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李清万人骑 作者:贾文氢

字体:[ ]

 
简介:
    金玉其外说的就是脑外科主任李清这种人,披着菁英的外皮、外表打扮得干净整洁,对衣服底下的身体却半点责任都不负。
    因为之赫哥哥当年的一句话,他腐烂了十六年,等张之赫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个万人骑,而张之赫却告诉他离开他以后完全没有碰过别人。
    再一次在一起,才知道十六年的份量有多重,除了脑波总衔接不上,还有李清的人格缺陷要面对。
    两个没有恋爱经验的笨蛋怀着各自的不安感努力缩小距离,期望关係可以恢復到小时候,只是「过去」虚幻飘渺,不提抓不抓得住,连是不是一个可达成的愿景都很难说。
    
    第一章
    
    一切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嘿,小骚货,哥哥的*巴大不大啊?」
    「别问他啦!他已经被我干到失神了你没看见?嘶…超爽的。」
    自己是如何变成了这样?
    「屁,他嘴是被我*巴堵得说不出话啦。哈哈哈!」
    不断地被顶弄,再粗暴一点,再色情一点……
    好喜欢这样子做爱,不做爱,会死掉的。
    ***
    李清已经越来越少想起张之赫了。虽然小时候几乎是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无消无息,这样大概也是正常的。
    但他也不排除自己是因为脑子被干坏掉了,作为一个脑外科主任这听起来多讽刺!然而在除了工作之外的时候好像眼里心里都是糊的。越来越记不得自己和多少人做过爱,回想起来都是模糊的面孔,和清晰到使人疲惫的快感。
    如果做一个身体质量检测,他大概身体70%是水份,当中的35%是*液。这几年,他连眼镜也不戴了,口*时不用担心*液沾上镜片模糊了视线。
    最近常做爱的对象是医院里同样在脑外科的下属,王医师。俗称的鸟大腰活好,做爱的时候话很多,总是弄得李清很兴奋。
    李清在王医师的休息室前叩门,然后自然而然地走了进去。
    「原来是李主任啊!」王医师正在看书,抬头对李清笑道。
    李清也笑,坐到王医师身旁,手臂轻轻碰到他的。「王医师,在忙什么?」
    「忙着想你。」王医师很正经地说道,他看了李清一眼后,手伸过来摸李清的脸颊,李清像只小猫一样微微蹭了一下。王医师阖上手中的书,扔到一边,接着手伸进了李清的白袍下,抚着他的胸口附近,他突然低低在李清的耳边吹气:「我说错了,是忙着想怎么干你。」
    李清瑟缩一下,*头在还没人摸的情况下立刻硬了起来,在衬衫上撑起尖尖的小点。「别…我有要事和你说的。」李清的呼吸声大了起来,他伸手轻轻拨开王医师的鹹猪手,可是没用,王医师的手固执地在自己上半身不安份地游走。「你听我说,是关于503号房的病人,刚给你开完刀的那个…还有…唔…还有钟医师週三的刀,嗯…我想让你也进去看看。」
    他说话时,王医师的舌头老早伸入他的耳朵里。他听见王医师挑衅的声音:「再继续说啊?主任发号施令的样子好性感…尤其在你其实是屁股痒,要来讨干的时候。」
    李清欲拒还迎地又推了他,「你说什么啊你…」
    王医师脸露出无需解释的- yín -笑,狠狠抓住李清的手,按在墙上,伸头去吻李清的嘴,两人激烈热吻起来。
    「李主任,你看看你……」王医师讥笑道:「骚*头都硬了,我都还没来真的呢。」
    「嗯…王医师你别欺负我…」李清可怜地望着王医师,满脸红晕,宛如喝醉。
    王医师隔着衬衫咬着他的*头,把衣服咬出两个湿透的水渍,李清漂亮的*头若隐若现地透了出来,因为长期玩弄,*头肉嘟嘟的,像随时在发情,很难想像这属于这么纤细斯文的男子。而他的屁股同样饱满,所以理所当然地,他是同志里的极品,到哪都吸引着男人,所以到哪都能被上。
    他边脱李清的裤子,边说:「欺负你又怎样?你要去告发我吗?我可是会告诉大家是你一天到晚和我眉来眼去,把我一个直男都弄硬了。啧啧!上司怎么可以勾引下属呢。」
    裤子一脱掉,白袍底下露出的是李清黑色紧窄的内裤,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内裤,包不住什么东西,边缘不多不少露出了一小丛稀疏的柔软耻毛。李清的分身*起后永远湿漉漉的,似乎比一般人更容易流水,看见*起的地方已经有大片溼痕,王医师极兴奋,全身的火全点燃了。「好骚的内裤。今天好像特别有感觉?」他用手指去抚摸李清的*起处,满意地听见李清长长地「嗯~~」了一声,他叫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孩子,妩媚又纯真,第一次听见时王医师还不争气地喷了鼻血。
    「看来你昨天被酒吧的小混混轮干得真的很爽啊!」王医师狭笑。
    「你怎么知道?!王医师你又跟蹤我…」李清嗔怪地看他一眼。
    「看你打野炮很爽的。你该看看你昨天在暗巷里被两根*棒轮流干时的爽样,像要升天了一样。连那种随便的流氓混混你都给干成那副德性,妓女还收钱呢!」王医师边说,边用手从内裤里掏出李清的*棒,那里就和他人一样秀气漂亮,浅浅淡淡的,是从未使用过的乾净颜色-那里的确也从未使用过。
    王医师在李清可爱的*棒上抚弄一阵,接着伸出手指弹了一下,李清第一次被王医师这样欺负,发出尖锐的喘息,王医师嘿嘿笑了,开始不断用手指狠狠弹弄起来,打得白嫩的*棒不断摇晃。
    李清痛得眼眶犯泪,「嗯啊啊啊啊~好痛…好舒服!」
    「说清楚,是痛还是舒服?」
    「舒服……」虽然痛,爽感却更多。他的腿不由自主地张得像青蛙,屁股扭动,*茎顶端也越来越湿,透明的汁液不断从尿口滴下来,又被王医师的手指不断被弹飞,有些飞到了李清的脸上,不一会后,竟然以这样- yín -蕩的模样射了。
    「被轮姦以后更骚了呢。」王医师舔着手上的*液,因为纵欲,李清的*液总是清清淡淡的像水,猛一看会以为他尿出来了。王医师手探向李清后方,把剩下的*液揉进李清的屁眼,手一插入,发现里面极湿,手指一动就会有透明的滑液不断漏出。
    王医师责怪地看着李清,李清恍惚地媚笑一下,眼神无辜,像个孩子一样询问道:「…我先润滑了,可以吗?」他声音掐得出水,已经连欲拒还迎都谈不上,整个样子就像在对王医师说『请好好欺负和享用』,王医师差点因为这个景象就要早洩了,咒骂一声,急忙把李清白嫩的腿架上肩膀,也不脱李清的内裤,只是强硬地把少少的布料拉向一边,露出李清私密的入口,把自己硬如钢铁的*巴戳了进去。
    「好大~嗯…被撑开了,嗯…哼啊~」
    「舒不舒服?」王医师问,以往从不知道以下克上的滋味竟然这么爽,把聪明稳重的主任干成蕩妇让他感觉特别男人。「今天来说说你开苞的时候吧!几岁时啊?」王医师十分变态,喜欢在做爱时用各种语言羞辱李清,这种类型的李清也不是第一次碰到,只是想不到平时看起来人模人样的王医师喜欢玩羞辱。
    「不行…这种事…哼啊!」
    「说。」王医师恶狠狠地顶着他的前列腺。
    「嗯啊,好深~嗯…」李清脑子完全已经不清醒了,「十三岁…」屁眼被又顶又磨,舒服的感觉不断扩大,开始麻痺了脑部,比诚实药还有用,问什么答什么。
    这个答案太刺激了,王医师兴奋地在李清的小*一阵快速猛捣。「未成年哪!快说说,和谁?发生了什么事?」
    「呜~呜…和邻居哥哥,在、在洗澡的时候。」李清说道,他不断喘着气,几乎忘了呼吸。这段经验似乎让李清特别兴奋,在陷入回忆时屁眼夹得很紧,一缩一缩的,他难受地闭上眼睛,开始试图用吐气来放鬆自己,别更失控…别让自己失去了控制……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浴室里荒唐的*爱片段开始倒灌入脑海。
    「主任真变态…从小就是个小变态!」王医师在他耳朵上舔着,喘着气不断骂他。
    沐浴乳的味道,小小的空间里包围着他们的氤氲水气,之赫哥哥和自己同样青涩的喘息,之赫哥哥当时抱着自己、还不算健壮的手臂…恍恍惚惚间李清知道自己不行了。
    他还未準备好,高潮就已经猛然来到。「呀啊啊啊…好爽、好棒,用力点,快死了…」李清哆嗦着扭腰,开始不能克制地喊着自己有多爽,像变成了个不同的人。男人在他身上跟着喘得像条牛,李清敏感的屁眼和前列腺被顶得让他想哭。
    因为太爽,李清真的啜泣起来,被强制送上高潮时他只觉得自己是一摊被操坏的肉。不行了…眼前白光一片,麻麻地闪过张之赫十六岁的脸…
    「小贱人…就知道勾引男人!」
    李清最初的毫无杂质的爱恋,不断被身上的男人贬低着,就像他自己一样,低得不行。他的思绪被击溃,不成碎片,零零散散地飘远了。
    一切,都不行了……
    ***
    
    第二章 纯纯的开苞
    
    每次去之赫哥哥家时,李清都开心得不得了。从小,之赫哥哥就对他最好,什么好的都留给他,有人欺负李清也第一个跳出来。邻居之赫哥哥大他三岁,或许是因为年龄相近,总是自然而然地玩在一起。到了李清十三岁,而张之赫十六岁时,他们还是常常一起吃饭、洗澡、在对方家玩得累了就直接过夜睡觉。
    谁都感觉得出来这有些不太正常了,可是没有人说破,一直到真的玩出了火。
    某日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来后一起洗澡时,张之赫不知怎么地有了生理反应,不断地在浴室中遮遮掩掩,把李清搞得很好奇。
    「之赫哥哥,你怎么啦?」李清在他背后搓背,探头探脑地问道。
    「没事…没事!」张之赫不自在地回答,一直说不出个所以然,李清懒得管他,直接趴上张之赫的大腿去掰他的手。
    「好大…」李清一看到底下的*起,立刻指着张之赫那处说道:「这是怎么啦?」
    「呃,就是…啊!别碰!」张之赫来不及阻止,李清的手已经贴了上去,但好在他没有抚摸,只是把手放在上面。
    「你说啊?这烫烫的怎么了?」李清问他。
    「呃…就是要準备做爱的意思。」张之赫胡乱说道。
    「做爱?」
    张之赫背脊冷汗直冒,没敢去拉李清的手,怕刺激到自己的分身。「反正就是进入女人身体,那个、那个,就是交配你懂吧?」
    「懂。」李清从小是优等生,生物又都拿第一,怎么会不懂。其实张之赫如果不是对李清因为太宠太信任,就会发现李清装无知装得超过了。张之赫没什么气势地说道:「那就对了…手拿开啦。」
    「不要。」李清果断拒绝,一脸无辜地眨眼,「哥哥,我们可以交配吗?」
    张之赫觉得应该是不行,所以摇头。
    「可是你可以进入我啊。」李清眨眼,脸颊开始泛红,他转过身翘起屁股,指着自己的臀间,「这里。」
    张之赫鬼谜心窍地顺着手指看下去,看见了李清最隐私的地方,平时就连一起洗澡,正常情况下都不会看到的小洞。明明应该是不太好的地方,李清那里却白白嫩嫩的很可爱,「可、可是…你那边太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