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色不知落寞 作者:严岭先生

字体:[ ]

 
 
文案
 楚朗力量很大,苏禾被拽着手腕跌跌撞撞的拉出了后门。一把把苏禾推在墙上。楚朗整个人压在了苏禾身上,双手钳着苏禾的手腕摁在墙上。苏禾不停地挣扎,可楚朗力气大的吓人,看向苏禾那慌乱迷茫的双眼,楚朗心里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苏禾,一起下地狱吧。一个强烈的吻便封住了努力挣扎的苏禾。
腐女入门读物,强推。3对男人的故事。从校园走出的爱情。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青梅竹马 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禾楚朗 ┃ 配角:谭唯一林森陈风扬花宇航严岭 ┃ 其它:
==================
 
☆、confession
 
  开玩笑的吧?没开玩笑?认真的眼神!苏禾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已是凌晨4点了。
  金属冰冷撞击的钥匙声,宿舍的门被轻轻推开。是自己的室友谭唯一打工回来了。一阵洗漱的声音后便听到沉重睡着的呼吸声。
  这会苏禾全然无心睡眠,又想到那会的情景,抱着头来回的在床上打转。
  大三时光马上要结束了,苏禾之前在一个高中辅导班里教物理。但是,自己那不负责任的爸妈竟然在自己考上大学后便决定要环球旅行,一年多没见面了。所以苏禾更需要打工来维持生计。可就在这最后一堂课后,很多都改变了……包括他……楚朗。
  “辛苦了苏禾!要我说,学生们也都很喜欢你,虽然辅导时间只是周6晚上,还是再考虑考虑吧!”辅导班的马老师很亲切的留住苏禾,但是苏禾心里已然有打算了,只是每周6晚上的一节课辅导,40元,虽然很喜欢学生们,但是他现在需要维持生计,还是决定想要找到像室友谭唯一的那样的工作。可以根据自己的课程安排打工时长。挣得也很多,下定决心后便和马老师说到
  “我也很喜欢学生们,但是因为一些原因,真是抱歉了。”
  “那如果之后如果有家教工作我再联系你。”马老师笑盈盈的看着苏禾,对他很是欣赏,也觉得他是个很负责很踏实的年轻人。
  “那太好了,谢谢你了,马老师,我先走了,我的朋友在楼下等我。”
  飞奔下楼,晚上9点多了,楚朗在等他!
  和楚朗认识这已经有9年了吧,初中的同桌,高中同校,没想到学习一直在全校前几名的楚朗,竟然和他同读了一个大学,只不过他是法律,而苏禾是电子工程。
  问他的时候,他却只是说a大的法律专业没有b大的好,就是这样,和楚朗算是知己了吧!不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要仰仗他呢,因为自己最怕的高数,这学期已然有摇摇欲坠的趋势,还有电磁场理论……在期末前要找楚朗开小灶啦,谁让他一个法律生竟然理科也那么好!
  准备了一肚子好话,拍楚朗的马屁好让他教自己高数之类的讨人厌的科目。
  推着自行车酝酿着一会该怎样开口,恩谄媚一点说话,不不,硬气一点~恩恩~还是用请吃饭这招吧。苏禾心里暗道。
  远远便看见楚朗在路灯下等他,周围有几个高中的女学生。
  楚朗的律所离苏禾打工的地方不远,所以等他一块回学校。只是眼前这几个女学生,穿的好像是他以前高中的校服。 
  “楚朗学长,我我是c高的……”女孩说话的时候还有点羞涩和紧张。显然楚朗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因为这种事情太经常发生了。
  挂上了一个微笑,既然是这样,也要尊重一下对方。
  “今天能偶遇学长……我很高兴,我……上高一的时候就很仰慕学长。我……”旁边有几个女生在她壮胆,用手顶了顶她的腰,刚才不是说好了,即便知道不可能,还是要把心意传达给楚朗学长。
  “我喜欢学长!”
  楚朗刚要开口却见,苏禾推着自行车,幽幽的走过来。
  “喂,你们拉住我家楚朗在干嘛?”佯装生气的对着这几个女学生。
  “啊,苏老师,你认识楚朗学长?"
  苏禾立即心塞了,我也是c高毕业的好么?而且自己以前上课的时候还说过这件事,这帮臭丫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白教了这么多节课哎。
  “我这都上最后一节课了,你们这帮臭丫头也不给我面子,快回家,这么晚了都!”
  几个女生嘻嘻闹闹,把表白的那个女生使劲一推便撞到了楚朗的身上,女孩羞涩的低下头,快速的把一张记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塞到了楚朗的西装口袋里,便飞快的逃走了。
  苏禾此刻很是心塞,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谈过恋爱,被告白更是没有过,印象中在小学的时候总爱跟着一个小女孩屁股后面转,那估计便是有点喜欢吧,其他只是暗恋过高中的前桌。苏禾感觉自己长得也不差啊,个性也还好,怎么就跟楚朗差别这么大呢?
  此刻也完全忘记了是要准备奉承楚朗来的,只是觉得楚朗总是有女孩喜欢。自己也说不上是嫉妒还是怎样,反正心里不舒服,嘴上也突突突几句话便冒了出来。
  “是不是又到快放假了,一周10次表白的时间又来了么?”记得楚朗在上高二的时候,也是快到暑假,一周收了7封情书,3次当面表白,创下了c高记录,而他自己却是幽幽的问苏禾,为什么都选择在这会儿表白。
  苏禾当时是说,可能都想在放假的时候有个男朋友可以一起玩吧!楚朗却只是哦了一下便没有了下文。
  这会苏禾故意拿这件事塞他,可是楚朗完全没有反应,只是良久之后说了一句话。
  “你说的是真的么?”
  什么真的假的?苏禾也不知道楚朗为什么飘来了这样一句话,但是却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差点忘记了大事。
  立马扭脸谄媚到
  “亲爱的朗朗,我请你吃饭好不好~你也知道这不快到……”话没说完,便被楚朗的眼神吓到了。
  “你说的是真的么?”
  “啊,请吃饭么?当然是啊,虽然我很穷,还是请得起的~”苏禾此刻有点慌张,但也按着自己的想法回答着。
  “你说我是你家的?”
  “啊,是啊,是我家的呀~怎么啦楚朗~”苏禾还是跟平常的玩笑一样。
  楚朗此刻也不知道怎么了,长久的忍耐都忍过来了,在听到那句我家的楚朗之后便久久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只回荡的那句我家的楚朗,我家的楚朗……
  绝不是因为酒精的关系,自己清醒的很,刚才陪上司喝的那一杯威士忌绝不可能让自己不清醒至此,但是有一种力量却引诱着他说:
  “苏禾,我喜欢你,苏禾。”
  月光和路灯交相辉映,世界仿佛静了几秒钟。
  背着灯光,楚朗眼中那一片黑色深深的沉寂。心狂跳着,压抑了这么多年,今天竟然……
  苏禾也是愣了几秒钟但是马上却狂笑起来。但是心里却有什么东西不停的敲打着,不停的咚咚咚。
  “我没开玩笑。我喜欢你,苏禾。”看到苏禾的狂笑,楚朗不知怎么竟然异常的安静下来,仿佛事实如此,我已无法改变。
  饶是苏禾这样神经大条的人,也明白了这不是开玩笑,因为楚朗那眼神中的坚定,眼神中的认真。但是……此刻苏禾完全无法回应,只是脑中一片空白。想逃走,无法看他的眼睛,想逃走,不知道该怎么办,20年来从未这样慌张过!
  就在这样慌张的情况下,苏禾说了一句让他后悔终生,现在想起来还要把被子捂脸上的话就是
  “啊,今天的太阳好圆啊,我先走了!”骑上自行车的苏禾速度飞快,耳边的风呼呼作响,但是苏禾却全然不知的狂奔回去,完全没等楚朗。
  回学校的路上,楚朗喜欢我,可我是男的呀!哎~开玩笑的啦,认识都多少年了~不是,不是开玩笑,苏禾我喜欢你……晚上10点太阳个大头鬼啊!此刻苏禾脑袋都快爆炸了。
  “你陀螺 啊,转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老子累了一天了知道么!”谭唯一今天上的晚班,疲惫至极,但却听见苏禾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还不时传来,哎,不对啊?怎么可能。呵呵呵呵的声音,简直让人崩溃无法入睡。
  “啊,你说……额,还是算了。我保证不来回转了。”苏禾不知道怎么开口。
  唯一叹了口气,手扶着额头,手指□□了发丝间,来回按摩着,消除了一些头痛。清醒了片刻,看着自己还穿着工作时的白衬衣,便解开了余下几个口子。望向旁边一动不动的苏禾,唯一似乎有了些了然,嘴角禽了一丝笑容,楚朗动手了么?可有好戏看了。
  
 
☆、The world is my world
 
  
  中午,浑浑噩噩的苏禾被唯一拉去吃饭。虽然表面上是在吃饭但是食物明明在都没进嘴里,勺子便掉落了,唯一实在看不下去了。
  “喂,你要再这样,我这里的好事可就不和你说了。”
  “啊,什么?”苏禾发丝混乱,眼神空洞。嘴里的食物不知道嚼了多久还没有咽下。
  唯一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个笨蛋。
  “上次你不是说想找新工作,我们店现在缺人,要不要来?”
  “啊,真的吗?”这是苏禾仅剩的理智被唤醒了。
  “恩,可以吃饭了么?”
  听得有心仪的工作机会,苏禾心情高兴,但是只要一空闲苏禾心里就满是慌乱。他看了看唯一,小心翼翼的想询问下别人的想法。
  “啊,那个……唯一,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唯一叹了口气:“说吧。”
  “那个,我是说啊,假如 啊,有个男人说喜欢你,你怎么办?”苏禾心里很忐忑,生怕唯一觉得他有问题,故作轻松,心里却咚咚咚跳个不停。
  看向苏禾小鹿般的眼睛,唯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楚朗竟然喜欢这样的笨蛋。
  “那两个女孩看见了没?”唯一指了指正在买饭的两位美女,一个气质出众,一个漂亮可爱。
  ”那不是你艺术系的同学么?”苏禾知道这两位,很有名的一对拉拉。
  “恩,恶心么?”
  “完全不会啊,我觉得很勇敢,而且在一起蛮养眼的……”
  这两位美女看到唯一后便笑着过来打了声招呼。
  “嗨~”
  “嗨”
  “新男朋友?”美女笑了笑。
  “不是室友。”唯一难得摆出认真的表情。
  “喔?~室~~友 啊~”美女笑着便和女朋友离开了。
  “回神了。”唯一用手在苏禾的眼前晃了晃,看来又失神了。
  “那我问你个问题?”唯一眉梢挑起。
  “哦。”苏禾可算又回神了。
  “如果世界上,本来大家都是男人和男人在一起,这是合法的,但是你,你苏禾,只喜欢女人怎么办?”
  苏禾愣了,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到这个问题,如果世界本来就是男人和男人在一起,而苏禾他却偏偏喜欢女人。只喜欢女人……”
  良久之后苏禾才回答道:“那我……不能违背我的心。”苏禾这才明白,他可以理解别人,拉拉也好,男同也好,他都能接受,可是放在自己身上,尤其是楚朗,他苦恼不能自拔。
  “艺术系很多同志,但是只是学艺术的比较“肮脏”么?不是,是因为我们的灵魂更自由,不虚伪,敢爱。”
  “你看到隔壁桌那个抚摸着他女朋友的那个人,呵呵,他是同志圈出了名的浪,却在这里演王子公主的故事,好不恶心。那个女孩,站在贩卖机的那个,中文系的跟个小白兔似的那位。啧啧,less band店里无人不知的交际花,被称为“公车李”。”唯一冷眼的看着这些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