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求生本能 作者:asasa/IamHoney/酷乐培罗棉花糖/Theres

字体:[ ]

 
内容简介
 
有外遇而不常回家的父亲,某天带回来一个和钟昱华年纪相仿的男孩,这让原本就EQ差又脾气坏的母亲大发雷霆。受到舅妈不断虐待的钟世翔,总算带着表弟钟昱华逃离魔掌,却又回头来关心舅妈,让舅妈深感自责愧疚.........这不是一则圣光满满的温馨故事喔XD
 
 
 
 1
 
    锺昱华的父母从事传统产业,从二台机台开始,胼手胝足撑起属於自己的事业,现在在中国有一间不算小的工厂,生活称得上富足,可是九岁的锺昱华却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麽好。
 
    从他有记忆开始,父亲锺财成就甚少回家,忙碌是一贯的理由,然而他从母亲蔡玲如口中听来的却不是那样。拥有一间小工厂就沾沾自喜认为自己是大老板的父亲,在外面除了花天酒地,还另有其他家庭。『那个女人哪里好?奶大得恶心,脸丑得要死!』锺昱华不只一次听到母亲对着电话另一头的友人忿恨哭泣,可是她不离婚,『离婚了就便宜那两个狗男女!』
 
    锺昱华一开始与母亲站在同一阵线,但日子一久,他却同情起父亲来。母亲的脾气很坏,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另一半的外遇使她烦躁,总之这样的母亲,别说父亲,连锺昱华有时也想逃离,可是他还小,得依附大人生活,所以他学会看母亲的脸色,闭嘴当个听话的乖小孩。
 
    有一天晚上,父亲难得回来了,跟着回来的却不是家庭和乐。
 
    父亲的手,牵着一个男孩子,和锺昱华有几分相像的苍白脸庞上,带着羞赧友善的笑容。
 
    在惊愕的蔡玲如开口之前,锺财成先对锺昱华说:「华华,他是你姑姑的孩子,叫锺世翔,大你半岁,要叫他哥哥。」
 
    锺昱华张大眼睛看着那个陌生的男孩,然後偷偷往上瞄母亲,不知该不该叫。
 
    蔡玲如的声音颤抖,「……好啊,乾脆把杂种带回来了吗?」
 
    锺财成语带责备,「不要说话这麽难听。他是我妹的孩子。」
 
    「哪个妹妹?我怎麽不知道你有妹妹?」
 
    「她很早就和家里断绝关系了,我们都找不到她。」锺财成推开妻子,「你不要在孩子面前发神经!」
 
    「我发神经?你妹的孩子最好姓锺!」蔡玲如歇斯底里大叫:「你有种在外面找女人,就别带死杂种回家!」
 
    「就跟你说是我妹的孩子!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锺财成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她未婚生子!昨天病死了,把孩子托给我,我当然要带回来啊!」
 
    蔡玲如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恶狠狠地瞪着不知所措的男孩。锺财成拍一下他的手臂,「叫舅妈。」
 
    男孩听话地开口:「舅──」
 
    一声清脆的巴掌,让锺昱华吓得缩起肩膀。
 
    锺世翔差点被那一巴掌打到跌倒,他踉跄退了两步,笑容和掌印尴尬地留在脸上,他把目光移向地板,不敢再说下去。
 
    「你把这个狗杂种带走!」
 
    「你少无理取闹!我还要去中国去越南,哪有闲工夫照顾他!」
 
    父母旁若无人似地大吵起来,锺昱华偷看对面的锺世翔,他原本上扬的嘴角抿成一条颤抖的直线,频频眨着的睫毛彷佛在阻止泪水落下。
 
    锺昱华不喜欢父母吵架的声音,刺耳又凶狠,老是让他心悸,他悄悄说:「我……先回房间……」
 
    他懦弱地用眼角瞄锺世翔一眼,沉默的锺世翔低着头,没有理会任何人,好似也听不见两个大人怒骂的声音,只是静静站着。
 
    锺昱华躲回房间去,没多久,父亲生气地甩门离开,接着他听到母亲忿怒地叫骂,还有东西使劲挥舞时划破空气的咻咻声,锺昱华很熟悉,他犯错时,母亲用来打他的铁衣架就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他没听到其他的声音,那个男孩没有哭。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母亲好像回到主卧室去,他才听到客厅传来小小的吸鼻子的声音。
 
    锺昱华想,大概是那个男孩在哭的声音。他不知道母亲为什麽要打那个男孩,他也不敢出去看,免得被母亲尚未平息的台风尾扫到。他去洗澡的时候朝客厅偷看一眼,只看到瘦小的人影跪在黑暗中。
 
    那就是父亲在外面生的孩子吗?锺昱华只觉得稀奇,因为父亲外遇这件事,他始终只从母亲的口中听说过,第一次看到当事人出现,心里难免好奇。
 
    他半夜起床尿尿,不经意瞥见客厅有影子,吓得马上开灯,才知道是跪在地上的锺世翔,趴在沙发扶手上睡着了。
 
    亮光好像也惊醒了锺世翔,他急忙抬头,看到现场只有锺昱华一人後才放心。
 
    「你……为什麽不去房间睡觉?」锺昱华疑惑地问。
 
    「舅妈……叫我跪在这里……」
 
    锺世翔刚说完,饥饿的肚子发出痉挛的声音。
 
    「你肚子饿吗?」
 
    对於锺昱华的问题,锺世翔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不确定这个家的孩子对他抱持什麽样的态度,说不定也一样只想嘲弄他,欺负他,身为家庭生活混乱的私生子,这种情况他碰多了。
 
    锺昱华看他不理自己,心想对方大概气他刚才见死不救吧?可是他妈是个比鬼还可怕的女人,不能怪他只想着自保。
 
    「冰箱里还有吐司,我拿一片给你。你要草莓果酱还是橘子果酱?」锺昱华在心里盘算,少一片吐司,应该不会被母亲发现吧?
 
    锺世翔看着锺昱华,选了他没吃过的口味,「橘子果酱。」
 
    「等我一下。」
 
    锺昱华怕被母亲发现,关了客厅的灯,跑去厨房,他再回到客厅时,手上多了一片对摺的吐司,以及半杯牛奶。他赶紧拿给锺世翔,小声说:「快点吃,我好洗洗杯子。」
 
    锺世翔看着手中的吐司和牛奶,止不住的眼泪滚滚落下,「谢谢。」他用气音哽咽道谢後,几口就把吐司和牛奶扫光光。锺昱华蹑手蹑脚地冲洗杯子时,大概是水声的缘故,蔡玲如醒了,她打开房门,锺昱华大吃一惊,差点把杯子摔了。
 
    「你在做什麽?」蔡玲如皱着眉头问。
 
    「我……有点渴,所以……」说谎的锺昱华,心脏紧张得怦怦跳。
 
    蔡玲如大概是信了,她没有再问,板着脸走去客厅,锺昱华看到灯光从走廊的方向渗透过来,接着又是响亮的巴掌声。
 
    自己把怒气发泄在一个小孩身上,这令蔡玲如有一些愧疚,但她一看到那张和自己儿子相似的脸孔,怒火就不受控制地冲上脑门。就算是那个她从来不知道存在过的小姑和不知道哪个男人生的孩子好了,凭什麽要她照顾别人的私生子?更何况,若是丈夫外遇对象的孩子,她更不愿收留他,她可不是那些大器的元配,她只恨不得打死这个杂种。
 
    她又忿忿地甩了锺世翔两巴掌,锺世翔跪到疼痛的膝盖支撑不住,往後跌坐下去,压迫到不久前刚被衣架打出的瘀伤,让他倒抽一口气。
 
    锺世翔没有反抗,连吭都没吭一声。他习惯挨打,每个人──不管是他自己的母亲,或是她的男友,都毫不在意地揍他,彷佛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平息他们的怒气。
 
    「跪好!」
 
    蔡玲如低声命令,锺世翔慢慢移动身子,再度让发抖的膝盖和大腿承受体重。
 
    在厨房的锺昱华紧张到几乎无法呼吸。难道他偷拿东西给锺世翔吃的事,被母亲发现了吗?他屏住气息,直盯着从客厅走回来的母亲。
 
    「杯子放好,快去睡。」蔡玲如冷冷丢下这句话就走进房间。
 
    等到母亲关上卧室的门,锺昱华才松一口气。看样子母亲没发现他刚刚做的事。他悄悄走回客厅,锺世翔正侧着跪坐休息,避免用疼痛的臀部接触地板,他看到有人走回来,赶紧再跪好。
 
    锺昱华用气音说:「没关系,是我。」他也跪坐下来,看着锺世翔坐下揉楺膝盖,问:「很痛吗?」
 
    锺世翔淡淡地说:「还好。」
 
    锺昱华认为他似乎该帮自己母亲说点话,「我妈啊,她脾气很差,她尤其生气我爸在外面有女人,所以她对你才会那麽凶。」
 
    从刚才那对夫妻的争吵,锺世翔大概也知道『舅妈』认为他是『舅舅』外遇的私生子,他说:「我妈不是你爸的女人。我不认识你爸。」
 
    「啊?」和母亲一样一心以为锺世翔是父亲私生子的锺昱华,听到这句话不禁呆了。
 
    「我妈的确换过几个男友,可是这次是我第一次看到他。」锺世翔耸肩,「我妈说你爸是她哥,那应该就是了吧?」
 
    「是喔……」锺昱华歪着头,「那就是我妈误会了,我……呃……我再跟我妈说说看……」
 
    锺世翔看了他一会儿,「为什麽?」
 
    「什麽为什麽?」
 
    「为什麽要帮我讲话?我看你也很怕你爸妈。」
 
    锺昱华眨眨眼,「我妈那麽可怕,因为被误会而白白被她打,很可怜嘛。」
 
    「她也会打你吗?」
 
    「拜托,她打得可凶咧……」
 
    两个小孩聊着笑着,客厅的灯冷不防亮了起来,把他们两个吓一大跳。
 
    盛怒的蔡玲如站在开关旁,锺世翔赶紧跪好,锺昱华也连忙站起来。
 
    她冷冷地说:「大半夜不睡觉,在做什麽!」
 
    「没有啦,妈,他说他──」
 
    「闭嘴!你给我过来!」
 
    锺昱华乖乖噤声走过去,她用力拧起他的左耳,把唉唉叫的儿子拉进房间,从衣橱里拿出衣架,狠狠朝他的屁股挥过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