团到不了头似的,余俊杨被说的一肚子火,长辈才说到正点上。说李俊吉这孩子有志气,刚上完大一就自己找了个专业对口工作实习,让余俊杨多跟他学习学习,不要老玩电脑,老玩游戏,对身体不好,眼睛越来越近视balaba……
  这些话,余俊杨不喜欢听。他特别不耐烦让人拿自己和李俊吉做比较?
  李俊吉是李俊吉,余俊杨是余俊杨,李俊吉不能成为余俊杨,余俊杨也不能成为李俊吉。没礼貌地打断长辈的絮叨,余俊杨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那能挣几毛钱,连家都不回了,不孝顺。”
  而余俊杨口中的不孝子竟然在暑假结束余俊杨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回来了,替余俊杨收拾这个整理那个,比他的母上大人还要操心。第二天早上,李俊吉早早起来,一定要送余俊杨离开。
  ……
  ……
  头靠在靠背上胡思乱想,想了很多,看着车窗外连成一条线的树。余俊杨的思想被那重复的景色给迷惑了,他突然感觉很奇怪,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他以为时间已经淡化了李俊吉的重要性,然而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他竟然又有些离不开他了。难道时间和距离更能增进人的感情?
  可就算他们的感情再深,余俊杨知道,他不可能会爱李俊吉,李俊吉也不可能会爱他。即使他曾坐在台阶上等李俊吉直到天黑,一起错过了最后一班回家的公交车,即使李俊吉是他在灾难中唯二不能放弃的人,即使他总想把好东西分李俊吉一部分,但余俊杨还是知道李俊吉不会爱他,而他也无法爱李俊吉。
  这种爱是“爱情”。
  余俊杨能同时喜欢好几个人,但,绝不会喜欢李俊吉。李俊吉以后可能会喜欢一个人喜欢到疯狂,但这个人绝不会是余俊杨。关于这个话题,余俊杨总是很纠结,虽然对很多人曾经心动过,但事实上,他确实还没谈过恋爱。二十岁的人了,竟然还没恋爱过,根本就不好意思说出去。
  他也曾真喜欢过几个人,可是还没来得及表白,仅仅喜欢了几天就厌烦了。那时侯,余俊杨就明白了身体里那些肉眼看不见的基因有多神奇,这些神奇的遗传物质使他成功继承了他亲生父亲的喜新厌旧。
  *
  昨天晚上,余俊杨问李俊吉:你知道BL吗?
  李俊吉问:什么?
  余俊杨说:Boys'Love啊。
  李俊吉说:我的英语不好。
  高考英语考了一百四十几,四级六百多分的人说自己英语不好,余俊杨想把脚蹬李俊吉一脸。
  余俊杨说:男孩之间的爱情。
  李俊吉说:你在胡说啥呀,别整天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第二章
 
  零岁那年,精细胞·余俊杨在一间破旧的地下室里战胜了数以亿记的兄弟姐妹,成功跑在最前面,成为那场激烈竞争的最终胜利者。
  一岁那年,baby·余俊杨降生在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组成的家庭里,据说,他和尘世的第一句对白嘹亮又婉转。
  两岁、三岁、四岁那三年,小男孩·余俊杨住的房子越来越大,玩具越来越高级,但是,见到血缘关系·爸爸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一个星期也见不到一面。
  五岁那年,小男孩·余俊杨上了小学。小男孩的精力过于旺盛,到哪里都要搞点破坏,闹腾出来不少事端。有一天,他在家里到处翻腾,翻出来一件白衬衫,他好奇地把衬衫拖到母上大人面前指着领子上的红色嘴唇问母上大人是怎样画上去的,母上大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五岁的余俊杨已经会看脸色了,很机智地赶紧闪一边。此后,母上大人和那人只要碰面就吵,声音越来越大,有时候大到可以把房顶穿透了。
  大人开始变得更忙,忙到无法顾及到余俊杨。
  那时,有两首歌在余俊杨们小伙伴中间很流行,余俊杨喜欢跟别人一起合唱。
  一首歌的歌词大概是这样:“世上只有妈妈坏,整天打牌不起来,早上给我包方便面,中午让我去找奶奶,下午放学没做饭,缺了东风还想发财。”
  另一首歌的歌词是这样:“我独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我把糕点带给外婆尝一尝,她家住在遥远又偏僻的地方,我又担心父亲又是大灰狼,当太阳下山了,我要回家,我和妈妈一同进入甜美梦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