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出错的关系表+番外 作者:asasa/IamHoney/酷乐培罗棉花糖/Theres

字体:[ ]

 
内容简介
 
这是以打炮和约炮贯穿全文的故事------室友明明和前女友维持炮友关系,却想让林政煜的大棒棒干!老板的男友赌气吃了林政煜的大棒棒之后意犹未尽??老板也被交友软体上的大棒棒照骚得心痒痒........别再约炮了,关系都要乱掉了啦~~~
 
 
 1
 
    「啊……啊……好爽、啊嗯……」
 
    尽管两个房间之间还隔了一间浴室,女子的呻吟还是传入林政煜的耳里。躺在床上的林政煜摀住脸长吁一口气。昨晚才滚床单滚到半夜,一大清早又打一炮,也太有精神了吧?
 
    室友打炮的声音停歇後,他看一下手表,剩下的时间不够他再睡回笼觉,他只好起床换衣服。换好衣服,他坐在书桌前,翻开一本看了也不懂的厚皮企管书,这是公司晨间读书会要看的书,明天轮到他报告,可是他看过一遍还是看不懂,趁着现在有点时间再看一遍,顺便等室友用完浴室。
 
    凭冲水声和开门声,林政煜大概知道那两人用完浴室了,他正要去刷牙,房门被敲了两下,他打开门,门外是室友杨建柏。
 
    「禁慾哥,我和妮妮要去吃早餐,你要吃什麽?」
 
    「你才禁慾哥。」林政煜没好气说:「葱抓饼加蛋加辣。」
 
    「他哪里禁慾了?是纵慾哥吧?」杨建柏的固定炮友妮妮,边说边从他後面走向厨房。
 
    妮妮是杨建柏的前女友,因为觉得杨建柏不是当男友的料,但床上功夫还不赖,所以在分手之後的空窗期,两人协议当固定炮友。
 
    「对了,纵慾哥,请我大冰奶。」林政煜追加早餐。
 
    「为什麽我要请你?」
 
    「谁叫你一大早扰人清梦。」
 
    「你要大奶,叫妮妮给你揉两下……噢!」杨建柏还没说完,喝完水走回来的妮妮就狠踹了他的胫骨一脚,他痛得缩起右脚。
 
    「抱歉,我对大奶过敏。」林政煜也补踢他的左脚,「还不快去?」
 
    「唉唷,你们都欺负我……」杨建柏嘟嘴装可怜,一跛一跛走回房间,不一会儿和妮妮一起出门。
 
    林政煜刷完牙,回到桌前翻阅那本有字天书,顺便拿一枝铅笔画重点,没多久,大门开了,林政煜探头看,杨建柏提着装了早餐的塑胶袋回来。他揶揄说道:「没想到你吃早餐的速度和做爱的速度一样快。」
 
    杨建柏把早餐放在客厅茶几上,「拜托,我做爱都是三十分钟起跳的好吗?你有没有认真听妮妮叫啊?」
 
    林政煜走出来,看到茶几上除了葱抓饼还有萝卜糕,问道:「你还没吃?」
 
    「妮妮还要回去准备上班,拿了早餐就走了。」坐在沙发上的杨建柏翘起二郎腿,叼着大杯红茶的吸管笑说:「所以现在是我们两个相亲相爱的早餐时间。」
 
    「相亲相爱个头。」林政煜坐下喝一口奶茶,「我吃完也要上班了。」
 
    「咦?你之前没这麽早出门啊?」杨建柏叉起一块萝卜糕吃。
 
    「早点到公司,沉淀一下心情,才不会毛毛躁躁。一日之计在於晨。」
 
    「要沉淀心情,打一炮最棒了。」杨建柏深吸一口气,「射完之後,所有杂念都没了,真正进入色即是空的境界──」
 
    「色即是空不是那种意思。」
 
    「我才没那麽瞎,我的意思就是,现在的我,万物皆空。」杨建柏举起双手,宛如在宣扬某种教义,「趁着晨勃来一炮,快乐似神仙!」
 
    林政煜吃着他的葱抓饼,「我打炮不会过夜,无法体会。」
 
    「固炮好处多多,不考虑一下吗?」
 
    「找谁啊?」
 
    「我啊!」
 
    林政煜看着眼前老爱开他同性恋玩笑的死异男,「不好笑。」
 
    杨建柏靠过去,怕被别人听到似地小声说:「说真的,我……有点想知道被肛是什麽感觉……」
 
    林政煜把他推开,「叫妮妮借你一支按摩*不就好了。」
 
    「我怕按摩*毁了我的第一次嘛!你不是做口碑的吗?」
 
    「什麽做口碑……我还呷好道相报咧。」
 
    「拜托啦,给有经验的破处总是比较好吧?」
 
    「我可以介绍有经验的零给你。」
 
    「我是想被肛,不是想肛人啊。」
 
    「你脑子是有什麽毛病……」
 
    「就……干人干多了,想知道被干是什麽感觉。」杨建柏用手肘顶他一下,「你不会好奇吗?」
 
    「不会。」林政煜把没了葱抓饼的纸袋揉成一团,一口气喝掉半杯奶茶,「你先去学怎麽洗屁股再说。我要上班了。」
 
    杨建柏抬头看站起来走回房间的林政煜,「啊?这麽快?我都还没吃完耶。」
 
    「你又不赶时间。」
 
    林政煜把那本企管书和其他物品塞进包包,随口说声「掰」就出门了。
 
    如同杨建柏所说的,林政煜其实不需要这麽早出门,但是「那个人」会搭等一下的那班公车,他不想错过。
 
    林政煜走到公车站,他所期待的男子已经在那里等车。
 
    男子看起来年纪大概三十好几,既高且瘦的身材配上笔挺的西装,简直加分到破表;轮廓略深,有点混血儿的味道,即使每次看他都没有笑容──虽然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在等车时傻笑──林政煜还是怎麽看他怎麽帅。
 
    林政煜之前没见过这名男子,是在大约半个月前的某一天,他一时兴起,跑去稍远的市场买润饼当早餐,回家时在站牌看到男子,当场就迷上那挺拔的外表,之後,林政煜发现男子会在一样的时间等车,所以他也提早出门,好和男子搭同一班车。不过男子搭的车和林政煜的公司方向不同,所以他还得再转车,运气不好的话还会迟到。
 
    林政煜今天也和男子一同上车。他原本就站在男子旁边,正窃喜的时候,一个衣着花俏的中年妇女硬挤进他们之间,男子往另一边移动以挪出空间,林政煜用眼角瞄向愈离愈远的男子,在心里暗念大婶坏他好事。
 
    不过,就算站在那个人旁边也不代表什麽。林政煜每天都在思考向男子搭讪的方法,可是总想不出来,因为他交过的几任男友,都是先上床再谈爱,其他普通朋友,除了杨建柏,多半是有相同兴趣的网友,在现实生活中亲口搭讪陌生人,对他来说不太容易,或许这也是他的业绩没起色的缘故。
 
    十几分钟之後,林政煜跟着男子和其他乘客下车,他照例目送男子离去,同时张望自己要搭的车来了没,他伸手招下一班公车时,似乎瞥见男子回头看了他一眼;但等他定睛望向男子,男子的背影已经隐没在过马路的人群中。
 
    -待续-
 
 2 (限)
 
    男子早上的回眸一望,一直盘踞在林政煜的脑海中。那或许只是不经意的转头,或许是旁边的路人碰到他,更或许只是林政煜看错了,不过就足以让林政煜暗自高兴,调解他一整天郁闷的心情。
 
    他一个上午都在网路上查资料,编写话术,下午要进行电话的陌生开发,可是网路上教的都是如何说服客户,取得见面的机会,但是问题是他根本连最基本的总机都跨不过去,就算过了总机那关,也会被秘书挡下来;谁叫他要找的,是可以一次投资至少千万的有钱人,那种人前方肯定设有重重关卡,不是他这种刚毕业没几年的小菜鸟能够突破。
 
    下午吃了无数次闭门羹,丧气的林政煜躲到楼梯间抽烟,顺便打开交友APP,想找个顺眼的对象打一炮。他长得不差,虽然没有一身肌肉,身材也算结实,至少没有小腹也不是排骨精,所以回应他约炮讯息的人还不少,只是他看来看去,都是年轻人,还有十六、十八岁的,男人果然都爱幼齿,就算是同志也一样,肉体市场上,小鲜肉最抢手。
 
    林政煜把一口烟吸入气管深处,缓缓呼出,手指迅速剔除每个年轻脸孔,直到一个也不剩。他叹了口气,再回去重新检视那些照片。
 
    他知道他在找什麽。他在找成熟的味道,像那个人一样,成熟,稳重,不是这些轻佻的笑脸。林政煜看着萤幕上青春的笑靥,回想那个人的面容,想像他笑起来的模样,那个人笑的时候说不定很含蓄,微微勾起嘴唇,弯了眼角,只流露出隐约的笑意。
 
    大概很难在约炮软体上找到那样的人吧。林政煜兴味索然地看过一个个男人的资料,最後约了一个看起来相对较老成的。
 
    林政煜下班回家,迅速洗了澡,正要出门吃饭赴约,杨建柏也刚好回来了,见他换上别的衣服,还散发出沐浴乳的香味,就知道他约了人。
 
    「要出去啊?」
 
    「嗯。」
 
    「套子带了吗?」
 
    「有。」
 
    「小心别被仙人跳。」
 
    「我又不是第一次约。」林政煜穿好鞋子,对杨建柏翻了白眼,「你是我妈喔?」
 
    杨建柏耸肩,「好心提醒你嘛。和陌生人约炮很危险的,新闻都有讲。」
 
    「是是是,多谢关心。」
 
    林政煜随便在路边摊打发晚餐,到约定的便利商店外面等人。他无聊地张望左右,寻找照片中红棕色的刺蝟头和小胡子,有个人走到他面前,半举起手说:「嗨,是想飞吗?」
 
    「想飞」是林政煜取的昵称,杨建柏还笑这个昵称很少女。他也回问:「含茎王?」
 
    林政煜打量眼前矮他半个头的男子,一样是刺蝟头,但染回黑色,看起来比红棕色要好看一点,脸长得比想像中老,照片八成修过了,不过他不在意,他本来就不爱太幼的,他比较在意的是男子牛仔衣里面搭的亮片T恤、下半身的亮土黄色紧身裤,以及紫色搭配粉红色色块的运动鞋,他向来不懂为什麽有人喜欢这种鲜艳的颜色。林政煜想起公车站的那个男人,每天都穿着低调大方的深色西装,散发出成熟男人的风采,而不是像一只招摇的孔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