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流云 作者:葛蕉

字体:[ ]

 
 
文案
 何泓嘉很奇怪,明明自己都从直变弯了,怎么弯的人,却是直了呢?!
何泓嘉很疑惑,明明自己洗衣做饭加暖床都表示随意使用,怎么使用者却接收信号不到呢!?
何泓嘉很苦恼,自己这高端大气档次的高档货,怎么贴上去都没正眼呢!?
算了,不管啦,何泓嘉你得加油把自己送出去,要知道,看上你家秦栋的妖魔鬼怪一堆呢!
PS:不要被文案吓到了,小何只是小受一枚,秦栋才是主角啊!本文主攻,受宠攻,欢迎吐槽,谢绝拍砖...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俊杰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栋 ┃ 配角:何泓嘉,魏凌睿,陈雁宁 ┃ 其它:
 
 
 
  第一章
 
  巴西,里约热内卢。
  整整下了一夜的雨,急骤的雨点砸在窗外的椰树上,秦栋被喧杂的雨声吵醒,看了下时间,才六点多,他睡眠一向不太好,知道自己很难再睡着,便索性起床换衣服,睡在一旁的魏凌睿不情愿地睁开眼,迷迷糊糊地说:“不再睡会?”秦栋有些无奈:“睡不着了。”魏凌睿坐了起来:“今晚叫人换个房间。”“不用,”秦栋摇摇头,拉开窗帘,窗外种着一排齐整的国王椰,外面是座漂亮的花园,栽种着许多南美特有的花木,一条鹅卵石小径从院中斜穿而过,微弱的路灯伴着破晓的晨曦将这里装扮的分外柔和,“这里很美。”魏凌睿笑了笑:“是啊,可惜一直下雨,这两天恐怕都要待在酒店里了。”秦栋安慰道:“雨明晚大概会停。”“明晚?”魏凌睿皱了皱眉,秦栋的话显然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他叹了口气,秦栋只有两周假,大概又要修改旅行计划了。
  秦栋将窗帘拉上,便去卫生间洗漱,魏凌睿斜靠在床头,眼角的余光落到放在床头柜的那尊羽蛇神的雕像上,那是他和秦栋在利马旅游时,向一个自称印第安祭司的女人买的。魏凌睿当然知道这些都是骗钱的小把戏,可当那个女人用英语艰难地告诉他最好不要买,这种东西会给异族人带来不详时,他却偏偏来了兴趣,何况他本来就很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魏凌睿用手指戳了戳羽蛇神的头,自言自语道:“是不是你下的雨,能不能停会?”秦栋回来就看到他这样,忍不住说:“太有诚意,羽蛇神很感动,决定再多下几天雨。”魏凌睿这才停止了对羽蛇神的□□,起身走到秦栋身旁,将他按坐在沙发上,抚摸着秦栋的脖子,揉捏着颈部的肌肉:“累吗,这几天?”秦栋眯上眼睛,并不回答。“看来不累,”魏凌睿低头舔吻着他的耳廓,笑道,“不想做些什么?”
  秦栋侧过脸,将魏凌睿推开,狐疑地看着他:“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魏凌睿讪笑道:“哪有,我这不是太喜欢你么?”秦栋有些不信,魏凌睿做了他十七年的表弟和八年的情人,他敢说他比魏凌睿还要了解魏凌睿,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魏凌睿却不容他多想,俯下身亲吻着他的下巴,用手去解秦栋腰间的系带,笑着说:“真的不想?”秦栋此刻也被魏凌睿挑起了兴致,喑然道:“到床上去……”魏凌睿有些失望:“不想在沙发上试试?”“不舒服,”秦栋立刻驳回他的建议。“不舒服的人不是我?”魏凌睿小声腹诽,却伸手勾住秦栋脖子,两人一面亲wen一面向床上倒去,“啪——”床头的羽蛇神像突然摔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秦栋一时有些失神,魏凌睿趁势压在秦栋身上,腾出左手去脱他的睡袍。秦栋抬眼盯着魏凌睿的脸:“这么热情?”魏凌睿抚摸着额前细碎的刘海,笑道:“这么冷淡?不会是嫌我太丑吧?”
  秦栋知道,魏凌睿长的其实很好看,他小时候就可爱的不得了,长大了更是愈发出众。可秦栋也知道,魏凌睿的性格远没有他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好,甚至有些忧郁阴沉,现在他在自己面前玩这套,让秦栋心里隐隐有些不快,连着魏凌睿那张好看的脸也越发欠揍起来,————————————————————————————————————————————————,他忽然轻笑起来,“哈哈……阿栋,你看……我多爱你……”
  果然运动是治疗失眠的良方,秦栋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是魏凌睿的手机,也不知他人去了哪里,唤了几声都没有回应,来电显示是一串长长的号码,秦栋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凌睿,这几天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国?”她显得既焦急又欣喜,“冯奶奶说日子就定在下个月了,你……你看好么?”秦栋怔了怔,没有说话。那边似乎也听出有些不对劲,小心翼翼叫道:“凌睿……”秦栋这才回过神来,低声道:“抱歉,魏凌睿不在,一会儿再打过来吧。”“你是谁?”女孩有些诧异:“你是谁?”秦栋抬起头,看到了有些惊慌的魏凌睿,忽然笑了起来,淡淡道:“我是他的……朋友。”
  秦栋起身将手机递给魏凌睿:“你的电话。”不料魏凌睿却接过手机直接挂断,丢在了茶几上,他的脸色已经不像方才那么难看,多了几分从容:“阿栋,老太婆于肯认我了,但前提是我必须要和她选的女人结婚。”他口中的老太婆名叫冯芳琼,她嫁进魏家后,用短短十年的时间把名不见经传的魏氏企业发展成知名的跨国公司,堪称商界传奇,可却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据说是某位开国将军的女儿。她是魏凌睿没有血缘关系的祖母,魏凌睿是他的继子魏友良的私生子。秦栋知道,这么多年来,魏凌睿虽然一直怨恨着对他不管不顾的魏家,却也想被魏家承认,如今倒也算是夙愿达成。想到这里,秦栋心中窜起的怒火像是被湿了水的棉被捂住,渐渐熄了去,只是觉得有些沉沉的,压得胸口一阵难受。
  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魏凌睿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抓住秦栋的臂膀,热切地吻他,这是什么意思,秦栋忽然感到有些好笑,拉开魏凌睿,不咸不淡地说道:“恭喜!”魏凌睿怔了下,小声道:“阿栋,不要生气,我根本不喜欢那女人,这只是权宜之计而已。”秦栋抬眼打量着魏凌睿,仿佛今天才认识他一样,许久才缓缓道:“结婚了就好好过日子,别整那些恶心的。”魏凌睿一惊:“你是要跟我分手?”秦栋冷笑道:“不分手难道要我做你小妾?”
  当晚秦栋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他没有告诉魏凌睿,只在房间里留了张纸条。那人的性格他不是不知道,能走的了才怪,可他实在没有心情同魏凌睿若无其事的相处下去,尽管这才南美之行真的很不错,况且又接到了秘书赵菁打来的电话,据说公司出了点事情。经过十多小时的飞行,到达S市时已是下午,南美那边还是炎炎夏季,这边已到严严寒冬,秦栋虽然之前换了衣服,但还是有些不适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出了机场大厅,秦栋找了一圈也没见到赵菁人影,正打算叫辆出租车先回去时,看到一个瘦削的少年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看着他。秦栋认识这人,他叫陈雁宁,是老板陈胜新的弟弟,今年才读大一,平时是个挺活泼开朗的孩子,怎么今天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小宁,”秦栋走过去,问道,“你怎么在这里?”陈雁宁死死地盯着他,突然伸出拳头朝秦栋挥了过去,秦栋猝不及防,腹部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胃部发出一阵翻江倒海的绞痛,秦栋闷哼一声,嘴里泛起一丝腥甜。陈雁宁的脸上显出一丝惊慌,他忙问道:“你怎么了?”秦栋摇摇头,眼前一黑,脱力地倒在地上。陈雁宁被秦栋的状况吓到,惊叫道:“栋哥,你怎么了,我……我不是故意的……”
  秦栋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他只有七岁,还住在爷爷留下的老宅子里,那时候爸爸还没有死,妈妈还没有丢下他改嫁,一家人虽然清苦,倒也其乐融融。秦栋那时候最喜欢上姑姑家玩,姑姑住在一栋十分漂亮的大房子里,每次他去那里总会吃到很多好吃的东西。姑姑叫秦美姗,是个既温柔又漂亮的女人,他不会像妈妈那样整天逼着他写作业,也不会在不听话的时候拿鸡毛掸子打他。秦栋在想,要是有个姑姑那样的妈妈就好了,所以他很羡慕姑姑的儿子魏凌睿。魏凌睿只小他几个月,照理说应该叫他一声哥哥,可那家伙死活不肯,还说:“凭什么,他总是吃我的玩我的,应该叫我哥哥才对。”秦栋看着穿着名贵漂亮的衣服,打扮的像小王子的魏凌睿,心里酸酸的。秦美姗朝魏凌睿吼道:“你吃的是谁的,玩的是谁的?”秦栋还是第一次见姑姑发那么大的火,魏凌睿显然被吓到了,鼻子一酸,眼睛红红的。秦美姗把魏凌睿拉到秦栋面前,冷冷地说:“向哥哥道歉!”魏凌睿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许久才呜咽地说:“哥……哥,对……不起……”
  小孩子不记仇,魏凌睿当时对他恨得牙痒,过不了几天,俩人又猫猫狗狗地玩到了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似乎很讨厌姑姑,有次和爸爸吵架时提到姑姑,还骂她是不要脸的贱货。秦栋以往在他们吵架时都躲的远远的,这次实在忍不住说道:“不准那么说姑姑,她最好了。”“呵呵,”妈妈讥讽道:“这年代□□都成好人了,你见过小睿的爸爸吗?”“王娟蕙,你够了,”一直坐在椅子上抽烟的爸爸终于开口,“小栋,去写作业。”
  从那以后,妈妈就不准秦栋去姑姑家玩了,说是怕被她教坏。秦栋虽然不情愿,但也不敢惹妈妈生气,只好趁她周末加班的时候再偷偷溜过去。魏凌睿看到他,一脸不高兴:“你都好久没来找我玩了。”秦栋有些不好意思:“我妈让我写作业。”魏凌睿把头偏过一边,撅着嘴说:“骗人,以前也不见你这么爱学习,我生气了,好讨厌你!”秦栋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要是把实话告诉魏凌睿,被姑姑知道了,一定会惹她伤心的。魏凌睿斜眼偷偷瞄着秦栋:“要我原谅你也行,除非……你肯带我出去玩。”不知为什么,除了平时上学,秦美姗几乎不允许魏凌睿跟外界接触,更别说像别的孩子那样到处调皮捣蛋的恶作剧了。秦栋没办法,只好答应他:“好吧,但是只能玩一会儿,别让姑姑知道。”魏凌睿连忙点头。
  秦栋带他去了自己和小伙伴们平时玩耍的秘密基地,这里其实是一家废弃的工厂,俩人从墙角的洞里钻进去,这里原来是生产车间,还留着很多锈迹斑斑的设备。魏凌睿兴奋地睁大眼睛,这里对他来说仿佛探险者的古堡,俩人捡起地上的木棍当做宝剑,仿佛勇斗恶龙的骑士。两个小孩玩的正开心,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簌簌的声音,魏凌睿吓得小脸苍白,赶紧往秦栋身后躲:“那是……什么……”秦栋也很害怕,但自己好歹是哥哥,只好壮着胆子说:“别怕,我去看看,你就呆在这里别动。”魏凌睿被吓傻了,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秦栋抓着木棍,朝声音的方向走去,走到巨人般的锅炉后面。魏凌睿等了一会,有点焦急:“哥哥……你去哪了……?”尽管他声音都喊哑了,还不见秦栋应声。魏凌睿越想越害怕,跌跌撞撞地跑回家去。秦美姗看到偷跑出去弄的浑身脏兮兮的儿子,正要发火,却听魏凌睿哭着说:“妈妈,哥哥不见了……”
  秦栋是被一股刺鼻的浓烟呛醒的,当他追到隔壁的小房间时,才看清楚只不过是一只大老鼠搞的鬼,当他松了口气正要回去时,却一脚踩空掉进了防潮的地下室里,撞到了脑袋,昏迷了一会儿。额头好像摔伤了,秦栋摸了一把,满手都是血。烟雾越来越浓,还带着一股灼人的热气,秦栋惊恐急了,想要离开这里,可用尽全身力气也爬不上去,急的哭了起来:“爸爸,妈妈,救救小栋……”“小栋……”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在吗……”是姑姑!秦栋惊喜地大喊:“姑姑!我在这里——”秦美姗循着声音走过去,将秦栋拉了上来,搂着他,开心地哭了起来。秦栋呆呆地看着被火舌吞噬的四周,吓得说不出话,秦美姗将他抱在怀里,笑着说:“小栋,别怕,我们很快就出去了。”秦栋不清楚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姑姑一直抱着他跑,却仿佛永远也跑不到尽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