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论男二生长的正确姿势+番外 作者:肉肉蓉蓉(下)

字体:[ ]

☆、坦诚
 
  纵世穹醒过来的时候宥钱正抱着他上楼。
  这情景真尼玛熟悉!他明明不是娇弱系的好吗!
  纵世穹心里默默吐着槽,却伸手勾住了宥钱的脖子,嗯,这样感觉舒服多了。
  宥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低头发现纵世穹还闭着眼睛,也不知道醒了没有,他其实很想试探一下,看看纵世穹是不是真的还在睡,可是他又怕这万一真的是纵世穹没意识的举动,这回提醒了他,那他以后是不是就会改正了?那自己岂不是连这点福利都没了。
  几层楼梯很快就走完了,一直跟在后面的静姐快步走过去给宥钱开了门,之后就很自觉地下了楼。
  宥钱把纵世穹轻轻放到床上,正准备拉开脖子上的手,纵世穹却异常迅速地放开了手,然后一翻身,整个人趴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宥钱现在确定纵世穹是醒着的了,刚那一系列的动作,睡着的人根本做不来。
  给纵世穹脱了鞋,去衣帽间拿了纵世穹的睡衣出来,又去浴室放了水,刚做完这些,静姐就拿着蜂蜜水过来敲门了。
  纵世穹这会儿很清醒,也没有手脑不协调的情况出现,只是刚刚吐过,身上没什么力气,胃里也有点难受,眼睛很酸,反正以后他再也不会拿白酒当果汁喝了。
  不过宥钱在房间里忙进忙出的声音他还是听到了的,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上辈子的时候,每次生病,身边都是静悄悄的,纵世穹多希望那时候能听到点声音啊,哪怕是噪音也好啊!
  宥钱试了下蜂蜜水的温度,静姐做事一向很周到,蜂蜜水温温的,刚好是适合喝的温度,宥钱把纵世穹叫起来,从背后搂着他喂他喝了蜂蜜水,就开始脱他衣服。
  !!!
  纵世穹穿的是套头的卫衣,一反应过来就死死拽着衣服的下摆,要不是脱不开手,他真的很想给宥钱一拳。
  “你干吗?”毕竟是喝了酒又不太舒服,纵世穹的声音听起来黏黏的,虽然他已经很努力想吼出愤怒的感觉,但是一听就知道是虚张声势。
  “你觉得我是想干吗?”宥钱一直觉得纵世穹的性格有些像猫,远远看着挺温顺的,一旦凑近了就会张牙舞爪,“你不觉得身上有股火锅味?我放好水了,带你去洗澡而已。”
  纵世穹原本还在挣扎,听了宥钱的话之后就不动了,而且怎么回忆都觉得宥钱说那些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些笑意,要是刚刚是面对面的话,估计还能看到他带着笑意的表情。
  啊啊啊啊!这么一想好丢人啊!
  纵世穹自暴自弃地往后一靠,完全一副“我喝醉了我没有力气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宥钱也没想过能得到什么回应,手脚麻利地把纵世穹脱光,抱着人就去了浴室。毕竟不是第一次给纵世穹洗澡,宥钱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只要想着这人不舒服不能闹他,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也不会冒出来,作为一个总裁,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
  比起宥钱的从容,纵世穹浑身的毛都要炸开了,之前他不是睡着了就是自己没办法支配身体,有些事可以说是客观因素,可是这次他是真的清清醒醒外加有机会可以拒绝的,可是因为一时犯蠢,最后还是被看光光了……
  谁拿块豆腐来吧,一豆腐撞死他算了!
  就在纵世穹度日如年的时候,宥钱已经手脚麻利地帮他冲了一把,用浴巾裹着抱回了床上,考虑到纵世穹应该会自己起来穿衣服,就给他把被子盖好,睡衣放在了床头,然后拿着自己的浴袍去了浴室。
  纵世穹确定宥钱进了浴室,并且里面传出水声之后,才慢吞吞的从被子里爬了出来,床头放着他的睡衣,床头柜上放着他喝剩下的蜂蜜水,旁边还有一个杯子,里面有半杯温水。
  纵世穹正愣神,冷不丁又有人敲门,静姐站在门外,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有一碗白粥,一叠萝卜干,一叠榨菜,还有一盒胃药和一盒解酒药。
  “这是少爷吩咐准备的,纵少爷要是觉得不合口味,我再给您炒几个菜。”静姐说着把托盘递给纵世穹,虽然她在宥家的佣人里已经算是特别的存在,但是主人家的房间是不能随便进的,更何况纵世穹现在还穿着睡衣,那她就更不能进去了。
  “这些就可以了,静姐你去睡吧。”纵世穹呆愣愣地接过托盘,看着静姐帮他关上房门,然后机械地把东西放到床头的柜子上,就盯着托盘里的东西发呆。
  上一次喝醉是什么时候呢?
  应该是上辈子的时候吧,不算是很久远的事情,那次是经纪人好说歹说把他劝去了一个投资方设的饭局,后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后因为喝醉了,纵世穹也只是依稀记得投资方的老板就是觉得他不识抬举,之后一群人狠狠地灌了他好几杯洋酒。
  纵世穹的酒量并不算太好,啤酒红酒还勉强可以跟人拼一拼,洋酒这些个后劲很大的,他喝了没几杯就吐了个昏天黑地,之后就没了知觉。
  纵世穹那时候的助理什么都好,就是小身子板不行,实在是扛不动他,只好在酒店里开了个特价房把他扔在了房间里,等第二天纵世穹宿醉醒过来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是被人灌醉给睡了。
  酒店的房间里很凌乱,他的外套就丢在旁边的小沙发上,鞋子一只在门口,一只在床边,裤子解开了皮带,衬衫虽然还在身上,但是扣子崩开了好几颗。
  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发生的样子。
  因为宿醉的关系,纵世穹浑身上下都在疼,一时之间也确定不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贸贸然地给经纪人和助理打电话,只好拖着半残的身体去了浴室,把自己洗干净的同时也检查一下贞操问题。
  还好,什么事都没发生。
  当时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是庆幸?还是无奈?亦或者是觉得自己很可怜?答案也许是最后一种吧,虽然没有发生那样的事,不过就算发生了,自己也没有人可以依靠,甚至连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多么可悲。
  纵世穹是个理性的人,或者可以这么说,是生活逼得他不得不理性,而理性的人一旦放下原本的那些深思熟虑,只会比平时就感性的人还要感性。
  宥钱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纵世穹正对着一碗白粥发呆。
  “怎么不吃?胃里难受?那吃点胃药早点睡吧。”宥钱说着很自然地走到纵世穹旁边坐下,伸过手打算把胃药拆出来拿给他吃。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纵世穹的视线终于从眼前的白粥上移了开来,转而看向身边的宥钱,头一歪,继续问道:“因为补偿?”
  宥钱手里的动作一顿,放下药转而握住纵世穹的手,“因为喜欢你。”
  事实上,如果不是纵世穹对于宥钱送的那些礼物表现出一定的抗拒的话,宥钱更愿意双管齐下,就像前段时间他在一个拍卖会上看中一对蓝宝石的耳钉,很低调但是价格不菲,宥钱当时就觉得特别适合纵世穹,纵世穹左边耳朵上有两个耳洞,一个在耳垂上,一个在耳骨上,是当年中二时期的产物,当然,也是原剧里男二设定上的存在。
  纵世穹显然没想到宥钱会这么回答,他原本就有些晕,这会儿就更晕了,憋了半天居然回了一句:“我是男的。”
  “我知道,看到过不止一次了,我很确定你是男的。”
  原本旖旎的气氛被宥钱一句话给打破了,纵世穹翻了个白眼,把手从宥钱手里抽出来,就知道这人是戏弄他的,自己主动开口问这种问题简直蠢毙了。
  宥钱却忽然凑了过来,环住纵世穹,“喜欢你,跟性别没有关系,就是喜欢上了你,想看见你笑,让你做自己喜欢的事,休息的时候就躺在院子里晒太阳,不用为任何事情烦恼,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纵世穹心说男主的魅力果然无可匹敌,这种在耳边说出来的情话简直就是犯规啊!怪不得自己有弯掉的趋势。
  都说酒壮怂人胆,刚刚纵世穹酒精上头一时冲动捅破了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现在一紧张理智回笼,只能赶紧补救道:“你现在这么说,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姑且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以后呢?你会甘心跟一个男人过一辈子吗?你不想有自己的孩子吗?爷爷不想看到曾孙吗?外面的人会怎么看你,你能忍受的了那些蕴含深意的目光吗?就连结婚证那薄薄的一张纸,我们都领不了。”
  纵世穹一口气说完,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可是他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法,可以让自己不受伤。
  “未来的事我没办法跟你保证,如果你是觉得没有保障的话,我可以明天就联系律师,把我名下的股份转一部分给你,国内不承认,我们可以去国外登记,孩子可以代孕,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只要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对你好陪伴在你身边的机会。”见纵世穹一脸纠结,宥钱也不敢逼的太紧,今天要不是纵世穹主动提起,他根本没想过要把话说开,“你今天喝的有点多,不用马上回答我,睡一觉想清楚了再说,我可以等。”
  纵世穹傻愣愣地点了点头,脑子彻底成了一团浆糊,只想对着老天大喊一声:怎么会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宥钱:我们要坦诚相对。
纵世穹:好的,你想知道什么?
宥钱:先脱衣服,要坦~诚~相~对~
纵世穹:(╯‵□′)╯︵┻━┻滚蛋!
 
  ☆、恋爱
 
  因为纵世穹酒后吐出的一番真言,他和宥钱的关系一下子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那天晚上宥钱喂他吃了几口粥之后就抱着他睡下了。
  没错,不是之前那种各自躺平,然后等纵世穹睡着之后自己滚过去,而是在他清醒的时候就抱着他,还拿胳膊给他当枕头用。
  纵世穹:“……”忽然有一种变身成了妹子的感觉,一定是错觉吧!
  所有事情就这么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作为一个外冷内热腹黑兼面瘫的超级大总裁,宥钱虽然说了会等纵世穹想清楚,但是他的行动完全就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
  纵世穹早上完美的睡眠时间没有了,天刚亮就能感觉到宥钱贴着他正在亲他的脸,而且腰腹附近除了宥钱的手之外,还有一个滚烫的圆柱形物体是什么鬼!什么鬼!
  纵世穹欲哭无泪,忽然觉得屁股有点疼,真的!
  宥钱并不想吓到纵世穹,他只是有点,呃,难以自控,昨天纵世穹没有拒绝他,今天也没有排斥他的亲近,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成功了?
  其实从纵世穹昨晚提出那一堆的顾虑开始,宥钱就已经不需要知道答案了,如果不在乎,就不会有顾虑,既然如此,那么成功也只是时间问题,他能不激动嘛。
  “你再睡一会儿,早饭好了我叫你。”就在纵世穹忍不住打算一脚把宥钱踹开的时候,宥钱已经迅速下了床,还给纵世穹掖好了被子。
  纵世穹在送宥钱几个白眼顺便再说他一顿然后彻底清醒过来只能起床,和转身睡个回笼觉之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睡个懒觉,毕竟等真正再次踏入演艺圈,这样的日子估计就不多了。
  宥钱锻炼完回来,冲了澡才叫纵世穹起床,平时这个时候,宥钱都是叫完纵世穹就自己下楼了,结果等纵世穹洗漱完一出浴室,就看到宥钱还坐在房间里,而且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纵世穹:“……”顶着这种压力他真的手脚都僵硬了。
  “你能不能先下去?”纵世穹扶额。
  “为什么?”
  “你特么这么盯着我看我怎么换衣服啊!”
  宥钱见纵世穹的表情不像是不好意思,倒是真的在嫌弃他,只好解释道:“我怕你昨天喝了酒今天不舒服。”
  尼玛,你是个超级大总裁好吗!是个冷酷的面瘫总裁好吗!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还说出这么一番话,明显是拿错剧本了好吗!
  纵世穹心里吐槽完才发现自己今天真的是完全没有一点宿醉的反应,要不是宥钱提起,他都忘记自己昨天喝醉的事实了,还有就是刻意想要遗忘的那些个睡觉前的记忆,要不是确定自己当时是清醒的,纵世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一时脑抽已经答应宥钱了,因为宥钱的表现实在太自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